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一)

秋天的夜已经黑的很早了,乌云遮住了月光,秋风吹来也有些微微的凉意。刚刚下晚自习的高三学生高翔独自一人走在阴暗无人的巷道上!

晚自习的时候,数学老师在讲完课也许是为了活跃气氛给班上的学生讲了一个鬼故事!以至于本来就胆小的高翔,现在更加紧张。

高翔手里拿着发出微弱光芒的手电筒,边极速走过这条阴暗无人的小巷,边在心中咒骂着数学老师!秋风吹动着路上的纸屑和塑料沙沙作响,高翔不敢看向两边,只是低着头看着手电筒照到的地方想赶紧穿过去!

“啊!”正在走路的高翔啊的一声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赶紧抬头看,借着手电筒的光,高翔看到一位身穿老式军装,头戴着一顶破帽子,帽子底下头发微微盖住眼睛,身上背着一个蛇皮布袋,真看着高翔。高翔看着眼前的人突然身体有些发冷,那双眼睛也让高翔有些不寒而栗,于是高翔赶紧说声对不起,向自己家方向跑去!跑的时候高翔总感觉那个人还站在那里盯着自己,但是高翔不敢回头,一直跑着回家!

“妈!开门!”高翔跑到自己家门口使劲的拍门喊道。

“来了!你使那么大劲干嘛!把门砸坏了怎么办?”母亲见高翔用力敲门有些埋怨道。

高翔见母亲开了门,也不多说什么,赶紧跑向自己的房间。

“哎!你这孩子慢点!”高翔的目前就见高翔跑的有些急,赶紧说道。

高翔跑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灯,心稍微有些平静。这时候高翔才低头发现自己衣服上有一篇红色。高翔想到可能是刚才撞到那个人染上的,也不在意脱下衣服。

高翔有个习惯睡觉不关灯,因为他总觉得一关灯黑暗中就有什么东西看着自己。高翔就这样开着灯迷迷糊糊睡着了。

夜半!高翔突然坐起,拿起自己的衣服出了门,高翔走到院子把自己的衣服点着,高翔就站在那里看着,眼睛透着阴冷直到衣服化为灰烬。高翔把灰倒进便池用水冲下,然后又会自己的房间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高翔起床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高翔觉得可能是昨晚母亲拿走帮他洗了,于是他又找了一身穿上,赶紧上早自习去了!

早自习放学后,高翔走到路边一个河沟的时候,发现河沟边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旁边围满了群众。

高翔走到河沟边站住了,好奇的看着!旁边的人在低声讨论着

“死的是谁呀?”

“不知道呀!头都被敲碎了,认不出呀!”

“尸体被装在袋子里!满袋子都有白色的脑浆!”

“谁先发现的?”

“还能有谁,捡垃圾的常老头!”

“他呀!那可吓坏了他吧!”

“可不是吗!都下傻了!”

高翔听到这,突然想到昨天那个背着袋子的人,心中总有些不安:凶手会不会是他,但是高翔又不敢说,于是赶紧离开了。

       (二)

市刑警大队大队长周安正在带着一队警察在查看现场的情况!

“有什么发现吗?”周安向法医问道。

“死者是头部遭受钝器重击而死,并且被凶手砸碎了整个头颅,所以没法证明死者身份另外从身体上看死者应该在十八到二十二岁之间!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死者其他地方没有明显伤痕!”法医说道。

“小张!你那边有什么情况!”周安看着身边的一位年轻的警官问道,张姓警官名叫张顺,工作两年能力突出,周安把他掉过来当助手!

“队长!死者身上有一个刺青!另外死者生前染过头发!”小张说道。

“周安看了一会现场抬头对小张说道:“这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还有死者应该是这附近的人!你去附近的刺青店查访一下!另外把那个目击证人叫过来!”

不一会,首先发现尸体的拾荒老人常富贵被带到周安面前。

“大爷!说说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周安问道。

“哦!今天早上!我想往常一样到这里拣废品!我正在扒的时候突然从感觉到手有点湿!我就把手拿到眼前仔细一看发现是血!但是我还以为是谁家的死狗呢!就把那个袋子解开来看!发现是一个头稀烂的死人!当时我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回过神来赶紧叫人过来!然后就有人报警了!”常富贵颤抖身体说道,显然他还在惊吓之中!

“还有没有其他细节!”周安问道。

“这个、、、没有了!当时我都吓傻了哪还有心情主意其他细节!”常富贵说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想到什么了再告诉我!”周安见从常富贵身上已经查不出有用的信息了,就让他离开了!

常富贵离开后!周安让法医把尸体带回警察局接着查看尸体!又让小张带人查访附近的刺青店和住户看看能不能查出死者的身份和第一案发现场!然后周安就带人回警局向局长汇报!

肖军!市公安局局长,年轻时候当过兵,复员后从普通警员做起,破过许多大案,立过很多功一步步升到今天这个位置!周安对这个局长还是很敬佩的!

周安走到局长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屋里传来局长的声音!

周安推开门走到肖军办公桌前说道:“局长!”

肖军抬头看见是周安回来了,放下手中的文件说道:“那个碎头案什么情况!”

“死者是名男性,身高175厘米,年龄大概在十八到二十二岁之间!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十点到十一点!目前还没有确定死亡时间!今天早上被一个拾荒的老头发现的!死者手臂上有刺青,另外我发现案发现场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周安向肖军汇报道。

“嗯!这件事性质相当恶劣!为了避免引起市民的恐慌!市委领导要求我们成立专案组尽快破案!专案组呢,还是有你担任组长!”肖军停顿了一下,走到周安身边拍了拍周安的肩膀接着说道:“我相信你周大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破了此案!”

“是!局长!我一定不辜负局长的信任!”周安向肖军保证道。

“行了!你去忙吧!”肖军说道。

“是局长!”周安说完转身出了局长办公室!

“队长有新的发现!”周安刚出了局长办公室没多久就接到刑警小张的电话!

“你在那里?我马上过去!”周安问道。

小张说了一个地址,周安马上开车赶了过去!

“什么情况小张?”周安赶到后下车就问道。

“队长!死者身上的刺青就是在这个刺青店纹的!”小张指着一个刺青店说道。

周安走进刺青店,打量了一下店主,店主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人!留着一个圆寸头,两个耳朵挂着两个耳环,身上纹满了纹身!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混混形象!

“你认识这个纹身?”周安拿着死者的照片问道。

“我认识!这个纹身是前几天一个外号叫大楞子的人纹的!”刺青店的店主说道!

“你怎么确定是你纹的!”周安问道。

“我自己的手艺,我自己还看不出来!肯定是!”刺青店的店主仔细看了一下照片说道。

“好!你了解这个大楞子的真名吗?还有其他情况没有?“周安问道。

“大楞子真名叫李志鹏!以前就在附近那个高中上学!父母都在外地打工!也没有人管他!后来就不上学了,就天天晚上在学校附近截那些回家学生的前!截完之后就回网吧上网!好像和一个叫大傻的混混关系不错!我就知道这些了!”店主道。

“昨天晚上十到十一点你在哪里?”周安突然问道。

“在和朋友喝酒呀!警官你不会怀疑我是凶手吧!我和他无冤无仇的干嘛要杀他!”店主见周安怀疑他杀了人,赶紧说道。

“好!今天先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们再过来!”周安对着店主说道。

出了刺青店,周安问:“还有什么情况?”

“刚刚查到了第一凶杀现场!”张顺回答道。

“在那?快带我去带我去!”周安有些兴奋的问道。

“就在那个学校后面的小路!平时很少有人过,尤其是到了晚上,出了一些回家住的学生基本上没有人!”张顺边带着周安走向案发现场边说道。

这是一条紧挨着学校后院墙的碎石小路,两边长满了杂草,一边的河沟里还堆放着一些垃圾!学校后墙上及地上有一些已经干了的血迹。不远的草丛中有一块沾着血的石板!

  “这里应该就是第一凶杀现场!死者被凶手抓住头发用力的撞向墙壁!死者受撞后晕倒在地,凶手拿起石板用力砸向死者,一下又一下!知道死者头骨被砸碎!”周安看了一会现场说道。

  “凶手跟死者得有多大的仇才能把死者的头骨砸碎!”张顺有些吃惊的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凶手有可能是这个学校的,走我们去学校调查一下!”周安问道。

周安和张顺走在校园里,正好赶上课件休息时间,周安朝校长办公室一路走过听见学生都在讨论凶杀案的事情!

“听说!学校附近有人被杀了!”

“是呀!头都被砸碎了!我亲眼看见的吓死了!”

“晚上我还要回家!这可怎么办呀!要不你陪我回家吧!”

“我不去!”

周安听到这些话,明白凶杀案已经在学生中间引起了恐慌,自己必须尽快破案!周安走到校长办公室敲了一下门。

“进来!”屋里传出声音。

“李校长!我是市刑警大队大队长周安,这次来是想找你了解点情况!”周安拿出警官证在那位校长面前晃了慌说道。

“哦!原来是周队长!请坐!”李姓校长说道。

“你们学校有一个叫李志鹏的以前是在哪个班上学的!”周安坐下后问道。

“李志鹏?我想想呀!”李校长想了一会猛然的说道:“我想起来了!学校这么多人!你要问其他学生我还真不知道!但是你问他!我知道一些!他是在我们学校上学,不过半年前就退学了,退学后经常和一些小混混在学校附近向学生收保护费!被抢的学生家长到学校闹过几次!所以印象特别深!”

“那他退学前在哪个班级?”周安问道。

“好像在高三,十班!”李校长想了一会说道。

“能带我们去见见他的班主任吗?”周安问道。

“可以!走我带你们去!”李校长站起声带着周安走出校长办公室,朝高三班主任办公室走去!

校长推开高三班主任办公室的门朝里面看了一眼,朝一位中年妇女喊道:“王老师!你出来一下!”

那位王姓老师抬头见是校长叫自己,赶紧起身走出办公室说道:“校长你叫我!什么事?”

“哦!这是刑警队的周队长!他想找你了解点情况!你配合一下!”校长说道。

“哦!你好!”王老师对周安说道。

“你好!”周安说道。

校长见双方已经介绍完了,自己再待在这也不合适,于是赶紧说道:“你们先聊!我那边还有点事!”

“好!校长你先忙!辛苦你了!”周安说道。

校长摆了摆手说道:“应该的!”然后转身离开!

校长走后,周安对王老师说道:“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李志鹏的情况!”

“他呀!半年前退学了!也没有个正经的工作干!经常在校外截学生们的钱!看见漂亮女生就上去搭讪!整个一个地痞流氓!”那位王老师嫌弃的说道。

“那他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在学校有没有朋友!”周安问道。

“得罪过什么人?哎呦!那可多了!不过都是些学生!至于朋友吗?就没有了,像他这样的社会青年!我们这的学生怎么会和他交朋友呢?”王老师说道。

“嗯!好王老师今天就先到这!有什么情况请及时向我们反映!”周安见问不出什么情况了就想离开!

“好的!有什么情况我一定向你们反映!”王老师说道。

“这个李志鹏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呀!”和王老师分别后,张顺对周安说道。

“不管他生前是不是好人!现在他被人杀了!就是受害者!我们有责任查出真凶!”周安说道。

“是!队长!”张顺见周安开始教训自己,赶紧说道。

正当两人在校外的小路上走的时候,突然听到拐角处有人在说话!

“怎么才来?”一个男性的声音说道。

“刚才在上课!”另一个男生声音有些颤抖的说。

“你他妈的!还有理由了!钱带来了吗?”一声巴掌声过后,先前那个男生说道。

周安听到这明白了!这是有校外的地痞流氓在截学生们的钱呀!赶紧和张顺走了过去!

“你们在干吗?”周安走过拐角问道。

“你们是谁呀?多管闲事!小心我废了你!”之间有一个染着七彩的头发!身材干瘦!手臂上还纹着一个吐着蛇信的蛇头!上身穿着一个黑色体恤!下身穿着满是洞的牛仔裤的男人说道。

“我们是警察!”张顺说道。

那个混混一听对方是警察!有些慌乱就想溜走,可是嘴上却说:“警察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完就想抬腿就走!这时候周安一个箭步上前把他摁倒在地!交给张顺!周安不理会仍在挣扎的小混混,而是走到那位学生模样的男生身边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高翔!”那个男生小声的回答道。

“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吗?”

“是!”高翔怯生生的说道。

“他是在勒索你吗?”周安问道。

那个男生看了看被制服的混混,害怕的摇了摇头!周安见到这种情况也是无奈!

“你上几年级了?那班的?”张顺问道。

“高三十班!”高翔回道。

“都高三了还这么胆小!”张顺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赶紧去上课去吧!”周安见张顺说的有些过了,赶紧打断张顺的话对高翔说道。

那个男生点了点头,跑向了学校,周安见那位学生已经离开,转身看着那位混混,但是谁都没有发现,那位学生走过拐角的时候,眼睛瞪得通红,手臂青筋暴起看了一眼那个混混,旋即在走过拐角。

“你叫什么名字?”周安问道。

“大傻?”那个混混说道。

“哈哈!还有叫这名字的!”张顺笑着说道。

“大傻?你认识李志鹏?”周安猛地一下想起那个刺青店的店主说过,李志鹏的老大外号叫大傻!于是赶紧问道。

“李志鹏是谁呀?我不认识!”大傻说道。

“就是你们常说的二愣子!”周安说道。

“哦!你说二愣子呀!知道呀!他跟我混的!不过有两天没见他了!”大傻说道。

“他死了!”周安说道。

“死了?不可能吧!”大傻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他确实死了!而且还是被人杀了!”周安说道。

“哦!警察叔叔!这可不是我干的!我俩也就一般的朋友!”大傻像赶紧把这件事给自己撇开关系!于是说道。

“行了!先跟我们回警局再说吧!”周安说道。

大傻无奈只好跟周安去了警察局!

“李志鹏死的那天你在什么地方!”回到警局周安向大傻问道。

“我在网吧呀!”大傻说道。

“那天晚上你有没有见过李志鹏!”周安接着问道。

“见过呀!那天我们是一起去玩的,可是玩着的时候,他说没钱了,想去吃大户去!其实就是向学生们要钱!”大傻说道。

“哎!你们把抢钱还说的这么心安理得!”张顺忍不住打断道。

“这有什么!他们给我们钱或许还觉得骄傲呢!”大傻有些神气的说道。

“你、、”张顺不明白怎么会有这种思想的人!气的有些说不出话了!

“不要扯开话题!你接着说!”周安问道。

“那天!他走后!我就接着上网!过了很久他还没有回来,我以为他去哪逍遥去了呢!也没有在意!谁想到竟然会被杀了!”大傻接着说道。

“就这些?没有了?”周安有些泄气的问道。

“没有啦?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大傻伸出手做出一个无奈的姿势说道。

“那你们平时都抢些什么人!”周安问道。

“没有什么特定的人!碰到谁就是谁呗!”大傻说道。

周安见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就对张顺说道:“你去给他办一下手续让他赶紧走!”

“周队!就这么放他走了?”张顺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那还能怎么样!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罪!况且他也是个孩子!”周安无奈的说道。

大傻离开警局的时候有些得意,不过很快他就会明白有时候待在警局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三)

    黑夜像是一块巨大的布,他能遮住这人间一切善恶!因此有些善与恶无法分清。

“真他妈的晦气!吐!”大傻醉醺醺的从大排档出来后还在为去警察局的事情而恼火!突然间大傻发现前面有一个人挡住了自己去路,大傻刚开始下了一跳,因为这是哪所学校后面一条极其荒芜的小路,白天都很少有人经过,更不要说是晚上了。

“哦!原来是你呀!怎么是给老子送钱的吗?”大傻走到那人跟前,借助微弱的手机荧屏光,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后满脸散发出傲慢不屑的表情说道。

黑暗中那人也不说话,一步一步的朝大傻走去!嘴角上扬露出邪恶的笑容,眼睛也似乎微微发红,渐渐的大傻也觉得不对劲,想要离开,但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又有些胆量!

“呵!看来今天你长本事了!”大傻说着就想上前推囊那个人,但是已经有些醉意的他,出手已经没有以前有力了。

对方轻轻侧身躲开了大傻这一推,大傻收不住力量身体向前一倾,那人赶紧用脚使劲踹了大傻一下。

“啊!”大傻惨叫一声率在地上,大傻顿时觉得有些丢面子,边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边大骂道:“我操你大爷!”

那人听见大傻骂自己也不是生气,阴阳怪调的笑了几声后,拿起用袋子装好的石头块使劲的砸向大傻的头部。

“啊!”大傻惨叫一声后赶紧用手臂去抵挡那人的再一次进攻。

那人一不管惨叫的大傻,一次又一次砸向向后爬的大傻,渐渐的大傻不动了,那人也停止了动作,看了一会瘫在地上的大傻,然后拿起了蛇皮布袋把大傻装了进去!

高翔站在每天必走的无人小巷口站住了,他有些不敢向前,每次过的时候总觉得会遇见什么,或者总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似的!高翔非常希望自己的父母能来接自己,但是想到自己已经高三了又不好意思说。

“不管了!怕什么!”高翔没有办法因为总是要回家的,于是他快速穿过小巷。

“哎呦!”高翔像是被什么绊倒了,但是他又不敢回头看,于是站起身拍了拍身子就快速跑向家!

    高翔气喘吁吁的跑到家门口后,使劲的拍门,过了一会大门灯亮了,房门打开后,高翔的妈妈看着高翔问道:“怎么满头是汗!哎呀!你的衣服怎么这么多红点子呀!”

高翔听到这突然眼睛一寒冷冷的说道:“墨水泼上去了!”然后就赶紧跑向自己的房间。高翔的妈妈也不在说什么,关上门走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对高翔的爸爸说道:“最近总觉得高翔怪怪的!”

“有什么可怪的,别瞎想了!赶紧睡觉!”高翔的爸爸迷迷糊糊的说道。高翔的妈妈也不在说什么了,关上灯在不安中睡不着!此时高翔在屋里传来了几句争吵声。

“刚才我妈妈叫我,你为什么答应!”

“叫我和叫你不一样吗?”另外一种声音不屑的说道。

“不一样!你差点吓到我妈妈!”

“好了好了!下次我注意!你还是向以前那样胆小!”

“你、、、”

“好了不逗你了!”

谈话声归于寂静,过了一会高翔房间的灯关了,高翔一个人躺在床上睡着了!

                   (四)

“周队!不好了!”张顺气喘吁吁的跑到周安的房间说道。

“什么不好了!一大早的你想咒我呀!”周安刚到办公室就听见张顺这样说有些郁闷!

“不是!周队!又有人被杀了!”张顺见周安有些不高兴,赶紧说道。

“什么?又有人被杀了?在哪?死者身份查清楚了吗?”周安赶紧问道。

“死者被抛尸的地点和上次李志鹏被抛尸的地点一样!不过死者身份还没有查出,因为他的头同样被凶手砸烂了!”张顺回答道。

“走我们赶紧去看看!”周安赶紧拿起刚刚脱下的外套对张顺说道。

周安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已经围满了围观的群众,周安越过议论纷纷的群众,掀开警戒线走到法医面前问道:“什么情况!”

“周队!死者为男性!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左右!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致命伤应该在头部!至于其他的还需要进一步检验!”法医说道。

“好!你先忙吧!”周安听完法医的介绍说道,然后就蹲在在地上查看死者。

“把这个拍下来!”周安指着死者身上的鞋印说道。一位警官照完相后,周安接着查看尸体,突然周安看到死者手臂上纹着一条吐着蛇信的舌头,突然间就想到了什么,站了起来想了一会说道:“我知道了!死者是那个小混混!”

“周队!那个小混混呀?”张顺听到周安这样说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是昨天我们们审讯的那个小混混!李志鹏的大哥!你看这个蛇头跟那个小混混的一模一样!”周安指着死者手臂上的蛇头说道。

“哦!就是那位叫大傻的小混混吧!”张顺看到蛇头后马上也想起了是谁了!

“嗯!应该是他没错!你去附近走访一下,看有没有人见过大傻!还有谁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请他过来!”周安吩咐道。

“是!队长!”张顺说道。

不一会,一个身穿清洁工制服的中年妇女模样的女人走了过来,周安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然后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死者的?”

“今天早上!我再扫地的时候,发现路边有一个大的蛇皮袋子!就好奇的打开看了一下!当时都快把我吓死!我就赶紧叫人过来!”那个环卫工人紧张的说道。

“还有没有注意到其他情况?”周安问道。

“没有了!当时吓都吓傻了!那还会注意到其他的情况!”那位环卫工人想了一会说道。

“那好你先去吧!再想起其他情况,及时给我们联系!”周安对着那位环卫工人说道。

环卫工人走了以后!周安抬头看着这条荒芜的小路!路已经是坑洼不平,路上到处都是垃圾,多是学校的值日生为了省劲,随意倒在了路上。冥冥中周安总觉得这两起杀人案是和这所学校有关!

“周队!”张顺的一声喊叫打断了周安的思路!

“什么事?”周安问道。

“死者已经查明了!确实是我们昨天审讯的大傻!而且一家大排档的老板也证实了昨天周安在他那吃过饭,就是从这条路走的,看来这里就是第一现场!”张顺说道。

“嗯!知道了!”周安随口说了一声,然后紧接着又说道:“走小张!跟我再去学校走一趟!”

“周队!你是怀疑!凶手就在这所学校?”张顺见周安又要去学校所以问道。

“嗯!我总觉得这件事和这所学校脱不了关系!你想无论是李志鹏还是大傻都是经常在校门外截学生钱的小混混!”周安分析道。

“周队!你是说有人在打抱不平?”张顺问道。

“不是没有可能!走!我们还是再去看看吧!”周安说道。

说完两个人就向校园走去!偌大的校园还是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年轻人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周安这时候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

“哎呦!对不起!”周安被撞了一下就听见有人说。

周安见是一个低着头的学生,然后就说:“没事!下次注意点!”

这时候张顺突然说道:“哎!你不就是那天在校外被抢劫的学生吗?”

周安这个时候仔细看了看,还真是!然后就问道:“你是叫高翔吧!”

“嗯!”高翔这才抬起头,两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来回搓!紧张的说道。

“不要紧张!你那件事我们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你回去上课去吧!”周安像是安慰的说道。

高翔听到周安的话后,赶紧跑向教室!周安看着高翔离开后,也准备去找校长,周安无意中往地上扫了一眼!就愣住了,然后对着张顺说道:“快把那个死者身上的鞋印照片拿过来!”

“哦!”张顺赶紧把拿张照片递给了周安!

“你看这个脚印是不是和死者身上的脚印一模一样!”周安问道。

张顺把照片拿过来对比了一下,也惊讶的说道:“是一模一样!难道凶手是哪位叫高翔的学生?”

“现在还不敢确定!你先把他拍下来!传给鉴定科!让他们进行技术对比!另外把高翔鞋子上掉的土也带回去一些!我们一会去见见他的班主任!”周安说道。

    张顺拿出手机把高翔的脚印拍了下来!然后周安带着张顺径直的走向高三班主任的办公室敲了敲门!一会门开了,一位老师出来问道:“你找谁?”

   周安问道:“高三十班的班主任王老师在不在?”

“王老师!有人找你!”那位老师向里面喊了一声。

“谁呀?”那位班主任应了一声拉开了门!

“王老师!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了!”周安客气的说道。

“哦!是周队长呀!没事不打扰!”王老师说道。

“那就好!王老师是这样的!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班的高翔同学!”周安问道。

“哦!你说高翔呀!他学习中等!平时老老实实的,有同学欺负他!他也都不敢反抗!”王老师说道。

“那他最近有什么变化没有?”周安问道。

“变化?我想想!”王老师想了一会,然后突然说道:“最近他同座反映他经常在课间或者自习的时间自言自语的像是在和谁对话!还有一次他突然拿着木棍砸向平时老是欺负他的同学!”

“哦!自言自语?会不会是在讲电话!”周安问道。

“不是!是他自己和他自己对话!”王老师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呀!王老师!”周安说道。

“是不是高翔犯什么事儿了?”王老师小声的问道。

“哦!那倒没有!好了王老师您先忙!”周安说着就要离开。

“好!”王老师也走向办公室!

在回去的路上!周安向张顺问道:“小张!你知道心理学上有一种病叫人格分裂吗?”

“好像在学犯罪心理学的时候学到过,就是人有时候受两种人格的控制!”张顺说到这突然好像明白了接着说道:“周队!你是说!高翔是一个人格分裂的精神病患者!”

“很有这个可能!刚才王老师也说了高翔最近经常自己和自己再对话!而且还突然用木棍反抗欺负自己的同学!”周安问道。

“那怎么办?周队要不要把他带回去审讯一下?”张顺问道。

“先不要!我们先回去等对比鞋印的结果出来了!再说!”周安说道。

             (五)

周安回道警局就奔向技术鉴定科!

“怎么样!那个鞋印鉴定出来了吗?”周安问道

“花纹一模一样!不过像这样的运动鞋,有很多光靠这个不能说明什么!”鉴定人员说道。

正在周安有些泄气的时候,张顺走了进来说道:“周队!鞋上的泥土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结果怎么样!”周安问道。

“高翔鞋子上的泥土和犯罪现场的一模一样!”张顺说道。

“哦!那就好!你马上去把高翔带来,然后去找局长申请搜查令,去搜一下高翔的家!”周安说道!其实周安内心是极其希望自己错了,因为如果证实自己是对的,那么高翔如此年轻的一生就毁了!

过了一段时间,张顺把高翔带到了审讯室!

“高翔!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你在哪?”周安问道。

“十点我们晚自习下课我就回家了!”高翔有些紧张的说道。

“路上有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周安问道。

“这个、、、没有!”高翔眼神有些慌张的说道。

“高翔!是你杀了李志鹏和大傻!”周安突然问道。

“啊!我、、我没有!”高翔被周安的突然问话下了一大跳!

“不用狡辩了!我们提取了你的鞋印和现场的一样,而且你鞋上的泥土也和凶案现场的一样!”周安把证物放在高翔的面前说道。

高翔看见桌子上摆放的证物,突然神情很紧张,正当周安以为快要攻破高翔的心里防线的时候,突然高翔就安定下来了,那种平静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是穿过这种花纹的鞋子!可是这种花纹的鞋子满大街都是,还有那条路我每次放学都会走,粘上那的泥土不奇怪呀!”高翔平静的说道。

周安看着这时的高翔!知道他的人格已经变了!突然骂道“高翔!你这懦夫!扶不起的烂泥!被别人踩在头上也不敢反抗的懦夫!”

这个时候高翔突然紧握拳头!眼睛变的通红!

“怎么啦?说道你的痛处啦!你就是懦夫,躲在别人后面的懦夫!”周安看着有些失控的高翔接着说道。

“你说谁是懦夫!我不许你这么说他!你再说他我杀了你!”另一个高翔说道。

周安见到效果已经达到了接着说道:“你不是懦夫!李志鹏和大傻他们每次都抢你钱,还打你,你为什么不敢反抗,连告诉老师都不敢!你还算是男人吗?”

“哈哈!是的高翔他不敢?但是我敢!我已经把那个两个畜生杀了!以后谁要在欺负高翔!我就杀了谁!”另一个高翔说道。

“你不要在说了!”这时候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高翔嘴里说了出来!

“你怕什么?反正人也不是你杀的!我就是要保护你一辈子!”另一个高翔说道。

周安明白了!此案到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结案了,是高翔杀了李志鹏和大傻,或者说是另一个高翔杀了李志鹏和大傻。但是该怎么判,还是法律来评判吧!

             后记

 后来,周安从高翔的主治心理医生那里了解到:高翔是独生子女,长期受别人欺负,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又不敢给别人说,所以就希望有一个人能来保护自己,所以久而久之内心就出现了一个虚构强大的人。这个虚构出来的高翔可以干现实的高翔相干而不敢干的事!



 
上一篇:赞助中国女排的善林金融是谁:曾因虚假宣传两度被罚 下一篇:这一天,我和死神擦肩而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写过十万字,这个傻妞好像有点神经了
    写过十万字,这个傻妞好像有点神经了
    01 迷茫让她变成了厚脸皮 写了2个半月的文字,貌似是前几天熬过了10万字的大关。方赞赞不知道这个关卡是从哪位大师的断章看来的,只记得了一句一个专
  •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他开门见山,林教授,今天听了你的演讲,获益匪浅。这种恭维话我听过很多,但是今天我实在没有心情去回应,甚至连报之
  • 女排赞助商善林金融遭员工举报 资金安全保障不明
    女排赞助商善林金融遭员工举报 资金安全保障不明
    记者实地走访仍在推销线上线下业务 善林金融设有分支机构推销线上线下业务,还关联着多家P2P平台,资金安全保障尚不明确。在网贷的一年整改期内,其
  •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清香绝尘,芬芳满园桃李。季节更迭,当满天下之桃李灼灼笑春风之时,您已青丝蘸白雪,韶华渺远,容颜已改,不变的是那一颗
  • 短篇∣像雾一样的女人
    短篇∣像雾一样的女人
    下班后的一个夜晚,和老朋友李瘦子来到火锅店。这个瘦子长得像一根竹竿,却比乌鸦还多舌。但今天他只是一个劲的吃,把一根又一根的辣椒往嘴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