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靳老汉
分类:产品运营 热度:

靳老汉

      靳老汉是被尿胀醒了的,挣开眼却还有一阵儿恍惚,眼咕噜慢悠悠地打量了四周,才想起自己是在医院里。去了厕所又躺下,睁着有些涣散而无神的混浊双眼,一直望着门口,憨憨地不知道想着啥。

      估摸着时间还是深秋的早上,难得大好的天气,阳光从开了半扇的窗户透进来,无数细小的尘粒在强光下跳着舞,一览无遗。病房里共有三张床,他躺在靠窗的那张,还有一个年轻小伙子躺在靠门的第一张,因着车祸已经住了半个多月,这时还在蒙着被子睡觉。

      他把目光转向窗户外,甚黄的脸,透过阳光,超越年龄的皱纹和黄斑更是明显。伸出手想找放在枕头下的手机,半天没摸着。肚子却叫了起来。又侧着身子去开床头医院的抽屉,抽屉里面有儿子几天前买的卤猪耳朵和饼干,抽屉上放着手机充电器,一双筷子,一包卫生纸,一个饭盒和装了半杯水的纸杯。猪耳朵用白色的塑料口袋敞开放着,他抓了几个喂在嘴里,有点变了味,麻椒放得太多,慢慢地嚼着,在寂清地早晨吃着却很香。手上沾了油和麻椒,拿张纸擦了擦,又摸了两片饼干,不小心掰碎了,饼干渣儿掉了满心口,满床,他忙急着用手一遍遍的把渣儿扫到床下。

      似乎吃饱了,又似乎累着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门口有了说话声。转头一看是母亲伴着亲戚给小伙子端了早饭,看他睁眼醒着,跟他打了招呼,靳老汉扯开干哑的嗓子,吃力地说了声人还没醒,心里头却等着儿子中午送饭来,转过头一会儿又睡了。

      儿子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正躺着看电视。隔壁床位聊得热乎,靳老汉也插不上话。打开饭盒,红椒炒肉丝,青菜肉丸子汤,在儿子的照顾下吃完了满碗的米饭,也来了精神。跟儿子犟着出院回村里去,儿子拗不过,答应第二天周末来办出院手续。靳老汉一听,似完成了一件大事,额头淌下两颗虚汗,脸色一松,也对儿子浮起个笑来。

       靳老汉住院的事还得从一个多月以前说起。

      那一天,照往常一样,他正在帮隔壁村一家修房子的挑砖拌水泥,做零工,一天六十块钱,有总比没好。晚上半碗白酒下肚,就觉得腹痛,也没甚在意,以为是晚上吃太多。紧接着几天,腹部越来越大,疼得更加厉害,好几晚上睡不好,只能一根根的抽烟到天亮。出门村里人都说他肚子里藏了个娃,他就面上呵呵一笑,心里却害怕得紧,莫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不敢去医院,也没打电话跟儿子说。却是一觉昏睡得休克,鬼门关走了一遭,醒来就在医院了。

      医生说是肚子长了腹水,酒精肝肝硬化,肝脏已坏了多半,切掉还剩三分之一,没死已是万幸。慢慢治疗,戒了烟酒,还能再活个好几年。靳老汉起先不知道自己啥病,却明白动了个大手术,用了大钱,全是儿子给的。去农村医保报销了部分,算是捡回了点儿。刚做完手术无法动,一个多月都住医院,儿子儿媳每天换着来照顾,还要忙工作,该是孝顺,却也在病房外闹着离婚。

       好不容易,从医生那儿套着了病情,揪心不已。捉摸着能下地了,得出院了,这不中午就跟儿子说了。

      靳老汉家里的老四,从小爹不疼妈不爱,也只读了个小学一二年级,十多岁就在外面打工,一个人漂泊在外,那滋味可不好受,渐渐也学会了抽烟喝酒,这一会就是三十多年,成了习惯,自己也变得越来越麻木,像是一具失了灵魂的躯体,供养儿子读完大学是他坚持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如今儿子刚工作几年,去年在市区贷款买房结了婚,日子还没过热络起来。可不能就被他给散了。

      靳老汉自己提前办了出院手续,医生开的药也没拿,给儿子打了电话,一个人坐车回家了。回村碰着熟人,准扯出个笑脸,说着病好得差不多了,回来将养。问咋不在儿子那儿多住几天,忙一幅老太婆样,拉着熟人说儿子儿媳小两口不好打扰。儿子回村看过一次,提着两手的猪肉、蔬菜和水果,火急火燎的吃了个午饭忙赶着回了。

      本是要入冬的天气,说变就变,村里一个一个的都穿上了棉袄。三三两两聚在一家烤着柴火,好不热闹。靳老汉的日子又和从前一样,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越来越嗜睡,村里人也难得看到他出门,只是邻居家的傻娃每天来找他玩儿,奔着那靳老汉一直放米柜里的水果和零食。有时候,靳老汉一个人觉得冷就躺被窝里,偶尔闲得无聊他就看看电视混日子。

       后来听说靳老汉死了,还是那傻娃发现的。说是傻娃去敲门,才发现门轻掩着,跌跌撞撞找到了躺床上的靳老汉,半天没摇醒。哇呜一声大哭,跑回家给大人说了 ,大人忙去看,靳老汉早就没了呼吸。

......

      儿子接到电话,还在埋头赶着明天领导要的项目计划,电话那头的人说完,儿子脑袋都蒙了,两行清泪无意识的流个不停,缓过神忙往村里赶,怎么都想不通爸爸突然没了。

      清理遗物时,儿子从旧床底下脱出好几箱二锅头,大多是空瓶的,还有几个满瓶的,他似乎找到了答案。还从衣厨锁柜里翻出来一张存折,上面有个数字十三,后面画了四个零,还有母亲早年带的银戒指、几个旧银元以及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照片上的儿子才两三岁,红扑扑的脸蛋,被母亲抱在怀里,靳老汉搂着媳妇儿的肩,年轻的脸庞正笑得灿烂。



 
上一篇:别人的小目标是你到不了的远方?那又怎样! 下一篇:一件小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为什么总要离你而去
    为什么总要离你而去
    昨天,一个我很佩服的偶像作者写了篇文章,文章大意是让人深信自己是有错的,要学会接受别人的意见。 他在文中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姑娘跟他倾诉自己
  • 养一个“毛孩子”的乐趣
    养一个“毛孩子”的乐趣
    德勒来我家的时候,刚刚过完年。2月份的长沙天气阴冷阴冷的,只要站在街边,就有一种脸皮被风割裂的感觉。 天阴蒙蒙的,大片的乌云笼罩整座城市,
  • 一件小事
    一件小事
    我察觉情况不对是在夏天的一个中午。 那天中午,杜梅汗淋淋地回来,一手掐着腰,一手在红扑扑的脸旁扇动,嚷嚷着:好热,热死了。 她踢踢踏踏地边
  • 短篇小说靳老汉
    短篇小说靳老汉
    靳老汉 一 靳老汉是被尿胀醒了的,挣开眼却还有一阵儿恍惚,眼咕噜慢悠悠地打量了四周,才想起自己是在医院里。去了厕所又躺下,睁着有些涣散而无
  • 别人的小目标是你到不了的远方?那又怎样!
    别人的小目标是你到不了的远方?那又怎样!
    文/若杉 1、 这两天,几乎全民都在一瞬间被王健林的小目标刺痛了。 首富一句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我先挣它一个亿,让同在北京城,却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