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纬47度东经8度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北纬47度东经8度,这里就是苏黎世,瑞士中一个繁华的城市。咱们班是不也有人叫苏黎世。”初一的地理课上,我听完老师说这句话后举起手来。

我知道苏黎世是一个地名,爸爸的出生地,奶奶住在那里。

中国下午两点,这里清晨七点,我站在苏黎世河边,这里距离奶奶的旧居很近。

三年前,奶奶临终时嘱咐我,她有些东西没带回来,在她旧居的床下,让我一定要带到墓碑前烧给她,奶奶的骨子里充满了浪漫色彩,否则她也不会给我起一个这样好听的名字。

我自小听过爷爷的名字,任力伟。听奶奶讲他是一个好人,可惜病故了。奶奶七十岁时爸爸把她接回中国,直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的口袋里都放着一把瑞士军刀,我想爷爷的故事一定和这把刀有关。

后来奶奶病故了,爸爸把刀埋在她的墓碑下,三年后,我二十二岁,爸爸给我买了一张回苏黎世的机票。

1.

我的大学主修德语,这也是奶奶所希望的,她的德语很好,在苏黎世住了大半辈子,父亲也是二十五岁才回到中国开始创业,三十五岁有了我。

历经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我来到了这个我所不陌生的城市,过去总是父母带我一起来。

我走到奶奶的住所,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她回国有十多年了,这里依旧很干净,不像一个荒废了的老房子。

按照奶奶嘱咐,我从她床下翻出一个盒子。

厚厚的一层灰附在盒子上,惹得我还打了个喷嚏。我惊喜地打开盒子,满满的信件,还有一本又一本的日记本,盒子里扑了一厚层干燥剂,信件日记本都码得很整齐。

2.

我打开最为破旧的一本。

头一页写着1959年12月1日。

“25岁的生日我要在苏黎世一个人过了,德语说得不好,也没交多少朋友,就让这条苏黎世河陪我过生日吧,河一定能听得懂我的生日愿望。”

我翻开下一页,1959年12月2日。

“我没有想到我的老师居然把我入学登记手册上的生日记下来了,带着同学们一起帮我过生日,他也是中国人,同学们唱着汉语版的生日歌,我真的好幸福,谢谢你,苏黎世河,你完成了我的心愿,我希望我在这里有朋友不是一个人。”

我又往后翻着,日记本最后两页里夹着一面红心,我翻开最后的文字来看。

1960年10月1日

“今天是我母亲的生日,我在异乡和苏老师一起为她唱起国歌,祝她生日快乐。苏老师用奶油挤了一面红色的国旗在蛋糕上,他的手是握笔的手,做起别的事来太笨拙了,但是好在奶油不差。”

苏老师?奶奶生前总是给我讲她在瑞士的故事,听过她很多的同学,唯独没有听过关于苏老师的任何,但是我记得国旗蛋糕,奶奶说是她喜欢的男同学做给她吃得。

我翻看着前面的内容,想找到关于那位男同学的,以及这个贴心的老师。

1960年7月1日

“今天我跟着苏老师去教堂做礼拜,他是基督徒。他虔诚地向着上帝祷告,希望他与他的家人学生都身体健康。我站在他的身边,心里嘀咕起来,上帝,要是您可以让苏老师感受到我的心意我将永生都拜于基督教下。”

自小我都知道奶奶是一个基督徒,她是因为这位老师感受到了她的心意所以入教还愿么?我拿出下一本,继续翻看着。

3.

1961年2月28日

“大半个月我都没有去上课,肺炎被隔离开了。我在病痛中过完了这个春节,苏老师组织班里的中国学生一起出去庆贺,我想用围巾把自己苍白的脸围起来掩盖我的病情,可是还是被他发现了,他把我送回宿舍。苏老师给我包了二十个饺子,很显然他手艺不精,但他说在他的家乡过年不吃饺子就不算过年。我把面汤都喝干净了,他替我把宿舍门关好,接着去和同学们聚会了。”

1961年3月3日

“今天是苏老师的生日,他的太太来了。我头一次见这个瑞士女人,体态端庄优雅而有气质,我或许这一辈子都不会投入基督教下了,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和这个优秀的女人争,她做了一份奶油蛋糕,拿到班上来。她说苏老师是最爱学生的,他也希望生日有学生地陪伴。我听见同学们不停地喊着她师母师母,还起哄亲一个,好在苏老师拒绝了,他是一个不受国外开放文化侵蚀的中国汉子。今夜,我也要学习做蛋糕,希望下一年的生日我可以做给他吃。”

1961年3月4日

“昨夜我做噩梦了,今早起来床单都湿了。是我太激动还是什么,我梦见了苏老师带着穿婚纱的我奔跑,他说他要娶了我,我问他你的妻子呢,他说离婚。我开心地拥抱他任由他拉着我狂奔,我把鞋都扔了。今天我去蛋糕店学习了,希望可以早一些做给他吃。”

1961年3月6日

“苏老师又到了礼拜日,我请求他把我一起带去,他问我想不想加入基督教,我说我还在了解阶段。其实我的内心很想说,加不加入看你,你若是对我有了兴趣感受到我的爱意我一定一辈子信仰上帝。这些话我都忍住了,我问他,未来有了更好的女孩你愿意离婚么?他说不会的,我说你的妻子会老会不好看你会离开她么,苏老师很郑重地看着我,眼里没有闪过一丝犹豫。也是这一天,我知道了基督徒不能离婚,他信仰他的宗教,他坚守。”

看到这里我长舒了一口气,难怪奶奶没有向我讲过这个老师,原来是段不可能在一起的恋情,可是好奇心勾引着我继续往下看,无论在现代还是过去,师生恋都是禁忌,况且这位苏老师还有一位貌美如花的妻子。

我继续翻看着日记本。

1961年4月1日

“我没有想到在我还没有逃出对苏老师的爱欲下我竟然收到了一封情书。同为华人,他说看到我很亲切。他叫任力伟。”

我的心一点点平复下来,我看到了爷爷的名字,或许奶奶就是这样被爷爷解救的。奶奶唤苏月怡,爸爸名叫任峰。爸爸说妈妈生下女孩时奶奶很开心,她执意要让我跟她的姓,奶奶赐名“苏黎世”。

看了半晌我才反应过来,苏老师与奶奶是一个姓,巧合使我联想这个苏老师会不会是她幻想出来的人,奶奶临终前还在病床上与我讲着各种爱情小说的片段。

我问奶奶,当初为什么要去瑞士,奶奶说瑞士的雪景最美,我问她为什么一定要是苏黎世,奶奶说“你不感觉这个名字很浪漫么?”

4.

1961年4月2日

“苏老师的眼里有火光,盯着那双眼越久那火就烧得我欲罢不能,我不想逃,让火把我燃尽,让我可以无声无息地跟在他身边。苏老师,你愿意听我一句我喜欢你么?”

1961年4月5日

“苏老师生病了,他带着口罩来给我们上课,一下课他就匆匆走了,我已经很有没有以问题的缘由与他单独说过话了。不知道这周做礼拜他还会不会去?”

1961年4月9日

“我在教堂外等他,今天我特意从舍友那借了些粉擦到脸上。可是,那个女人又来了,比起寒酸打扮的我她此刻简直就是盛装出席,她挽着苏老师。真好,他今天的气色红润,穿着也很得体,不知道他们一会儿会去参加什么宴会?总之,苏老师的帅已经是我无法言喻的了,魅力感染着一切,连周边的空气都好闻起来。”

我一直翻到这一本完,都是奶奶对苏老师地单相思,不知道我的爷爷在哪里。

我拿出下一本,年份很奇怪,到1964年了,可是1962年奶奶才写了一点,还未写完,1963也没有。

4.

1964年3月3日

“今天是苏老师的生日,我真是太冲动了,撕毁了两本日记本,1692年到1963年的回忆都被撕碎了。我本计划着把这两本日记当做他今年的生日礼物送给他,以表心意,可我还是被我自己的自作多情打败了。因为我看到了苏老师与他的妻子在学校外接吻。他没有对不起我,是我一厢情愿哭了三天,也逃课逃了三天。今天,他带着蛋糕来看我,以为我又生病了。为了可以和他继续说话,我只能说是我感冒了,我请求他以后多关心我一些,我一个女孩在国外,举目无亲很辛苦,他同意了。我本以为撕掉了1692年到1963年我就可以忘掉他,忘掉那些我所幻想得我与他的一切,可是,我感觉从今天起,我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1964年3月4日

“今天我做了很多的小蛋糕拿到学校,分给同学们吃,当然还有苏老师。这本是1962年应该给他做的,可是连着两年的三月三日都没有上课,我的蛋糕一直拖到了今年。昨天是他的生日我却耍了脾气,今天我特意给他做了一份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蛋糕。可是万一我只送给他一个人肯定会有人说闲话的,为了他的名声,我做了很多。唯独在苏老师的蛋糕上我用奶油挤了一弯明月,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我的心意,会不会想起我名字里带一个‘月’。苏老师,生日快乐。”

1964年3月5日

“我又来跟着他来做礼拜了,已经第四年了,我马上就要毕业,离开他的教室。我今天再次对着上帝祷告,我求求他赐给我力量,赐给我可以当面向苏老师表露心声的力量,如果我说了,不管他接受与否,我都做虔诚的基督徒。今天苏老师也问我了,为什么一直来做礼拜却不入教,我告诉他我在等一个最好的时机。”

我直接翻到了贴着枫叶的那一面。

1964年5月4日

“我们中国的五四青年节,从昨日晚零点算起,我已不再是他的学生了,我现在爱上的是苏秉毅这个男人,而不是苏老师。我约他来苏黎世河来见我,我说我有一些毕业的事想问他,他很热心,来了。见了面我大胆地扑上去抱住了他,原来被一个不是父亲的男人抱住是这样的温暖,我不想放手,脸在他的身上蹭,我掩不住啼哭,大哭大喊起来,用着这里的人听不懂得中国话喊,苏秉毅,我爱你,爱了你四年,第五年我想和你在一起。苏老师那一刻身子是颤动的,看他平时手无缚鸡之力,此刻却把我推得好远,他抹了抹额头,似是出汗了,我再次扑上去他按住我的肩膀,用着那副教师严肃而认真的神情对着我说‘古月,你不能喜欢我。’苏老师叫我名字时打了个磕绊,后面那六个字说得怯懦而犹豫。”

古月?奶奶叫苏月怡,这个古月又是谁?

我接着往后翻。

5.

1964年6月5日

“今天是值得庆贺的一天,我入了基督教。5月4日向苏老师表白后我本就该入教的,可是当我再次找他说想入教的事他竟然躲着我。我每日都跑到学校去堵他,苏老师今天终于跟我说话了。上帝,感谢你听见了古月的心声。苏老师他开始接受我了,今天我挽住他的胳膊他没有推辞。”

1964年6月10日

“今天像往常一样的平淡,我做了一份午餐想去送给苏老师,毕业后我在外面租了房子。中午时我特意选了件老气一些的裙子,只有这样子我站在苏老师身边才与他更相配,他比我大了十岁。”

1964年6月25日

“苏老师今天主动约我去喝咖啡,我很开心,往常都是我拉着他央求他陪我去哪里,今天竟是他主动约我。可是我应该想到啊,苏老师这样的正人君子,还有着崇高信仰的他怎么可能与我有什么发展。他带着金丝框眼睛,灰黑色的西服,坐在我的对面。我看着他的手一直握拳,满面的愁思。他对我说着‘古月你还年轻,未来还会碰见很多人,我已经结婚了。’苏老师说出了这样的话,迟迟没有说出不允许我喜欢他,我欣喜地以为我还有希望。我拉着苏老师的手说,‘未来再说未来,现在我只喜欢你。’苏老师拿着包走了,他对我说得最后一句话是‘你是我的学生,我爱我的所有学生。’我看着慢慢隐去的灰黑色。直到天黑我才走出咖啡厅,为什么又让我碰见了这个人,追了我三年多的任立伟,他看见我很开心,向我跑过来。我很难过,转身跑向不同的方向。”

1964年10月1日

“每年的国庆节我都与苏老师在一起,今年的却不在,三个多月前他消失了。我去学校问,他们说苏老师似乎是带着妻子去旅游了,我不相信,他这么爱学生这么爱教育事业的一个人怎么会请假去旅游。难道他是因为我,为了躲我而走了,我不敢想。上帝,我是您座下虔诚的信徒,请保佑我再见苏老师一面吧。”

我拿出下一本,1964年的这本上奶奶有太多的地方写到古月,或许,奶奶的名字也是一个故事。

6.

1965年1月1日

“今天这里下雪了,还记得当初我是为什么来,因为这是世界上雪景最美的地方。无聊的时候我就会来到苏黎世河,苏老师说他刚来这里读书时因为成绩不过关,常常来这里散心。我把脸缩进围巾里,冷风吹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我努力站在苏黎世河的旁边,想象着河那头的风景。苏老师会不会搬到河的那一头,因为他离不开这景。这里好冷好冷,吹得我感觉身子轻飘飘的,我的腰像被打断,没有预兆我的腿也开始发软。晕眩之际那张已经有了丝丝皱纹的脸印在我的面前‘苏老师,我真的好想你,感谢上帝。’我说着,然后什么都不记得。注:此篇写于1月3日,我出院后回住所写的,那晚我没看错,真的是苏老师,而我被查出来低血糖。”

1965年1月5日

“最近几日我都与苏老师住在一所房子内,两间屋子。因为我的房东把房子收回了,苏老师说等我找到稳定的工作后再搬出去,而且我一个人吃得不好,才得了低血糖,最近他刚好可以照顾我。苏老师说我不要多想,他只是对待学生特别关心一些,因为他还没有孩子,所以他把学生都当成孩子。我恬不知耻地告诉他我可以为他生孩子,他气得差点抡起巴掌打我,最后再卧室憋了一天一夜不出来,我怎么叫门也不出来。第三日清晨,我听见了关门的声音,等我跑出去看时苏老师已经不在了,他留了张纸条给我‘我喜欢苏黎世河,却因为你不得不逃离,等我回来想看雪时又碰到了你,或许这是上帝的意思,可是上帝绝对不允许我爱上别人与我的妻子离婚。’他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厨房却堆满了肉。我开始一个人给自己做饭吃,一定要把身体养好,等他回来,见一个白白胖胖的我。

1965年2月1日

“我终于找到了一份薪酬可以养得起我的工作,苏老师再也没有回来过。”

1965年2月10日

“我又遇见了他,任力伟。或许苏老师看见我的时候就和我看见他的时候一样,心绪烦乱。”

1965年3月3日

“今天是苏老师的生日,任力伟给我买了一份蛋糕,他说我此刻一定特别想吃蛋糕,我不知道他知道多少,但有的时候他确实让我很感动。”

1965年4月6日

“任力伟今天向我表白了。我已经习惯他对我示爱,但是我没有准备好接受。”

1965年至1969年,奶奶用半本就写完了,她写得很随意,偶尔写爷爷送了她什么,带她去哪里玩。日记里的爷爷很宠奶奶,可是奶奶对他的心意除了感动我找不出第二个词。

7.

1970年2月1日

“我去力伟家和他一起过了新年,他买了两张机票,说是十天后与我一起回国。我知道他的想法,想在我的父母面前向我求婚,他对我的爱,我已经应允了。书上写过,找一个爱自己的人比自己爱的人要好很多,他爱我,他比苏老师浪漫。我本以为一切就会这样下去,顺理成章和他结婚,可是我回到家却发现了另一个人的行李。这本就不是我的住所,他是来要房子的吧。但屋内此刻没有人。”

1970年2月7号

“这几日每天力伟都约我,但我都以抱病推辞,他执意要来看我,我说是月经,没什么的,让他好好准备回国要买的东西,他很开心。我不愿离家,生怕像几日前一样错过苏老师回来。今天他终于回来了,苏老师的头发开始花白,那笔挺的西装在他的身上开始显得肥大,他苍老了一截子,我有一种错觉,现在年轻的我终于能配得上他了。苏老师抱住了我,他说他的妻子没了,他本是不能生育的,但是他的妻子为了他做了试管婴儿,他的妻子很痛苦,他选择了让孩子活着,让妻子解脱。那一刻我盯着苏老师,他像赤裸一般站在我的面前,让我开始恶心。可是当我看着他躺在沙发上睡着时,我还是忍不住想亲吻他,力伟在哪里,我很需要你,我好像又被爱扣押住了。”

1970年2月10日

“我每一天都在悉心照顾苏老师,给他做各种各样的早餐,还记得书上所写这世间最浪漫的事就是每天早上起来可以看见你的爱人以及一顿丰盛的早餐,他比爱人还珍贵。晚上,我会央求他陪我去看苏黎世河的夜景,靠扔硬币而选择向左拐还是向右拐,我不知道这一路的景是什么样,但是有他在的景一定不会差。很多次我想扑上去亲吻他,可是当我满心激动地看向他时,眉头的愁思一次次把我惊醒,他是一个痛失爱侣的人,根本没有接受我的意思。他对我眼神里只有关爱从来都没有欲望。苏老师说他妻子的母亲把孩子带走了,孩子还小,长大点再让他带。他每日都坐在房子里对着上帝祷告,我想他真的很痛苦吧,虽然看着他这样我也很痛苦。

1970年2月11日

“回中国的飞机起飞了,力伟今早给我打了一通电话,他真的好似我肚子里的蛔虫,他问我是不是不方便回了,要来了我家的地址,他说他把东西送过去,告诉我的父母古月很好。我谢谢他,没有多说。”

1970年3月3日

“今天我给苏老师做了一个蛋糕,蛋糕上用中国字写着我爱你,他一刀下去,‘爱’被劈开了。他梦中呓语‘我害怕我犯错,我是一个老师,我怎么可能爱上我的学生,我是一个基督徒,我不可能离婚。’他不在错,错在我生得太晚,若我不是他的学生早几年认识他,他也一定不会这么痛苦。”

1970年3月30日

“苏老师回校继续开始教书,我搬出了那所房子,与力伟开始同居,深夜我总把他的脸与苏老师的脸相融合。谢谢你,力伟,你让我感觉到我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学生一个孩子。”

1970年5月4日

“我怀孕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把孩子打掉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对不起。”

这本的后半段变成了空白。

我拿出最后一本日记。

1975年2月5日

“力伟跟我求婚了,不知是他原本就这么浪漫还是为了爱我才变得这么浪漫。力伟找来很多的同学站在苏黎世河边举着蜡烛,他蒙住我的眼,一瞬间我的眼前满是星光,她们有节奏地摇摆着胳膊。苏伟买了一个戒指,套在我的手上,他说他愿意娶我,愿意给我一辈子的浪漫。我说我也愿意。”

1975年2月18日

“我们一同回国,互相约见了对方的父母,爸爸妈妈对力伟很满意,长相不错工作稳定,对我也很好,双方父母谈论结婚的地点与时间。力伟开口,希望我们可以回到苏黎世举办婚礼,因为他知道我喜欢那里,可是永远都不清楚我是为了什么真的爱上了那里。”

1975年2月25日

“今天,我告诉父亲我想改名字,他没有多想,应允我了,回来知道我把姓都改了大发雷霆,我跑到了朋友家避难。”

1975年3月8日

“我和力伟领了结婚证,为了庆贺我们俩成为正式的夫妻,双方家长请亲戚吃了个饭。爸爸没有再说我改名的事,力伟虽然看见了户口本上我的新名字很震惊,好在他没有多问。”

这本日记本只有这么寥寥几篇,大半本的空白。

8.

盒子最下面放着很多的信件。

“苏老师,我和力伟今天结婚了,我知道你也知道,因为你来参加我们婚礼了,你祝愿我们早生贵子百年好合。我的恩师我的希望我的信仰我的爱人,苏秉毅,苏月怡很爱你。十天前我与力伟回到北京,我拿出户口本领了结婚证,也改了名字,我叫苏月怡。至于古月,心中装满了太多的苏秉毅,她已经死了。1975年 3月24日”

古月是奶奶的曾用名,看到这里我不禁哭了,苏秉毅苏月怡,他们此生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交

这封信上没有邮票,我想奶奶一定是没有准备寄出去。

我找到了一封有着邮票的信件,写着学生古月收,如此端正的字,我猜一定是苏老师写的。

“展信安康,我的学生,你还好么。老师已经回到旧所了,我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祝愿我的两位学生也可以马上有一个大胖小子。我和他在这里住刚刚好,苏黎世河边的房子我决定留给你。祝愿我此生最优秀的学生,一直幸福下去。 苏秉毅 1980年1月1日”

箱子里还有很多贴着邮票有撕开痕迹的信件,不过都被胶带重新粘上了,我不想打开,我猜想奶奶也是为了逼迫自己不再打开回味所以才粘上的。

信件的下面有着一个薄薄的本子,说是本子不如说是几十张信纸黏在一起。

9.

“整整五年,我都在用信件与苏老师聊天,我们从来不提见面的事,只是关心着对方,他说他的孩子叫苏顾宣,不知是他刻意而为还是什么,顾与我的古发音很相像,我已经告诉了他,我改名苏月怡。最近怀孕的反应越来越强烈,苏老师说这是幸福的反应,如果孩子的父亲姓苏,我一定很开心。1980年 10月5日”

“孩子出生了,我看着他,为什么越看越像苏老师。我给苏老师写了信,希望十多年后我的孩子也可以投到他的门下,苏老师问我孩子叫什么,我说孩子叫任峰。今天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力伟一直在用他的底线爱着我,哪怕他发现了这些日记本,信件,也好好得给我放回原处。他爱我爱的卑微,像我爱着苏老师一样,不知道他快不快乐,这样爱着一个人我很不快乐,只是习惯了用爱自我绑架。1981年2月28日”

“我今天抱着任峰去见了苏老师,这里下雪了,我们约定在苏黎世河边见面,没有告诉任何人。天很冷我抱着孩子苏老师抱着我,我们依偎在一起。我知道力伟就在后面盯着我,他总是这样我走哪他跟到哪。这个秘密是他有一次在喝醉酒时告诉我的,其实这么多年我所有的爱他都知道,只是他看我越爱得越卑微越想拯救我。二十年前他站在树丛下看着我给苏老师过生日看着他来到宿舍看我,他看着我们一起去教堂做礼拜也目睹着我在大街上失魂落魄大哭不止,他看着我进公司随后也去那家公司应聘。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不过是他爱我我爱他,我们刻意陪在对方身边而已。1981年11月5日”

“我与苏老师的约见已经越来越平常了,人上了年纪也开始抛下很多面子,苏老师牵起我的手,亲吻我的脸,手搂着我的腰。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与他发生到那一层关系上,因为牵手亲脸拥抱我们都可以用非常友好的师生关系来解释,可是若真发展到了那一步是不可饶恕的。1982年7月5日。”

“力伟的爱让我承受了越来越多的愧疚,我向他提出了离婚,他不应允,他说我是基督徒,是不能离婚的。我骗他说,任峰是我和苏老师生的,基督徒可以被迫离婚。他不知道苏老师不能生育,但也不信我的话,我不断地逼问他,说着任峰第一天生出来就和苏老师长得像,我不停地重复着我有多爱苏老师,他不是不知道。我知道,力伟一直以来都很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相信他眼中的我一定不是一个荡妇。如今,不是他不信我了,是他把自己的耐心磨完了,他不信任自己了。1983年8月8日”

“我与力伟签订了离婚协议,孩子归我房子归他,虽然他不要但是我有住所。我回到苏黎世河边苏老师留给我的旧居,搬房离婚的事我没有告诉过苏老师,他寄到原住所的信没有人收一定都会被返回。苏老师,再见,力伟,再见。一个让我爱到忘记自己的男人,一个感动我让我愿意以身相许的男人。1983年8月9日。”

10.

我捧着这些信件,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奶奶让我把这些带回去给她,就是把关于苏老师的回忆烧给她,不知道爷爷还在不在了,任力伟,苏秉毅,若是任何一个人还在这个世上该有多好,我想去找寻找奶奶那时候的印记,奶奶在他们心中一定是不一般的女人。

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此刻,门竟然响了。

我走到门边,门被推开,进来的那个人也是很惊奇。他看着我,手里拿着钥匙。

“你是?”他的年纪估计比爸爸大个十来岁吧。

“我是这个房子主人的孙女,她来找我帮她带些东西。”

“你是苏阿姨的孙女吧,我父亲刚好有东西让我交给她的家人。”

“你爷爷是谁?”

“苏秉毅”

我跟着他回到苏老师的家里,在河的那一头,如奶奶日记中所写。

他拿给我的依旧是一个盒子。

“这些父亲从来都没让我拆过,他说是苏阿姨的。十三年前我父亲走了,我去你们家苏阿姨也不在,我想着如果房子没有卖你们一定有人会回来,我就时不时去打扫一下,顺便看看你们还在不。”

“你为什么会有奶奶家的钥匙?”

“父亲给我的。”

日记所写,那所房子是苏老师留给奶奶的。

11.

我打开箱子,里面有信,我拆开看,是奶奶的字迹。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没有想到你会往这里发信,我以为我这次真的可以忘掉你,为什么每次在我差点相信我要忘掉你时你就会突然出现。你的信件里有一把瑞士军刀,很小,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意思么?1983年10月2日”

奶奶的信件反面是另一种风格的字,与我之前所看到苏老师的信字体一模一样。

“我发的信力伟收到了,他告诉我你回到了这里,他真的很爱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跟他说清你要离婚的,好在还有一套房子。这把刀,我希望你能想成是恩断义绝的意思,彻底地斩断与我的关系。至于真的是什么意思,谅我无法开口。”

这些字里有删有改的,我猜想苏老师是在保留原件,把这也当做草稿,然后再摘抄一份发出去,因为我看到了奶奶的回信。

“不,我不要当做恩断义绝,瑞士军刀是世界有名的,你把这么好的礼物送给了我一定不是想恩断义绝。1983年10月12日”

苏老师后面没有草稿,我也没有看到后来的回信。

我又打开别的看了看。

“本来已经想好了再也不给你写信了,不过今天有个好消息。我儿媳妇怀孕了,我孙女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苏黎世。我想要一个孙女,这样啊,未来她就可以躺在我的枕边,我把咱俩的故事当做爱情小说一样讲给她听。1995年7月8日”

苏老师写道“苏黎世,孩子要是知道可要恨你这个奶奶了。你生了一个好孩子,任峰回国创业,给我们的国家带去资源,像我们这一群马上就要死在外乡的人也不知道对祖国有什么贡献。要是我死了,真希望有人可以回中国给我立个墓碑啊。”

奶奶回信。

“就让苏黎世给你立个碑,她姓苏,要是你还能见她一眼,一定会收她做干孙女的。1995年7月18日。”

苏老师写道“孩子还没出生呢,就知道是孙女了,你一天就爱东想西想的,老了还这样。”

我把这些信件都折好放回了盒子里。

11.

任叔叔给我端来一杯水,我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个盒子。

“苏爷爷埋在了哪里?我想去看看。”

“父亲没有让我埋他,他说这里不是他的故乡,可是我也没有去过中国。他告诉我,去找苏奶奶的家人,让苏黎世把他埋了。那是父亲闭眼前说得,我总感觉像说胡话,为什么你们家的人一定要埋他呢。”他有些难为情地说着。

“叔叔,那套房子您收回吧,我们家估计没有人再回来住了。苏爷爷生前帮过我奶奶,我们苏家理应也帮他一次。”

“真的么?这个苏黎世是你什么人?”

“就是我。”

看他的表情显然是大惊。blog.2i2j.com/2548.html

他走回卧室,给我拿来一张照片。

“别的你也带不回去,就把这个当做我父亲埋在地下吧,这是他生前最爱的,他躺在病床上都带着眼镜在数人,看他们。”

我拿过照片,我看见了奶奶,她年轻的时候真漂亮啊,她开心地挽着一个人,金丝框眼镜,灰黑色西装,“这个就是苏爷爷吧。”我指着奶奶挽地那个人问。

“是的,父亲和学生的毕业照。”

“苏爷爷年轻时真帅。”

12.

三天后,我带着两个纸盒以及照片上了飞机。



 
上一篇:软卧夜车 下一篇:续命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续命
    续命
    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了!在C城郊区外五十公里的一处实验室里,传出一阵阵欢呼声,随着声音,一个人影在走廊上快速的奔走,欧阳院长,欧阳院长,
  • 北纬47度东经8度
    北纬47度东经8度
    北纬47度东经8度,这里就是苏黎世,瑞士中一个繁华的城市。咱们班是不也有人叫苏黎世。初一的地理课上,我听完老师说这句话后举起手来。 我知道苏黎
  • 软卧夜车
    软卧夜车
    不,不是我杀的! 一声惊呼划破夜空,在寂静的软卧包厢里显得格外刺耳。左上铺的小伙子腾地坐了起来,头重重撞在天花板上。小伙子哎呦一声又躺了下
  • 监管趋紧平台减少   民信金控认为备案只是网贷监管的开始
    监管趋紧平台减少 民信金控认为备案只是网贷监管的开始
    据 网贷之家的最新数据统计, 截止 到 201 8 年 1月 底 网 贷 正常 运营 平台 1906家 ,环比 上个 月 的 1931家减少 了 25家 ,成交量为 2081.99亿 元,环比 12月
  •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
    被“黑”的可溯金融冤也不冤_网贷之星社区_新浪博客,网贷之星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