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这样分手了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早上,你从宽阔的双人床里艰难地爬起来,昨夜聊天到凌晨三点,你已经很久不在深夜里发信息了。

你发了条信息问她晚上过来吗?

她没回,你摇摇晃晃的半睁着眼去洗漱间。你一手拿着电动牙刷,一手删掉手机上昨晚跟新来实习妹的聊天记录。

你套上变得有些紧的衬衫,完全没察觉你的肚皮已经开始往外凸,你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开始后退的发际线上。你用发蜡娴熟地把头发抓起来孤立着,然后系上最上端的衬衫纽扣,勒得你感觉快要断气,你从柜子里挑出一根蓝底银斜条纹的领带,对着镜子笑得很满意。

她回了信息,她说今晚要开会得晚些,问你去她那吗?

你说当然,你欢快地哼了几句歌词,走之前还没忘记塞两个安全套到皮包里。

 

中午,你跟实习妹去楼下的港式茶餐厅吃午饭,在半封闭的隔间,你把曾经为她编过的故事,给她讲了一次。

她被逗得抿嘴直笑,说你真逗,语气像只会挠人的猫。她的指甲红得像火,几乎把你点着了。她有年轻的资本,你望着她胸前的饱满挺拔,左手在桌下偷偷扯了下裤裆。

实习妹不及她漂亮,但也没她那么忙。如果给那双红爪子一个感受成熟男人的机会,她一定终身难忘。你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下班的时候,你提前了二十分钟,你是公司的销售冠军,你有权利提前下班。但通常你不应该走得那么早,但今天实习妹突然来找你,她满是崇拜地望着你,一脸绯红。她的火焰有意无意的烧着你的肩膀。

她问你晚上有空吗?

你捏了捏她的手,像跟肥硕的毛毛虫,并非你想象的纤弱。一股负罪感从你身体里升起来,你突然想起她。

你说今晚有事。然后你拿起电话发了条信息说,你很想她。

她没回。

你跟主管随便编了个理由,离开了。

 

你的车今天限行,满头热汗地走到地铁口,发现皮包落在了办公室。你拿起手机一看,五点了,下班了。

你也不想再打电话让同事等你,公司嫉妒你的人不少,你也不知道该打给谁。

地铁入口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你总能想到办法。

你走向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女,你说你能不能把钱转到她手机里,然后她再给你现金。

她没等你说完,匆忙摆手,避之唯恐不及。

你又找了几个姑娘,所有人看着你就像看瘟疫,还没听完你说话就走开了。

甚至有个年长的女性,还用审视的眼光将你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你感到受辱,没有哪个女人用过这样的眼神看你。

你把一切受辱的过错,都归结到她不能来的过错上。

你感到挫败,但又不能去打车,因为高峰期的拥堵只会让你到达得更晚。最后,终于有一对情侣愿意听你的说辞,你抹了抹额头的汗珠,许诺你会先让他收到钱再拿给你。

女孩儿将信将疑,男孩爽朗大气地说,那你先转吧。

你转了两百块给他,男孩看着手机上跳出的信息,没有为难你,从钱包里掏出两张崭新的红色钱币,眉梢冲女孩一挑,露出类似救人一命的神气。

你终于松了口气,衬衫湿透了,头发已经累趴在有些油腻的头皮上。

 

五十分钟后,你下了地铁,密闭空间里的各种浓郁的香水味交织着汗水跟腋臭,几个卑劣的声音正对着政治和股票高谈阔论,你无法获得片刻休息。

你感到恼火,早上不该答应她,你后悔了。

你终于走到她的办公室楼下,用剩下的钱在自动贩卖机里买了瓶可乐。你给她打电话,说你到了。

她说刚开完会,马上就走。

十分钟后,她从电梯里出来,跟一个年轻高个的男人有说有笑,她对着他向你指了指,然后朝你走了过来。

你自己看不见,你看着他健硕的身影,脸色铁青。

她问你想吃什么?

你梗着脖子说,你不饿。

最后,你们还是去了家中餐馆。

她决定打破沉默的气氛,讲了几个冷笑话。

你觉得一点也不好笑,你在微博上早就看过这个故事,她从不爱看笑话,大概是把讲给他的笑话,又对你讲了一次吧。

你一语不发,埋头吃饭,你扒拉着碗里的细嫩的豆腐条,入口即化,让你想起实习妹的手指。

她又自顾自地说,老板新加了任务,她这个季度业绩不足,下个月如果也不够,奖金就被砍掉了,而且会降为普通销售。

那可得努力了,你这么说。

 

饭后,她说,看场电影吧。

你想着那两个待命的安全套,拒绝了。你说你累了,想回家休息。

你转身的时候,像是故意不去瞅她眼里的失望。

 

到了她家,跟狗窝一样乱。抱枕被杀死在地上,白色的内脏撒了一地。

宝贝,她厉声叫道。

黑色拉布拉多趴在地上摇着尾巴,眼里是哀悼的神色,满脸无辜。

糟透了。

你觉得你需要缓缓,否则就快爆炸了。

你把系在你喉咙上索命绳往茶几上一扔,像蛤蜊一样瘫倒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点播,但你觉得她在电视机前走来走去有些烦。

终于,她把地上都收拾妥当后,你觉得恢复得也差不多了。

你让她先去洗澡。

她用鼻子嗯了一声。

浴室里哗啦啦传来水声,几分钟后,你觉得她洗得应该差不多了,你脱掉裤子,拿了一个安全套藏在内裤里——鸳鸯戏水,你们的老把戏。

但是,浴室门却拧不动。

你敲门,里面没答应。

你在门外咆哮:开门。

她回应说,我想一个人待会。

裹着条白色的浴巾,她热气腾腾的走出来的时候。

你还穿着深紫色的内裤站在门口,安全套包装的锯齿让你不舒服,但你与她对峙,冲她嚷嚷,怎么回事。

她瞥了你一眼,让你想起了地铁里审视你的女士。

她说今天不舒服。

不舒服,被她咬得很重。

她推开你径直走向卧室,让你今天睡客房。

 

你坚信在那一刻这一天受到的侮辱全都翻涌了出来,你今天就压根就不应该来这里。

你穿上衣服,夺门而出,没忘记带上那根早已无力的领带。

她像是不知道一样待在卧室里。

坐在软件招来的计程车上,你感到格外委屈,你想流眼泪,你发了条信息,质问她为什么不愿像你爱她一样爱你,你为她付出了这么多。

那就分手吧,这是她今天回复最快的短信。

你很难受,也很震惊。疾驰的夜风穿透车窗,吹断了你几根头发。

鬼使神差地,你在把她拉黑前一刻,发出了一句挑衅的宣言:好啊。


上一篇:阿成和阿珍的爱情故事 下一篇:如果你能使一颗胃免于哀伤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口锅的感情
    一口锅的感情
    民以食为天。任人们把满汉全席、山珍海味吃个精光,也抵不过那个热腾腾弥漫着属于它独特的味道。深夜一碗滚烫的粥是否慰藉了你离家在外的那颗游子
  • 再听《擦肩而过》
    再听《擦肩而过》
    那年暑假,我们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暑假那样收拾行李,带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翻看的课本作业回家。 文理科分班考试刚结束不久,渐渐的感觉从这个暑
  •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作者:月下之盟 一、 大学同学大鱼准备结婚,他问我,你们南方娶个老婆要给多少钱合适? 我想起表姐出嫁时,表姐夫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还下了20万聘
  • 谁是高手
    谁是高手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
  •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自从开始写公号后,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没钱赚,啊?没钱赚干嘛花那么多时间精力? 白天上班,晚上带俩娃,深夜还要写文章,太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