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消失的房客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咕吱咕吱咕吱……”

夏默翻了个身,咕囔了一句“讨厌,又来了。”在试图蒙枕头蒙被子都失败之后,夏默懊恼地打开灯,拔掉耳塞,打开电脑,戴上耳机,开始看电影,反正也睡不好,不如看看电影,明天补觉。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小区里唯一一栋单身公寓,三层楼,在小区最安静的地方,两面环山,一面靠水。小区环境好,离公司又近,夏默来看房的时候第一眼就相中了。二楼的这间朝南的一居室,装潢很新,家具看起来也都状态良好,而租金居然只要一千四,比起同样地段状态的房子,便宜了好几百。房东是个胖胖的大妈,这一栋楼都是她的。大妈圆乎乎的脸上一团和气,“看你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在外面也挺辛苦的,就便宜点租给你。房租一交六个月,不要你给押金,我怕麻烦,平时小东小西的坏了不要找我,等租期到了再联系。”

夏默想想这样也挺好,而且本也就是个爱自己动手的姑娘,这价格其它哪里都找不到了,于是爽快租了下来。

刚搬进来,夏默可开心了。小区很安静,能听得到鸟叫虫鸣。拉开窗帘,就是苍翠青山,每天早上,都是阳光满洒。这栋楼的住户也大都是像夏默一样的年轻人,平日里也都深居简出,清静得很。唯一让夏默小小不满的是,每到周六凌晨一点十八分,都会从不同的方向传来奇怪的“咕吱咕吱咕吱”声,夏默曾担心是老鼠,但这栋房子连蟑螂都没有一只,干净得要命。她也曾试图去找寻声音来源,可是,无论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声音,都感觉是从墙壁里传出的。几周之后,夏默也就渐渐习惯,只是会在周五晚上戴上耳塞入眠。

可是最近几周,这“咕吱咕吱”声,越来越大,而今夜,这声音好像就是从楼上房间传过来的一般。夏默一边呵欠连天地眯着眼看屏幕,一边想着明天一定要打电话给房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直到下午,房东电话才打通。听了夏默的叙述,房东打着饱嗝懒洋洋地说:“从来没有房客说有这样的问题哎,小姑娘你是不是做梦幻听哦。不信你去问问隔壁的人,看别人听不听得到哦。”夏默闷闷地挂了电话。这怎么去问其他人啊,大家都不认识,忽然跑去问这么个问题,会被当成神经病吧!算了,等到下周末,熬到一点十八分,录个音试试。还有一个月,合同就到期了,要是真有问题,那就赶紧搬走,不然自己就要去看精神科医生了。

就这样,夏默在一种奇怪的焦虑和兴奋中度过了一个星期。周五,终于来了。夏默准备好了录音笔和熬夜的零食电影,窝在床上开始等待。时间越来越近,当电脑时间跳到一点十五分时 ,夏默忽然感到一阵寒意,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房东笑眯眯的脸出现在了房间里,或者说,是房间的所有墙壁天花板地板,都变成了房东的脸。房间和房东融为了一体。房间笑得很温和:“小姑娘,本来还有一个月才轮到你的,可谁让你多心呢。多收了你一个月的房租,真是不好意思啊。”说完,床铺忽然一卷,将夏默卷入房间口中。

在临终前,夏默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些未曾认真留意过的事“偶尔瞥到一眼的其他人的房间,也都是一样新”“这栋房子里,连苍蝇蚊子都没有”“隔壁的住户,这周仿佛已经换人”“每周末,都会有搬进来的,却从未见有人搬出去”……然而,这醒悟来得太晚太晚。

“咕吱咕吱咕吱……”房间认真地咀嚼着,咀嚼着……当第一缕晨曦照入窗户,房间微微一颤,所有家具都焕然一新,夏默的一切痕迹,都和夏默一起默默地从房间里消失了。

http://blog.2i2j.com/784.html

 
上一篇:为什么请客叫做东? 下一篇:语言学习真的有速成法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一口锅的感情
    一口锅的感情
    民以食为天。任人们把满汉全席、山珍海味吃个精光,也抵不过那个热腾腾弥漫着属于它独特的味道。深夜一碗滚烫的粥是否慰藉了你离家在外的那颗游子
  • 再听《擦肩而过》
    再听《擦肩而过》
    那年暑假,我们没有像以往的任何一个暑假那样收拾行李,带上无论如何也不会翻看的课本作业回家。 文理科分班考试刚结束不久,渐渐的感觉从这个暑
  •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娶一个老婆多少钱不贵
    作者:月下之盟 一、 大学同学大鱼准备结婚,他问我,你们南方娶个老婆要给多少钱合适? 我想起表姐出嫁时,表姐夫在城里买了大房子,还下了20万聘
  • 谁是高手
    谁是高手
    那一回我刚与女友分了手,情绪很是低落,正坐在从南京开往徐州的火车上,火车里说着各种方言的旅人甚是嘈杂,但我却无心与任何人交谈,便闭上了眼
  •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孩子就是父母的复印机
    自从开始写公号后,不少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没钱赚,啊?没钱赚干嘛花那么多时间精力? 白天上班,晚上带俩娃,深夜还要写文章,太苦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