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满的祭礼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去年暑假,我堂侄吕满金补课期间,被同学举报有犯罪预谋,他班主任孙老师怕出大事,考虑满金一向爱生乱,电话通知让我到学校先接人回去,进行思想教育。

孙老师在办公室,把满金及从其铺位搜出的匕首和一本软抄交给我。匕首长约一尺,开了刃,寒光闪闪,带牛皮刀鞘和系带。软抄本写了有二十来页,前面写着对一个张姓女生的爱慕,中间写了些极端厌世的话,到后记着人体要害部位及歪歪扭扭的图解,还有一些给他爸吕福安的话。最后一页的顶端有段话:

我爷说忍住一口气能圆满

我只好学会了憋着

谢财生,或者满银

注定是圆满的祭礼

段子下面有个拳头大的红色“杀”字,笔画边角圆润,粗细不一,像是指尖蘸着血抹上去的。我下意识扭住满金胳膊,检查两手臂,果然在疤痕交错的左胳膊上找到个新疤,看得我惊恐不安。

满金他爸是我堂哥,家境寒酸,二十岁弃了学业,拜邻村刘木匠学艺。刘木匠有个宠坏了的女儿秀娥,俊俏风流不服管,先后交了五六个对象未成,又相中我堂哥。刘木匠知我伯父在村里有“吕善人”的贤名,且见福安相貌堂堂粗知文墨,遂把秀娥许了,彩礼分文未索。福安虽曾忌讳秀娥不检点,但自知家贫无人提亲,急于香火传承,二十二岁潦草结了婚。婚初秀娥本分守己,待人接物识大体,偶与公婆生龃龉,过后即忘,倒也相安无事。逾二年生了满金,福安常年四季在外打工,养活老小,秀娥接替我伯母把持家事,经营薄田。夫妻俩聚少离多,然而光景渐渐小康,过了几年老百姓的清平日子。满金九岁时,他舅舅被女网友勾引做传销,抛妻弃子四处举债,折了几十万。事败后把女网友捅了半死,以故意伤害罪入刑十二年。彼时刘木匠已准备养老,被迫又出门继续打工替子偿债,照管儿媳孙子。满金舅母守了两年守不下去,跟人跑了,把孩子丢给满金外婆,秀娥不得不包揽了娘家的农事,两家来回奔波。我伯父伯母老残无力,帮不了大忙,她一个人过得辛苦。

刘木匠村里的光棍谢财生,奔四十尚未成家,早年跟刘木匠学过一阵子手艺,半途转行坑蒙拐骗走江湖,局子里几进几出。后因老母无人照料,回乡经营个麻将馆,种了几亩花椒,落个衣食无忧,整日打牌吃酒。谢财生见师父落难,念及往昔情分,助秀娥给两家建了十来亩花椒园,手把手教着经营,极力帮衬。秀娥甚为感激,闲时帮谢财生收拾收拾家里,照管照管老人。一来二去的,孤男寡女逐渐搭伙了。我伯母初闻风声半信半疑,直至撞着二人在花椒地里媾和,她生性刚烈力主离婚。吕善人和福安对刘木匠感恩戴德,不愿意落井下石,也体谅秀娥不容易且满金尚小,忍忍罢了。我伯母嫌父子俩怂包,咽不下一口气,郁愤难生。

事漏了秀娥并未收敛,未己竟怀上了财生的种。我伯母拼死要她打了,但因秀娥年轻时刮宫多次,小产的话往后就不能再怀。秀娥见满金顽劣异常,知此后更坚持要保住孩子,防止暮年无依无靠,走他父母的老路。她跪求我伯母成全,哭得地动山摇。满金外婆疼惜女儿,也求我伯母网开一面。我伯母不知所动,坚持要么打掉孩子要么离婚。福安性子软,茫然无措,一面觉着秀娥可怜一面怕对不起刘木匠。刘木匠也为难,找谢财生闹,财生吓得跟花椒贩子躲到外省。唯吕大善人气量大,见事情僵住,做和事佬说:“生在咱屋就是咱屋里的人了!”反过来帮秀娥求情。我伯母觉得嫁了个窝囊男人还生了个窝囊儿子,一辈子从未出头,临老再受这么大的羞辱,世间无可留恋,从自家花椒地头的断崖上跳了下去,拿命成全了秀娥。

福安遭了这变故,再也没脸了,和吕善人葬了我伯母,几十天魂不守舍,依旧没跟秀娥离,坚持到秀娥临盆前,躲到我家大醉两日,怀托孤之悲央我帮着吕善人管教好满金,我怆然允诺。此后他远遁江苏,再未归家。期间给家里的生活开销都打到我卡上,让我转交给吕善人,对秀娥不闻不问。

满金那年十一岁,对此家难只知大概、不解情由。全家老小极力掩盖,尽量不让他知道太多。秀娥生下女儿满银后,吕善人依旧让她当家,从未另眼看,把满银当作自家孙女。秀娥带满银回娘家,谢财生偷偷抱给他妈看,说是自己有了后,吕大善人知道后也随他去。秀娥感念吕大善人仁厚,悔过自新,渐渐冷落谢财生,尽心侍奉公公,死心塌地等福安。秀娥以为福安温良绵软,终究也是会宽恕自己的。几年里满金偶听人闲话,回来也追问,家人都统一口径糊弄他,说他奶奶是失足摔下沟死的,他爸爸在外干个大工程,工程不完回不了家。满金看家里和睦,没觉着异常,也不深究。

去年三月,满金舅舅狱中伤人被加刑六年,刘木匠气了个半身不遂。谢财生倒卖了花椒挣了钱,老母病殁后,孑然一身。趁刘木匠暗无天日之际,便撺掇让秀娥离婚带女儿和他过,条件是还清满金舅舅的余债,并帮刘木匠养育孙子,还在村里造了些风声。刘木匠和老婆白遭受了几年煎熬,绝境中有些动摇,就探秀娥的口气,秀娥尚有节气,觉着以往对不起吕家,誓死不从。未几满金早恋,和班里男孩争一个女孩,两人暗中较劲。那男孩和谢财生同村,从大人嘴里知道了秀娥和财生的事,与满金因琐事争执时,公然声称满金他妈是“破鞋”,当着女孩面前前后后交代得底朝天。吕满金伤了自尊,抄了板砖把那男孩砸了个鲜血淋漓。

此事对吕满金打击颇大,觉着亦非空穴来风,想起平日跟福安打电话言语闪烁,有些蹊跷,其中必有隐情。事后他整日赖在家,缠着吕善人要问个究竟。为给秀娥留颜面,吕善人依旧极力搪塞。满金打电话问福安,还是没问明白。又找秀娥质问,秀娥低头只是哭,不敢说。满金逼急了,拿菜刀要找谢财生理论,秀娥怕生出事端,索性就承认了些。

满金知道实情失魂落魄,像塌了天,行止有些癫狂,开始频繁逃课,总去网吧里消磨,还染了黄毛、打了耳钉,和些小青年混在一起,让我和吕善人费了不少神。福安知道后让吕善人进行经济封锁,结果适得其反,满金要不来钱就自残,吞图钉、玻璃渣,还扬言要抢劫,吕善人只得依着他。满金在家故意不把秀娥当回事,抽烟也不躲了。原本挺喜欢满银的,此后却一直喊她“狗杂种”,动不动抽一耳光踢一脚。吕善人和秀娥胆敢动劝一句,就随手拿起东西砸烂。满金闹着要福安回来。秀娥看着抹泪,又不敢言语,福安一向和她不说半句话。吕善人叫福安回来,福安言语畏畏缩缩的,还是不愿意回来。

几十天闹得吕善人苦不堪言,让我回去安抚。见着满金不等我说话,他就从怀里抽出一把美工刀照小臂拉出一道口子,我忙抢了刀子拖着他去卫生所。半路上他丢出一句话:“叔,你啥都不要说。你要么把我爸弄回来,要么你带我找他!”我问:“你咋不给你爸打电话?”他说:“他骗我说厂里忙,一时半会回不来。”趁给他包扎间隙我赶紧好福安核实,确知他才当上一家家具厂的厂长,得忙到中秋前后,可满金不信。最后我承诺中秋前后福安若不回来,就陪他去江苏。满金方才安生,收敛了些。

秀娥趁满金安生,鼓足气向满金认错,起誓说自福安走后就和财生没有瓜葛,一心一意守活寡,祈盼着福安能原谅她,和她复合。吕善人一边也帮秀娥开脱,说了秀还记恨着,等回来了一定让他原谅了秀娥,让两人复合。苦口婆心劝了几日,满金也没打算跟他亲妈记一辈子仇,见秀娥哭得恳切,慢慢释怀了。后来似乎想开了,逼着我和吕善人承诺,务必劝导福安归家后与秀娥复合。我们只得应了。满金这才罢休,鸡犬安宁了一阵。

谁知谢财生不省事,见刘木匠劝不动秀娥,托秀娥堂姐秀珍撮合。满金补课先一天,秀珍带了对金手镯并几身小孩衣服、零食来给秀娥。那秀珍不知福安快回来了,心疼妹妹守着活寡,就怂恿秀娥单方起诉离婚,带着满银和财生团圆,顺便连刘木匠也解救了。秀娥不依,铁了心等福安。秀珍说了财生百般好,这几年如何如何发达。说话间满金去忘带手机从学校踅摸回来,偷听了半天。他本想着等福安回来家就圆满了,一听谢财生背后捣鬼,气不打一处来,闯进去抢了手镯从窗户扔了出去。秀珍急忙去捡,满金连衣服带零食丢了出去,把秀珍堵在门外,让那秀珍传话给谢财生,若再骚扰秀娥就杀了满银。秀珍不理会他,佯装回去,在暗处瞧见满金走了,又带着衣服零食折回来,给秀娥说一个手镯没找见。秀娥帮忙院里前后找遍,也没看见。天色晚了秀珍回去,留下了衣服零食。

隔了几天,谢财生喜冲冲开车上门找秀娥,问秀娥为何只收了一个镯子,秀娥那个冤屈,直说是满金把一对镯子都丢到了门外面,秀珍出去捡,过了半天回来说少了一个,自己也没收。谢财生这才明了,疑心是秀珍昧了个镯子,怏怏回去了。第二天复又拉着秀珍来,三人当面对质。秀珍说她看着满金只丢了一个出去,自己捡着了。再回来也没见另外一个,应是秀娥收了。秀娥说没收,秀珍咬定收了,半天没说清,三个人就在巷子里拉扯,引来人围观。秀娥委屈得呼天抢地哭,骂表姐贪财昧良心,秀珍反骂秀娥婊子无义,收了财生镯子又不打算跟人过,秀娥百口莫辩,羞愧难当。吕善人赶集回来,见秀娥委屈,气得报了警。警察找满金录口供,满金咬定亲眼见着秀珍把一个镯子藏到衣服了,说他同学也见了。传唤他同学来,也说看见秀珍藏了个。秀珍吓得腿哆嗦,这才认罪,当时就拘了。

这一闹,满金知道秀珍也没把话传过去,心里恨谢财生要拆散他的家。出了派出所门,满金当着谢财生的面,从秀娥怀里抢过满银,揪住头发往死掐,财生扑上去扭打,和秀娥齐心协力才抢了下来,满银让掐得直翻白眼,哭得已是背过了气。满金威胁财生胆敢在骚扰秀娥,就让财生给满银收尸。财生被镇住了,唬得屁都没敢放。

秀娥回去把这事给吕善人说了,吕善人以为满金是一时气愤,料想满金也没那么大胆,一直没在意。

直到我从孙老师处带满金回家,把他藏着的匕首和软抄给吕善人看,吕善人才惊得哆嗦,知道满金真生了杀念。吕善人求满金说:“我的爷呀!杀人是犯王法的!”满金冷笑。吕善人差我找谢财生,谢财生是真怕了,死了心。可满金还不放弃,坚持若因谢财生捣鬼,秀娥和福安两人不能复合,就先杀满银再找谢财生。吕善人联系福安,福安也不敢轻怠,说不等中秋就往回赶。秀娥急得发毒誓,保证不上财生的当,保证和福安复合。满金至此才松了口,答应等福安回来再做打算。

惊心动魄捱到福安动身,谢财生也没敢再生是非。满金也就欣然了。提前帮着秀娥把家里清理了,大小门窗擦了几遍。完后听吕善人劝,去镇上把头发染了回来,耳钉摘了,指甲剪了,收拾了干净。当天,知道福安开车,把院门口一摊子杂物清理了,腾出大块地方。早饭后满金请我媳妇花花过去,帮秀娥收拾了一桌子菜,包了饺子,他自己耐不住,到村口看了几次,逢人就说福安要回来,还开着车。

中午时候,福安终于到了。

他发了福,有点儿谢顶,但气度到底不一样了,穿着体面。一家人门口迎他。满金真见上他爸了有些拘谨,远远叫了声“爸”,站在门口畏缩着,福安走来抱住他,两人都一般高了,福安拉着他叹息一番。吕善人笑得颠了,福安叫他竟忘了答应,直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和花花站在在外围,秀娥抱着满银在一旁,她红着脸不知说什么好,福安看着她微微点点头,过来和我握手,我介绍我媳妇,福安又隔着秀娥和花花握手,秀娥往后退了退,福安也没看她。吕善人从秀娥怀里抱了满银,给福安说:“这是满银!”福安轻轻“哦”了声,几乎听不见。吕善人又让叫爸爸,那满银听话叫了声,福安笑笑也不做声,秀娥在一边尴尬,忙说:“赶紧进屋”。福安折身到车上取了一把香,进屋后给他妈点上,跪地上哭一通,哭完又领满金去坟地。回来到了饭时,秀娥推说不饿,也没落座,躲到厨房去。一家人坐在屋子里边吃边寒暄。福安和吕善人吃了几杯酒,免不了又落几回泪。

饭罢,秀娥和花花自去收拾,福安支满金领着满银到院里耍。我和吕善人围着他说话。吕善人说话间提了句:“秀娥这几年好着呢,谁还没有糊涂时候!”福安听了不言语,我只好说:“再有啥变故,怕满金受不了。”福安叹气,半天欲言又止,连点了两根烟。吕善人笑说:“你这要拖到啥时候呀?一日夫妻百日恩的!”福安半晌方细声说:“这次回来就为离婚的。”吕善人听了差点从凳子上溜下去。追问再三才知,福安的女老板离异之后,和他好上了,他藉此升了官,如今女老板怀了身孕,这次和他一起回来,人就住在县城等着。吕善人听得云里雾里,愣半天颤声说:“娃呀,你咋不给秀娥留条活路呢?”他说到最后已经变了腔,眼巴巴看着福安。福安低着头不说话,漠然从公文包里抽出几张签了字的离婚协议,连同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柔柔地说:“爸,你也不要劝了!这是命!满银让她带上走,给她十万元,往后两清了!”最后叹口长恨恨道:“我心里也没有这地方了!”。吕善人一辈子的隐忍,被福安最后一句话瓦解了,我看见他喘着粗气身子在抖。吕善人在沉默里走前去,拿起离婚协议,披头摔在福安脸上,还不解恨,摸了墙角的扫帚,照福安头上抽。我抢身去拉,吕善人一把拨开我,跳着打。福安也不挡,由他打,吕善人打着打着就哭了,说:“家散了!造孽呀!”他重复着这两句,声音回环着,一声比一声长。我抱住他,他顺势倒在地上,把头在地上磕着,鬼哭狼嚎。福安要扶他起来,被吕善人一耳光打得坐在地上,也委屈得也嚎啕起来。

秀娥和花花听见动静跑进来,满金和满银跟着。花花和我把吕善人抬到了炕上,让满金看住。秀娥忙去拉福安,被他一胳膊甩开,秀娥一怔。满金低头看见角落的离婚协议,拾起来才看了几眼,“哇”价一声哭了。秀娥也瞅见了,身子抖了抖,靠墙徐徐地溜了下去,花花又去搀秀娥,满银吓得过去抱。混乱间没提防满金蹿了出去,我飞身跟着,在厨房门口追上绊倒了摁住。满金吼着要去杀谢财生,对我拳打脚踢,我照脸上扇了十几巴掌才蒙了,硬生生扛到我家。福安随后跟了过来,抱着满金边哭边说心里的煎熬和羞辱,说他多么对不住满金奶奶,说得满金跟着哭。

当夜,秀娥知道复合无望,决然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她也不悔守了几年活寡,说:“我欠着吕家一条命!”拉着满银跪下给吕善人磕响头,吕善人搂住满银难过得说不了话。秀娥连夜把东西收拾了,让我把她娘俩送回娘家。福安给的卡她不要,我只好给了刘木匠,刘木匠推辞了几回还是抖着手接了。

第二天,福安的女老板挺着肚子进了门,极和善的一个人,出手阔绰,给每人一千块红包作见面礼。吕善人看在她腹中骨肉的面上,没有再闹。满金一个人在屋里窝了一天,后母做好饭亲自给端去,他故意拨到地上。后母笑吟吟也没生气。福安知道满金还没完全原谅自己,说句“你慢慢就懂了”,落寞地站了半天。直到福安走,满金都没出来。

后来满金闷闷不乐去了学校,开始安心念书,我想他慢慢就会释怀。

然而到去年除夕夜,满金依然觉得不能饶了谢财生。他摸黑跑到刘木匠村,翻入谢财生家,在屯起的花椒里倒了桶汽油,丢了一把鞭炮。谢财生喝得醉醺醺,和牌友跑出来救火。满金从藏身处闪出来拿镰刀往财生头上斫了几下,众人在火光中拦住了。他还是为一厢情愿的圆满补办了祭礼。

因为秀娥,财生也没追究,自己认栽。财生出院后,秀娥带满银搬到了他家。福安赶回来接满金,要吕善人一起走,吕善人坚持要守着那个院子,一个人等死。


上一篇:歌手代言的秦沪贷再被爆提现延期 交易额超6亿 下一篇:小城口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人生那么长
    人生那么长
    我们总感叹时间过得太快,自己还没成功可年龄却在不断增长。二三十岁的年纪里,迷茫而又急躁,急着趁早成名,急着赚钱,急着买车买房,急着和心爱
  • 野猪生存法则
    野猪生存法则
    哈二不哈,精得赛过兔子,是个经验老到的猎手,专门在大山里捕猎野猪。 哈二家弟兄三个,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过世了,三兄弟吃着百家饭,泡
  • 狗狗记忆
    狗狗记忆
    2015年4月某个晴朗的午后,在丽江束河古镇的老街上,赫然发现,我成了狗狗在人群中一眼最喜欢的人。 那日,我们六人同行。一对湖北花样小夫妻,一双
  • 监管机构为理财范定性:涉嫌非法自担自融
    监管机构为理财范定性:涉嫌非法自担自融
    早在2016年初,北京市打击非法集资和非法证券经营活动协调小组办公室对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进行全面排查。 在对北京网融天下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
  • 双生花
    双生花
    我和篮子从普吉岛回来后,我带着她四处求医,开了不少安神药也无济于事。听从建议,我又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筐子之死对她产生的影响,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