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粟裕的弱点和缺点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_ 老应杂谈
--献给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七〇后


粟裕将军.jpg

粟裕,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杰出的高级指挥员、共和国第一大将。他不仅善于指挥游击作战,而且是为数不多的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将领。黄桥战役、苏中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粟裕战神的美名天下传!

粟裕将军一生战功赫赫,也是一位高风亮节、胸怀坦荡的人,但是这位传奇将领却因为种种原因,长期蒙受不白之冤和历史的封存,今天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位战神个性中的弱点和缺点:

一、粟裕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粟裕将军的军事业务水平不容质疑当然是很高的,但他指挥的华东野战军有来自新四军、八路军各个不同体系的部队,构成极其复杂,再加上粟裕参加南昌起义时仅为班长,资历较浅,红军时期又未能充分展露其才华,也未能参加长征,因此时常会出现强势的部下不听其号令的现象,而不善于处理这种情况的副司令员粟裕只能让陈毅司令员来协调,所以也就有了两次任命他为军政主官他都甘居副职的故事,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他的弱点在哪里,但军队中不服粟总的将领始终较多。

二、粟裕的政治敏感度较低导致屡犯错误

粟裕将军打仗很精明,但政治水平较低,导致失误频出:

1、1955年,时任总参谋长的粟裕在未经中央军委同意的情况下自行布置准备攻占马祖列岛。粟裕此举是在听取传达了毛泽东的批示和周恩来报告之后,仍然忽略军委逐岛攻击作战的方针,因而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受到批判。

2、1957年,粟裕又因忽略外事纪律,而被批判,事情是这样的:1957年中国派出规格最高的军事代表团到苏联访问,由彭德怀、叶剑英领队,成员是各总部、各军兵种一把手。代表团此行任务是显示中苏两国军队亲密友好团结合作,在国际上造声势。

粟裕总参谋长同苏军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会面时,粟裕说:“今天向索元帅还有一个请求,就是不知道苏军有没有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分工的材料,是否可以给我们一份。因我们那儿国防部和总参的关系,也就是说它们之间的职责不太明确,我们总参谋部不是不管,而是管的东西太多了。管得太多可能忽略大的问题,现在总军械部也由总参管了,这样发展下去,总参的工作越来越多了,国防部只剩下办公厅,也就是萧向荣他们了。我们不太知道哪些工作应由国防部来管,哪些应由总参来管。”

索科洛夫斯基立即回答说:“提出的问题本身是不正确的。因为总参和国防部之间没有什么分工问题,是隶属关系。总参谋部属于国防部系统的,也就是说,它隶属于国防部。”

粟裕说:“这一点我们是明确的,我是想请索元帅能否给我们一份关于国防部和总参谋部工作职责的书面材料。我们带回去可以作为参考,进行研究,或者通过顾问也可以。”

国与国之间,一方向另一方请其提供财、物、文献资料,另一方给予与否,都须经国家最高执政人决定。中国国防部是国务院下属机构。中方想了解苏联国防部职责权限,最低应由周恩来向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相当总理)提出。事先必须经毛泽东同意。粟裕已是第四次出国,未经请示,向苏方索取国防部职责资料,是有违外事纪律的。

3、1958年,粟裕未经请示用总参谋部名义调志愿军5个军15个师回国,而这是明显违反师以上和特种兵团以上部队的调动规定的。

三、粟裕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教育不足

1955年的一天,彭德怀办公室秘书请当时担任副总参谋长的陈赓立刻去彭总那里一次。彭德怀紧急约见陈赓只为一事,那就是在彭德怀审批的公文中出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失误,而就在这份具有失误的报告上竟然有陈赓的签署。彭德怀认为以陈赓的精敏当不致于出现这类低级错误。彭德怀批评人素来算得上激烈,即便是爱将陈赓,一旦工作上出了纰漏在彭德怀那里一样容不得沙子。

后来有一位工作人员站出来承认了错误。这位工作人员就是总参谋长粟裕的秘书。粟裕的这位秘书告诉陈赓,是他擅自盖了陈赓的章子送上去这份报告的。粟裕当时在外地疗养,粟裕的几个秘书就到代总长陈赓这里请示工作,内中一位大抵自觉是总长信得过的秘书,所以不报告陈赓就径直盖了陈赓的图章。作为秘书,应该知道自己工作的原则范围。作为总长,也应该知道如何教育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如何在工作中规避错误的出现。何以一旦粟裕外出疗养,手下人竟然未经请示擅用人家的图章呢?这种私调军令放在战争年代就是军法从事。即便是和平年代也一样不能容许。这与粟裕平时忽视身边工作人员的教育有关。


粟裕将军

以上是对粟裕将军缺点和弱点的记录,这些都是导致粟裕晚年遭受批判、未获重用和心情抑郁的直接原因,但是瑕不掩瑜,粟裕大将战神的英名仍将永存青史!


上一篇:自古以来,经纪人的宝宝就不清不楚 下一篇:那个在你背后默默心疼的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写过十万字,这个傻妞好像有点神经了
    写过十万字,这个傻妞好像有点神经了
    01 迷茫让她变成了厚脸皮 写了2个半月的文字,貌似是前几天熬过了10万字的大关。方赞赞不知道这个关卡是从哪位大师的断章看来的,只记得了一句一个专
  •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他开门见山,林教授,今天听了你的演讲,获益匪浅。这种恭维话我听过很多,但是今天我实在没有心情去回应,甚至连报之
  • 女排赞助商善林金融遭员工举报 资金安全保障不明
    女排赞助商善林金融遭员工举报 资金安全保障不明
    记者实地走访仍在推销线上线下业务 善林金融设有分支机构推销线上线下业务,还关联着多家P2P平台,资金安全保障尚不明确。在网贷的一年整改期内,其
  •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清香绝尘,芬芳满园桃李。季节更迭,当满天下之桃李灼灼笑春风之时,您已青丝蘸白雪,韶华渺远,容颜已改,不变的是那一颗
  • 短篇∣像雾一样的女人
    短篇∣像雾一样的女人
    下班后的一个夜晚,和老朋友李瘦子来到火锅店。这个瘦子长得像一根竹竿,却比乌鸦还多舌。但今天他只是一个劲的吃,把一根又一根的辣椒往嘴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