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缘是这样混出来的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元代著名散曲家贯云石出生于官宦世家,祖父是元朝的开国大将军,父亲也在军中担任要职,本来将门只应该出虎子,但贯云石却偏偏上鱼和熊掌兼得之人。贯云石的母亲也不是普通人,其父是精通汉学的维族名儒,叔父是著名书法家。生活在文武双修的家庭氛围里,熏陶出来的贯云石自然与众不同。文能吟诗作赋,武能上马提枪,而维族人特有的遗传基因,造就出“神采秀异”的翩翩美少年,如此显赫的出身背景,有些东西不用努力就能得来,二十岁时贯云石就开始世袭官爵了。

人生如此完美,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呀,坐享其成就能受用一辈子。可贯云石却常常“日省三身,”认为自身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虽然名利双收,但他还想在知识层面提升自己,尤其是应该博采众家之长,而众家之长里他最喜欢汉族文化。

当时的元朝等级制度分明,蒙古族出身高贵,其次是回族、维族等等,而汉族人地位相对低下。但血液里流淌着维族血统的贯云石却不理会这些,他喜欢汉族文化, 也喜欢与汉族人交朋友,但身在官场不自由呀。

贯云石当时统领七千士兵,管辖着十多万户百姓,每天训练士兵,处理琐碎之事,只能利用极少的时间来学习。当学习与名利起冲突时,贯云石做出了一个令世人皆惊的举动,把世袭官职让给弟弟,自己则拜师学习去了。

汉族人姚燧,是当时著名的散文大家,贯云石放低身段前往求学。在学习过程中,贯云石接触到许多出身汉族的各路精英,有杂剧家张可久、散曲家徐再思、诗人袁桷等等,这些人的学识让他脑洞大开,汉族文化博大精深,汉族人更是人中龙凤,才气高得简直离谱。

贯云石瞬间沦陷在汉族文化里,对名利根本不感冒了,一心只读圣贤书。因为贯云石骨子里崇尚汉族文化并结交汉族朋友,结果他被同族朋友拉黑了,所有的圈子也将他摒弃在外,但贯云石却我行我素,像一只不知疲倦的和平鸽,穿梭在各民族中间。

虽然贯云石对做官不感兴趣,但他看到身边这么多好朋友都是贤明人士,就想推荐他们入朝为官,同时他也希望元朝政府不搞种族歧视,任用有识之士。贯云石洋洋洒洒写下万言举荐信,呈给当时的仁宗皇帝,可皇帝戴着有色眼镜看不到别人,只欣赏贯云石的才华,让他入了翰林院,并成为维吾尔族籍的第一名翰林学士。

贯云石对元朝政府不肯重用他的汉族好朋友很不爽,碍于面子干了一年就辞职了。有福同享有官同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如此霸道的交友条款,让贯云石失去了元朝政府对他的青睐,却赢得了更多汉族好朋友。

“弃微名去来心快哉,一笑白云外。知音三五人,痛饮何妨碍,醉袍袖舞嫌天地窄。”辞掉官职一身轻,约来三五好友,饮美酒论古今,结果醉了,挥舞衣袖时突然间发现,天也不宽地也太窄,彼时的贯云石简直是上天的节奏了。

恢复自由之身的贯云石,踏上漫漫旅途,一边游山玩水,一边顺道访友。此前有些朋友,只是诗词唱和而从不曾谋面,这次终于可以见面了,而贯云石所到之处,虽然没有锣鼓喧天夹道欢迎的场面,但朋友们对这位维族朋友是极尽地主之谊。

在钱塘江畔,散曲家张可久陪他观赏潮起潮落,湖边饮酒唱和,贯云石尽兴写下散曲,让张可久欣赏点评。“战西风几点宾鸿至,感起我南朝千古伤心事。”贯云石的散曲豪放之中却又透着缕缕柔情,既有西域的奔放,也有江南的婉约。

不仅会写,贯云石的唱功也很了得,他和生活在海城的朋友杨梓,对当时盛极一时的“海盐腔”进行研究创新,经过去粗取精整理,使海盐腔的唱法得以广泛传播,为海盐腔日后演变成昆曲奠定了基础。

在散曲创作领域,汉人徐再思与贯云石齐名,但两人之间没有嫉妒恨,只有惺惺相惜,贯云石的作品格调诙谐有趣,曲意俊雅,于是自号为“酸斋。”而徐再思的作品甜美清丽,不流于俗,于是自号为“甜斋。”以至于后来,世人把他们的集子合在一起时,很幽默地取名为《酸甜乐府》了。在汉族堆里混得好人缘的贯云石,有些“乐不思蜀”了,但最终还得回到元朝大都。

人缘好,在外吃得开,但是回到现实生活中来,贯云石却陷入困境。没工作也就没薪酬,没薪酬生活就难以维持,虽然家境优越,但因为总是做些违背家族意愿之事,贯云石也不好意思伸手朝家里要,然后,他就开始卖药了。

而贯云石只所以选择卖药为生,与他交朋好友的个性有关。贯云石出身高贵,朋友圈应该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但贯云石不按常理出牌,他喜欢与汉族人打交道,不问出身不计较职业,即使是平民百姓,他也同样谈得来,也正是因为有了与平民百姓的接触,贯云石才琢磨出卖药的行当。当时的药店垄断在蒙古族统治者手里,药价极高,许多贫穷百姓无钱买药,贯云石就开了一个良心药店。

药店开张了,贯云石不打广告也不搞促销,而是先给自己起了一个新笔名“易服,”单从字面上解释,可能是他不想穿蒙古袍了,改穿汉服以示交好,还有一层意思,就像时人评价他的“生长富贵,不为燕酣绮靡是尚,而与布衣韦带角其技,以自为乐,此诚世所不能者。”

而贯云石的确也如评价那般为人处世,朋友圈里曾经疯传一个小段子,讲的就是他的故事。有一次,贯云石外出访友,走到河边,看到打渔的渔翁,晒一床用芦花絮的被子好漂亮,于是就想买下那床芦花被。渔翁本来不想卖,得知要买芦花被的人是贯云石,就说给钱不卖,但是可以写首诗来换。

于是,贯云石略微沉吟便吟出一首诗来:“采得芦花不涴尘,翠蓑聊复藉为茵。西风刮梦秋无际,夜月生香雪满身。毛骨已随天地老,声名不让古今贫。青绫莫为鸳鸯妒,欸乃声中别有春。”以诗换芦花被,这是史上最奇葩的一桩交易,贯云石语音刚落,渔翁拍手成交。

贯云石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缘好到如此程度,任性地又给自己取了“芦花道人”的称号。元朝不信道,而贯云石的称号,无异于向元朝统治者宣布,彻底与名利断绝关系了。信仰处事皆不同,自然不相谋。而促成贯云石下此决心的,竟然是那床芦花被,有诗为证:“清风荷叶杯,明月芦花被,乾坤静中心似水。”

翩翩公子贯云石,“如天马脱羁,”混迹于尘世间,虽然看似卑微且被世俗所不容,但他的才华却得到世人认可,每每外出访友或卖药,所到之处“士大夫从之若云,得其片言尺牍,如获拱壁。”而为他点评的文人墨客更是数不胜数,时人评其“云石之曲,不独在西域人中有声,即在汉人中亦可称绝唱也。”除了对他艺术创作上的评价之高,也对出身高贵的他,能够摒弃民族与传统偏见,促进并增强民族之间文化交流,给予了高度赞扬。

纵观历史,许多人都是怀才不遇或者仕途不顺而浪迹江湖,贯云石却恰恰相反,不需要怎样努力,名利唾手可得,但他没有安逸人生。在那烽烟渐息的大地上,暗流涌动的是民族不平等,社会矛盾日益突出。贯云石本想通过文化交流,来团结各民族关系,怎奈势单力薄注定是失败的。于是,他放弃了本应拥有的一切,游走于社会底层,用手中笔以及满腔热情,与汉族朋友遥相呼应,不仅促进文化交流,也为各民族之间的友谊添砖加瓦。

好人缘就是这样混出来的,为交知心朋友,不惜放低身段,你不能走上来,我便走下去。



 
上一篇:真正的离开是一声不响的离开 下一篇:穷鬼还要不要追逐梦想?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汤唯
    汤唯
    2007年的金马奖,汤唯挟《色戒》大热入围最佳新人和最佳女主角两个奖项。毫无悬念地,她拿到了最佳新人奖。在最佳女主角的比拼中,她输给了老戏骨陈
  • 我不吃猫山王
    我不吃猫山王
    总觉得,把爱掰开来看,本就是具体而微的。 下午在外办公,需要紧急发送文件却苦于找不到wifi,瞬间想到了那个有他的下午。 1. 每次他们见面,她总是
  •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集团”误导媒体发布虚假宣传
    金隆发提供的PS修图照片 中国网9月30日讯 日前,浙江企业金隆发集团向本网提供消息称其入围了由人民日报社人民论坛杂志社组织发起,国家质检总局质量
  •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单身怎么安慰自己
    文 | 病态心疗师 单身并不意味着脆弱,它意味着你足够坚强,去等待那个你值得拥有的人。 1. 十一假期结束,蕃茄突然屁颠屁颠跑过来和我说,突然
  • 跑步
    跑步
    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换装备:换一身运动的装备,运动衣,运动鞋,散步半个小时充分热身之后开始围着公园跑步。 实际上,我一直都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