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一座104年历史的旧牛棚变成了她的婚礼现场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2016年8月6日,这一天在美国密歇根北部的一座老农场举行了一场别样的婚礼……

一年多以前26岁的美国女孩Danielle与Jack订婚,Danielle的家人在对她表示祝福的同时,也关心起她一年后的婚礼问题。因为按照美国的习俗,婚礼都是由女方来负责的,而且,婚礼的筹备和计划往往提前一年就开始进行了。

 


Danielle在农场牛棚

Danielle出生在美国密歇根州北部的一个小镇农场,如今她和家人们都生活工作在其它各州,自从她的爷爷去世之后,农场的房子便无人居住,但是每年节假日家人们都会定期回到这里举行家族聚会。在一次家族聚会中,家人问及Danielle将来的婚礼场地安排在哪里?当时她正站在爷爷新房子的阳台上,阳台的对面穿过一条小溪,就是爷爷的老农场和以前的老房子。Danielle盯着眼前那片农场说道:“我的婚礼要在那个农场的草地上举行。”大家听了她的话先是一惊,因为大家都知道婚礼不仅只是需要一个举行仪式的场地而已,还要有招待客人的餐厅、酒吧、舞台等等的一系列配套设施,显然这些设施在这个农场附近是没有的。于是家人问她:“那招待客人打算在哪里?” Danielle淡定的回答道:“就在老房子边上的老牛棚吧。”大家听了之后的反应是:“奥!”点头表示明白了。但是人人心里都在对这个决定表示怀疑,因为那个老牛棚已经废弃了几十年,里面放满了各种的旧杂物、混乱不堪,甚至还有堆积了几十年来的牛粪和杂草,要想把它变成婚礼现场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大家几乎都不怎么看好。Danielle似乎看出家人的心思,她坚定地说道:“相信我,没问题的!”家人对此也只是耸耸肩而已,就当是她一时冲动的想法,也就不再过问了。




从爷爷的新家阳台望向农场

眨眼间,Danielle的婚礼在即,当亲戚们收到她的婚礼请柬时真的开始为她感到紧张了,因为请柬上的婚礼场地正是老农场。现在亲戚们开始私底下议论起来,都在担心旧牛棚的问题,诸如:出了事故怎么办?有没有保险?没水怎么办?厨房和餐厅在那里?如何清理?等等……就当大家都对此都很茫然的时候,Danielle已经开始着手了她的婚礼场地的布置行动。

 


杂乱而陈旧的牛棚

包括Danielle的父亲在内,对她的决定虽然也和其他人一样表示怀疑和不确定,但是还是不漏声色的从行动上默默支持,按照Danielle的意图去配合她。Danielle和她的父母在婚礼前的一个多星期便来到了老农场,开始了清理和布置牛棚的工作。有闲暇的亲戚朋友们也赶来帮忙,虽然人们心有顾略,但是大家都希望能一切如Danielle所愿,实现她梦想中的婚礼。




Danielle的父亲在清理牛棚


Danielle和家人在牛棚商讨计划




给草地浇水

在Danielle的计划和带领下,清除了老牛棚的旧杂物,地面清理干净,沉淀了几十年的老牛粪的味道也一并被带走,原本高低不平的地面被重新找平,现在整个牛棚看上去清爽多了。这里将被用作婚礼的酒吧场地。




清理后的牛棚一隅


为牛棚酒吧找平地面

牛棚清理完毕后,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开始了各种的装饰布置工作。




装饰牛棚


装饰牛棚
Danielle试图从老农场里找来各种废弃的旧家什,来装饰场地。


Danielle在旧杂物中找寻她的装饰物
这个陈旧的木轱辘竟被高高挂起,在牛棚的窗口,变成了牛棚酒吧的欢迎牌。

 



 

上一篇:做到这3点,让你远离一无所有 下一篇:先独立,后恋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写过十万字,这个傻妞好像有点神经了
    写过十万字,这个傻妞好像有点神经了
    01 迷茫让她变成了厚脸皮 写了2个半月的文字,貌似是前几天熬过了10万字的大关。方赞赞不知道这个关卡是从哪位大师的断章看来的,只记得了一句一个专
  •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我们相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他开门见山,林教授,今天听了你的演讲,获益匪浅。这种恭维话我听过很多,但是今天我实在没有心情去回应,甚至连报之
  • 女排赞助商善林金融遭员工举报 资金安全保障不明
    女排赞助商善林金融遭员工举报 资金安全保障不明
    记者实地走访仍在推销线上线下业务 善林金融设有分支机构推销线上线下业务,还关联着多家P2P平台,资金安全保障尚不明确。在网贷的一年整改期内,其
  •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
    您将青春散落在墨香里,清香绝尘,芬芳满园桃李。季节更迭,当满天下之桃李灼灼笑春风之时,您已青丝蘸白雪,韶华渺远,容颜已改,不变的是那一颗
  • 短篇∣像雾一样的女人
    短篇∣像雾一样的女人
    下班后的一个夜晚,和老朋友李瘦子来到火锅店。这个瘦子长得像一根竹竿,却比乌鸦还多舌。但今天他只是一个劲的吃,把一根又一根的辣椒往嘴里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