谁是高手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睛假寐起来。

朦胧之中听到了一个甜美的女人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便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耳朵,这姑娘先是和邻座的乘客说些家长里短瓜田李下的笑谈,随后又不知怎的说了些自己的私人情感方面的情况,邻座的乘客听后不由的嘘唏不已。

我听着这么美丽的声音和这么感伤的情爱故事不由的好奇心起,心想着有如此好听声音的女子该有何等的模样,便睁开了眼睛打量起对面的这位姑娘。

那姑娘瓜子脸蛋儿上一副齐耳的沙宣头,显得娇弱而又妩媚,齐膝的碎花短裙配上她娇小的身躯让人忍不住的生出怜惜之心。

呵,好一个可爱的姑娘,我已经无心继续闭目睡觉了,因为即使睡也是睡不着的。

听到姑娘正说着自己如今的打算,我不由的突然插嘴道:“你现在的工作待遇那么好,怎么就能下定决心说放弃就放弃了呢?如此这般的话岂不是很可惜。”

那姑娘对我笑了笑,全无任何的羞涩说道:“我已经在外面漂泊了十多年了,心累了,不想在外面继续漂着了,想回到家乡停靠休整一番。”

“你已经在外面工作十多年了?真是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是上大学的学生呢。”

那姑娘终于露出腼腆的微笑说道:“呵呵,我年纪已经好大了,大学毕业已经十年了。”

“你看上去最多二十三四岁。”

“那个年纪我刚毕业呢,呵呵,呵呵,年轻人你可真会说笑。”

“我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不小了”

“你有多大?”

“你猜猜看。”

“你这人真有意思,女人的年龄才会保密呢,你一个大男人对年龄还有什么可保密的,非要我猜的话,你今年应该三十左右了吧。”

我听后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的眼光可真好。”心里却埋怨道“我今年才二十三岁好吗,我有那么老吗,真是气死我了。”

那姑娘听后却欢呼起来“咯咯”笑到:“真的吗?这都能被我猜到,我真是太厉害了。”

看着她童真般灿烂的笑容,我怎么也无法把她与三十多岁的女人联系起来。

那时候从南京到徐州还没有通高铁,南京到徐州需要乘坐四个小时的火车,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这四个小时若没有人相伴也是够寂寞的了。

但是,显然今天的旅途充满了欢乐,四个小时转眼就要过去,下一站就是徐州站,我该下车了,这几个小时下来我们二人相谈甚欢,大合胃口,与这样的人交朋友应该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我不忍错失这样的朋友。

“前面就是徐州站,我该下车了,你到哪里?”

“我也在徐州下车。”

“啊?你也在徐州下车?真是太巧了,我们加个QQ吧”我难掩心中的激动。

她没有拒绝,我们互相加为好友,我看着她艰难的从行李架上托起沉重的行李箱,便主动要帮她提,她说:“我一个人可以的,我爸在车站外等我了,不用麻烦你了。”

“那就好。”我浅浅说道。

我和她结伴来到车站口,她一到车站就兴奋地挥手,接着我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提起了他的行李箱,二人甚是亲密,有说有笑的走开了。

我心中甚感奇怪,她爸爸长的如此高大,她怎么会如此娇小呢?难道她不是亲生的吗?可是看他们二人关系这么亲密也绝对不像是继父女关系啊。

哎,管她的,这不过是人家的家事而已,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别操那么多的心啦。

几日之后,我们在网络上初次聊天,自然是相谈甚欢,并互相信任的留下了电话号码,有时候我会在网络上先找她,但她总是不能及时的在线,偶尔她也会主动的找我,我却也是与她擦肩而过。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常常在网络上找她,但她却是一连几个月没有回信,我心中甚是气恼,暗自下定决心下次她在网络上找我,我绝对不在理她。

那一天午后,外面刮着狂风,我鬼使神差的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她哪里还是杳无音信,就在我决定要把这个朋友彻底的删除之后,她突然和我联系了。

“对不起,我这几个月家中有事,没能及时和你联络,请见谅。”

我坚定的决心松懈了一寸。

“哦,没关系,你家中出了什么事情?很严重吗?”

沉默了几秒中后,那姑娘回复道:“我爸爸出了车祸,还在重症监护室里。”

“啊,叔叔还好吗?怎么会遇到这种事情,你怎么样了,你还好吗?”

“我没事,我和妈妈每天都在医院里守护着,祈祷着爸爸早日康复。”

“会的,你放心,叔叔会好起来的,你要照顾好自己,你可不能也病倒了。”

“谢谢你的关心,我能找你帮个忙吗?”

“什么忙,你说吧,我能帮的肯定帮。”

“哎,还是算了吧,我有些说不出口。”

“我们是好朋友,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你说吧。”其实,我已经隐约知道了她会说些什么。

“你能借我点钱吗?我,我现在连买换洗内裤的钱都没有了……哎,说出来真丢人,我从来没有这么邋遢过,也没有这样求过人家。”

“你要多少?”

“我就买些生活洗漱用品,200块就够了,等我有了钱一定还你。”

我摸了摸口袋里今天上午妈妈刚刚给我的200百块钱心里想到:“你现在有困难,我又岂能在要你还我这200块钱,你也太小瞧我了。”

于是我便说道:“我怎么给你?”

“这是我的卡号,你直接给我打卡上就是。”

在一瞬间我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个骗子,但我一想到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是在无法把她与骗子联系起来。

我跑到邮局去给她汇钱,银行卡的名字不是她本人的名字,我又有些犹豫了,我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她说卡是她妈妈的名字。

好吧,不过就是200块钱,也解不了燃眉之急,我终于毫不犹豫的把钱转给了她。

当我告诉她我已经把钱转给了她的时候,她回了“谢谢”两个字从此便杳无音信,不管我怎么呼叫她,她的状态总是显示不在线,以后更没有回我任何的消息。

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她会是一个骗子,但她所做的一切又的的确确像是骗子的行径,与其说我失去了一个普通的“朋友”,不如说她失去了一个贵人,每一个肯在你困难的时候帮助你的人都是你今生的贵人,可遇不可求,需要我们加倍珍惜。

也许你为得到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沾沾自喜,可是你不知道,你已经失去了整个天空。



 
上一篇: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下一篇: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口锅的感情
    一口锅的感情
    民以食为天。任人们把满汉全席、山珍海味吃个精光,也抵不过那个热腾腾弥漫着属于它独特的味道。深夜一碗滚烫的粥是否慰藉了你离家在外的那颗游子
  • 再听《擦肩而过》
    再听《擦肩而过》
    那年暑假,我们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暑假那样收拾行李,带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翻看的课本作业回家。 文理科分班考试刚结束不久,渐渐的感觉从这个暑
  •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作者:月下之盟 一、 大学同学大鱼准备结婚,他问我,你们南方娶个老婆要给多少钱合适? 我想起表姐出嫁时,表姐夫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还下了20万聘
  • 谁是高手
    谁是高手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
  •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自从开始写公号后,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没钱赚,啊?没钱赚干嘛花那么多时间精力? 白天上班,晚上带俩娃,深夜还要写文章,太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