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春节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天色有些许的暗淡,空气中偶有冷风穿过拥挤的人群,尽管人们装备齐全却依然会不自主地紧一紧身上厚厚的衣服。整条街道的两边摆满了年货,肉市更是挤满了人群。临近春节大家都忙着给孩子,给忙碌了一年的家人一个温暖的节日。

若珉紧跟着奶奶的脚步害怕自己淹没在这人流之中,虽然她与其他人比起来没有那么敏捷的步伐,可对于当时只有五岁的若珉来说却没有那么容易跟上。此时若珉并未关注身边有多少的美食,只想自己不要走失在这里。

哎呦,怎么回事?自己正在气恼为什么突然停下来的时候,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比平时多了一份的焦急,哀伤的味道。短暂的停歇,让若珉有了喘息的机会,当然他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美食。他轻轻地拉了拉奶奶衣服的一角,却并未引起这位老年人的注意。倔强的他用力扯了几下,此时奶奶微怒的神情让他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若珉声音有些微颤,他轻轻地问了一句“奶奶,你闻到香味了吗?”

“没有,那有什么香味!”接着转过身去继续着前面的话题。

天不知何时渐渐的已有少许的雨滴降落下来,天上灰濛濛的,一切皆有一点朦胧,一切都显得有了几分的寂寞。好似若珉“孤单”的站在那里,不知是否应该移动自己的脚步。他看着眼前的美食,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由此不免轻叹几声。突然他被一只让他感到有些刺手的大大的手掌拉着快速地走在了旁边的屋檐下。奶奶的手掌不像是被时间亲吻过的,它是被光阴一刀一刀划破自己的肌肤,周围的一切对生命存在着敌视,吸食着他们拥有的水分。这一切让这只手说出了一个农村妇女被生活和光阴留下的痕迹。

先前热闹的人群,喜庆的氛围,似乎皆为这场雨弄得横糊闇淡,毫无生气。在这条街,这个转角依然有着稀稀疏疏的声音。它们在寒风细雨里又混成一片,带着些许的忧郁的节日情调,飘飏到这个街角,已微弱无力,模模糊糊,不能辨清谁是谁的声音,不知它们会走到何处,在那里消失。我想它们会走遍这座城市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条小巷,每一个角落。

雨还在下着,渐渐的没有了喧哗,没有了叫卖。周围的一切似乎平静了下来。奶奶低下头略有歉疚的说“我的若珉是不是饿了?走,奶奶带你去吃你喜欢的馄饨吧。”孩子是这世界上不该有烦恼的生物。只见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走进了旁边的混沌店。

雨后的夕阳总是美极了。若珉和奶奶走出店门,他心里是十分欢喜的不因这份难得的风景,只因独自不再望着这些让他无法挪动脚步的东西。他急匆匆地走在前面,跳着,大声的呼喊着奶奶,却未注意到奶奶脸上有些许的焦虑。这一路若珉奶奶没有多说什么,她尽力在平复自己心里涌上来的痛。

等他们坐着客车回到家里,天色早已暗淡下来。农村的夜显得是那么的寂静,此时缺少了夏日虫鸣的喧闹。没有了街道,坊间的欢声笑语,声音若即若离,随风而逝。它们或许早就走远了,从未想过等待任何一个人,亦或许早就有计划悄悄地带走我们身边的某一个人,我们自己却浑然不知。

今天的奔波让若珉早早地洗漱完,着急的想要上床睡觉,跑了一天现在只让他有无限的倦意。若珉没有在意围坐在火炉旁的大人们在交谈着什么,他只是打着哈欠向他们道了声晚安“爸爸妈妈,奶奶,小姑,大伯,婶婶晚安,我先去睡了。”

“上楼梯注意一点!”他的妈妈转过头来说了一句,继而匆匆地转了回去开始着若珉听不懂的话题。

大人的世界若珉不懂,虽然有过好奇心却在他们的呵斥下不愿再去探险。他今天却未开灯摸着黑上楼,慢慢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若珉躺在床上来不及欣赏窗外美丽的风景,皎洁的月光,已进入自己梦乡。

可是家里的这一盏灯,却迟迟未熄灭与月光交相呼应。只待众人皆有困意,他们才愿意回到各自休息的房间。只见那几盏灯的光芒虽不及驱逐黑暗的力量,却是可以照亮这些快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若珉的奶奶迟迟不愿闭上眼睛,心里的酸楚不禁涌上心头。小一辈的人或许记得不是很清楚,可是她却牢牢地记得因为自己家人多,在生产队的时候,那个人总是施与援助悄悄地多分给自己一点粮食。又因两个人的家只相隔一条土路,在自己死丈夫的时候,她总是不忘开导自己。后面大儿子辍学回家帮助干农活,家里没有了耕牛也是只有她才愿意和我们共用一头牛。多好的一个人啊,可怜只有一个女儿,以后那也是别人家的人啊。她想再要一个孩子肚子却没有了反应。若珉的奶奶在床上辗转反侧这些往事不断地出现在她的脑海。自己的眼睛虽然已有一些看不清周围的事物,可是她的心是明亮的。自己心里酸楚翻滚,泪水早已止不住。只是不愿让儿女担心自己一直故作坚强。明天再去一趟县城,心里下定决心之后,她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不然明天该如何去面对他们啊。

天还有些昏暗,若珉奶奶和若珉的小姑晓倩便早早的起了床赶去县城。因为昨天下雨的缘故,自家的年货并没准备齐全,他们一下车便按照先前的约定若珉奶奶朝医院方向走去,晓倩便前往市贸中心。或许是昨天天公不作美的缘故,今天的街道显得格外的拥挤。若珉奶奶比平时多花半个小时才到达医院,虽然有些疲惫,却依然被被人们的热情感染。

若珉奶奶一走进住院楼,便凭着昨天她告诉的房间位置来到了五楼的502。还未进门便听见了争吵声。正当她此时犹豫是否现在进去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眼前是一位眼睛有些微红且带着不太明显的黑眼圈,却依然让人觉得她是眉目清秀的一位姑娘,穿着白色的羽绒服。

“婶儿,你怎么来了?我爸妈就在里面。”说着她转身就走了。

“你说你们这是准备干嘛!收拾东西是病好了?”她有些生气,只因进门前听见他们争吵的内容便猜得八九不离十。

“妹啊,你不知道我们倔不过他,他说快过年了怎么能在医院过呢,自己一定要回家。这不让闺女去办理出院手续拿点药就回家。”说着说着她便抽泣了起来。

“你看你,怎么还哭了你。我这不是好好的还站在这里嘛,今年我们好好的过一个年,好吗?”说话间,伸手檫去自己妻子眼角的泪水。因为这段时间生病的缘故,他也瘦去了许多。

“站着干嘛!你们这段时间都累了,都坐下,我来给你们收拾,妹啊,你这事做得真的让我有些生气。你说发生这么大的事嘴巴怎么闭得那么严啊,连我都瞒着……”若珉奶奶边收拾行李边念叨着。

“你说的对,你说的对……”她低着头心生愧疚。

……

薄暮的空气极其温柔,微风摇荡,树枝也随风摇曳,窗外的一切似乎不问世间繁华琐事。空气中弥漫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气味。若珉奶奶坐在她的妹子润玉旁边,自己作为一个过来人能够体会到此时她心里的痛楚以及无助。当然自己虽不忍心但也责骂了他的丈夫几句,不考虑自己的身体情况,不关心家人的心理感受。一辈子在地里摸爬滚打的人,到了这个地步他能不清楚自己的身体嘛,正因了解所以才执意要回家陪家人过最后一个年。

医院的走廊传来脚步声,渐渐的有了熟悉的声音环绕在耳畔。“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若珉奶奶有点不解。

“我在市贸中心遇见仪瑶,她正准备置办年货被我碰见就让我拉了回来。婶儿,今年的春节就在我家过了,不用担心这些,妈,你说是不是?”晓倩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母亲。若珉奶奶连连点头,赞同自己女儿说的话。

几人一起坐车回到了各自的家中,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家里的人便早早的入睡。两家人只有这两名老太迟迟不愿上床,柔软的白白月光照进床沿,房间里的一切虽有些破旧,但此时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温柔,只见月光游移过的地方,仿佛蒙上了浅白的纱,在月下消失了它固有的色彩,透过窗户你可以看见山峰的轮廓。微风吹过树林,把树叶摇得刷刷作响,如果你尚未入眠仿佛就在你的耳边喃喃细语。

第二天一大早女人们便早早地起来开始准备,仪瑶母女也赶过来帮忙。她们便开始准备年糕,饭菜等等。大家忙的不可开交但也乐在其中,若珉跑上跑下的打打下手,心想这个年自己也是出了“很大一份力了的”。正想跑出门去院子里放鞭炮,却不想一下撞到了一个男人,若珉不曾多想只在他身上闻到浓浓的药味,令他作呕便加快速度跑了出去。

“慢点!别摔倒了,注意安全。”

blog.2i2j.com/2548.html

仪瑶闻声走了出来“爸,你怎么来了?我准备快开饭了去见你呢,你多休息一下嘛。”

“哪能一直躺着啊,病啊,就是躺出来的。”谈话间便笑着走进厨房忙了起来,他虽没有特意去学习厨艺,但是他做的饭菜那可是远近闻名的,家里要是来了客人准是他下厨。

他忙上忙下,走进走出的,是那么的有精气神,外人又怎会想到这是一个重病在身的人呢。等到一切准备得差不多了,大家出门开始叫周围的邻居亲人来这里吃饭,当然在吃之前,有个习俗就是需要进祠堂敬先祖,这是若珉喜欢的,正当若珉开始烧香点蜡时,却被村里的老人打了手,若珉怯懦地抬起头只听见“这个烧香点蜡小年呢,它是需要由门入内开始,已在请先祖回来;而大年呢,则是由内向外,意在……”。若珉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开始了这个在他心中所谓的好玩的“游戏”,心思并不在老人的话语里,老人只能摇摇头无奈叹几口气。

饭桌上觥筹交错,大家似乎忘却去年的烦恼伤痛,希望这是好的开始。大家谈着这年种种快乐喜庆的事,哪怕是烦恼此时也不过是说笑的谈资而已。

今晚的夜空没有明月,抬头望去黑得深邃,耳边时不时的传来烟花,鞭炮的声响。这两家人围坐在火炉旁,谈笑着过往。他们迟迟不愿离去,害怕这是最后一次来得这么齐了。几个男人有些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氛围,便拿出酒来,端着几碟下酒菜喝了起来。仪瑶一直拉着他爸爸的手臂希望他能少喝一点,可是看他今天是那么的高兴自己也不便再多说什么。

过来了几天,大家忙着走亲访友的时候,仪瑶出现在了若珉的家门口,还记得这天出了太阳,微风不燥,人们惬意地在走街串巷抓住年的尾巴,掏一点喜气。

大家为了见他最后一面,一起去了仪瑶家,只有若珉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探出脑袋想知道大家都围在这里看什么好东西。但是他的好奇被他妈妈的一个眼神收了起来。他小心翼翼的跑了出去,屋内压抑沉重的氛围让他喘不过起来。正当他玩得起兴的时候,突然听见屋内传来哭泣的声音,自己心里颤抖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只见自己的妈妈走出来让小姑先带自己回家。一路上若珉一直想问小姑今天是怎么了,但看见小姑哀伤的神情自己也就闭上了嘴。一切的仪式从简处理,这是仪瑶爸爸最后的嘱咐。

仪瑶连续好几个晚上梦见爸爸走时的眼神,有着不舍,有着担心,即使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自此以后,若珉很少见到仪瑶姑姑和她的母亲。

只是每年过年她一定回来这里祭奠她的父亲,顺便看看若珉的奶奶。奶奶过世后,来往渐渐更加稀疏,等到若珉工作后记忆中仪瑶姑姑的模样已模糊不清。



 
上一篇:李迎新的四季歌 下一篇:桃花不言春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桃花不言春
    桃花不言春
    莫聍是一只鬼,还是一只长的特别俊俏的鬼。凤丹眼,点绛唇。比万春楼的花魁还要妖魅。 作为鬼君的幺子,鬼君自然也就多宠爱了些。当鬼君后来发现不
  • 邻居的春节
    邻居的春节
    天色有些许的暗淡,空气中偶有冷风穿过拥挤的人群,尽管人们装备齐全却依然会不自主地紧一紧身上厚厚的衣服。整条街道的两边摆满了年货,肉市更是
  • 李迎新的四季歌
    李迎新的四季歌
    【春天篇】 腊八这天,宝山村的张喜春家才张罗着杀年猪。 在几个亲戚的帮助下,没到晌午呢,就把年猪收拾利索了。灌好了血肠,又烀上了肉,一大桌
  • 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时隔二十年,我再次踏进这个村庄。村口已经立起了路标指示牌,村道两旁建起了五层高的楼房,一辆辆小轿车杂乱无章地停靠在路边。 走进村子里,借着
  • 不告而别的痛
    不告而别的痛
    遭遇同桌男友的不告而别 我转学了,转到离家很远的一所农场寄宿中学学习。每到周末,绝大多数的寄宿生打包起一堆换洗衣物、床单、装酱料咸菜的瓶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