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勃周亚夫的命运差别在哪里?
分类:创业故事 热度:

周勃,西汉开国将领、丞相。以军功拜为将军,赐爵武威侯,受封绛侯。继因讨平韩信叛乱有功,升为太尉。刘邦死前有言,“安刘氏天下者必勃也”。

刘邦死后,吕后专权。吕后死后,周勃与陈平等一举谋灭吕氏诸王,拥立文帝,官至右丞相。后被人诬告谋反,最终平安出狱,因病去世。

周亚夫,周勃之子,西汉名将,继承了周勃绛侯的爵位。文帝弥留之际,谆嘱太子,“周亚夫缓急可恃,将来如有变乱,尽可使他掌兵,不必多疑”。

果然之后七国叛乱,周亚夫不负重望,三个月平定了叛军,换了个太尉的官职,最终与父亲周勃一样官至丞相。后被人诬告谋反,死于狱中。

凡事就怕比较。差不多的父子俩,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结局?

文帝成功继位后,右丞相陈平上折子请病假,文帝批了。病假结束,陈平干脆直接提出辞职,辞职的理由是“高皇帝开国时,勃功不如臣,今得诛诸吕,臣功不如勃,愿将右丞相一职,让勃就任,臣心方安。”于是文帝命周勃为右丞相,迁平为左丞相。

周勃新官上任,走出朝堂,面有得色。文帝却格外礼敬,视周勃为社稷之臣,目送其离开。一旁袁盎看不过去了,说:“丞相只是功臣,不是社稷之臣。古时社稷臣之所为,必定与君共存亡的。吕氏擅权时,丞相身为太尉,不能力挽狂澜,后来吕后已崩,诸大臣共谋讨逆,丞相才得已乘机邀功。如今陛下即位,对其敬礼有加,丞相不知道反省,反而牛逼哄哄自以为是,难道这就是社稷之臣么?”文帝听了,默然不答,再见到周勃,就不那么和颜悦色了。周勃感觉到文帝的变化,这才收起骄傲的小尾巴,开始感到敬畏了。

周勃一介武夫,其实当官水平差太多。

有一次,文帝问周勃全国一年审理多少案子?周勃瞠目结舌。文帝又问每年国库收入支出多少?周勃开始冒冷汗。文帝得不到答案,就扭头问陈平。陈平自然也不知道,但这种事哪难得到他:“这两事各有专职,陛下不必问臣。案子的事可以问廷尉,财政的事可以问治粟内史!”文帝作色道:“那么你是干什么的?”陈平趴在地上说:“宰相的职任,上佐天子理阴阳,顺四时,下抚万民,明庶物,外镇四夷诸侯,内使卿大夫各尽职务。”一席话直说得文帝点首称善,说得周勃越加自卑。

退朝后,周勃呆鸟一样埋怨陈平为什么早不教他。陈平笑了,君居相位,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本职工作么?如果皇上问你京城里有多少地痞流氓,你将怎么回答?周勃无言以对,萌生了提前退休的念头。刚巧有人提醒他小心鸟尽弓藏,吓得周勃当即上书辞了丞相职务。

周勃免职就国后,每次河东守尉巡视各县,都让他没有安全感,总要披甲相见,两旁护着的家丁也是全副武装。

周勃没有安全感,所以全副武装,这未免又让河东守尉们感到不安,其中免不得有促狭小人上书告讦,诬称周勃谋反。文帝对周勃本就猜疑,见了告变的密书,当即下令将周勃逮捕下狱。

周勃本来没有什么的,可是他不会说啊,有理也说不清,后来靠着身为公主的儿媳妇,通过薄太后对文帝一顿披头盖脸的臭骂,才救了周勃一命。

顺便说一句,薄太后对文帝的骂词是,“周勃当初手握兵权,统率北军没有造反,今天窝在一个小县城,反而要造反么?”

薄太后的话太没道理,如果这话成立,那他们说韩信造反就是赤裸裸的诬陷。如果这话成立,那第一个造反的燕王臧荼肯定是被门挤过脑袋的。

军臣单于六万骑入侵,文帝派出三路人马迎战,另派周亚夫驻兵细柳,刘礼驻兵霸上,徐厉驻兵棘门,保护都邑。

过了数日,文帝亲自劳军,先到霸上,再到棘门,一切顺利得很。最后来到周亚夫的细柳营,却碰到了点麻烦。

秘书在前头说皇上来慰问了,营门口的哨兵说,我们只听将军的,不知道什么皇帝。等文帝亲自到了营门口,哨兵又拦着不让进。文帝拿出符节,交与随员入营通报,周亚夫这才传令开门。

进了营门,哨兵又关照,将军有规定,军中限速20,文帝没法。到了里面,周亚夫这才不紧不慢地迎出来,披甲佩剑,对文帝行礼作了一个长揖,说,甲胄之士不拜,臣照军礼施行,请陛下勿责。文帝很高兴,认为周亚夫治军严谨,是个真将军。

文帝对周亚夫青眼有加,临终前嘱咐太子,将来如有变乱,尽可使他掌兵,不必多疑。

可惜,皇帝和皇帝是不一样的。虽然周亚夫平叛七国之乱,功劳甚大,可是也有震主之嫌,景帝就不太喜欢了。

偏偏周亚夫又屌得很。

周亚夫被免官后,景帝收到了一封举报信,拿捏不准之际,打算再考察一下周亚夫,就请周亚夫吃饭。因为饭局上考察人通常是最准的。

皇帝召唤,自然是招之即来。周亚夫入宫,景帝亲和地聊了几句,饭局就开始了。

周亚夫见吃饭的就只有他和皇帝两人,未免吃了一惊,再看桌上,只有一只酒杯和一大块肉,连双筷子都没有。皇上这不是耍人么?周亚夫当时心头火就大了,转头让旁边的厨师长拿双筷子来。厨师长早得了景帝的吩咐,装聋作哑。周亚夫一见没反应,正想再说,景帝开口了:“这,你还不满足么?”

周亚夫又愧又恨,不得已跪下磕头谢恩。景帝才说了一个“起”字,周亚夫已经起身,掉头走了。景帝看着他的背影,长叹一声,少主可不能指望这个人了。

过不了几天,周亚夫就被带走问话了,说是周亚夫要造反,把周亚夫搞得毫无头绪。

原来,周亚夫的儿子看周亚夫年纪大了,就想着预备后事,买了五百具盔甲和盾牌,打算备着作护丧仪器。这玩意本来就是禁品,结果这小子还贪占便宜,佣工偷偷帮他送到家里,他连工钱都想克扣,佣工一怒之下,写举报信说周亚夫儿子偷买禁物,意图不轨。景帝本就忌惮着周亚夫,见了此书,正好顺水推舟将其作为罪证。

审讯时,法官问,君侯何故谋反?周亚夫辩解,那是我儿子买的葬器,怎么能说是谋反呢!法官笑了,即使你不想在阳间反,在阴间也要反的,何不爽快一点呢?周亚夫一个傲娇的小公举,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嘲笑,干脆瞑目不言,一连绝食五日,吐血数升,气竭而亡。

周勃父子,差不多的脾气,一个安详地病死,一个吐血饿死,为什么差别如此之大?说穿了还是文帝和景帝的差别。周勃本来也没什么生机了,薄太后发了一通飙,一切就OK了,这又是什么道理?

各级组织换届,讲究的是选出干净担当的好班子。黎民苍生最大的愿望,则是盼来一个青天大老爷。因为,法制不健全,一切都是人说了算。


http://blog.2i2j.com/791.html
上一篇:为何小小感冒花那么多钱 下一篇:奥运会,那一抹销魂的“火罐红”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