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你永远不会失去自己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在翔云小区,韩姨是一个知名人物。今年七十二岁的她,被大家称作“老改队长”。因为整个小区的人,几乎都找她改过衣服。

她有着独特的审美眼光,智慧的巧手,以及非常充分古道热肠。从机关退休后,最大的爱好,就是缝纫和编织,尤其善于改造。慢慢就做出了名堂。她不为钱,免费给大家改不合适的衣服,就为图乐子。她经常去北京买回一些外贸原单的出口转内销的衣服,改一改,再拿来送给亲朋好友,也不管人家需要不需要。

她衣着讲究得体,看起来至少年轻二十岁。她的丈夫退休前是某个局的局长,退休金丰厚。退休后,到农村租了房子,承包了几亩地,种菜养花,自得其乐。

韩姨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四十出头,在法院工作。大女婿早年停薪留职,自己做买卖,涉足了房地产,现在是个集团公司老总,资产丰厚。他们的儿子十八岁了,刚刚去了加拿大留学。

其实,韩姨夫妇最大的骄傲,并不是学历中专的大女儿,而是比大女儿小了十岁,却始终成绩优秀的小女儿。小女儿不但轻松考上了省重点一中,还上了北京的重点大学。那时候留学正在兴起,他们卖了一套房子,把小女儿送到法国留学,所学的专业是法语。

毕业后,他们老两口舍不得女儿留在国外,让女儿回了国。局限于所学专业,在小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小女儿就去了上海。

韩姨的小女儿名叫瑞雪,人长得美丽端庄。瑞雪在上海呆了两年。在那里,她爱上了一个上海本地男孩。但是男孩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儿子迎娶一个外地媳妇。男孩的母亲更加执着到了视死如归的份上,对着他的儿子发誓:

“只要你敢跟她结婚,你哪天结,我就哪天从二十楼跳下去,让你后悔一辈子!”

儿子屈服了。他们最终于分手。



 

瑞雪带着心灵的伤痛,离开上海,回到了小城。但没过多久,她又去了离家乡四百里远的北京。这次她找到的工作,是法国一家在华企业,她做翻译。

眼看着年龄越来越大,她也焦虑起来。二十八九岁的她,几乎找不到同龄的,又各方面条件比较合适的男子。只要是条件还算适当的,都把目光投降年龄更小的女子。她真是高不成,低不就。

父母总是催促她快点结束单身生活,找个好男人结婚。不得已,她把目光投向了一个比她小五岁的四川男人。他学历不如她,其貌不扬。他的家里条件也很不好,反正和她的家庭没法比。

但是,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三十岁以前——一定要嫁出去!”

在这个口号指挥下,他们匆忙地就结了婚。男方家里由于年龄问题也不满意,毕竟姐弟恋在他们看来很难接受。本来家里就穷,再加上不满意,因此男方家几乎没掏什么钱。

从买房子,到装修和置办家具,再到举行婚礼,几乎所有花费都来自瑞雪家。

他们在通州安下了自己的家。男的在一家商贸公司找到了自己的工作,挣得钱比他老婆瑞雪少两三倍。

对这个婚姻最不满意的人就是韩姨。女儿结完婚,她连失望再生气大病了一场,据说长达三年病都没好。

后来瑞雪的女儿出生了。韩姨挑明不管看。于是公婆从四川过来,帮着看孩子。

来了才知道,公婆也不好惹。他们保守而固执。不同的生活习惯,造成矛盾冲突不断。但出现问题之后,却不是放下顾忌,彼此诚恳沟通,积极寻求解决之道。而是把一切都暗暗藏在心中,让怨恨一点点,被滋养成庞然大物。



 

在婆婆看来,最大的不满来自儿媳比儿子居然大了五岁。她觉得儿子受了委屈。所以她对儿媳天然就有一种抗拒心理。这让相处变得很尴尬,也让瑞雪的丈夫小吴左右为难。事实也证明,他确实也没有大智慧,让婆媳关系和谐起来,他自己倒先有点厌了烦了。因此,孩子两周时,他父母回了四川老家。

两个人都有工作,雇保姆又太昂贵,只能让韩姨这个做姥姥的来看了。她对外孙女真是无微不至,好得不顾一切。就是对这个女婿怎么也看不顺眼。无论是外表,学历,家境,言谈举止,做人处事……没一处觉着他配得上自己女儿,再加上结婚这事留下的一些问题,他家又一毛不拔,韩姨心里的气大了。在相处的过程中就自然不自然地,都对女婿发作出来了。

女婿开始还忍着,后来也有了辩解和不满。这还了得,矛盾白热化了。女儿瑞雪怎么周旋也是无效。最后是韩姨决定回家,不管他们的事了。还是韩姨的丈夫冷静,他认为既然是一家人了,就不要再计较什么了,不如一条心好好过。他也不在乡下养鸡种菜了,去北京负责接送外孙女上幼儿园。韩姨自己还是留在家里,每天继续改改衣服和织毛衣为乐。

本来以为日子就这么着过了,瑞雪并没有想太多。但是,前些日子亲戚们聚在一起,欢送姐姐儿子留学。有些好久不见的亲戚们也来了。他们居然把姐姐和妹妹颠倒了。养尊处优的姐姐比她大十岁呢,在亲朋们眼里,甚至比她这做妹妹的还要年轻。瑞雪的内心受到了重创。

无疑,在亲朋眼中,她的生活也远远没法跟姐姐比。尤其人们都清楚她的丈夫和她结婚的前前后后,有个亲戚还悄悄跟她说:“你嫁这个男的太吃亏了!他们家什么都不管,几乎一分钱都不掏,就会占便宜!别看现在他指着你呢,挺还算听话,要是将来这小子混出来了,成了什么事儿,你比他大那么多,他还不把你甩了啊?所以啊,你现在就得多长点心眼……”

这亲戚说得很不客气,认为都是人生智慧!也都是瑞雪从前没有想过的。回家之后,她不禁仔细看了看小吴。当初明明是自己看上人家的呀,今天却瞧着不太顺眼。她也不和他说话。小吴看她脸色不好,认为是累的,建议她去卧室休息一会儿。她躺在卧室的床上,思前想后,觉着自己不幸福。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居然过得不如没什么文化的姐姐随心。自己工作很累,为了多赚一些,还从网上接一些翻译的活,来贴补家用。父母的钱更是赞助他们不少。小吴呢,工作还算稳定,他也知道努力,争取提拔呢。说不定将来,会超过她呢……

后来,小吴真的很争气,越干越好,得到了重用。他工资提升了很多,人也变得神采奕奕。本来就比她小五岁,再加上男人都老得慢,她又操劳过度,老得太快,看起来年龄差距拉大了。他们一起出去的时候人家都误以为,他们俩差十岁或十五岁呢。他们还被别人认为是姑侄或是阿姨和外甥的关系。



 

瑞雪听了不高兴,生气小吴不为她说话,也不纠正他们其实是夫妻关系。旁边还有个中年女人,对小吴说要把她的大学生侄女介绍给他呢。小吴听了,不反驳,还高兴地对着人家笑……瑞雪失了态,用一股无法控制的力量,从旁边拿过一把水果刀,也不知是谁放在那儿的,充满怨恨地就朝小吴刺过去,一刀,两刀,三刀……小吴的胸前鲜血淋漓,用一只手捂着,用另一只手指着她,还面带着刚才的笑呢……她不禁吓得大喊起来……

“你怎么了?快醒醒,快醒醒——”

瑞雪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手压着胸口。小吴围着白色围裙,站在床头,一边擦手,一边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他脸上带着笑,亲切地对她说道:“亲爱的,你这一觉睡得可真长啊!我已经把你最爱喝的小米粥煮熟了。”

瑞雪看着他的笑脸,越看越觉得跟梦境中一个样。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抓住小吴胸前的衣服,把他拽到跟前。他的衣服和胸脯好好的,好着呢。小吴有点惊愕,以为她是开玩笑,笑她睡糊涂了。

她松开手,把脸转向了一边。

“哪有黄粱美梦,只有黄粱噩梦!”她心里暗想,“也许我真的只是他的人生台阶,只是一段路程。如果未来有一个得意发达的他,还需要年老色衰的我来陪着吗?他是不是这样的人啊?周围可都是这样的人啊!”

她起床去洗手间,路过餐厅。小吴做好的饭菜,在餐厅里弥散着暖融融的香气。这香气似乎也暖到了她心里。

忽然觉得,小吴有点可怜。这个“可怜”的含义更靠近“可以爱怜”吧。毕竟,他什么都没有做呢!怎么提前就把人家当成了罪犯,这对他或许不够公平。

“这不是我自己选择的吗?”

“如果真的那样的话,我会杀了他吗?”

“我又何必这么紧张呢?除非我自卑,又自贱!没有他——我就不能活吗?”

这时小吴拉她坐到餐桌旁,面前满满一碗喷香的小米粥,所用的小米,还是他特意跑遍很多超市才买来的非转基因的土特产呢,要不不会有这么香。

她忽然释怀。也许全是看在那迷人的娇黄的小米的份上吧。婆婆的态度一贯是,你爱吃不吃,什么便宜就买什么。小吴没有。

谁叫当初自己那么恨嫁呢?如果我没有能力让一个人永远留在我身边,那我就放他走。买卖不成仁义在么。

她决定减少一些额外工作,不再熬夜,善待自己,别让自己老得那么快了。对孩子要耐心,耐心,充满爱。对小吴,也要以一个真正妻子的智慧来相处。劝服妈妈不要再挤兑他了,尊重他,善待他……

如果这样对他,他还会变坏的话,那他就是不值得挽留的种类,可以滚得远远的!

她转身拿过一把漂亮的水果刀……这把水果刀很精致……她从来都没用过呢……不过这次……她要用它……给小吴……削一只水果……

她笨拙地削好水果,切下一小块,用叉子叉起来递到小吴嘴边,一边看着他含在嘴里咀嚼,一边问他:

“甜吗——甜不甜呀?”

她期待着小吴的回答——

不知道小吴会怎样回答她。

不过说实话,现在的水果真的是——越来越不甜了。



 

但生活的答案是这样的——哪有那么多幸福和甜蜜,哪有那么多!都不过是一丝善意加些许期待和更多的宽厚与现实的接受。

信任和友谊比爱还要实在。哪怕爱人之间。

这世界上最阴暗的事情,就是怀疑有一天自己被别人背叛!如果你做了正确的努力,又没有自我放弃,那就够了。

短暂而漫长的一生,你能保证自己不背叛自己,就很成功了。

人的矛盾之处在于,对别人怀有无限美好愿景的同时,又对自己的付出斤斤计较。

人类失去幸福,是从彼此失去信任开始的。



 
上一篇:善林金融总裁离职后,又一副总裁离职! 下一篇:生命中总有这样的一个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口锅的感情
    一口锅的感情
    民以食为天。任人们把满汉全席、山珍海味吃个精光,也抵不过那个热腾腾弥漫着属于它独特的味道。深夜一碗滚烫的粥是否慰藉了你离家在外的那颗游子
  • 再听《擦肩而过》
    再听《擦肩而过》
    那年暑假,我们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暑假那样收拾行李,带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翻看的课本作业回家。 文理科分班考试刚结束不久,渐渐的感觉从这个暑
  •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作者:月下之盟 一、 大学同学大鱼准备结婚,他问我,你们南方娶个老婆要给多少钱合适? 我想起表姐出嫁时,表姐夫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还下了20万聘
  • 谁是高手
    谁是高手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
  •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自从开始写公号后,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没钱赚,啊?没钱赚干嘛花那么多时间精力? 白天上班,晚上带俩娃,深夜还要写文章,太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