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皮客车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那天中午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躯壳与室友一同去上英语课,走进教室的时候就只剩下第一排空着位置了,于是便坐在第一排。

阳光似乎很大,从窗棂的夹缝中刺向课桌的一小部分,桌子吸收了白色的光,将其他的光线全部折返四散,为了不看那些刺眼的光线与这毫无精力的身体,我决定趴在桌上睡觉。

就像高中那会儿。

耳畔传来“diessl engine……”,睡眼朦胧的我合上眼睑,渐渐觉得后脑勺愈发沉重,也许是快要睡着了,耳边的话风却一转,突兀的成了“到乡翻似烂柯人……”。

也许自己在做梦吧。

在梦里,我疑惑的抬起头,看到了带金边眼镜框的语文老师,看到不能上下滑动的油漆黑板,看到红色木质陈旧的讲台,看到窗外属于夏天才有的万里无云。

阳光是橙色的,洒在堆积而成厚厚的课本上泛起如毛若丝的微小光线。

暖暖的,一张张熟悉的脸孔,一个个耷拉的脑袋,我以为在做梦,于是像电影里说的那样,把脸扯了扯。

“咝……”痛。心砰砰直跳,难道我回到过去了?

正当我试图去问同桌一些事时,下课了,所有人都出去了,我也跟着出去,可教室里却传来呼喊,似乎在叫自己。

“喂,那位同学,你干什么?”我回头望了望,瞳孔却慢慢缩小,终于看清了这张脸。

那是一张年轻的女人的脸,其实我并不认识,也许走在街上我都不会上去寒暄一二,直到我发现桌上的大学英语书。

我看着桌上英语书封面上耀眼的光幕,将所有的光送进我的视网膜上,我很尴尬。

“下……下课了?”我用很没有底气的语气对这个女人说道。

“你疯了么?什么时候下课了?你看看所有人都在这。”英语老师的眼里全是莫名其妙与愤怒。

我小心的扫了一眼,我突然发现原来只是个梦而已。

是啊,也许我真的疯了,哪里有什么回到过去这种耸人听闻的怪事,我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低着头不想去看什么。

02.

中午放学后,我就觉得自己最近真的不太正常,是我太压抑了还是我近视了?我看什么都不那么真实。

有时候我会看到会动的石头,看到小草艰难的拔出自己的小绿腿,看到白云在对我微笑,那时候我整天都懒散趴在床上。

可能因为下午没有课,我背上书包,向室友打了声招呼,阳光大好,便一个人出去走走。

这个城市繁花似锦却人潮汹涌,我走出校门,看着车水马龙的公路,络绎不绝的人让我感到惶恐不安,可阳光当头,总还是会让人心生愉悦。

等了半个小时公交车依然迟迟不来,于是想着去坐地铁,在地铁上转转悠悠来回好几趟终于是到了客运站,向路人打听了一番到郊区的客车有很多,我便选了一趟最便宜的。

这辆客车还真是破旧,绿色的塑料胶皮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显得皱巴巴依附在车身上,有些地方还整块都脱皮了,露出里面白得如骨的铁皮。

司机是个胖胖的老爷子,他看我的眼神有点吃惊,就好像将要发生什么他都摆平不了的事,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而我也默默的从背包里拿出八块钱投了进去。

我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打开手机,却发现怎么也连不了网,也许是停机了吧,挺悲催的,其实也无所谓了,能去郊区散散步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了。

绿皮客车前视镜上挂着个牌子,写着“南城-川地”,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车了,但这里的车都要经过郊区的,所以我便放下心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等到了发车的时候,却还没有启动,看着许多客车都相续走掉,我挪了挪身子,挺起腰脊,看了看车内,似乎除了我旁边的空位其他都坐满了。

“快开车吧!”突然有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女人喊道。

“快!别等了!一耳爷爷!不然走不了!”一个十岁大满脸雀斑的胖女孩焦急的说道。

“知道了……”一耳爷爷犹豫的启动了客车,绿皮客车“咝……”的一声,就发动了,这时我的车窗前突然伸出一个小脑袋,是一个女孩子,似乎比我大上一点,长头发乌黑亮丽,水灵灵的大眼睛。

很朴素的一张脸,看着看着就很舒服的那种。以为客车是特别老式的车窗,所以窗户都是特别大的,她利索的越过窗棂越过我,钻进了我旁边的车位上。

这回算是看清楚女孩,一身米黄色长裙,一袭长发,看上去其实和我差不多大的吧,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于是抓着前面的靠背慢慢地伸出脑袋,目光看着司机的方向。

“小知,你任务完成可别再贪玩了,下次不许这样了!”一耳爷爷终于将车行驶了出去。

“一耳爷爷小知知道错了……”叫小知的女孩调皮的眨着眼睛说道。

原来她认识司机呀。

穿过几个拥堵的车行道,绿皮客车走在了一条比较顺畅的公路上,路上的车越来越少了,可能是快要到郊区了,越往后面路上的车子几乎没有了,只能看见两旁的杨树不断的在视线里划过。

车窗外的阳光照得额头发烫,一片曙光茫茫,自然的魅力尽在眼前,最喜欢这种感觉了,这种时候就要不顾一切的将肩上心上的担子抛之脑后,这样的天气即便是悲痛欲绝的心情也会在这一刻化为乌有吧。

坐在身边的这个女孩子一直好奇的看着我,又好奇的看看其他人,而那些人却一脸紧张的回避着,一副别牵连到我的样子。

我又拿起手里的手机看了看,想和朋友聊聊天,却发现依然没有信号,便关掉手机放进背包里,于是侧着头对身边的女孩问道。

“你……你刚刚怎么从窗户上爬进来呢?”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有些结巴的问她。

她惊讶的回过头,恼怒的说道。

“啊!嗯?窗户怎么了!我喜欢这样进来!”

这回我更加清晰的看着她,干净的脸颊,长发如墨,水灵的双眸,生起气来有些可爱。

心房不由一紧张。

想想自己,多少岁了还没有遇见过“她”,从未有过恋爱,可这个时代的同龄,都曾有过自己的一段无法忘却的爱情史呀。

于是。

“我叫林木,能做个朋友吗?”不知不觉心房噗通得愈发快速,也许是第一次搭讪吧,总会不那么适应。

“……不要,我不能和你做朋友,因为……因为……”她伸起白皙的脖子望了望周边,那些乘客似乎都非常紧张的样子,于是又缩了回去,一副欲要开口的样子。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可能有些事是我不知道的。

就在她欲要开口解释的时候,绿皮客车突然抖动了起来,我赶紧握住座椅,回头对女孩说。

“不会追尾了吧。”

“才不是,那是小绿。”女孩一脸淡定的对我说道。

待她还没说完,就看见窗外一片白光,那些白光毫无遮掩的冲进视网膜里,蹂躏着脑袋里每一缕神经末梢,我揉了揉脑门,昏昏沉沉的又看了看车内的人。

只见那个尖嘴猴腮的女人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身形也在变化,一眨眼就变了一个样,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而那个满脸雀斑的胖女孩则长出了一双硕大的猪耳朵,身形也变得更加肥胖。

此刻的我已经无法正常的看这一切了,我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女孩,幸好她什么也没有变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想承认自己遇见什么耸人听闻的事。

“谁让你上车的,我们的车是开往川地的,那是人界与冥界之外的一个独立存在。”女孩认真的说道。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她的眼睛,又看了看窗外的情况,外面回复正常了,阳光却更加灿烂。

“嗖……”那是什么!

“那是一只会飞的猫。”

莫非我死了?

03.

“大家下去吧,小知,把那个男孩带来见我。”一耳爷爷第一个下车,其他“人”争先恐后的抢着下车,我和小知最后下来,才发现这个破旧的绿皮客车原来是一只巨大的变色龙。

在许多奇装异服长相怪异的他们的目光下小知扯着我的袖口把我拉进了一个木房里。

我看到了一耳爷爷,还是原来的相貌只是多了一只左耳,长长的,似乎是兔耳朵。

“坐吧。”看着小知拿着水壶倒茶,一耳爷爷也坐了下来。

“请问这里是哪里?”我有些不知所措,对一时而来的种种场景,难以消化。

“这里是川地,是另一个天堂,我会每隔一段时间去人间寻找那些来这里的生灵,可一旦来到这里,就永远不能回去。”一耳爷爷微笑的看着我,也许是觉得我需要一些慰藉。

“那……”正当我要问能否回去的时候,他说道。

“其实我很好奇,人类是很少能看到小绿的,你怎么会看到它?”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我现在只想回去。”我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一个奇怪的梦。

“这恐怕不可能,你回不去了。”一耳爷爷强调着。

“我不信!我能坐那辆绿皮客车出去!”我忽然急了,有一种一切都没有了以至于人间蒸发的危机感。

“我曾经试过了,结果很可怕。”一耳爷爷依然微笑的说着。

“我要回去!”我觉得自己真的快疯了,于是谁也不理会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在门口还碰到一只双脚走路的大老鼠,它笑得龇牙咧嘴。

外面的阳光好大,周遭都是层层叠叠的小山,有雪白的浮云,璀璨的湖光,硕大的白鹭。

在我前方是一片绿草,上面躺着一只大约八米长的变色龙。

我不敢靠近,只对着它大声的喊道。

“请问你能送我回去吗?”

“咝……人类的孩子你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应该明白,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好的。”

“可一耳爷爷为什么能出去!还有小知。”我不想在这里,虽然外面的世界多么黑暗,可我有着自己的牵挂。

“一耳是司机,他有木牌子,小知是引灵者,她的职务就是引导那些有意来这里的万物生灵。”

我一时无话可说,就在脑袋快速运转甚至要爆炸的一瞬间。

“是么……谢谢你了。”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咝一一,孩子,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看见我甚至来到这里,但我要告诉你,川地的人类很少很少,大多都是动物与植物,他们在人间几乎都是被人类所残害,所以他们最怨恨的就是人类。”说完,那只巨大的变色龙就腾空飘起来了,向前飞去远远的很快就不见了。

我回过头向一耳爷爷的木屋走去,途中我看见一个鼻子特长的年轻孩子,与我一般大。

他站在我前面,一副愤怒的样子。

“喂!你是人类吧!你怎么会在川地,你身上的味道真恶心!快滚出我们这里!”他用手拦住了我,用他那长长的狐狸鼻子对我说。

“你凭什么让我滚!”我看着他人不像人狐不像狐的样子退了两步,但还是很愤怒的朝他吼道。

“弱小的脏东西!看我不教训你!”说罢随即一爪子过来,我清楚的看到他那狐爪上泛起的点点黄色光芒。

正当我反应过来脖子向后倾倒却是为时已晚,他的动作相比常人要快太多了。

“呼一一”

一道白光射了过来,如流星一般。

爪子缩了回去,狐狸男孩转头看着阻止这一切的人。

那是一个女孩,一袭长裙,黑发随风律动,愤怒的柳眉,水灵的眼眸。

“小知!你为什么不让我教训他!”

“你不能伤害他,他是我带回来的。”那个女孩走过来牵起我的手拉着我向一耳爷爷的木屋里走去。

天渐渐昏暗了,周围的房子变得模糊起来,夕阳将它最后一缕余晖奋力的洒在她的脸上,让我心跳不止。

这个梦也许才刚刚开始。

04.

“喏一一”一个香喷喷的面包突然出现在眼前。

“谢谢。”

一耳爷爷收留了我,他告诉我一个人的时候别出去,但我每天要打扫木屋的一二层与阁楼。

小知最高兴了,作为一个引灵者她的职务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去人间引导那些来这里的生物,还有就是帮一耳爷爷打扫整个木屋,不过这个任务现在给了我。

每天除了打扫卫生以外,我哪儿也不敢去。最开心的就是在屋顶上晒太阳。

“喵一一”一耳爷爷有一只猫,苏格兰折耳黑猫。几乎每天都在屋顶晒太阳,于是我们一起在屋顶看着远方。

两个月,我失踪两个月了,你们还好吗?

晚上吃完面包我一点也不想睡觉,于是叫上小知一起爬上了屋顶,可一耳爷爷的猫咪怎么也不想去,它贴在一耳爷爷的脚旁理都不理我。

“它晚上不喜欢出去。”

小知对猫咪做了一个吓唬的动作,然后对我说。

满天星光,微风料峭。

“唔一一,小知,你是动物吗?”

“啊?我……我不知道。”小知抱着腿,下巴磕着膝盖望着自己的脚背,而我看着远方,一望无际都是闪烁的星星。

小知又说着。

“我听一耳爷爷说我母亲把我生下来的时候就因为灵力消耗殆尽死了,一耳爷爷还说我母亲也是引灵者,但谁也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母亲的事……”。我看着这个与我一般大的女孩,真诚的道歉。

“没事儿,我不会怪你的。”

看着漫天璀璨的星云,我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脑袋慢慢靠上小知的肩膀,很久没有困过了,来到这里每天晚上都是难以入睡,也许身边有个值得信任的人在,才能安然入睡吧。

小知,谢谢你。

05.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在自己房里的木床上,想来是小知吧,真是辛苦她了。

吃过面包之后陪一耳爷爷在外面聊了下天,小知偷偷过来告诉我今天是川地的竹舟节,她要带我去玩,我想想也是,天天在木屋待着挺闷的,又有小知保护,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小知开心的对一耳爷爷说着下午带我去附近走走的想法,一耳爷爷很赞同的应许了。

我问过小知,为什么不告诉一耳爷爷,小知用她那只小手毫不留情的打了我一脑袋,然后悄悄对我说。

“笨蛋!去参加竹舟节要经过纳青湖。”

“啊!那是禁地……唔。”还没等我说完小知就捂住我的嘴。

“嘘一一,笨蛋,一耳爷爷虽然只有一只耳朵可他比谁耳朵都灵。”

中午又是吃的面包,我们吃得很快,吃完小知就拉着我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这个来了不到三个月的川地,甚至直到现在,我还以为这任然是个梦。

一个美好的梦。

出来的时候,小知给我吃了一颗糖,他说能让这里的“人”对我的仇恨变低。

我们走在阳光下,小知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我看着她,她总是穿着米黄色的长裙,长发及腰如丝如墨,阳光洒在她身上璀璨无比。

我们一路穿过了一片小林子,一座小山丘,我们碰到了会说话的松鼠,它很温顺的和我们打招呼还给了我们好多松果子。

我们还遇见了会飞的兔子,它问我们去哪里,我们说去纳青湖,它便焦急的说那里很危险到处都是野兽。

可小知一点也不怕,仿佛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

当我们再翻过一座小山丘时,便看到了一片湖,很美很美,波光凌凌宛如仙池。

湖面有鸟飞,水里时不时跳出硕大的鱼,非常壮观。越过纳青湖旁的混乱林就能到另一个村,究竟是哪里我也不知道,听小知说川地不止一个村,每个村之间的边界都很混乱。

“你先在我后面,我要叫我的好朋友来帮我护法。”说罢便闭上眼睛嘴里叨叨念念着什么,只见一缕白光射向天空炸开来。

不一会儿,一只庞大的灰熊出现在我们眼前。

“啊!就知道是小知来了!走吧,我带你过去。嗯?你身后这个男孩是谁?似乎是个人类?”它看到小知之后便兴奋的说道,但看到身后的男孩时皱了皱眉头,那个表情特别滑稽。

“啊!小灰,这个是我朋友!我们不会有事的!”小知含糊的推说道。

“好吧,但愿不要遇见那个讨厌鬼。”

我紧紧的抓着小知的手,因为我看到一路上有好多野兽,他们看着我,又不敢上前。

在快要出混乱林的最后一段路时,我们遇上了小灰说的那个“讨厌鬼”。

那是一只比小灰更庞大的野兽,它让小灰把引灵者带走,把我交出来,似乎对人类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而小知则对那只野兽破口大骂,她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说要和那野兽拼了命也不会交出我。

最后是小灰拦住那个野兽让我们自己跑了出去,我担忧的问小知,小灰会不会有事,小知说当然不会,他们在混乱林是不能自相残杀的。

于是我们终于穿过了那个可怕的混乱林,来到了新的村庄,这里有一条小溪叫川溪,是从川地的中心流出来的,水可以喝而且能填饱肚子,奇特无比。川溪的岸边生长着一种红色的竹子,叫红舟,因为常年吸取川溪的水份,所以变得格外的红艳。

红舟的寓意是美好的未来。

每年这个时段红舟最为红艳,会有专门的人把红舟做成小船,给过来的人,他们将愿望写在小船里,就会实现。

相传川溪的尽头是人间的大海。

“喂,林木,你不是想回家吗?喏,给你把愿望写下来,一定会实现的。”小知递给我一张纸与笔。

“你……你跑这么远就是为了让我有机会回家?”我看着小知睁着大大的眼睛,眼眶里全是泪水。

其实我是知道的,从变色龙客车那会儿我就认命了,我回不去了,即使在那里有我想念的你们,可我无能为力,我不想让自己更伤心,于是我一直没有想过这件事,而小知她总是在帮我,那种不为自己着想的为我付出。

我想也没想,一把抱住小知,这是小知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她帮我的太多太多了。

“小知,谢谢你。”这是我第二次说谢谢你了。

“傻瓜。”

06.

我把愿望写在纸上,小知凑过来想偷看。

“喂,看下子不行吗!小气鬼!”小知窝着自己折叠好的纸条看着我。

“愿望被人看见就不灵验的。”我笑着看着小知。

我们一起来到岸边,一起放下红舟,看着它俩缓缓而去,那么脆弱仿佛一阵清风就能让其翻船。

就如现在的我们,多么渺小,有时候想想,无论在哪,没了自己,世界一样在周而复始。

回来的时候还好没有遇到波折,不过我们回的很晚很晚,被一耳爷爷无情的痛骂了一顿,吓得猫咪都躲起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把木屋打扫了一遍,一耳爷爷一早有事去了村长那儿。我和猫咪一起度过了一天,小知在房里忙碌着什么我没有去打扰。

晚上依旧睡不着,还是一如既往的爬上了屋顶,星云布满天幕,猫咪在屋里一直叫着,好吵人。小知不耐烦的把猫咪抱进了一耳爷爷的房里。

可这次猫咪说话了,对,是人话。

“女巫的宠物来了,快把那个男孩弄进来。”它说道。

小知似乎知道什么,赶紧爬上屋顶,可屋顶上什么也没有了。

我被一只蝙蝠带到了一个满是书和药瓶的房子里,而门外则是小知的一顿狂喊。

“小黑,去把门开了。”一个身影从书架里走出来,是一位老奶奶,头顶大高帽,身披蓝色长袍。

“黑婆婆,你把林木带来干嘛?你要让他做小白鼠吗?”小知气势汹汹的说道。

“不不,我只是听说他想回到原来的世界,所以我想给他一个希望而已。”被唤作黑婆婆的老奶奶兴奋的说道。

“有……有危险吗?”小知犹豫了一下,,说道。

“当然有,不过能回去总比没有希望要好吧。”

我看着小知快哭的样子,第一次看到小知这么难受,我心里也很难受,其实我是舍不得小知的。

说到底,我并不属于这里。

“不过,想回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虽然知道如何回去,可这一切都只是书上说的,我们还得去了才知道。”黑婆婆说道。

“要去哪?”我走到小知身边捂着她的手对黑婆婆说。

“古林遗迹。”

07.

“真的要去试一试?”一耳爷爷严肃的说道。

“嗯,我决定了。”我看着一耳爷爷认真的说。

我看了看这座木屋,看了看一耳爷爷,抱住了他。这些日子多亏了他的照顾。

又看了看猫咪,一耳爷爷告诉我,它叫汪洋,因为它的眼睛里有一片海。

那天,黑婆婆在外面等着我,小知也和我同去,她说她想多陪陪我,我非常高兴。

古林遗迹是川地一大圣地,那里在很久以前是许多位面传送的地方,可惜已经被破坏了,残留下来的阵法不知能否运行。

我们一路越过了三座山丘,四片森林,才来到古林遗迹。

一路上小知都是闷闷不乐的,总是静静地看着我又不想说什么。

她一直都对我那么好,遇见她的第一幕,是在绿皮客车窗口,一个可爱的脸蛋从车窗外冒出来,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

被狐狸男孩欺负的时候小知及时赶到,在混乱林与野兽对持,为了给我一个愿望千山万水带我去川溪。

回忆如潮水般浸满脑海,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理由都要护着我的女孩,她那么单纯。

如今我却不顾她的感受离开她,我觉得自己好懦弱。

黑婆婆在古林遗迹中找到了书中写的那片阵地,她把残破的符号符印全都补了上去,然后又念着咒语,周围泛起神圣的白光,麋鹿与灵鸟悄悄的围了过来。

“居然真的成功了,不过回去的时间可能是三年前,不管怎么说,总算是与那个世界联通了,快走吧,阵法持续不了多久。”。黑婆婆一辈子最大的研究可能就莫过于此了,这是她值得骄傲的事。

“小知……!我走了,你会来看我吗!我还会去客运站等你的!”此刻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我看到小知潸然泪下的样子好心痛。

这是我第二次抱着她,她的肩膀不停地在抽泣,我也是,我哭得比她还要强烈。

“林木,你要……要好好的,一定……呜……一定要想我哦!”小知哭得不成样了。

“嗯嗯,小知,我会想你的。”我松开了小知,跳进了传送门里。

白色,全是白色,我在哪?什么也不知道,我像幽灵一样飘着。

小知,你知不知道,我在纸条里写着‘林木很喜欢小知,小知也要喜欢林木呀’。

可我是懦弱的,我没有选择你而是选择了我自己的世界,我很可耻,我不配你。

08.

公元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下午第二节语文课。

阳光从玻璃窗外洒进来,教室里睡觉的人占了一半,包括我在内。

“好,下面请一个同学把这首诗读一遍。”语文老师的声音钻进了每个人的耳蜗里,睡觉的人都醒了,当然也包括我。

“我……!我回来了?”。我小声的惊讶道,现在是……?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下。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

三年前!?

真的回来了!开心之余,也有心痛,小知,我会想你的。

“就林木起来读吧,看你一脸惊讶的样子。”语文老师推了推她那金边眼眶,她还是那么喜欢点我。

正当我起身的时候,班头来了。

他也还是老样子,贼贼的说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班来了一个插班生”。边说边让班里那个大胖子坐到后面去,好腾出个位置。

“是个女同学,别吵,我们是文明人,要沉得住气呀!”。在同学们都热血沸腾的时候,班头压制住了我们的热血,班头依然还是那么喜欢吊我们的胃口。

“好了,就说这么多,就请她先进来自我介绍吧!”班头说着朝门口方向望了望。

只见一个一身白裙的女孩静静地走到讲台中央,面朝大家介绍道。

“大家好,我叫符未知,今后请多多指教。”



 
上一篇:小姨,回家了 下一篇:短篇故事:捕梦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口锅的感情
    一口锅的感情
    民以食为天。任人们把满汉全席、山珍海味吃个精光,也抵不过那个热腾腾弥漫着属于它独特的味道。深夜一碗滚烫的粥是否慰藉了你离家在外的那颗游子
  • 再听《擦肩而过》
    再听《擦肩而过》
    那年暑假,我们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暑假那样收拾行李,带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翻看的课本作业回家。 文理科分班考试刚结束不久,渐渐的感觉从这个暑
  •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作者:月下之盟 一、 大学同学大鱼准备结婚,他问我,你们南方娶个老婆要给多少钱合适? 我想起表姐出嫁时,表姐夫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还下了20万聘
  • 谁是高手
    谁是高手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
  •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自从开始写公号后,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没钱赚,啊?没钱赚干嘛花那么多时间精力? 白天上班,晚上带俩娃,深夜还要写文章,太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