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迎新的四季歌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春天篇】

        腊八这天,宝山村的张喜春家才张罗着杀年猪。

        在几个亲戚的帮助下,没到晌午呢,就把年猪收拾利索了。灌好了血肠,又烀上了肉,一大桌子杀猪菜都备齐全了,就等着通知到的亲朋好友来家开造了。

        张喜春突然一拍脑袋对老伴说:“你看我这记性,还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我咋忘告诉了呢?!”老伴立马猜到了:“对呀,咱们忘通知李迎新了,啧啧,这事整的!”

        张喜春转身跑出去了。

        屯里的许多人家都没等进腊月就开始杀年猪了,可老张家为啥等到腊八才杀猪呢?就是为了等包村干部李迎新有闲工夫;另是在等大学放寒假回来的女儿张倩倩。杀年猪嘛,人都全可些大家吃的更开心哪!

        这段时间,李迎新总是忙着。年终了,他的事很多,有半个多月没来村里了。昨天,有人看见李迎新回村了。今儿起早,张喜春就赶紧忙活杀年猪。他二姑娘倩倩也刚好昨天到的家。

        他来到在屯头住的老万头家,进屋便问:“李迎春呢?”老万头和老伴见他着急忙慌的样子,便问他:“你这忙三火四的,找李迎春干啥?他一大早,就去乡里农行给大家联系贷款的事去了。”

        张喜春:“这不,我杀年猪了嘛,找他去吃猪肉哇。对了,落一屯不能落一邻呀,你们俩也得去我家吃猪肉!”

        老万头笑了:“你的心意我们领了,我大姑娘嘱咐过,说我们年纪大了,尽量少吃油腻的。我们就不去了。可这个信我会给捎到的,等李迎新回来,一定让他去。”

        这张喜春为啥专门来请李迎新吃猪肉呢?这要今年春天说起。

        李迎新是县里派到宝山村的扶贫包村干部。

        春起快种地的时候,在县农业局工作的李迎新,被县扶贫办派到宝山村,去帮扶这个村进行脱贫攻坚工作。

        李迎新在大学是学园林专业的,毕业后报考公务员被县农业局录用。

        县委扶贫办考虑到他有园林栽培技术专业,故委派他去乡下负责开展精准扶贫项目,以便发挥他的专长。

        李迎新来到宝山村,见村民们都习惯了种植大苞米。虽说种苞米省工省力,可却卖不上大钱,农民的收入提高不上去。

        李迎新决定用新思路改变农民的种植结构。他在网上查询到,黑龙江伊春某地靠种植中草药月苋草,经济收入非常可观。

        下村后,他挨家挨户做工作,说服村民们今年春种时试种一些月苋草。却没有一户同意试试的。种惯了大苞米,一下改种中草药,这玩意能挣钱吗?见大家心里没底,李迎新也理解了。他想,必须搞个小试验点,试种成功了才有说服力的。

        李迎新说服了房东万老汉,用他家一垧多地搞试种。他向万老汉承诺,算是我租用你的地,租金按你以往种苞米收入的双倍付给你,而且一次性付清。

        万老汉头一回遇到这等好事,双方当即签了租地合同。

        按照上一年种一垧苞米的收入,再乘2倍,李迎新按收入的最高上限,将付给万老汉四万元。万老汉万万想不到他的一垧地会租出这么多钱,老俩口都激动地掉泪了……

        其实,李迎新自己没有钱。他回家跟老妈软磨硬泡要出6万元钱。

        老妈说:“这笔钱可是准备给你娶媳妇用的,你得悠点儿花,要是给造巴没了,耽误了你找对象,可别怪老妈呀!”

        张迎新嘻皮笑脸地:“找对象的事不用老妈操心啦,就凭你儿子我这溜光水滑的个头,怎么都能混上媳妇的……哈哈哈!”

        张迎新拿着家里6万元,4万元给了万老汉,1万元汇给了月苋草种子销售公司买草种,余下1万元留做生产备用金。

        播种季节到了。听说李迎新想雇人来种地,万老汉说:“我那块一垧多地,你用不着雇人种。我帮你种,不要钱的。咱家有马有犁杖,三四天就能种完了。”李迎新很感动,口口声声地向万老汉致谢。

        万老汉一摆手:“得了得了,我倒觉得欠你太多了。实话告诉你,我这一垧多地,从来没有一年挣上4万元的收入啊。我帮你种点地,这也是应该应份的……”

        春天的田野里,响着拖拉机的轰鸣声。每个地块都有人使用拖拉机在趟地打垅。只有李迎新和万老汉这一老一少,在用马拉犁杖趟地下种。反倒成了乡间多年不见的一个风景……

      【夏天篇】

        转眼就到了大地吐绿的时节,李迎新的试验田呈现出一片茵茵的葱绿。

        李迎新每天在地转悠,几乎是早起晚归的。

        万老汉说他是“乐不思蜀”了。

        这天,吃完早饭,李迎新又去地里。直到过了晌午,也没回来吃午饭。这让万老汉和老伴不免担心起来。

        老伴说:“这孩子,太没溜了,大晌午头子,这又晒又饿的,他咋这么一根筋呀……”她对万老汉说,“要不,你去给他送点饭去吧。”

        万老汉拎着装着饭盒和水瓶的帆布兜子,向地里走去。

        此时,李迎新正躺在地头壕沟坡上睡着了。

        万老汉看见这一场景,心中不由地涌上一股酸楚:这孩子,废寝忘食地操劳着这块地,还自己掏钱搞试验,图稀个啥呀?还不是为了让村里的人们多有些收人吗?日子过得更舒心吗?想到这,他赶紧走过去,扒拉醒李迎新:“孩子,别在这儿睡呀,容易受潮得病的……”

        李迎新坐起身,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地说:“万大叔,我给你添麻烦了。我心思在这坐一会儿,没想到身子一栽歪,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万老汉拽着他胳膊:“走吧,咱回家吃饭去。”

        ……

        进入了七月,天气说变就变。中午还亮瓦晴天的,转眼间就飘来一大片乌云。紧接着就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就下起来了。这场暴雨足足下了二十多分钟。

        李迎新在屋里有些坐下住了。他心里惦念着:这场暴雨,能否会对已经饱含花蕾的月苋草带来什么伤害呢?

        大雨一停,立刻艳阳高照。

        李迎新急着要出去。

        万大婶说:“这孩子,又想去地里呀?刚下完雨,地里头是稀泞巴渍的,跟揣大酱缸似的,你根本进不了地的。”

        “可我想看看月苋草怎么样啦?”李迎新有些焦急。

        万老汉看他闹心的样子,说:“就你穿这样鞋,还不给陷到泥里呀。这么地吧,你会骑马吗?你骑咱家的马去地吧。”

        李迎新一听,喜出望外:“太好了,大叔你真有高招儿,我就来它一次‘走马观地‘!”

        万老汉家这匹老白马,可以说是块地方唯一的一匹老马了。它非常老实听话,万大叔已经把它视为宠物了。李迎春牵出大白马,一蹿就稳稳地骑上了。万老汉叮嘱他记住骑马的简单要领后,一拍马屁股,大白马驮着李迎新,颠颠地朝大门外跑去……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爽。李迎新穿着白衬衫,骑在白马上,游走在田间小路上。此时,他的心情相当的愉悦,竟然情不自禁地产生出“白马王子”的感觉来……

        走到了他的试验田,眼前那片绿油油的月苋草,在微风中徐徐摆动,好象在欢迎主人的到来。再仔细观看,只见那一枚枚叶片上还挂着小雨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七彩光辉……在地两侧苞米苗的衬托下,更显得翠绿欲滴,分外妖娆。

        李迎新猛然发现,有许多月苋草的花蕾已经绽开了金黄色的花朵,跟南方的油菜花十分相似。

        他有些激动,想下马走近点观看,可一见脚下湿露露的地面,他还是忍住了,那就在地头一门儿地尽情地看吧……

        不知不觉地,他竟然哼起那首老歌来:“马儿哎,你慢些走哇慢些走,我要把这美丽的景色看个够……”

        也没有注意到,他在地头逗留了多长时间。只是大白马低头去吃地上的青草时,有几次把他“闪”的差点从马背上掉下去……

        李迎新终于恋恋不舍地调转马头,原路返回了。

        离村里不远了,沙土路面已经很干爽了。李迎新跳下马来。因为他是头一回骑马,也没有马鞍子,马背骨把他屁股两侧磨很不舒服……也该下马走走缓解一下了。

        他一手牵着马,另一手去采摘路边的青草,然后递给白马嘴边,享受它边嚼边从他手中拉扯的过程……

        突然,传来一声尖叫:“快来人哪!”

        李迎新一愣,他向四处张望,路两旁全是没膝高的苞米苗,没发现有人。

        “来人哪,快来人哪!”又传来几声喊叫。

        李迎新仔细一听,这喊声就在附近,尖声尖气的,像是小孩的声音。

        他马上回应:“谁在喊?你在哪里?!”

        马上又传来孩子的尖叫:“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李迎新寻声往前走了几步,终于发现,声音是从路边的一个大土坑里传来的。原来,这是一口当年用来浇地的老土井,后来回填了。没成想,被水雨的冲积下,回填土下沉了,形成一个大泥坑。

        李迎新跑到坑边一看,见一个有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眼泪汪汪的,双腿陷进坑里的淤泥里,已经无法拔出来了。

        “小朋友,你怎么掉进这坑里了?”

        小男孩仰着脸对李迎新说:“我刚才在村头玩,看见了一只花蝴蝶,就追赶它玩。它越飞越远了,我就跑着追它,没看到路边下有个坑,脚下一滑就掉进来了……”

        这个坑有两米多深。李迎新趴在坑沿上伸手去够小男孩,可还有一米多的距离呢。

        够不着,咋办呢?“要是有个木杆或绳子就好了!”李迎新想。

        他转身发现了马头上的笼头缰绳,眼睛一亮:有办法了!

        他赶紧撸下了马缰绳。把套马头的笼头那头朝下放下去,让小男孩把头和胳膊套进笼头里,再用手抓紧缰绳。

        李迎新趴在坑沿上,双手抓紧缰绳这头,奋力往上拽。小男孩的双腿陷得太深了,李迎新使出很大的劲儿,小男孩也没往怎么往上挪动。他告诉男孩,尽量把脚尖往下蹬直,和腿成一条直线,以减少脚背的阻力……

        李迎新终于把小男孩从泥坑里“拔”出来了。

        小男孩已经弄得跟泥猴似的,李迎新也弄得一身泥头拐杖的。好在小男孩仅失去一双鞋,身体毫发无损。

        李迎新长长叹出一口气。他这才想起来问:“小朋友,你是谁家的?我在这屯里咋没见过你呢?”

        小男孩说:“谢谢叔叔帮助了我,我家在县城住,学校放暑假后,就来这屯我姥姥家来玩了。叔叔,不好了,你的马跑了……”

        李迎新回身一看,可不是咋的,白马不见了,心里直喊:“坏了,这可是万大叔的宝贝呀,跑丢了咋办呢?”

        小男孩又说话了:“叔叔,我还心思咱们能骑马回去哪……”

        李迎新一听,真是哭笑不得,到底是孩子呀,都这样了,还有心情惦记着“骑马玩”呢?!

      【秋天篇】

        大白马跑没了,李迎新有些紧张,虽然他以前听说过“老马识途”这句话,相信大白马会跑回万大叔家的。可是,就怕出现意外的情况啊。

        他来不及多想了,立刻蹲下身,让小男孩趴在他背上,然后,一起身背起男孩拔腿就跑。

        边跑边问小男孩:“快告诉我,你叫啥名?你姥爷叫啥名?”

        小男孩很流利地:“我叫龚一轩,我姥爷叫张喜春,我姥姥叫徐玉兰,我爸爸叫龚学斌,我妈妈叫张梅梅 ,还有我老姨叫张倩倩……”这小男孩口齿伶俐,小嘴“叭叭叭”的说出一串子人名。李迎新心里真佩服他:现在的孩子真聪明。小傢伙一定是经过幼儿园或学校训练过呀!

        转眼工夫 ,李迎新跑进了村。人们看到李迎新背着男孩,气喘嘘嘘地奔跑,特别是这俩人浑身泥浆,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许多人好奇,也跟在后面跑起来。

        跑进张喜春家的院子,李迎新看见张喜春和老伴徐玉兰正在隔着障子,伸手去缠弄园子边的豆角秧蔓呢。忽见李迎新背着外孙跑进院子,他俩都大吃一惊。他们光顾侍弄园子了,都不知道外孙子啥时跑出当院的。

        听完了小外孙的讲述,他们这才后怕起来。

        俩人的手都哆嗦了,急忙向李迎新道谢……

        姥姥徐玉兰边擦眼泪边给外孙子脱衣服,她看见李迎新的白衬衣都成花衬衫了,也让他脱下来。

        李迎新这才感觉出粘满泥水的衬衣,糊贴在身上是很不舒服的。他就赶紧往下脱。徐玉兰端来一盆水让他冲洗身上泥浆渍印。

        没想到,这一幕被围观的村民们用手机拍了下来,有手快的,立刻在微信上把图片或视频给发布到微信群里……

        就在张家大院 里的人们忙碌的时候,村里的高音大喇叭响了起来:

        “喂喂,全体村民注意啦,全体村民注意啦!到咱们村的包村干部李迎新不见了,有知道李迎新下落的人,请马上告诉他到村部来。听到没有?有谁看见李迎新了,马上告诉他到村部来!”

        李迎新听到后,来不及擦干头发,拎着衬衫和马缰绳向村部跑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村里头这么着急地找他……

        却说万老汉和老伴正在屋唠闲嗑呢,忽然听到大白马的“咴恢”的嘶鸣声。他俩都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好长时间没听到大白马这样的嘶叫了。

        他们急忙出去查看,见大白马站在当院中间,鼻子“卟哧卟哧”打着响儿,昂着头看着他们。

        老俩口只看到白马,不见李迎春,不免有些惊讶。当看见白马的笼头缰绳不见了,不免有些惊恐了!

        “坏了,出事啦!”万老汉脱口说出。这马笼地头是轻易不会脱掉的,一旦撸脱笼头,就说明有紧急的情况发生了:马只有受到惊吓后,才会奋力挣脱掉笼头的!

        他们看见李迎新的手机还在床上放着呢。

        “这孩子,手机也不带上……”万大婶很着急,嘴里叨叨起来:“哎呀……会不会是看见月苋草被大雨淋坏了,这李迎新,可能受不了打击,他一时想不开,怕是撸下马宠头想寻死上吊哇?”

        “快闭上你的乌鸦嘴!李迎新可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上什么吊?!你才想不开呢!”万老汉狠狠地瞪了老伴一眼。说了声,“我去看看!”便急匆匆地走了。

        万老汉跑到村部,让村长用大喇叭发“紧急寻人启示”。

        村里的大喇叭响起了“找李迎新”的广播声。

        当弄清楚了原来是一场“乌龙”件事后,许多人都笑得上不来气啦……

        可是,被微信发出的图片和视频,却在全县城乡的微信群里继续转发着……

        李迎新接到许多同事和同学转发给他的微信。有几个他光着膀子的图片视频和一些文字说明,让他自觉很无可奈何。

        什么“包村干部雨后水坑奋力救儿童”;“青年公务员舍已救人谱新篇”;“都瞧瞧这个见义勇为的肌肉男”;还有的同学调侃:“老同学都要上头条了,我挺你啦……”

        李迎新暗自叫苦:坏了,搞不好该有媒体记者找上门来,到时候再来个‘情景再现‘啥的,我可受不了!

        此时,他也只好回应一下他的昔日的同学们,以免这帮小子再说他别的怪话啥的。他想了想,一时找不出适当的词,便写道:“太言过其实了,请还给我一个清白!”又一看,后面那句用词不当,他就马上改为“请还给我一个清静!”

        “如今的信息传播真是太快了……”李迎新自言自语着。他突然心里闪出一个灵感:哎,为何不用微信这一信息平台宣传一下月苋草的功效以及种值月苋草的效益呢?这将对以后工作的开展,定会有很大推动作用的。

        李迎新说干就干。他用手机制作了一个以月苋草为专题微信小链接。将关于月苋草的资料及开发前景进行了详细推介,又配发了他在地里拍摄的月苋草各个生长时期的照片。同时,他还将在宝山村种值月苋草的推广规划的开发前景,进行了大力宣传。

        俗话说:光说不练是假把式 。李迎新在自己的试验田尽心尽力着,把月苋草的田间管理做的十分到位。

        收获的季节来到了。

        月苋草的种子和株身都是中药材。其种子价值更高,即能制药,还可作来年的良种用。

        当月苋草的销售工作完成后,一年的种植效益见分晓了。

        结果是:李迎新得到56500元钱的销售款。

        如果这块地属于李迎新的话,除去费用1万元种子款,1800元秋收时雇工费,他今年种植月苋草,纯利润为44700元。

        就是说,万老汉这一垧多地,种月苋草,可获利44700元。

        李迎新的试验田成功了。事实证明了种月苋草,是种苞米效益的2倍之多!

        李迎新将销售款加上自已作生产备用金剩余的8000元,凑足6万还给了老妈,他还剩余4000多元。于是,他又凑些钱买了台电脑,打算制作一个大型的网络公众平台。

        万老汉说:“这么贵重的玩意儿,你咋安在我家啦?”

        李迎新说:“我还要感谢大叔呢,多亏有你家这块地作试验田,是它帮我挣了一台电脑的。”

        说着说着,俩人都开心地笑起来……

      【冬天篇】

        临近年终,李迎新反倒更忙了。

        他的月苋草在当地试种成功,引起很大的反响。宝山村的村民们纷纷到万老汉家找李迎新,都想明年要种月苋草。李迎新告诉他们:“大家都放心好了,过几天咱村里召开村民大会,重点讨论明年种植月苋草的事。我是全力支持你们的。”

        刚送走了几个村民,李迎新就接到县扶贫办的通知:让他带上年终工作总结材料,马上到县里开会。

        在全县2017年扶贫工作总结大会上,县扶贫办把李迎新在宝山村搞出的特色种植创收试验点取得成功的典型经验作了专题介绍,县委县政府对李迎新给予了表彰。同时,责成县扶贫办在2018年,将宝山村作为特色种植产业示范基地,并要求县农行和交通部门对宝山村农资贷款和道路改造给予全力支持……

        听到这里,坐在台下的李迎新开始激动了。他很不得一下长出翅膀,立刻飞回宝山村,把这特大好消息告诉乡亲们!

        散会后,李迎新一看时间还不到中午11点,他打算先回家一趟,看看爸妈,也好显摆一下自己又“出息”了的喜讯。再陪他们吃一顿午饭,然后再返回宝山村。

        他刚走几步,就听有人叫他:“李迎新,别忙走。”回头一看,是扶贫办的赵主任在叫他。

        “赵主任,找我有事?我这正准备回家呢。”

        赵主任说:“你先陪我去一趟组织部,不耽误你回家看父母的。”

        李迎新调皮地:“非得让我陪吗?我也不够级呀!”

        赵主任:“这次非你莫属。”

        李迎新一吐舌头:“我跟主任走就是个陪,我搞试验田就是不赔,嘿嘿嘿……”

        “别贫了,快走吧。”

        从组织部出来,时间正好是11点30分。李迎新立即给老妈打去电话。

        “妈,吃午饭了吗?”李迎新问。

        “儿子,你在哪儿呢?”他母亲问。

        “先别问我在哪儿,反正我回家吃午饭。两菜一汤就行啊。”

        “好咧,儿子……”他母亲有些激动了……

        陪爸妈吃完午饭,李迎新叫他们坐着别动。他便麻利地收拾桌子,然后刷锅洗碗,擦拭厨房用具。

        他的父母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如此熟练地干着这些家务活儿,不免有些惊喜。

        没想到,将近一年的下乡包村锻炼,儿子的变化太大了……

        “快放下吧,过来歇歇。”老妈发话了。李迎新这时也想陪爸妈多聊一会儿,便搭好抹布,坐在爸妈身边。

        李迎新坐在爸妈中间,聊起这次回县里开会的事。告诉他们,他在宝山村试种月苋草获得成功的事,受到县里的表彰;特别是会后县委组织部找他谈话,县里拟定提拔他为宝山乡副乡长,主抓月苋草产业扶贫工作,春节后会宣布任命……

        老爸听后很感慨:“儿子,你真是赶上好时代了。你爸我干了30多年的科员,就是因为太耿直了,看不惯不干实事、靠溜须拍马、送礼行贿往上爬的人……”

        老妈说:“可咱儿子拿六万块钱去为扶贫搞试验,最后原封没动又还给家里了。咱儿子一没请客二没送礼,当公务员刚两年,仅仅靠的是努力工作,照样被重用提拔。”

        “这就是让我欣慰的事,我们的党风正风发扬光大啦!如今,真正为百姓一心干实事的人,就是不吃亏呀。”老爸有些激动了。

        正好今天是腊月初八,老妈起早做好腊八粥。李迎新一气造了三碗,吃得直冒汗儿。老妈光看儿子吃了,她连一碗都没吃完……

        李迎春坐上去宝山村的客运面包车,到了万大叔家,把背包一放,就急火火地往乡里赶。说是去乡农行营业所了解给农户特色种植项目的扶贫贷款事宜。原本这件事将在春节后开始运作的,可李迎新总觉得必须先了解清楚有关贷款流程后,好安排农户及早准备手续要件等。

        万大婶叨叨说:“这孩子,刚回来还没暖和透呢,就着急忙火出去了。真成了‘养活孩子不等毛干就要抱‘了,啧啧,真是的……”

        万大叔瞪她一眼:“你尽瞎滥用词,人家对象还没有呢,抱什么孩子?我就喜欢这种性格的小子,人家才是干正经事的人。可惜呀,咱闺女结婚早了,要不……”

        老俩口正唠着呢,后街的张喜春来了,说是来找李迎新去吃猪肉的。

        这就回到本文开篇的话题上了。

        李迎新一直下午才赶回来。一进屋,万大叔就告诉他:“迎新啊,你快点去张喜春家吧,他家杀年猪了,专门来找你去吃猪肉,就等着你了。”

        李迎新说:“张大叔找我吃年猪肉,我一定去。别看前段时间,不管谁家杀猪找我吃肉,我都谢绝了。可张大叔的面子我必须给的。”

        万大婶好像有了灵感似的:“迎新,我看呢,不是张喜春面子大,而是他二闺女的面子大吧?”

        万大叔挖苦她:“别显欠了,人家张家二闺女在外面上大学呢,放假都不回来,搞什么勤工俭学自己挣学费。她和李迎春都没照过面,你这是胡乱勾芡!”

        李迎新哈哈一笑:“这是我大婶有特异功能啊,小的佩服!告辞了!”

        望李迎新乐颠颠的背影,万家老俩口竟愣住了:这小子咋话中有话呢?

        万老汉他们哪里知道哇,李迎新在电脑上发布他的特色种植产业平台信息后,有一个叫“绿水”的网友便成了李迎新的粉丝。通过多次交流,李迎新知道了她是一名大学生,热心特色农业种植,表示,明年大学毕业后,要回家乡从事特色种植产业的创业工作,为改变家乡面貌做贡献。李迎新对她有如此的理想抱负表示赞赏。

        这个“绿水”回复说:是我家乡的一个有志青年的事迹教育了我启迪了我。人家到乡村做扶贫工作,一心想让乡亲们多收入,自己掏钱搞种植试验,风险自担。并且乐于助人,救助掉进水坑里的孩子,不接受任何酬谢。我想,作为家乡的人,更应该为家乡建设出力才是。

        李迎新一听这话,很是吃惊,这好象是说他呀!她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呢?

        没想到,“绿水”马上发来几张图片:李迎新在脱沾满泥浆的白衬衣;李迎新赤裸上身在端水盆冲洗……李迎新看得目瞪口呆!这个“绿水”她从哪掏动的图片呢?

        他马上给她发出一串的“?”

        很快,“绿水”发来一串“笑脸”,说:别装了,你就是李迎新!

        李迎新愣了一下,却马上反应出来了:你是“小泥孩”龚一轩的老姨张倩倩!你把我“走光”的图片到处转发,侵犯了我的“肖像权”和‘“隐私权‘”!还我一个“清白”!李迎新忍住笑发出这段话。

        张倩倩马上回复:我是该还你一个“清白”的!一件白衬衫就搞定!

        李迎新:说话算数哇!

        张倩倩:欧啦!blog.2i2j.com/2291.html

        从万大叔跑出后,李迎新乐颠颠地来到村头小卖店,买了些水果和糕点。他边走边想:已经去张倩倩家好多次了,都唠的是扶贫内容的话题。今天的身份可不一样了,又是头一回去吃饭,在她家众亲属面前,我该说点啥呢?“感情深一口闷!”,“一切都在酒里!”……酒桌上的词太多了,在几次同学聚会上,他可是应对自如的,算是有点经验了,不应该怯场的。那,见到张倩倩,该说点啥呢?谈恋爱的事,他可是第一次呀。

        突然,他自言自语道:好你个李迎新,在网上和她唠得投心对意、心照不宣的,这真见面就没嗑摸了?你真傻了呀?实在没词,就送她一句雪莱的诗嘛: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

        一直快到晚上9点了,李迎新才与张喜春一家告辞。天色很黑,他目送了张倩倩进了自家大门,这才转身向万老汉家走去。

        他全身火热,寒风一吹,竟让他感到无比的凉爽和惬意。他把衬衫盒夹在腋下,右手掏出手机,想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告自己的爱情收获,好让老爸老妈高兴高兴……可刚要拨号,他马上停下了。

        “还是让老爸老妈睡一宿消停觉吧。明天再告诉他们也不迟……”李迎新想。

上一篇: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下一篇:邻居的春节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邻居的春节
    邻居的春节
    天色有些许的暗淡,空气中偶有冷风穿过拥挤的人群,尽管人们装备齐全却依然会不自主地紧一紧身上厚厚的衣服。整条街道的两边摆满了年货,肉市更是
  • 李迎新的四季歌
    李迎新的四季歌
    【春天篇】 腊八这天,宝山村的张喜春家才张罗着杀年猪。 在几个亲戚的帮助下,没到晌午呢,就把年猪收拾利索了。灌好了血肠,又烀上了肉,一大桌
  • 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把生活过成想要的样子
    时隔二十年,我再次踏进这个村庄。村口已经立起了路标指示牌,村道两旁建起了五层高的楼房,一辆辆小轿车杂乱无章地停靠在路边。 走进村子里,借着
  • 不告而别的痛
    不告而别的痛
    遭遇同桌男友的不告而别 我转学了,转到离家很远的一所农场寄宿中学学习。每到周末,绝大多数的寄宿生打包起一堆换洗衣物、床单、装酱料咸菜的瓶瓶
  • 西安西部电缆连续三年被处罚三次今年又被通报
    西安西部电缆连续三年被处罚三次今年又被通报
    进入7月份,西安的天气燥热难耐,市民们想着法的解暑。有的全天开着空调,有的开足电扇马力,各种能消暑的设备都齐装上阵。入夏以来,西安发生了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