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记得你来过
分类:奇闻趣事 热度:

这是民国艺术史上一个悲伤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蔡威廉,如果你不知道她名字很正常,她生前静穆内向,身后无声无息淹没于历史烟尘之中。

但是你们一定知道蔡元培,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北京大学校长,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大教育家。蔡威廉就是他的长女,按今天的标准,那是妥妥的官二代,教育部长的女儿,那还不得是想谁是谁,要啥有啥,怎么会与悲伤扯到一起呢?

然而蔡威廉这个官二代做的真是让现在的人跌落下巴。

“当时只听说她为人极忠厚老实,除教书外从不露面,在客人面前也少说话。很文静,毫无浮嚣气,有功夫。人如其画,同样给人一个有教养的好印象。试想想,在一个国立艺术学校教西洋画十年,除了学生,此外几乎无人知道,不是忠厚老实,办得到办不到?”

—沈从文《记蔡威廉女士》

做为与潘玉良的同代人,蔡威廉的名气远不及潘。事实上,她在艺术上的造诣完全不输于潘玉良。

相较于潘玉良的传奇与坎坷,蔡威廉的艺术之路毫无抓马,一直老老实实走的是学院派路子。她幼年即跟随父母出访游历于欧洲各国,自1912年至1927年,蔡威廉先后三次随父亲出国。1923年,威廉又随父母前往比利时,进入布鲁塞尔美术学院学习绘画。不久,她接受父亲的建议,再次前往法国,就读于里昂美术专科学校,专习油画。

 


 

1928年蔡威廉回国,被聘为国立杭州艺专西画教授。次年,与同在该校任教的青年画家林文铮结婚。

同样官二代加海龟的背景,林徽音成为民国女神,太太的客厅是当时中国顶尖文人们最时髦的沙龙,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皆精英,风头一时无两,引得冰心同学还喝了好大一缸老陈醋。

蔡威廉却象个隐形人,在民国文艺圈里无声无息,所谓性格决定命运,她生性不喜浮华喧嚣,完全没有当时海归艺术青年的虚荣习气。

与求学时一样,她教书也是本本分分,参与了国立艺专的创始工作,是该校首批教师之一,也是该校任职时间最长的教授之一。

众所周知,南北两所艺专艺术理念不同,她对于推动塞尚、马蒂斯、毕沙罗、凡·高、毕加索等一批欧洲现代派艺术大师、西方现代派艺术在中国的启蒙和传播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异国忆想

吴冠中,赵无极都得益于这种开放前卫的艺术教学,尤其是吴冠中一直对她铭感终身,因为在一次校展上,蔡威廉大为赞赏吴冠中的一幅画,提出用自己的一幅油画换他的一副水彩画,这使年轻的吴冠中极受鼓舞。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道:

“她没有在教室教过我,不相识,我只远远以尊敬的眼光看她。她是一个少妇,经常着黑衣,体态优美,少言语,显得分外静穆、内向。”

蔡威廉的画存世极少,有关资料也不多。她的画风由于深受后印象派影响,不拘泥于具象写实的画法,不追求面面俱到,而是将关注点放在表现人物之神态、情绪和精神,善于表现人物的表相乃至性格特征,更为可贵的是她对于人物瞬间的心理情绪的准确把握。

在1929年4月的首届美展中,她以五幅肖像画参展,其中自画像占了两幅。当时的业内人士对这两幅自画像予以了高度的评价,成为当时锋头最键的画家。

 

她擅长画人物画,大主题和大场面的作品,不仅善于描绘人物的外貌特征,而且能细腻表现人物的内心情绪,创作过大型史诗型油画《秋瑾绍兴就义图》和《天河会》等,可惜的是这两件作品真迹现已无处可寻。

她本性沉默少言,把做为艺术家丰富细腻的一腔热情全部倾泻到了画布之上,因为她深厚的个人修养和低调平和的个性特点,其画风与潘玉良华丽茁壮的画面抒情性相较,蔡威廉更多地关注的是“人的思想意图”,画面毫无脂粉气,更无媚俗气,与其个人超脱圣洁的精神气息不谋而合。

1937年上海沦陷,北平艺专迁沅陵与杭州艺专合并为新的国立艺专。南北艺专不和是路人皆知的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派系斗争哪里都有。新任国立艺专校长滕固走马上任后开始裁减教师,目标就是“蔡派”。蔡威廉、林文铮都是脸皮薄的读书人,办公室政治那套根本不会玩,既也不会装傻充愣,更不会撒泼斗狠,人家还没赶呢,做为元老级的创校人之一,就自己主动“请辞”了。

港真,贤伉俪真应该向潘玉良学学,有的人就该大耳括子招呼他,真不用跟他客气,那年头,多少克莱登大学毕业的都照样活的如鱼得水,两人太过爱惜羽毛,就只能眼看劣币驱良币。

失业后,蔡威廉带着嗷嗷待哺的五个儿女,随丈夫辗转至昆明。到昆明后,林文铮在西南联大外文系谋得教职,l938年被聘为讲师,l940年才聘为教授,算是有了固定收入,境况应该比在沅陵好点。但夫妇俩只一人有收入,要养5个孩子,3个大人(林文铮的母亲)。再加上此时蔡威廉又有身孕,抗战时期昆明物价奇高,境况是十分窘迫的。

在沈从文的回忆中是这样描述蔡威廉一家1939年的生活状况的:

“房子那么小,大杂院那么乱,想安静作画是不可能的。初来雇的本地佣人照例不合适,做不上3天又走了,作主妇的就得为一家大小8口做饭。。。。。。最忙的自然还是主妇。并且腹中孩子已显然日益长大,到四五月间即将生产。。。。。。常常看到这个做母亲的,着了件宽印花布袍子,背身向外,在那小锅小桌边忙来忙去。听我和孩子招呼时,就转身对我笑笑,我心中总觉得很痛苦。生活压在这个人身上,实在太重了,微笑就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表示。想用微笑挪开朋友和自己那点痛苦,却办不到。”

这就是蔡威廉短暂一生的最后时光。这位女画家在5月初生下第6个孩子,产后数小时,她在床前的白壁上用铅笔画了新生女儿的肖像,并写上‘国难!家难!’这是她留给世界的绝笔,三天后她因产褥热去世,年仅35岁。

沈从文在她去世两天后听家里人说才知道,也唯有感叹:

“死的直接原因是产褥热,间接原因却是无书教,无收入,怕费用多负担不下,不能住医院生产,终于死去。人死了,剩下一堆画,6个孩子。”

这段记载,每每读起都觉得极为郁结。无书教、无收入、一堆画、6个孩子,一个本应有着高度艺术成就的女人,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被生活的黑洞早早吞噬。


上一篇:有没有人告诉你,好的决定比努力还重要 下一篇:四达投资投委会被曝监守自盗!卷款跑路!?维权之路雪上加霜!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个人私奔
    一个人私奔
    我有一个小黑本子,里面是空白页面,有一点方方正正,买了好多年了,但大多依然是空白页面。刚买来的时候,我在内页的第一页写了几个字:一个人私
  • 湄公河行动
    湄公河行动
    到今年的十月五日,震惊中外的湄公河惨案已经过去整整五个年头!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我们不仅将以糯康为首的杀害我们十三名中国船员的犯罪分子绳之
  • 辞职,有时真的不是逃避
    辞职,有时真的不是逃避
    评判一份工作的标准和模型很多,也都很科学。 放在实际操作的层面来看,如果工作开展得非常不顺利,还影响到自己的情绪和生活,到底要不要辞职脚底
  • 四达投资投委会被曝监守自盗!卷款跑路!?维权之路雪上加霜!
    四达投资投委会被曝监守自盗!卷款跑路!?维权之路雪上加霜
    今日,有投资人爆料,已雷平台四达投资的投资委员会发生监守自盗的行为,几位投资人将四百万资金转走。 据了解,四达投资是西部地区较为知名的网贷
  • 世界记得你来过
    世界记得你来过
    这是民国艺术史上一个悲伤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蔡威廉,如果你不知道她名字很正常,她生前静穆内向,身后无声无息淹没于历史烟尘之中。 但是你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