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疯狂奶妈:差点以一己之力撬翻一个王朝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由汉人建立并统治的最后一代王朝,共有十七位皇帝。

也许是由于开国皇帝太祖朱元璋太强势,加之燕王爷朱棣上位有瑕疵,以至他们的孙子中,出了些不靠谱的奇葩:有为了争夺皇帝位子,把自家晚辈拆分的成祖;有二十多年不上朝坐班的神宗;有开酒楼卖猪肉自封大将军的武宗,还有擅长木匠手艺的熹宗朱由校。

今天我要给你讲的,就是朱由校与他奶妈之间那点稀罕事。

1/生不逢时

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明朝历史上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件大事是五月二十八日琼北大地震。那场大地震,让海口的72个村庄瞬间沉入海底,包括广西、湖南等三省二十余府州县,都有强大震感,一时震动朝野。

古人迷信,每当有重大的自然灾害发生,就当是上天对统治者的警示。为天威所震,万历帝派出二十四位正、副使者,奔赴全国各地,大封就藩的朱氏族人十五为王。

另一件大事就是十一月十四日太子朱常洛喜诞贵子。那个男孩子,就是明朝的第十六任皇帝,明熹宗朱由校。

这本是皇家的一大喜事,可,整个太子府却欢喜不起来。

因为,太子朱常洛一出生就带着“贱气”,他是他爹偶尔和一个宫女激情的结果,所以并不受他老爹万历帝朱翊钧待见。他这个太子之位也是捡来的,他爹宠爱的两个嫡生子,没活多久都没了,东宫之主不能一直空缺啊,在大臣们的积极要求下,他才入主东宫的。

因立太子之事与内阁争执长达十餘年的万历帝,三十年不理朝政,不郊、不庙、不朝、不见、不批、不讲。

此时,他虽然替他爹生了个皇长孙,但父子关系仍如水火,他的处境并没得到改善。

所以,朱由校出生时,太子府是冷清的。

2/就好这一口

太子府的冷清与热闹,与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并没多大关系,但朱由校一出生又碰到难事——他的生母王选侍没有奶水。

皇宫有随时候命的奶妈,平时都在“奶子府”上班。皇孙没奶可吃,养奶多时的奶妈们终于有用武之地了。奇怪的是,不知是口味不对,还是咸淡不合,官办机构里那些奶妈的奶水,朱由校一个也不认,只顾撕心裂肺的干哭。

既然宫里的口感不好,只有到民间去寻找合适的奶源了。

明朝皇宫选奶妈的标准很宽松,不论户口、出身啥的,只要青春貌美,身体健康,正值哺乳期的妇女,都能进宫当差。

外出寻访的工作人员,很快发现了一名奶妈候选人。那女子十八岁(这只是人们的猜测,历史上并没载她的出生日期,因为,那时她只是一介草民,历史是不会注意到她的)左右,丰满标致,刚刚生过一子,乳水正盛。

听说皇宫有困难,那女子也不推辞,立马随同进宫。前往北京城的路上,那女子信心满满,不就是奶个孩子吗,皇家的孩子和农家的孩子能什么两样?

话说,当那女子掏出肥硕的乳房,把朱由校的小嘴用乳头一堵,那小子立马不哭了,饿狼般的大口大口的猛吸起来。

看看,等了多天的皇孙朱由校,就认这她一口。

只试用一口,那女子就被太子宫留用,正式上岗,成为朱由校的奶妈。

 

3/奶妈如母

那个被太子府挑中的女人姓客,保定府定兴县人。她的名字在今天看来,有些奇奇怪怪的,叫客巴巴,又名客印月。那个名字奇奇怪怪的女人,日后可是中国历史上最有破坏力的坏女人的之一,她差点以一对巨乳之力,把一个大明江山给兑烂。

做为皇室子孙,五岁就该学习文化了。朱由校的老爸是个失意太子,过的是自暴自弃的混乱日子,他真到十三岁,万历才开始让他认字。现在朱由校一天天长大,他老爸对他也是不理不问。即使是到了该上学的年龄,朱由校也没机会入学。到十几岁时还“不使授一书、识一字”。

那些年,宫里火灾连连,几大殿频遭损毁,所以,整个皇宫就像个大工地,长年施工不断。朱由校并不是个笨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他很快就跟工人师傅们学得了一身好手艺。

后来,他老爸的正房郭氏,他的生母王氏又先后去世,朱由校就更像个有人生没有养的野孩子,一直是由那个来自河北乡下的客氏妇人照看。

按惯例,孩子长到五六岁时,做奶妈的任务就算完成,并被遣送出宫。可客氏是个例外,因为,渐渐长大成人的朱由校,再也离不开与之朝夕相处的客氏了。

在他幼小的心灵和感情上,身边这位可以让自己吃奶的女人,自然就是自己的生身母亲了。

 

4/天降馅饼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大明皇宫又是大事频发。

七月,在皇位上蹬了四十八年却有二十八年不上班的老皇帝万历驾崩。

八月,蛰伏东宫十九年的太子朱常洛宣告接班理政。但,仅仅一个月后,这位多年来一直沉溺酒色的老兄,就因误服“灵丹妙药”,便魂追还没走远的万历去了。

九月,一个没有文化的木工爱好者,十六岁的朱由校就这样被推上了皇帝的宝座,是为熹宗,年号天启。

 

没有知识储备,没有能力储备,让一个小木匠还治理天下,闹笑话,是太正常不过了。

由于识字少,小木匠要发布个命令指示啥的,只能靠秘书,但他又不愿意全听别人的,往往不懂装懂,亲自修改,把一个简单的公文硬是能整得文理不通,令朝野人士啼笑皆非。

在国内丢点人还无所谓,他是老大,有错误大家也只能偷笑几声而已。可是,这笑话要是闹到国际上了,那影响就不是一般的坏了。

话说还有一次,几个小国的外交官来大明对小木匠的继任表示祝贺。他们都带来各自国家的特色礼品,而且还是贵重礼品。小木匠应隆重接待才对,可是,没文化的小木匠,却干了件影响国际关系的丢人事。接见那些外国使臣时,尽管他们递上的都是用汉文写的礼单,但小木匠硬是看不懂。他还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们是来讨论邦交大计的。不耐烦的小木匠在装模作样看了半晌后,怒气冲冲地将礼单掷于地,说了句“外邦小国好没道理”后就拂袖退朝。那些外交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他们才打听到,原来大明皇帝竟然不识字,外国使臣们几乎笑掉了大牙。第二天,熹宗弄清状况再次召见使臣,而使臣们已没有往日的恭敬了。

从此,那些邦外小国再没向大明朝贡了。

这丢的不仅仅是人,还有银子啊。

5/奉圣夫人

这皇上当得太累,不如干木活舒坦。没干几天,小木匠就想搁挑子了。

在搁挑子前,他没忘记与他朝夕相处十六年的奶妈客巴巴。封客氏为“奉圣夫人”,并赐金印一颗,重200两。接着又赐给客氏大片的香火田。办完这件事后,他又重操旧业,干他的木匠活去了。

客氏由于受到皇上的格外恩宠,人就变得骄横,宫里宫的派头大了去了。

史载,客氏并不是个安分的女人,进宫后就和大太监魏朝搞上了,两人结为“菜户”,就是一起过日子的“夫妻”。后来,她又看中了魏朝手下的一个小太监,一脚把魏朝给踢了,跟了年轻帅气的小太监过起了新的幸福生活。

 

这样一个女人,日夜陪伴在朱由校身边,情欲勃发时,她能放过他?所以,有人说,客氏不仅仅只是朱由校的奶妈那么简单,她更有可能是朱由校的性启蒙老师。所谓“邀上淫宠”。年纪轻轻的朱由校,对于三十几岁年轻美貌的客氏诱惑,定然是无法把持。

所以,朱由校即使是当了皇上,仍一直迷恋着她,给她一切她所想要的。每逢生日,朱由校一定会亲自去祝贺。她每一次出行,其排场都不亚于皇帝。出宫入宫,必定是清尘除道,香烟缭绕,“老祖太太千岁”呼声震天。

除了名份,朱由校什么都给她了。

朱由校大婚后,在大臣们的强烈要求下,客氏被遣出皇宫。但是,事隔不久,朱由校就给大臣们发话了:“朕思客氏朝夕勤侍朕躬,未离左右,自出宫去,午膳至晚通未进用。暮夜至晓臆泣, 痛心不止,安歇勿宁,朕头晕恍惚。以后还着时常进内奉侍,宽慰朕怀。”既然皇帝因为客氏的离去,引起了厌食、失眠、头晕恍惚诸多病症,大臣们再要反对,也是无趣了。

因此,终天启一朝,客氏始终自由出入宫廷。客氏依然每天在朱由校的睡房里待到大半夜才走。

不管怎么说,她曾是他的奶妈啊。不然,客氏肯定会成为第二个万贵妃的。

再说魏朝身边的那个小太监,可不是普通人,他有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魏忠贤。

靠,客气的新相好,原来是明朝著名的恶人魏忠贤啊?

魏忠贤的故事大家都非常了解了,这里只简单说说他的身世吧。

魏忠贤是客氏的河北老乡,小时候就是个无赖,混社会时,常常是被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很没面子,于是,恚而自宫,变姓名曰李进忠。进进宫后又回复魏姓,被赐名忠贤。

开始,他只是个小杂役,干些粗活。但他为人机灵,认大太监魏朝为师傅,又深得太监头王安的赏识,在老太监们的关照下,魏忠贤很快换了工作,去给朱由校的母亲王氏管伙食,由此,又和孙由校的奶妈客氏勾搭上了。

这样一对狗男女走到了一起,大明朝还有好吗?

 

6/作恶多端

因为客氏的关系,魏忠贤也被升职为秉笔太监,掌握了朝廷的诏书发布之权,一时间这二人权势擎天,无人敢不听他们的话。

虽然深受朱由校宠爱,客气心里仍不踏实,毕竟,她只是个奶妈,一旦朱由校没了,她的权势、宝贵一样的流水落花。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客氏在宫内大肆用及其残忍的手段迫害那些敢对抗她的宫女太监,甚至连皇帝的妃子都敢下毒害死,皇后对此很不服气,她就设计害死了皇后腹中的皇子,以至于皇宫内乌烟瘴气,人人只是听客氏的,连为皇帝选妃的权力都把握在客氏手里。

朱由校总共有三个孩子,但无一能够长成。更有甚者,不少的皇子其实是在胎中已遭客氏的暗算,例如裕妃张氏之孕。张裕妃因为无意中得罪客氏和魏忠贤,客氏、魏忠贤就假传圣旨,将裕妃幽禁于别宫,逐去宫女,断绝饮食。当时的裕妃已然怀有身孕,却被活活地饿死宫中。

宫中的其他妃子,从此对客氏非常恐惧。例如曾生育皇二子的慧妃范氏,担心自己会落得和裕氏同样的下场,就在平时预藏食物,后来果然被客氏幽禁半月之久,靠着私藏的食物活了下来。

就是这样的恶女人,朱由校却被情色蒙蔽了双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子女被迫害死,而不闻不问,实是令人不解。

7/死得其所

客氏把后宫搞得血雨腥风的,她的“老公”魏忠贤在外面也没闲着:对东林党人等忠臣大肆迫害,制造冤狱,指使那些善于巴结的义子爪牙们在全国各地监听百姓的言论,只要听到有人对自己不满的,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死。弄得百姓们都避之不及,不敢随意说话,全国上下一片黑暗,百姓苦不堪言。

不务正业的小木匠没折腾几年,也挂了。由于无后,就由他的弟弟朱由俭接班。

崇祯帝朱由检入宫即位后,客氏被赶出皇宫。

朱由俭可不像他哥哥那样昏庸,宫里的事,他多少听说些。所以,两个多月以后,客氏的好运到头了。

那天,客人被人从她那豪华的私宅中带走,押解到宫中专门处罚宫女地方浣衣局,严刑审讯。

审讯得出的结果令人诧异:当时,宫中已有8位宫女怀孕,客氏承认这8名宫女都是自己和魏忠贤从外面带进去的婢女,是想将吕不韦当榜样,给皇室掺水的。

这样的人,能留着?于是,在浣衣局,客氏被活活揍死。

客氏的儿子侯国兴、弟弟光都在同一天被斩首于闹市,并暴尸街头。

 

魏忠贤的人生也走到了末路。他先是被打发到凤阳给老朱家看祖坟。

魏忠贤贼心不死,在去凤阳途中,仍率领一批平时豢养的亡命之徒,身怀利刃,意图反抗。崇祯得知后,立即让锦衣卫派人火速将其一伙人统统逮捕,押回京中审判。路上,魏忠贤得到消息,他自知难逃一死,遂与同伙在旅店痛饮至四更后,一起上吊身亡,从而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崇祯帝朱由俭闻讯,仍不解气,下令将魏忠贤的尸体割碎,把头挂在河间府西门示众。



 
上一篇:谁不想哭爹喊娘,不过是在咬牙坚持 下一篇:资金大出逃!爱投资遭爆料人隔空撕逼!孰是孰非难定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