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鬼还要不要追逐梦想?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01

因为发了一篇广告,收到一些留言,看完之后,心中有几丝凉意。

“总推送广告,想取关了。”

“你变了,不纯粹了,居然写广告。”

“太让我失望了,枉费我喜欢你这么久,是时候说再见了。”

“当商业的烙印,附着在文人的灵魂深处。带给我的是鄙视,尽管是现代经济社会,也不能用爱你的读者的纯洁之心,净化金钱。”

还有一些读者,估计只看到一半就暴脾气涌上来,直对我骂娘。取消关注的,大概有100多人。

好在,我把鼠标放在他们的头像上,显示的赞赏都是零,我也敢打包票,我所推荐的那些商品,他们应该也没有下过单。

其实,很多人只看到我每月会发两三条广告,却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拒绝多少广告,微商推广、减肥速成班、理财APP、调理经期的膏脂、驱邪避魔防小三的吊坠,凡是我无法判断真假的,都拒绝了。

你们所能看到的这些,都是朋友亲测有效,或者写作圈里的很多人推送之后没有负面评价,我才接的。我接广告的出发点,都是基于不坑害读者,不透支信誉。

对不起,我让我的文字变得不纯粹了,但我也是需要吃穿用度的正常人。

02

年少的时候,我曾想过靠写作养活自己,毕业那年迫于生活压力,权衡利弊之后进入体制,成为一名高中数学老师。

在疲于奔命的日子里,我每天早上7点起床,在教室、寝室和食堂之间三点一线,晚上11点查完学生的寝室才能休息。在这近16个小时里,我总要像幽灵一样不时地出现在教室外面。

学校搬至新校区,教师宿舍楼尚未建成,学校腾出一些教室给老师住,12个人一间,我每晚都要在此起彼伏的鼾声中苦苦挣扎,听歌也无济于事。每周我只回城区两次,搭顺风车得瞅准时机,回到出租房,除了睡觉,都在写稿。

后来我买车了,意味着我需要省吃俭用,每月还车贷。

每逢假期,好心的同事约我进行有偿补课,但我还是拒绝了。虽然假期补课只要肯卖力,一天可以赚几千块,我还是宁愿拿这些时间花在阅读和写作上,尽管在纸媒上发一篇文章,稿费只有三四百,而且还无法确定多久才会有一篇被刊用。

房东太太总是唠叨:“你的灯一宿一宿地开着,太浪费电了。”“虽然你不常住,但如果续租,明年还得再加价。”

父母大人连环夺命催:“再忙也得赶紧找个对象,毕竟你工作都三年了。”“听说有个在师范上班的老师四十多岁了都娶不到媳妇,电脑被偷了只是憋屈地坐着哭,你可不能变成这样。”

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原本已经完全陌生了的旧友,不停地晒婚纱照、晒出生不久的娃,怕我看不到又亲自发短信打电话告诉我,他(她)结婚生子了。这种境况,多少让我有点慌乱。

我羞于向人提及,我要靠写作养活自己。父母都不识字,我没法给他们解释什么是写作。同事们只会冷嘲热讽,你一个数学老师凑什么热闹。甚至连我的学生也会泼冷水,你的文章比起朱自清、老舍、鲁迅还是有一定差距,你要成为一个作家,其实也有点不切实际。

我不是什么科班出身、根正苗红,经过严格训练和书籍浸泡的文学才子,我只是个郁郁不得志的数学老师。

03

我时常审视每天庸庸碌碌,写教案、上讲台、批作业的机械生活,如果持续40年,我能否接受?

我之所以还在坚持写作,到了后来,更多的是源于读者的支持和鼓励。

我收到过很多人的私信,他们在私信里讲述他们的遭遇,他们的困难,我一般都是能安慰的安慰,能鼓励的鼓励,但有些却心酸得让人不知道怎么回复。

也正因为看到这些,我才明白,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每个人都经历着自己的苦难。你是一座孤岛经历着一切,很多孤岛和你一样经历着自己的经历。

老杨(杨熹文)说,写作是一门孤独的手艺,意义在于分享。但是对于我,写作的意义,更多是在于寻找同类。

小时候,和小伙伴一起玩耍,跑过小巷之间无人走过的缝隙,你独自钻了进去。小伙伴唤着你的名字,声音慢慢远去,再也没回来。那是你第一次品尝到孤独的滋味。

长大后,有那么一瞬间,你感受到的并非真实。你刺破平日的自欺欺人,明白所谓的追求宁静都是逃避,你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力量,你对别人来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感官的愉悦短暂不可靠,你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孤零零面对那个熟悉而陌生的自己,再回到熙熙攘攘的人群,独自寻觅你生命的意义。

这世界孤单得需要另一个同类,曾经与你同行的伙伴都已走远了,他们是自己一个人回的家。

老朋友陆续结婚生子,逐渐失去联络,新朋友过酒不过心,再也无法闯入我的世界。

我彻彻底的变成了一个人,租房的附近是一家汽车修理厂。一个人住的四年里,我靠着观影、听歌、阅读、写作和修理厂敲敲打打的声音,熬过每一个白天和黑夜。

04

在我工作到顺风顺水的第三年,在我不去向日子索取,只是为生活付出的现在,我出版了人生的第一本书《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尽管是在我的计划之外。

这三年里,我始终坚持写作,如果没有时间,哪怕是写一条说说,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一个人住三年,独处让我把自己看得更加清楚,也明白自己还缺什么还要什么。

然而出书,也是一个有趣的尴尬,学校甚至有老师说,希望一人送一本,我只能笑笑作罢。仿佛我吃饱了撑的,写书就为了送人。

就我而言,只有书的版权,出版社免费赠送给我的样书,也只有10本,我要送书给朋友,也得自己掏钱去购买。

出书似乎是件很低贱的事情,正如我的出版编辑所说,“说赠书也许会有人关注一下,一说买书,就都散了。都不愿意买书,说起来都是泪,作者满纸辛酸泪。”

我的好友米粥在一篇文章里写:朋友开个衣服店,我们不会说“求送衣服”。朋友开水果店,不会说“太好了,今后我每天都有新鲜水果吃了。”可是一旦有人要出书,有时候甚至一点都不熟,却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求送书”。

本来是鼓励,因为你说了“求送书”,前面的鼓励、赞赏就一文不值。因为你的意思就是,“我虽然喜欢你的书,但是并不想花费一点点去获得。”

后来她总结道:这两年,我开始特别愿意买书,并且心酸地发现,有时候买一大叠书,所花费的钱还比不上一件最普通的衣裳。我爱的那些作家们是有多么辛苦,才得以用写作来维持生计?

是啊,我们的钱那么少,每一分都要认真地花。可其中一定有一个最重要的功能是用来鼓励、保护我们所爱的人的——正因为它稀少,才如此巧妙地,成为一种爱的表达。

05

我不想过多的去叫喊,我写作有多苦,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摇铃铛说,公号狗就不能有朋友,不能有约会,不能有应酬。恋爱的分手,结婚的离婚。举目无亲,日夜赶稿。坐一整晚写十行字,然后哭着砸电脑。

老显说,重点是没空饭局、应酬、社交,没心思谈恋爱,女友已经和我渐行渐远,朋友们的聚会邀约被我狠心拒绝。所有的时间献给了必要的工作、跑步运动、阅读书籍、大量学习、写作,时间都在这里了。

相比那些随时随地都要带着电脑出行的写作圈好友,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只因我选择要用一生来捍卫这个梦想,我只能保证自己不要摇摇欲坠。

正常上班的日子,除了备课批试卷的时间,每晚查完寝室在零点左右,我从零点写到三点,第二天七点起床去班上,这样的状态,我维持了一个学期。

下学期不出意外,我需要上三个班的课,每周正课15节,晚自习12节,我想我能用在写作上的时间,都是你们用来休息的。尽管辛苦,但我还是不想就此停更公众号。

如果你真的支持我,在我接广告的时候应该为我感到高兴,这个穷鬼终于接到广告了哦,可以吃顿好的了。如果你真的支持我,在我接广告的时候还可以当个托,“这家的产品就是好,我一直都在用”。

如果有一天我不写了,我这不足一百斤的体重,就是个百分之百的懦夫,地地道道的废物。我只是在发自本能地,用最低成本的方式,去满足自己,弥补自己。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可以侥幸汇成河。

最后,再次感谢那些阅读、点赞、转发、打赏过我的朋友。

我们的时间和金钱总是那么少,每一分都要认真地花。可其中一定有一个最重要的功能是用来鼓励、保护我们所爱的人的——正因为它稀少,才如此巧妙地,成为一种爱的表达。



 
上一篇:好人缘是这样混出来的 下一篇:上海创屹资产公开吸储 涉嫌非法集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汤唯
    汤唯
    2007年的金马奖,汤唯挟《色戒》大热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女主角两个奖项。毫无悬念地,她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在最佳女主角的比拼中,她输给了老戏骨陈
  • 我不吃猫山王
    我不吃猫山王
    总觉得,把爱掰开来看,本就是具体而微的。 下午在外办公,需要紧急发送文件却苦于找不到wifi,瞬间想到了那个有他的下午。 1. 每次他们见面,她总是
  •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提供的PS修图照片 中国网9月30日讯 日前,浙江企业金隆发集团向本网提供消息称其入围了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组织发起,国家质检总局质量
  •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文 | 病态心疗师 单身并不意味着脆弱,它意味着你足够坚强,去等待那个你值得拥有的人。 1. 十一假期结束,蕃茄突然屁颠屁颠跑过来和我说,突然
  • 跑步
    跑步
    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装备:换一身运动的装备,运动衣,运动鞋,散步半个小时充分热身之后开始围着公园跑步。 实际上,我一直都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