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你从我的世界碾过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21岁这年,我已经身为人母。

孩子已经三个月。这时的我极度敏感,将自己藏在学校寝室,拒绝与任何人交谈。室友看我的脸煞白,整个人都虚弱的厉害,嘘寒问暖,我每每都应付道:我体虚,北方的冬天太冷。

我谁都没有告诉,包括我的父母。我害怕并没有太过亲近的同学向我询问时透出难掩的震惊或鄙夷,更害怕我淳朴老实的父母乱了阵脚,我辜负了他们。说到底,我还是在逃避这个现实罢了。

我开始嗜睡,逃掉了很多课,老师不明就里,多次谈话无果后只好无奈叹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了。

我吃饭很少,只要稍微吃多,胃里就开始翻涌,然后吐到胃里面只有酸水,怀孕后,我瘦了十斤。同学调侃,曾经骨瘦如柴的我已经像非洲难民了。

曾经成绩优异的我不再挑灯夜战,整个人开始变得涣散,空闲的时候,最常做的,是盯着手机发呆。

每天,我都给他发一条信息。我总是小心翼翼的打出一排字:我怀孕了。然后思量很久,这段空白,也许是在琢磨更合适的言辞,也许是在空想。最后还是删掉,重新输上一行老套的问候。

我生长在一个常年气候温暖的南方小镇,在北方待了三年还没有适应这里的严寒的冬天,过了晚上十点,我的身体就失去了伸展的能力,整个人都冻僵。怀孕后,这种状况更甚。我在这样的夜里煎熬,困的要死也死盯着手机,生怕错过了他的一条信息,可是最后的最后,他连一句晚安也没有。

我很清楚,他很久很久之前就不爱我了,曾经的甜言蜜语开始变得应付,再之后,我连他的应付,也很少得到。北方的夜晚好冷,眼角的泪也好像已经成冰,凝固。

大概是太过孤独自卑,我开始贪恋腹中孩子的陪伴,我开始向他倾诉我的喜怒哀乐,而他好像也时而给我回应,就这样,我从最初的绝望到渐而的习惯,到现在变得依赖,我想,我离不开她了。

――――――――02――――――――

这一学年的考试,我基本全部挂科。

我竟然没有任何的伤感或者迷惘,我仍然对着屏幕等待那些找不回来的誓言,然后对着腹部自言自语,室友都认为我疯了。

室友阿宁联系了我的闺密小初,小初第二天就赶了过来。

她从南方过来,穿的很单薄。这天下雪,她在远处露出朦朦胧胧的影,我拖着已经无力至极的身子,想上前更快的看清楚她。

这时候的我身高165,体重绝对不超过八十斤,她先看清楚了我,她心疼的看着我,没有说话,抱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哭,这三个月里面,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

我大概是哭了。

她紧紧抱着我,小声说着,什么都会过去的,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她陪了我两天,从始至终没有问我怎么了,只是像个母亲,细心的照顾我的起居,这两天,我好像重新学会了好好吃饭睡觉。这让我想到了高中,高中那时……

第三天,她准备离开返校。

她还是没有问我怎么了,道了最后的嘱咐,转身准备离开。

我怀孕了。

我死死的攥着衣角,反复揉搓。我把头埋的很低,不敢抬头看她的表情。火车与轨道碰撞发出沉闷却巨大的响声,而我的话,却像撕破了这个世纪,格外清晰。

小初慢慢转过身。秦川的是吗。

她说的是肯定句。

你他妈的就是傻!她一把按住我的肩膀,留下火辣辣的疼痛。是啊,小初。我抬起头,从她的瞳孔中看到了一个已经无所畏惧的我,这种无所畏惧好可笑。

这次不是吵架分手,是我怀孕了,而且,我要生下她。

季新旺你疯了。小初的手无力的松开我,嘴角无奈的上扬。

我疯了,我活该。

生下她你的人生就彻底完了。

我哽咽失语,如此狼狈的我,有什么权利决定另一个生命的人生?

――――――――03――――――

我和秦川在高中认识,那时候青涩懵懂,不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爱情来陪伴一生一世。我们争吵不断,可是不知道为何我们能够走过六年时光,我们聚少离多,我也知道和我在一起时,他也有过其他女孩,我都不做声,只是自己闷闷委屈,为此,小初多次斥责我,也没少劝我分手。

最严重的一次,是在大一,我没有足够的钱买机票,只好做了一天的火车从北到南,到站的时候,我的后背是麻木的,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到来,我对我准备的这份惊喜非常满意。

我拎着大包小包站在他的宿舍门口,里面只有三个陌生的男人在光着膀子猛抽着烟。我诺诺的询问秦川,他们颇具调戏意味的说,秦川在外面耍呐,要不,你先进来和我们一起等等?

不,不,不用了。我叫那你拒绝,马不停蹄的拖着行李下楼去了,我在楼底下等到很晚,很多人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我都机械的摇头。我没有等到他。

我问,你在哪里?

他一愣。电话那边没有做声。

我告诉他,我在等他。

他告诉我,再忙,你先回去吧。

知道最狼狈的是什么吗?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哭了,然后还坦然的在大街上游荡。我好想告诉他,我是怎么到达,我又是怎么等待,可是,他的冷淡让我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说,分手吧。

他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我们接近半年没有联系,可是我们还是不知不觉中再次和好。

就这样,我还是坚持下来了,只因为当初他说过,他会娶我。

可是那么稚气的誓言又能让他挂心多久,我都害怕去想。那时的誓言成了我的信仰,却沦为他的敷衍。

我看到了他朋友圈照片里他的墨镜上别的女孩的身影,我也知道他在告诉我他要睡觉时其实正和另一个人聊的火热。异地恋让我变得敏感软弱,我只是想维持这段感情,可是这份心思却让我变得卑微。我总是小心翼翼的质问,然后仍是争吵,然后我哭的撕心裂肺,找人买醉,可是我放不下他啊,他只要说一句情话,我崩塌的世界又重新构建,在这段感情里面,我爱的太过小心翼翼,又太过卑微。

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怀孕后我说我身体不舒服,他也只是过了一个小时后回了一个噢。然后,第二天,他的朋友圈又延续了灯红酒绿,我看不到他的图片下面讨论的多火热,因为我们的朋友圈已经不再重叠。

如此,又有什么意义。

我又哭了,小初也哭了。

新阳,新阳,我们不要再继续下去了好吗?

我仰头看天,我听到自己说了一声嗯。

这次,我可以做的到吗?

――――――04――――――

我终于将那句话发给了秦川,我怀孕了。

过了很久,他终于回复了我。

一扫而过,字字刺人心骨。

你怎么确定是我的孩子。

原来,做到不爱一个人,只需要一句话而已,六年的风风雨雨,都成了尘埃散落,我想,我也终于可以向过去说声再见,可以将关于这个人的一切删除的干净。

因为长期营养缺失,我没能够留住这个孩子,这次我恢复的很快,我将所有的干劲投入学业,我的成绩也回升的很快,一年后很顺利的录取了研究生,我也尝试考博,然后遇到了真正能够陪伴我一生的杨先生,我们携手走了很久,我也终于知道,爱一个人,不需要卑微也不会有患得患失,只有先学会善待自己,才会得到他人的真正关怀。

我开始狂热旅游,和杨先生去了很多地方,其中,也有曾经和秦川来过的,也许我做不到完全释怀,可是我却能够不悲不喜,我也许不能给予他未来的祝福,可是我仍然感谢他教会了我爱情的真谛。

谢谢,你曾经碾过我的世界,现在,我要重新走过,拾取不同的风景。


上一篇:如果你能使一颗胃免于哀伤 下一篇:我只想,短暂地陪你一辈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口锅的感情
    一口锅的感情
    民以食为天。任人们把满汉全席、山珍海味吃个精光,也抵不过那个热腾腾弥漫着属于它独特的味道。深夜一碗滚烫的粥是否慰藉了你离家在外的那颗游子
  • 再听《擦肩而过》
    再听《擦肩而过》
    那年暑假,我们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暑假那样收拾行李,带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翻看的课本作业回家。 文理科分班考试刚结束不久,渐渐的感觉从这个暑
  •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作者:月下之盟 一、 大学同学大鱼准备结婚,他问我,你们南方娶个老婆要给多少钱合适? 我想起表姐出嫁时,表姐夫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还下了20万聘
  • 谁是高手
    谁是高手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
  •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自从开始写公号后,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没钱赚,啊?没钱赚干嘛花那么多时间精力? 白天上班,晚上带俩娃,深夜还要写文章,太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