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的狗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莉莉的狗死了。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仰头大笑了三声,“哈哈哈。”我的牌友们被我吓了一跳,以为我自摸了个大满贯。我说,“终于死了。”

“什么死了?”有人问。

我没有回答,丢下手里的牌就去找我外面的车。莉莉的狗死了,意味着我再也不用跟一只狗争宠,意味着晚上我们的床上只有我和她,而不是多了一条狗,也意味着我的老婆会给我买爱马仕的腰带而不是给狗买爱马仕的项圈。这些他们哪会懂。

快要到家的时候,我对着车上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表情。我知道即使我的内心再欢喜,也要表现的很悲伤,就好像我跟她一样,失去的不是一条狗而是“儿子”。

“老公,汉堡死了。”莉莉扑进我的怀里。她哭成了一个泪人,眼泪多的足够冲刷了她早上化了一个小时的妆容。

我假装身体一怔,说:“怎么会这样?它在哪儿?”

莉莉侧着身体让我看到了躺在门口的汉堡,那条黄色的金毛犬。我想到几年前我第一次见到汉堡的时候,它还只有它自己的脑袋那么大。莉莉抱着它就像抱着一坨金子,眼睛里闪烁着一个白富美该有的光芒。那时我就知道我可以通过这条狗来搞定这个高冷的白富美。“那时我的家里也有这样一只狗。”

莉莉在她的保时捷前顿了一下,然后问,“你是说你也养过金毛吗?”

原来这只狗的品种是金毛。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那种狗的学名。为了掩饰我的无知,我说,“嗯,可以让我抱抱它吗?它跟我家那只几乎长的一模一样。”

莉莉愣了一下,上下打量着我的穿着,我身边的那辆破电动车少了一个耳朵,我穿着某厂的工作服。如果她还能看穿我的口袋,那么那时我的口袋里只有十二块钱。“好吧,你抱抱它,但是要小心。”

我回忆了汉堡在我身上留下的狗尿味,回忆我半夜得带它出去方便,回忆它抢我碗里的食物而不被打,最后我只在回忆那次它生了重病也是快死的时候终于挤出了一点眼泪。“汉堡,汉堡。”我抱着这只大狗的尸体,它的舌头伸出了大半截,眼睛还睁着,身上像是刚洗过澡一样,全是水。

“老公,我们要为汉堡报仇,找到那个凶手。”莉莉说。她的仇恨已经冲昏了她的头脑,不知道在我们国家谋杀宠物其实够不上犯罪。

莉莉和我列举了一堆可能杀死汉堡的凶手。其中包括邻居家的小孩,他扬言要弄死汉堡因为他的父母经常骂他没有汉堡聪明。还有另一户邻居的老夫妻,他们时常受不了汉堡半夜的嚎叫而投诉。还有某家宠物店,因为他有次给汉堡洗澡的时候不小心弄伤它而被莉莉黑了半年。

最后我们基于汉堡的尸体被人洗干净了还是把目标锁定在了隔壁邻居家的小孩。第一汉堡有六十斤重,肯定不方便来回搬运。第二老夫妻是信佛的,不会杀生。

锁定了目标,经过地毯式的搜索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比如隔壁院子里的水池边有汉堡的毛,而且有很多散落的泥土,而他们院子和我们院子之间正好有一棵大榕树,树下面有狗挣扎和被拖行的痕迹,树干上还有一些绳子的勒痕。

就在莉莉准备兴师问罪的时候,接到了宠物医院的电话。我看到莉莉拿着电话的手抖了一下。我问,“怎么了?”

“汉堡是被毒死的。”她的眼睛里满是仇恨和泪水,恶狠狠的看向了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用质问我的语气说。

我全身打了个寒战,心说她难道知道是我把汉堡绑在树底下的吗?这不大可能啊,话说我的演技可是骗了她好几年啊。

“铃······”邻居带着他的孩子按响了我们家的门铃,那孩子低垂着脑袋。

“我真的没有杀它,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口吐白沫死了。我怕你们怀疑我才把它洗干净扔在了你家门口。”那孩子一副幡然悔悟的样子。

我看着莉莉,她像个泥塑般没有表情。而那一刹那我的心却像被绑着石头沉入了冰凉的海底。

我记得我把那只死狗绑在树下,伪装成是邻居小孩恶作剧的样子。临出门之时,我想到还不能饿死它,手里正好拿着一块早上莉莉给我做的三明治,“便宜你这只死狗子了,老子一口都没吃。”我把三明治扔给了汉堡。

“杀了自己养的宠物不算犯罪吧?”我和莉莉几乎异口同声相互的问。


http://blog.2i2j.com/878.html
上一篇:奥运会终于结束了 下一篇:旌逸集团旗下旌逸财富、人宇资产涉嫌自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