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云之国去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在精心的策划以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我们终于爬到了学校主楼的顶部。我背靠着高高的铁杆,她手扶着石雕的旗帜,两人一起看着远方的夕阳,和高高的火烧云。当然在我眼里的,还有米娅那夕阳映照下,模糊的倩影。

无论我们爬得多高,火烧云都还是那么高,我们永远也接近不了。正如它的美丽,人类也永远不可企及。不过,在我心中,米娅那绕过耳边的一簇青丝,倒是可以无限地接近它。

火烧云的颜色绚丽多彩,红橙黄紫中掺杂着一点点嫩白。在这壮美的天空之下,我站在米娅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云朵中那块特立独行却又正常到极致的白斑。看着看着,心中不禁想到,如果能到那美丽云层上去逛一逛,那该有多妙。想着想着,它仿佛就越来越近了。

“麦芽,你看,那片云!”米娅突然伸手指向空中,扭过头来冲我喊道,“它,它飞过来了!”

“诶,不是我的错觉吗?”虽说我心中这么认为,但那白云却真像是黄昏中的一只白鸽,冲着我们飞来。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已然与米娅那张圆了的嘴巴看起来一样大小了。

我惊讶地一动不动,眼睛更加死死地盯着白云,就仿佛猎物被老虎的目光所定身;而她却早已惊吓地跪坐在楼顶,手里还死死地抓着那石雕旗帜。一直到那朵大白云飞到眼前,我们才恢复了神智。

然后,还没等我由着反应做出动作,它就如棉被一般把我们包了起来,像一朵大大的棉花糖。我想在云中抓到米娅的手,便使劲地朝她的方向划动胳膊,可是手到之处全是软绵绵的触感,使劲一抓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这感觉让我想起,小时候抓住一了只小小的老鼠,然后它刺溜一下从我手中钻了出去的情景。

云彩开始向高处飘荡,我的身体在云中乱作一团,四肢好像搅在了一起,衣服好像蒙住了脑袋,左手好像踩住了右脚。不过幸好,我的右手好像拉住了米娅的左手。

云彩快速地向天空回升。它飞呀飞呀,我们在里面晃呀晃呀。我一开始还担心着会不会从云层中掉出去摔死。可是握住她的手后,心中就只有握紧她这一个想法了。

突然,白云的速度加快了,我们晃得更厉害了,我的一只脚由于惯性从云层中伸了出去。好冷!我立刻把脚抽回,两条腿也蜷了起来。如果有人能看到这幅光景,一定会觉得我像是个曲别针吧。

“米娅你还好吗?”我正说着,白云仿佛开始在空中绕圈。它快速地向上盘旋着。

“我,唔......我......”米娅已然吐字不清了。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晕机了,这问的真不是时候。

因为知道她在忍着晕机,所以我们在云彩里一直也没有几句对话。周围的天空好像都黑了,云彩里渐渐变得一丝亮光也没有。黑夜悄然而至,而我们还在白云中飘荡。

不知过了多久,云彩不动了,我们又因为惯性而从云朵里被吐了出去,摔在了“地”上。这地面一点也不硬,软软的,白白的。我们摔在了另一朵云上。

“唔,好晕。”米娅趴在云做的地上,双手揉着脑袋。

“米娅,没事吧。”我试着把她扶起来,可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这是,在哪呢?”

虽然在云中时便已是晚上,但这云层之上却很是明亮,不知哪里发出的光芒照在白白的云地上,云儿们也像是雪原一般亮白夺目。我仿佛明白那些探险队员为何会产生雪盲了。朝前方望去,在这软软的云的原野上,站着一个古朴的木棕色路标,上面写着“云之国”三个飘逸的大字。用手一捏,感觉像是棉花糖,再一使劲手指却穿透了牌子。莫非这也是云彩做的?

“欢迎来到云之国。”身后一个浓厚的声音传来。我一惊,转过身去,一个大大的、胖胖的人形棉花糖映入眼帘,或者说,我看到了一团白白的人形云朵。

“你是......外星人吗?”米娅缩在我的身后,向那棉花糖问道。棉花糖眨了眨头上的两只黑色小豆豆眼,用右手去挠了挠头,几朵小云彩随之从它头上飘出,又落了回去,和它再度融为一体。

“外星人?不不不,我叫高棉,是个云人。”那棉花糖的两只小黑眼下面裂开了一条缝,软绵绵地开合着。原来它就是这样向我们说话。

“你会说我们的话?”不论这家伙是什么,它绝对不是人类,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会啊,就是因为听到了你们的心声,我们云之国才派我来接你们的。”高棉继续吞吞吐吐地用它那独特的浓厚嗓音说着话。

心声......当时看着火烧云,心里确实想着,如果能到那美丽云层之上去逛一逛,那该有多妙......原来如此......那也就是说米娅和我想的一样喽。我们俩同时相对而视,然后笑了笑。

“既然没什么问题了,那就跟我走吧。”高棉挪动起它粗粗的大腿,我们便跟着它一扭一扭的大白屁股向前走着。

云之国的墙和门,当然也是用云彩做的。走到门前,我抬头望去,高高的云墙中插入了一个更高的云门,几条细细的云彩交错在一起并缓缓流动,构成了美丽的花纹,仿佛我们人类的铁艺大门,但这云艺又比铁艺美丽万分。

“不要碰!”高棉高声制止了想要伸手去触摸云门的米娅,“门是用雷雨云做成的,你们人类去触碰会有危险。”

说完,高棉走到了门前,用手握住门上的一条云。云彩条们开始噼噼啪啪地闪闪发光,并向下流动,然后就全部消失掉了,只剩下一个空门,迎接我们进入。

我们迫不及待,正要迈进去,却被高棉伸手拦了下来。

“等等,两位。”高棉走到门前堵住我们,他那巨大的身躯将门框完全地填满了。“我需要确定一件事情才能放你们进去。”

“啊?高棉,你需要确定什么事情?”

“或者说,是你们需要确定一件事情。”

“啊,你说吧。”

“那就是,你们是不是真的想进入云之国。”

“这,我们肯定是想进啊。”我不假思索地说道。

“进去了会有什么问题吗?”米娅的眼神变的疑惑起来。

“进去了,你们就再也做不了人了。”高棉那软绵绵的笑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仿佛一团硬掉的棉花。

“什么意思?进去了我们就不是人了?”我很惊讶。

“那我们是什么?”米娅接话道。

高棉没有说话,指了指地,指了指门,然后指了指自己。

“变成云?”

“嗯。”高棉憨憨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十分轻松地样子,“你们就从鬼变成云了。”

“什么?鬼?”但是这个答案对我们来说可不轻松。

“是啊,你们现在是鬼啊。”

我和米娅相视而愣,看着对方的脸倒抽了一口冷气。原来我们都已经渐渐变为了半透明的样子。

“我死了吗?”我们指着自己的下巴问对方。

“什么?你也死了?”我们的食指换了个方向。

“我们怎么死的?”我们的脑袋换了个方向。

“你们还真是……没见过这么迷糊的,明明你们想来云之国的心声是那么得清晰……”高棉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几朵小云彩又像水花一样从它的头上跳了出来,再飞了回去。

“看来你们还不能相信,或者说不能接受,唉,有时候就是会有这样的人啊,”高棉跪在云彩组成的地上,双手插入云中,将它们向两边拨开,“来,过来看看。”

“看什么啊?”我们凑了过去,弯腰从那个云洞洞中往下看。云洞中所映射出的那景色,是人间,是大地,是山,是水,是土,是一个字——茫。

“好……好高!”即使是自称“虽然晕车但绝对没有恐高症”的米娅,从这么高的所在往下看,还是变得声音颤抖。她不禁双腿一软,跪在了云层之上。

“看你们自己咯。”高棉从手上的两个云球中变出两根细长的云,那大概是他的手指吧。他将两根云指插入云洞洞中,慢慢划向两边,之后再把云指放回原位,然后再划向两边。

这样几次之后,云洞洞中的景象越来越大,我们看着画面一点点地从高到低,从大地到人间,从城市到街区,从楼群到一栋,从高层到地面,从蚂蚁到人。

地面上,有两个人,他们瘫倒在那里,身子下面全都是红色的东西,应该是血水。一个从穿着上看起来像是女人,另一个则像是个男人。女人的头已经七零八碎,粉色的脑浆和血水混在一起,像是草莓口味的冰激凌。男人的头摔进了胸膛之中,看起来好似一具无头尸体,左手也摔断了搭在了右腿上。

但是他们两个人还牵着手,男人的右手,牵着女人的左手。

周围是大量的围观人群,他们指指点点,有的拍照,有的捂嘴,有的按着自己的胸口,有的和周围的人说着什么,几个警察装扮的人站在我们周围不让大家靠近。我还看见,一个男生用手,挡住了一个女生的眼睛。

“那就是你们。”高棉抬头看着我们。这时它的两只眼睛看起来黑洞洞的,与脸上白白的云彩相映衬,显得更加黑暗,更加深邃。

“不要啊!”米娅向着云洞洞伸出手去,可是她什么也没有抓到,一个不注意,整个人从洞中翻了下去。

“米娅!”我大叫一声,下意识地也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脚踝。

“放开我!我要回去啊!”米娅突然哭喊起来,她用力地蹬腿挣脱了我,我看着她向人间一点点落了下去。

“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高棉对我说道,“你呢?你是要回人间,还是要跟我到云之国去,做一朵云?”

我看了看它,看了看洞,看了看这光白如雪的云朵大地,又直起身来回头看了看那扇云门,然后对着高棉说道:“我也要回人间。”

“这样啊,但我还是要说,欢迎来到云之国。”高棉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说道,“她还没走多远,快去吧。”

“嗯!”我点了点头,看着人间,纵身跳入云洞。

“米娅——!”我大喊着,声嘶力竭,从空中急坠而下,看着米娅的身影,想要自己更快一些,更快一些。

“米娅——!”好冷啊,我感到身体很沉重,我觉得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越来越没有存在的感觉了。好冷啊,好冷啊。天上为什么,也是这么冷呢。

我就这样在寒冷之中,向着米娅,向着人间,向着我们的肉体,坠去,坠去。米娅回过头来看着我,也大喊着什么。可惜我听不清,只能也看着前方她的形体渐渐消失,化作虚无。

如果我们有颜色,那么我们就是在慢慢褪色吧。

如果我们是花朵,那么我们就是在慢慢凋谢吧。

如果我们是云朵,那么我们就是在化作雨滴吧。

———————————————云彩制成的分割线———————————————

“诶,你听说了吗?主楼有人跳楼了。”

“啊?男的女的?”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一男一女。”

“哇塞,殉情啊?这么时髦。”

“时髦个毛毛!好可怕啊。”

“真不明白自杀的人是怎么想的,有什么事解决不了非要自杀呢?”

“唉,又有人自杀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昨天傍晚的事了。”

“啊,昨天傍晚啊,我记得那时候还先后下了两场雨呢,挺奇怪的。”

“是啊,两个人跳楼自杀,然后就下了两场雨,正好给他们洗地了。”

“嘘,老师看咱们呢!”

“同学们,同学们!”老师用书本拍着讲桌,向阶梯教室后排的学生们喊道,他们好像在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什么,“我们正上第一节课呢,有什么事情你们一会下课再说!”

同学们惭愧地低下头去,教室里也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老师那宏亮的嗓音,以及粉笔不停撞击黑板的声音。

一个后排的学生无聊地伸了伸懒腰,双手搭在了椅背上,望向窗外。

昨晚刚下过雨,空气十分清新,天是那么的蓝,有一片大大的白云飘浮在主楼上空,一动不动,像极了一个沉睡着的人。

“云彩之上,是不是也有国家呢,”他开始想入非非,“如果有的话,好想到云之国去啊。能到那美丽云层上去逛一逛,那该有多妙。”

主楼旁的下水道中,昨天晚上先后落下的两次雨水,已然静静地汇成了一股。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而悄无声息。


上一篇:生命中总有这样的一个人 下一篇:人人投跑路风波背后:炫富员工曾以个人名义线下融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口锅的感情
    一口锅的感情
    民以食为天。任人们把满汉全席、山珍海味吃个精光,也抵不过那个热腾腾弥漫着属于它独特的味道。深夜一碗滚烫的粥是否慰藉了你离家在外的那颗游子
  • 再听《擦肩而过》
    再听《擦肩而过》
    那年暑假,我们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暑假那样收拾行李,带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翻看的课本作业回家。 文理科分班考试刚结束不久,渐渐的感觉从这个暑
  •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作者:月下之盟 一、 大学同学大鱼准备结婚,他问我,你们南方娶个老婆要给多少钱合适? 我想起表姐出嫁时,表姐夫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还下了20万聘
  • 谁是高手
    谁是高手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
  •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自从开始写公号后,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没钱赚,啊?没钱赚干嘛花那么多时间精力? 白天上班,晚上带俩娃,深夜还要写文章,太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