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吉归家_[奇思妙想写作训练]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作为一个为数不多的知道真相的地球人中的一份子,小吉成为拯救沦陷家园的战士。人类已经被外星人奴役了,可是这个真相居然只有廖廖十几人知道。所以一个送水工,不得不坚强起来担此重任……

1 小吉的生活日常

卧室桌子旁边

“小吉是怎么知道的?来,乖乖张嘴吃饭饭,吃了就告诉你1+(_1)的答案,啊——”然后她向小吉靠近,欲想不听话就直接用强的。

听完米雪的话,小吉的整颗心都是崩溃的。早知道就不抵抗她了,现如今他的女朋友毕竟有着如此大的权利,所以本应先麻痹她的。

“刚才‘1+1’的答案真的,真的是2吗?”小吉装出可怜无辜的样子,并微微张嘴。

她看小吉乖乖咽下,就走了,然后命令他睡觉,而且不许尿尿。

小吉静静趴在桌子上,躲开米雪巡视的目光,暗暗憋着眼泪……

小吉本来在上班,可是一想到自己拯救地球的责任,毫无可施,他忍不住发起脾气。因为这一时的失控,他被迫接受诊治并被判断为焦率性祥分患者,所以就接到通知要求停职了。

米雪是他以后生活的负责人,另外她还被要求负责研究小吉的食性。结果小吉发现,外星人果然根本什么都不懂,米雪逼他做男夫,而且每天让他吃黑焦拌机油饭。

夜,慢慢来了。

不过小吉最后还是睡了床,大概3点,他从桌子移上了床。

其实在外星人当中,女朋友米雪还算可爱,只是想起黑焦机油拌饭,小吉还是忍不住恶心。

2 小吉出逃

难道小吉只能被一个外星女科员摆布吗?

小吉当然不愿意。

说起米雪,她除了喂饭平时几乎从不温柔,对他管的又多也从不让他出门;而且她讲话又啰嗦,常常重复还没有重点;更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外星人,连性别都没有一个确定和区分。小吉是从“米雪”的名字中,私自把他看成女性的。

他又怎么会喜欢她呢?即使没有拯救地球的事情做,他也不想要和米雪在一起。

所以,小吉要出逃。

可惜,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米雪的力量很大,而且调教的功夫也很厉害,他常常被催眠使自己误以为自己其实已经爱上她。每次醒来后,他都异常痛苦。

即便如此,小吉还是努力地欲想逃开她的身边。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在失败后回答问题,对于小吉就是精神虐待。

所以小吉放弃了吗?——没有。

那天的天气很淡,云朵都看不见。这样的天气使小吉能够稍微开心,奇怪的是米雪的精神却特别得差,这让小吉更开心了,他称机跑了出去。

自由的感觉像风一样,弥漫在小吉心间。周围很空旷开阔,真是十分的应景。

3 努力做战士?

地球早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地球。

而小吉能做些什么呢?

——以前地球环境开始改变时,人类并不在意。后来慢慢出现泥石流或伴有山体滑坡,温室效应、酸雨,甚至现在有开始出现雾霾的预告。一切都让人担心黑洞的承受能力,虽然黑洞并不存在,可是黑洞的保护却真实毗益与人类。如今小吉看到了另一个黑色的洞穴,外星人在利用他们历史的幽久以及高额的智商,不断扩大这个黑穴,众多囹圄的人类此时就只是作为吞噬里面垃圾的工具被使用。地球人居然成了廉价的吸毒器,给外星人狗腿地卖命!无奈地是,小吉什么都做不了。

小吉只是一个送水工,如果没有入侵者占领地球,小吉可能依旧还是办公室里的新毕业的大学生白领。

以前的小吉不关心这些,虽然知道这些问题,可还是保持着“此所谓杞人忧天”的理解。现在不一样了,他必须去做一个对抗外星人的勇士。

小吉并不是鸵鸟,所以不打算一直呆在空地上。他向远方走去,好像自己眼中看到了地球的黎明。

小吉按照自己的理解,逐一删出了必定不知道此事的地球人,他觉得自己需要先找到那少数的知情者学习,然后再和所有地球悍卫者一起努力推开未来。

虽然花费了一些时间,最后地球战士小吉还是同一个知道此事的“大神”联系上了。

密闭的简陋小屋

“虽然我是社会群体活动研究的院士,但是现在虽是匹夫共线的时刻。放在历史上,还未打开战场,所以不用太客气,既是一条线上的,当然是同志了。”说完后他忍不住拋了个媚眼给小吉。(他已经尽力让眉眼流出媚态了,就算不够媚也足使他轻松一二)

小吉不经意地忽略了,“那我能做些啥,我需不需要领取一些装备呢?”小吉忍不住在心中,有了些激情。

……

他们聊了3个小时,小吉一点一点懂得了其中的意味。他宁愿不明白,因为他能做的也仅仅是传递而已。

那个院士神迹了很久原来旨在让小吉迎合米雪,艰难生存下去,除此外就是尽力多让一小组部地球人认识事态的严重性,但是不要轻举妄动。

狗屁战士,原来只是多了传教士的职责,还不如送水,就算都没有工资,可是起码送水让小吉有故乡的触觉。

小吉会听从吗?那个院士可信吗?小吉迷茫了,他突然有点想念那个强悍的米雪,只是一瞬,他立马吐了一口痰,决定只听后半句,而不再做她的什么男夫。

4 再遇时放过

小吉还是稍微一想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图的,而那个“大神”说的更没什么是错的,自己现在只是个匹夫,也只能做这么多了。值得高兴的是,人数已经在扩充,以后肯定会有撕杀而不止于暗地地联合。

距出逃已经一个月,这天小吉在山崖的对面看到了米雪。

“我是你男夫小吉啊,求你放过我吧!”

“你说‘求放过’?还有“我”是什么一丝,应该是你新的信仰吧。就像你以前总喜欢趴桌子睡,就是不肯睡床。”米雪的神情有些黯然。

“雪儿,你除了不精于美食其它真的很好。天啊,信仰可以是生活,梦想或者期待与希望,你却认为一张桌子就是我的信仰了?”

小吉刚刚说完就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米雪延展肢体就可以跨过来,就像以前,电影《变形记》里的突变一样,而且更夸张。说着他想起米雪第一次要床的时候,他被她的改变吓晕了,不过现在已经对那副样子习惯了很多。

米雪刚才的黯然神伤一定是小吉的错觉,因为他听到米雪发出泼辣的嚷叫,他早已双手捂耳,仍旧飘进了一些,比如“求,你居然说求”。

米雪疯了一样笑出声音,只半分多钟,她就给人一种畅快的感觉,而且美丽了很多。

那种感觉,就像蔷薇。

小吉骇然同时感觉有另一种异样,竟忍不住吟了几句诗:

非同非心,一念惹;

我稀你热不堪躲。

墙角薇开耳,

崖端

——崖端笑

笑颜知无足?

且真且雅

米雪没有听到,她已经走了。

小吉非常确定他没有被催眠,因为雪儿笑过后就没有说话,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小吉反倒有些觉得自己这次太过轻松,心里因为不安于她的轻易就放过。

5 归家与祭离

小吉忙了一阵子,虽然效果不是很显著,但也有几个知道了已被外星人统治的事实,他略感欣慰。

茶桌两端

“院士,你今天怎么邀我到你家呢。为什么不是上次的小屋?”小吉问。

“因为这次也可以说是私事,上次亏待了,但事情有保密原则,希望你能谅解。”院士答。

“那是自然,什么事?”他又问。

然后他委婉的表达了,让小吉做好存生成仁的准备。因为可能不久后会拉开地方小规模星战,而他必须回到米雪身边,既不能泄漏秘密,也要尽量探一些情报。

“打住一下,小规模?以他们的力量,我以为会直接空战,怎么小了?”小吉尽量忽略掉郁闷开始询问。

“虽然他们不接受演习战争交,但是理解了‘和平’的意思,所以给我们机会,不会使用极端武器和进行绝地屠杀。”院士有些不自觉露出憋胃N多的样子,瞪了他一眼。

当初的二人之家

米雪正站在窗边,盯着一碗黑焦拌机油饭发呆。

小吉稍微皱了眉头,然后走过去说:“雪莉安,看在我又叫了倪称的面上,原谅我吧,同意我和你在一起吧,亲爱的?”

“我正要找你呢,我要走了。不久后就要开战了,你到时会感谢我的饭饭的,呵呵。”米雪讲完后就最后一次延展了身体,从窗子搭飞船走了。

小吉没想到归家后的结果居然是这样,他忽然觉得女友变得复杂了。

又过了大概一个星期,战争结束了。获胜的一方是应战的地球全体公民。战争有时更是脑力的角逐,还有就是外星人居然不懂爱。

地球2016年春,也不知究竟是几月,可以确定的是不至五月。地球出了一个已隐世的天才,他写了一本论述型方脚漫画而且另配一本文学注解书《纪雪》,书里面以过去的不显于史的唯一一次星战为背景对世人皆怪的外星人,有着生动注解。

以下是书中的一段精彩之处——

蔷薇与玫瑰不同,最近于月季与牡丹之间;睿纳外星人就是蔷薇,单纯又邪恶;“求”对于他们来说是自愿舍命,而更可笑的是除了“爱”他们也不理解“我”,在地球人眼里的悲伤离别,却有了深刻的信奉。

小吉面对记者时说:“其实,我写这本书,只是想让自己回到老家而已。”



 
上一篇:毛绒小精灵 下一篇:我没有什么特别伟大的梦想,我就想赚钱,真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