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宝气之穿越的龙珠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楔子

上世纪30年代

恒河渔村

这座渔村有一片汪洋大海,而且常年四季生产丰富的海产,所以村民们都靠捕鱼为生。而这座渔村的海产远近驰名,村以外的人很喜欢和他们购买新鲜海产。

在他们的渔村里有一座龙王庙,龙王庙里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海龙,龙口里还含着一颗龙珠。

那是一颗浅蓝色龙珠,在早上,这颗龙珠显得平凡无奇,与一颗玻璃弹珠没什么分别。一到晚上,龙珠就会散发出璀璨的亮光,十分夺目,照得海龙王庙熠熠生辉。

村民们认为那是龙王显灵,所以村民们十分信奉海龙王。为的是祈求龙王庇佑,保佑出海捕鱼的渔夫们出入平安,丰收连年。因此每年的海龙王节,村民们会大鱼大肉地祭拜海龙王。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深夜,海龙王口里的龙珠突然从龙口掉了下来, 甚至还不知去向,村民找遍了整个渔村,都不见龙珠的踪影。

后来就传来了谣言说有妖魔来侵袭“恒河渔村”,海龙王为了收伏妖魔,就吐出龙珠,并施以法力使龙珠散发出奇特耀眼的光芒,妖魔敌不过那光芒于是败阵而逃。

被施法的龙珠有神奇的感应力,于是一路追踪妖魔的踪迹,誓不收服妖魔绝不回归到海龙王的口里。

关于龙珠不见的故事还有几个版本,每个故事各有各的精彩。

可是万万没想到消失的龙珠其实是在一个闪电的夜里,龙珠发出的光芒与闪电交汇,而后空中突然响起一阵响雷,在那一刹那,两者的交汇形成一个时光隧道,龙珠随着那时光隧道消失不见。

01

2017年6月10日,G城市。

邱明杰醒过来已是7点50分了。他瞬间清醒,马上从床上跳起来直奔浴室。匆忙的梳洗一番,他以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连早餐都顾不得吃就冲出了大门口,连邱妈妈在后面呼唤他,他也充耳不闻。

邱明杰快步跑向车站,却在途中误踏一颗弹珠而摔了一跤。他在心里咒骂几句,捡起那颗弹珠匆匆瞥了一眼,是一颗浅蓝色的弹珠,随后他不加思索就把它放进口袋里。看看四周并没有其他人,快速站了起来,往车站跑去。

不懂是否出门前忘记烧香的原故,这一天对邱明杰来说可谓是倒霉到家。

当邱明杰终于赶到去车站却错过了班车。下一班车一等就等了大半个钟头。

理所当然的,赶到了工作地点已是迟到了,迟到了免不了挨老板一顿骂,他自知理亏,也不敢吭声。

接下来工作频频出状况,不是打错字被发现又挨顿骂,不然就是所交代的事情做得不完善而被责怪。

好不容易做完手上的工作,想到厨房倒杯水喝竟然可以被热水烫到。就连踏出门口都可以和迎面而来的美女撞个正着,杯中的水倾洒在美女的衣服上。当然邱明杰不免被美女怒骂冒失,还被瞪了白眼。

唉,今天究竟怎么了?

接下来倒霉状况并没改善,邱明杰趁着中休时刻小睡片刻居然睡过了头,还被老板逮个正着,结果又被骂了。

之后,邱明杰拿起刀片准备切开信封时被刀片划伤手指,放在桌上的原子笔竟然不翼而飞。

就连向来数学精得可以的邱明杰算错数目题,很不意外地又被老板痛骂一顿。

几经波折终于挨到下班回家。在梳洗前,邱明杰把今早在路上捡到的弹珠放在他卧室的书桌上,然后重复日常下班后的动作一直到上床睡觉。

平时鲜少发梦的邱明杰在这个晚上发起梦来了,而且还是场恶梦。

恶梦中的男主角不是别人,而是邱明杰本人。他梦见自己仿佛回到上世纪民初的年代。

当时的邱明杰被人捆绑了手脚,还用布块塞住了嘴巴,然后被强塞进空间极为狭窄的“猪笼”里,再丢进大海里。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想死~

邱明杰在笼子中吃力地挣扎。只是一切是徒劳的,没人听得见他的呼喊,也没人会对他伸出援手。

邱明杰猛然被惊醒,他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伸起手抹掉额头上的汗。

呼~还好是一场梦。

邱明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又躺了下去,闭起眼睛就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着后的邱明又做回相同的梦,在大海中苦苦挣扎。他顿时又从恶梦中惊醒过来。

这回邱明杰已睡意全无,拿起床头的闹钟一看,现在不过是半夜3点20分。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就呆坐在床上。

就在此刻,邱明杰被一股神秘的蓝光吸引住了目光。他站了起来,然后那方向走去,再驻足在书桌前,伸手拿起那颗珠子。

邱明杰想了想,这不是今早在马路上捡到的那颗弹珠,怎么早上看似平凡无奇的弹珠到了晚上会闪着光芒呢?

邱明杰的脑袋不停地搜索有关于会发光的珠子的名词。最终脑袋闪过一词叫夜明珠。他心中很笃定这颗弹珠就是夜明珠。

有关于夜明珠的事迹,邱明杰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晚清慈禧年间。

不懂为什么,当杰再细看这颗夜明珠时心里有股不祥之兆,可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良久以后,邱明杰放弃再追究了,或许是他想太多了。于是他索性把夜明珠放在桌子的抽屉里,就让它永无休止地躺在那里吧,当作和它河水不犯井水。

这一切还未结束,接下来的几个晚上,邱明杰总是做同样的恶梦。

惊醒过来后,邱明杰似乎觉得这个恶梦和夜明珠有关,一想起那颗夜明珠,那股不祥之兆又来袭。

邱明杰感到十分厌烦,也不想再纠结下去。于是他下了床直接打开抽屉取出那颗夜明珠,然后用力把它丢出窗外。

之后,邱明杰重新躺在床上,合上眼睛一觉到天亮,再也没做过那场恶梦了。

世上有些缘分就像是命中注定的,杰本以为就此和夜明珠一刀两断,以后不相往来。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还是与它在马路上重逢。

还真像个牛皮糖似的非要黏着邱明杰不可,可是他压根不想和它有瓜葛,还是把它越丢越远越好。

正当邱明杰捡起那颗夜明珠时,它瞬间闪耀着一股极其耀眼的光芒,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直视它。

不一会儿,邱明杰如同被卷进时光隧道里,身子不住地往下坠。

02

邱明杰苏醒过来已是傍晚时分。他坐了起来,环顾四周。映入眼帘全是陌生的景象。

房子内布置简陋,所有的家具都是用木料制成的,有一种古朴的味道,想来这儿大概是个村舍。

在邱明杰意识越来越清晰之际,他还闻到一阵阵咸咸的海水味道。他肯定身在渔村里。

我怎么会在渔村?到底发生什么事?邱明杰努力地搜索着之前发生的事。

倏地,邱明杰听见一阵开门的声音,他的思绪瞬间被打断。他朝门口望去,看见一位年约17、8岁的少女缓缓向他走来。

定眼看看这位花季少女,她身着米色碎花旗袍上衣,再配上相同颜色的碎花长裤,还梳着两条辫子,一脸清秀可人。

不过,她的装束让邱明杰越看越疑惑,印象中从电视剧里有看过这种服装和发型,那是属于上世纪民初的装扮,21世纪的年轻人绝不会这么穿。

想得入神的邱明杰被少女的呼唤声惊醒了。当他抬眸望向她时,接触到一双充满关怀的眸子正凝望着自己。

据了解,邱明杰原来已昏迷了3天3夜,现在终于苏醒了,她也就放心了。

后来从少女的口中得知她是在海边发现邱明杰的,当时的她以为他已气绝身亡,但后来发现他还呼着微弱的气息,于是赶忙把他带回家去,还请附近的大夫来替他把脉。

经过细心照料,邱明杰的脉象逐渐平稳,气色也渐渐变好,现在终于醒过来了。

邱明杰对于她的细心照顾感激不已。

杰再深入了解少女的背景,始知她芳名为文秀,年方18,双亲均已离世。

文秀的娘在生她时难产死了,爹则在她6岁时出海捕鱼时遇上大风浪,被大浪卷走了,至今生死未卜,不过大概已九死一生了。

自双亲相继离世,文秀就和婆婆相依为命。

自幼痛失双亲的秀被村里的人喻为不祥人,所以村里的人很排挤她们婆孙俩。

村里的人以避免沾染霉运,甚至要求她们俩远离所有的村民。也因为这原因,至今仍没人向文秀招亲。但她感到无所谓,就和婆婆相依相惜到老吧。

邱明杰对于文秀的身世深感同情,也觉得这村里的人太迷信了。毕竟有谁能未卜先知?那只不过是天意,就这样让她无辜担起不祥人的罪名,那也太岂有此理了。

文秀早已习以为常,也就不放在心上,也劝邱明杰别太认真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邱明杰发现文秀所说的话和现代有点差别。比如妈妈说成娘,爸爸说成爹等。这让他疑惑不解。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甲戍年庚午月辛丙寅日。”

邱明杰简直听得一头雾水。一脸困惑看着文秀。

“西历?”

文秀摇头不解。

“那么农历?”

“农历为甲戍年5月13日。”

听罢,邱文杰羞愧再问何为甲戍年?再继续发问显得自己很无知,一个大学毕业生居然不如渔村姑娘。于是他拼命地想甲戍年是西历的哪一年。

邱明杰心想2017年是丁酉年,然后再继续分析戍是生肖狗,甲是属于天干,那究竟是哪一年?

“现在是20多少年?”

秀摇摇头更正:“现在是1934年。”

邱明杰听罢立刻懵了。他分明是身在2017年的,怎么一晃就倒退到1934年?难道他是踏进了时光机穿梭回1934年的?

天啊!这会不会太无稽、太胡闹了?

接下来的日子,邱明杰适应不良。离开了家人他才发现自己真的非常想念妈妈。想念妈妈温柔的声音,想念妈妈和蔼的笑靥,想念妈妈为做的饭,那是多么幸福美味。

于是,邱明杰经常在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拿出带他来到这个年代的夜明珠。

他试过像电视剧那样对夜明珠念咒语,甚至是搓、打、丢夜明珠,希望夜明珠能发生奇迹带他回到原本的年代。

只是夜明珠除了在晚上闪耀着光芒之外,就毫无别的反应了。

03

不知不觉邱明杰在这渔村住了将近一个月,而他也慢慢适应这里的环境了,也逐渐淡忘掉回到现代的事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邱明杰倒是觉得文秀和婆婆挺好相处的。她的刻苦耐劳、成熟懂事、善解人意、温柔善良是他在现代很难看得到的。

婆婆的热情大方、和蔼慈祥,总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也不把他当作外人来看待。

此外,婆婆还烧得一手好菜,让忙了一天的文秀和邱明杰吃上一顿饱饭,这是自来到这里让他感到最幸福温馨的事了。

被孤立的文秀也是靠捕鱼为生,只是她通常是到浅海一带捕鱼。

后来邱明杰也跟随着她一起去捕鱼。渐渐地,他也掌握了捕鱼的技巧。慢慢地,他们也到深海一带去捕鱼。

文秀还告诉了邱明杰龙珠不见的事。她还说至今龙珠已不见了好几个月。

这几个月以来发生渔夫出海捕鱼无辜失踪,不然就是翻船事件,搞得渔夫们人心惶惶。

怪不得每次他们出海捕鱼前要先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祈祷,原来是祈求海龙王能保佑他们平安出去,平安归来。

文秀还说每次能平安回家就感谢龙王的保佑,毕竟能多活得一天就是多赚了一天的幸福,所以要懂得感恩。

不懂为什么,邱明杰见到文秀的知足常乐,心里会泛起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望着她那纯真的脸庞让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心底是满满的幸福和快乐。

这天邱明杰和文秀没有出海捕鱼,两人坐在屋内聊天。这时婆婆从屋外走了进来,还把门掩上,一脸神秘兮兮地走到文秀的身边,然后坐了下来。

婆听说是妖魔的发力高强,龙珠最终敌不过妖魔的功力而粉碎了。

海龙王痛失龙珠以致悲痛万分,大海也随之悲鸣而卷起惊涛骇浪才会导致渔夫们惨烈被牺牲。

为了平息这场大风波,村长决定请个知名道士来帮忙,看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停止频频发生的海上意外。

此话一出没多久,村长果然从别个村子请来了一名高知名度的道士。为了不震惊村里的人,文秀和婆婆都乔装前去现场观看,邱明杰也一同去看。

经过道士一番观摩和分析,所得出的结论与村里的谣传一样,他还说目前海龙王依旧悲痛万分,意外还会持续发生。

若要化解这场灾难,就要献出一名圣女嫁给海龙王,只要注意力被分散,它就不会再悲伤了,灾难就得以解除。

最后道士还提点村民说圣女除了具备贤惠德行之外,还要是个不谙世事,身心纯洁的未嫁女子。

待道士离去,村民纷纷考量道士口中圣女该要花落谁家?

村里头未嫁女子多的是,只是在这致命关头又有谁忍心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拱手送给海龙王,说白了只不过亲手将自家辛苦带大的女儿往鬼门关推。

如今谁有未嫁女的人家都提心吊胆,连文秀也不例外。秀的婆婆每天每夜都在祈祷,希望她不会是那个被牺牲的可怜人。

04

自从文秀被村里的人喻为不祥人后,就再也没见过村长。

村里的人都对她一家避之则吉,她甚至忘了村长的长相。经村长这一登门拜访才知道村长是何人。

显然村长的拜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文秀、婆婆和邱明杰心中已经有了个谱。

村长是心存坏心眼,抓着她的痛处,让她早早结束生命,免得以后把不详之霉气殃及其他的村民。

村长倒也开门见山地把重点告知文秀一家,毕竟整座村子就只有她是最适合下嫁海龙王。

村长也不等秀的反应,直接把挑好的黄道吉日和吉时都告诉她们。

“所有的事情我会打点好,你们不用操心什么,总之时辰一到,我会抬轿子来接你的。”

话一撂下就匆忙离开,深怕沾染一身霉气,让他倒霉连年。

所挑好的吉日是甲戍年丙子月癸丑日。吉时为卯时。

邱明杰在这里活已有好几个月,对以前的黄历一窍不通的他也慢慢开窍了。这吉日就是西历的1934年12月8日,吉时则是凌晨5点到早上7点。

距离现在和这良辰吉日只不过是区区的2个星期,这会不会太仓促了呢?况且文秀也没答应这桩荒谬的“婚事”。

这时的婆婆和文秀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婆婆一直在厅里来回踱步,口里一直在重复怎么办好?怎么办好?说得口吃吃,手也在微微颤抖。

文秀已是哭成了泪人,还不停地喃喃喃自语道:“婆婆,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这句话简直说到婆婆的心坎里,婆婆即刻上前去把文秀抱在怀里,两人就哭成一团。

邱明杰亲眼目睹这一场闹剧上演,感觉这村里头的人个个思想腐败,怎么可以迷信至此?当然他也不想文秀去白白送死,他非要想个方法去救她。

只是现在要等秀文和婆婆冷静下来才好解决问题。在心慌意乱的情况下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文秀哭得心也凉了,哭得流不出一滴泪来,就这样像座石膏象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活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看得邱明杰的心隐隐作痛。

邱明杰总觉得村长的强人所难太过分了,无论如何文秀都要为自己抗战到底。

最初文秀觉得村长的话就像一道圣旨,有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心态。经过邱明杰连日来苦口婆心地相劝,觉得他的话言之有理。

既不想死,就不该浪费时间坐以待毙,于是决定跟邱明杰前去找村长拒绝这门“婚事”,为自己的未来抗战到底。

万万没想到当文秀带着邱明杰前去找村长时早已被村民们轰出他们所谓的安全区域。有的在说风凉话,有得出言侮辱文秀,有的还劝秀早死早超生,来世投一户好人家。

在大家议论纷纷的当儿,有个中年妇女甚至还端出装满血浆的木盆来,还不由分说地把血浆泼向邱明杰和文秀,之后很无礼地对他俩喷了一口唾液,还好他反应灵敏带她躲过此“浩劫”。

两人只好垂头丧气,败阵而回。

05

眼见“婚期”渐渐逼近,邱明杰仍旧没想到解救文秀的好办法,又不得对她见死不救。他思前想后只好冒昧地建议她“逃婚”。

其实文秀倒也想潇潇洒洒地离开,想想年迈的婆婆,在自己倍受鄙夷的时候都对她寸步不离,如今为了逃婚而离开她。

况且自小在“恒河渔村”土生土长的,外面的世界不是想象中的单纯,文秀要如何生存下去?

想着想着,文秀未语泪先流。这是个多么左右为难的方法,想留又难,想去也难。

既然文秀无法自己做决定,那就交由上天代为决定了。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喧嚣的笛声和敲锣声,像是欢庆嫁娶的喜悦。

他们仨齐聚于门口,看究竟谁家做喜事。只见村长领着众人往文秀的家直走。到了她的门前,村长示意众人把花轿放下,然后他径直走进她的厅堂里。

村长一来就把目的挑明,他是来接文秀回去他家里,以便良辰吉日一到就按时进行结婚仪式。

说明白了,村长也只是防止文秀临阵脱逃,只要把她接回去严加看守,恐怕她插翼难飞了,到时顺利地把她“下嫁”于海龙王,一切就功德圆满。

闻言,文秀立即表态她不愿下嫁给海龙王,她不愿丢下年迈的婆婆而不顾,她边说边泪眼婆娑,语毕还给村长下跪叩谢恩头。婆婆见状也给村长下跪叩头。

村长根本只想完成他的大事,对于他们的下跪求情根本不放在心上。未免让她们觉得自己很冷酷无情,他刚开始还好言相劝,还答应秀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她婆婆,要她安安心心的“出嫁”就好。只是婆孙俩依旧不停地给他叩头,让他恼火了。

“无论如何,你非要嫁给海龙王不可。”

然后命令守候在屋外的众人进来强行把文秀带走。

邱明杰忍无可忍,上前与村长理论。他直言说村长根本就是迷信之徒,自己糊涂还误导村民和他一样的迷信。

邱明不管三七二十一,连科学原理也搬出了来。“这世界根本就没有龙,所以也没有海龙王,又有谁真正有见过龙?那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再说年尾大风大浪也是普遍的事,偏要将不幸的事和虚构的事混为一谈,村长和村民是一样的无知。如果硬要拉着文秀去送死,你们全部和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没区别。”

村长非但没觉悟,还越听越气,最后索性命令众人依计划行事,强行把文秀塞进花轿里,然后头也不回地领着众人离开。

“婆婆、明杰,救我......我不要死......”

被强行推上花轿前,文秀抛下这句话,邱明杰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秀是满脸无奈和绝望。

邱明杰痛苦地坐在椅子上,抱头沉思着要如何营救文秀。单枪匹马的他根本是寡不敌众,要解救她简直是痴心妄想。

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文秀去白白送死?

不、不是,我不能见死不救,那是多么的不仁不义,于天地所不容。

06

邱明杰一连想了好几天都想不出一个好方法来救文秀。自她被村长“掳”走,婆婆就差饭不思,日夜愁眉苦脸。眼见连日来精神上的折磨,婆婆瘦了一大圈。

如果世上真有神灵之说,那么神该是慈悲为怀,岂能容许一个弱女子以死来弥补海龙王痛失龙珠的事?传说中的海龙王也是神,是负责管辖海域的。那海龙王该有慈悲的胸怀。

海龙王啊海龙王......

忽然间,邱明杰想起秀曾经说过这渔村有一座香火鼎盛的海龙王庙,可是自他来到这里从来不曾去过海龙王庙,他很想到海龙王庙走一趟。于是他问婆婆要如何去海龙王庙。

生在21世纪的杰本来不相信这世上会有神鬼之说。如果向海龙王求情这么愚蠢滑稽的举动能够救得了文秀,他会去做。

文秀,你可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里,我是多么的想念你。

由于这村子里上上下下都是极度迷信,只要和文秀有关系的都是和不想沾上边,婆婆和邱明杰都是他们眼中的不祥人。为了掩人耳目,他决定晚上去海龙王庙拜拜。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选择足以改变他的命运,如果邱明杰选择在早上去海龙王庙,或许他的命运不会这样了......

晚上邱明杰可以躲得过村民们的“法眼”,他不会被认出来。只是为他招来祸端的是他贴身携带的夜明珠。一旦到了晚上,夜明珠会散发璀璨亮光,就算有衣物遮蔽依然隐约闪耀光芒。

邱明杰走着走着,藏在他口袋的夜明珠隐隐约约闪耀它的光芒,这引来了一些村民们的注意,村民们开始在议论纷纷。

村民聊着说着,突然有个村民说起不见的龙珠或许就在邱明杰的身上,然后别的村民就开始加油加醋说他就是龙珠所要降服的妖魔,他肯定就是那个妖魔。

他们越说越认真,最后有个村民就向村长指证邱明杰就是妖魔,村长想也没想清楚就相信那个村民的话,然就和村民们在海龙王庙等待他的到来。

待邱明杰来到海龙王庙,村长以来就命令村民们将他押下。

邱明杰不明则以,村长就一口咬定他就是当初和龙珠搏斗的妖魔。村长也不想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干脆在他身上搜索出那颗龙珠。

“这就是证据。”

村长拿着那颗龙珠,邱明杰拼命解释那是他在路上捡到的夜明珠,并非是龙珠。奈何村长和村民们都一致认为那是龙珠,还含血喷人说杰就是要毁灭他们村子的妖魔。此刻的他有如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邱明杰被村民们押回去村长家的囚室里,以从听发落。他在囚室里与文秀重逢,她就在他隔壁的牢房。

文秀仿佛瘦了一大圈,她却向杰否认村长委屈自己,只是自己太想念婆婆和邱明杰。他又何尝不想念她呢?

邱明杰告诉文秀自己的故事和遭遇,却让文秀越听越懵。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什么妖魔,我是人类,他们在我身上搜来的龙珠,真的是我在路上见到的夜明珠。”

虽然文秀觉得邱明杰的出现很是无稽,但是她绝对相信他不是妖魔。

07

邱明杰被押后的第二天,村长亲自询问道长要如何处置他才比较恰当?

道长屈指算了算解答道:「“此妖魔是属火形,火与水相剋,所以最好的方法便是对他施法以削除他法力后把他在丢进大海里。”

较后,村长亲自驾临地下囚室并把道长的方案告诉邱明杰。

文秀闻言,马上替他磕头求情,村长却不为所动,反讥笑她也大限将至,不如替自己多想想吧。

邱明杰甚知大限将至,时日不多,只是在临死前希望村长放文秀一马,毕竟龙珠已找回,她也就不必“下嫁”海龙王。

村长却表示既然已答应海龙王替它娶个妻子就不应该食言,不然海龙王发难起来可会要了整个“恒河渔村”人的性命。

“那是你们强把秀嫁给海龙王的,可海龙王没答应过要娶妻子。”

“总之道长说了,答应了海龙王的事誓必要实行,否则我们全村子的人都得死。与其要全部人陪葬,不如就牺牲她一个人。”

村长不想再陪邱明杰耗下去,于是郑重的告之他俩:“三天后你们俩都得死。”

村长交代随从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看管邱明杰和文秀,别让他俩寻得机会逃走,否则要他们以命抵命。随从们忙应是,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邱明杰气得破口大骂村长是个人渣、迷信、冷血动物、畜生......简直比畜生还不如。

08

婆婆几天见不着文杰回家,内心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于是她顾不着村民们嫌恶的眼光,到处去打探他的消息。只是村民们见着了她都忙着回避她,深怕她是会传染瘟疫一样。直到她抓到一个妇女来问,那妇女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告诉她事情始末。

婆婆听后有如五雷轰顶,晴天霹雳,一时之间六神无主。她脚步踉跄地走回家。回到家里,她的眼泪如决堤般狂流不止,她在心中不停地责怪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罪孽才导致今世无子无孙。

海龙王“屠魔娶亲”那天,婆婆也来送他们俩最后一程。她看到有两个藤制的“猪笼”摆放在海滩上,其中一个用红色彩带绕着笼子,疑是“花轿”。

这就是当时社会盛行的“浸猪笼”。

婆婆想着这些日子有文秀的陪伴,日子过得虽苦,可是还挺开心。后来邱明杰的加入,让她老人家尝试到热闹的滋味。不知不觉中她也当他是她的孙子来看待。如今要白头人送黑头人,让她心酸不已。

快要接近指定的时辰,村长的随从把邱明杰和文秀带到了海滩上,两人都被捆绑着。

人之将死,邱明杰向文秀说出自己的心底话,如果现在不说,便没有以后了。

“文秀,我很高兴认识你,我很遗憾我们有缘无分,如果能有来世,我希望我们能再续前缘。”

文秀心满意足地对邱明杰漾开一抹灿烂的笑,这朵笑容如开在春季里的花一样的美艳动人并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能和你同年同月同日死,这也是我俩的福分,我相信我俩来世会相见的。”

文秀的语气和眼神无比的坚定。

道长来了以后就为邱明杰念咒施法,他被道长贴了满身的符,一时喷圣水,一时用木剑狂打。直到时辰一到,道长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然后扬起手以示随从们将杰放进准备好的“猪笼”里 。

待随从把布块硬塞入杰的口里,再放进“猪笼”里,随后道长在杰的“猪笼”贴了满符,再喃喃念咒。

另一边厢,文秀被迫与村民们带来海龙王肖像拜天地。仪式进行完毕,随从将布块塞进她口中,然后放入挂满红色彩带的“猪笼”里。

之后,随从和村民们一起将邱明杰和文秀丢进大海里。在围观的村民有的在欢呼,终于消灭了妖魔也清除了不祥人,此后这座渔村的村民可以“村泰民安”了。

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想死~

笼子中的邱明杰在心里不断地呼救,只是一切是徒劳的,没人听的见他的呼喊,更妄想会有人对他伸出援手。

怎么这一幕如此的熟悉,似曾在哪里见过?邱明杰想着想着终于想出答案来了,是在自己的梦里。

就在此刻,突然有一道七彩的光芒从海上泛起,在大地微微摇晃的当时,海底裂开一道缝隙,海水急速后退,不一会儿海浪汹涌往海岸冲去,邱明杰就在此刻被海浪推进那道缝隙里,他就像踏入时光隧道里,身子狠狠的往下坠。

好熟悉的场景,这回会把我带向何方呢?

诡异的急速退潮,不久就卷来了汹涌狂潮,它狠狠地吞没了整座村子,所有的村民无一不葬身在大海里。

“恒河渔村”突然覆没,此消息震惊了其他村子的村民。后来,别家村民为“恒河渔村”愚蠢和腐败的行为下结论:海龙王不愿看到自己的婚礼如此冷清,所以要来全村的村民同欢共庆。当然婚礼岂能少了证婚人呢?村长就是他俩的证婚人了。

文秀的婆婆亲眼目睹“浸猪笼”的场面,当场激动不已,然后昏厥过去。当狂潮席卷而来,婆婆连同别的村民被卷进大海里。如果说其他村民是海龙王和文秀婚礼的贵宾,那么婆婆是心甘情愿地参与他们的婚礼,并衷心祝福他们。

09

故事再次回到2017年的G城。

邱明杰失踪已超过半年,他的母亲在他失踪48小时后立刻向警方报案。她还依照他当时失踪前所穿的衣服和失踪前的去向告诉警方。

警方也马上展开搜索行动,住家范围、工作地点、甚至整个市区,可惜都无法找到邱明杰。

警方甚至把搜索范围扩展到别的城市去寻找邱明杰,同样的搜索不果。

警方怀疑他被仇人寻仇,但是根据邱妈妈否认这疑点,因为邱明杰是个性温顺乖巧的孩子,估摸不会和别人结怨。

连续寻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有邱明杰的半点消息,警方已将此案总结为离奇失踪案并停止再找寻。而他的母亲越等越失望,恐怕他已遭遇不测了。

在一个小城市有一片洁净美丽的海滩,由于这座小城甚为偏僻,而且路途崎岖,一般上要开车去才能到达。所以这个美丽的沙滩并不闻名。

在一个下午,有个住在附近的居民发现有个人躺在海边以为是一具尸体,经他细心检查才发现岸上的人尚有气息,于是赶紧把他送往医院。

不久,警方就前来调查此案,由于他的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证件,但根据受害者的长相和失踪多个月的邱明杰一模一样,所以警方联络他的母亲前来认证。

经邱妈妈一番验证后,正式确认那是失踪已久的儿子。可是他因为脑袋受到严重撞击至今仍旧昏迷不醒 ,所以警方无法为他录取口供。

从邱明杰获救至今已有一星期,可是他依旧没有醒过来。他的母亲每日每夜衣不解带地照顾他,也不停地为他祷告,希望他能逢凶化吉。

在这期间,杰的母亲认识一个清秀可人、心地善良的姑娘,她是该所医院的护士,她的芳名为何丽雅,今年25岁,工作1年多。后来深入了解后才知道她原来也是来自G城市,只是被调往此处工作。

何丽雅坦诚不懂为什么初次遇见邱明杰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又偏偏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也因此她对他总是特别地照顾。

10

昏迷将近1个月的邱明杰终于苏醒过来了。邱妈妈几乎喜极而泣。

不久,警方替邱明录取口供,可是他忘记他所遭遇的一切。后来医生以为他因为脑部受到撞击而短暂失忆,但是他还记得之前的事儿,就偏偏不记得失踪时的一切。

警方到最后确定把这起案件定为离奇失踪案,反正邱明现在也平安回来了。

院方认为邱明杰还要进一步观察,直到他的状况良好才允许他出院。就在这里他与何丽雅相遇了。

初次遇到何丽雅让邱明杰瞠大双眼、张着嘴巴直看着她。她如脑海里的佳人一样的清秀可人,清纯动人,笑容一样的美艳如花。但却一直想不起哪里遇过这个女子。

“文秀......”

“先生,你认错人了,我是何丽雅。”

“不好意思,你长得实在太像文秀了。”

还好何丽雅并不恼,还对邱明杰笑了笑。

“不过先生我不懂在哪里见过你,可是想不起来。”

邱明杰深受同感地点点头,两人相视而笑。

过了一个星期后,院方终于批准邱杰出院了。

和何丽雅这几天相处下来,邱明杰就被她深深地吸引了,直到要离开那一天,才明白什么是依依不舍。他终于明白自己是爱上了她。

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美好的,邱明杰决定向何丽雅表白去,没想到雅点头答应。原来你爱着的人刚好也爱着你,是多么的幸福的一件事。

真正相爱的人距离都不是问题,平时为事业打拼的两人,不是靠手机联络,就是靠视屏联络。趁着假期邱明杰就会开车去找何丽雅。

冥冥之中爱有天意,邱明杰相隔一世纪把龙珠还给海龙王,就在那时候遇上了真命天女。因为他不属于那个年代,所以上天抽取了他在“恒河渔村”所经历的事,只把文秀的容颜刻画在他的脑海里,以便他重回这世纪与她再续前缘。

上一篇:德丰利达理财爆非法吸收存款 下一篇:陈芳菲爱情故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陈芳菲爱情故事
    陈芳菲爱情故事
    陈芳菲抬起头,看死灰色的天空深处,有飞机缓慢飞行着,转眼又被云层吞没。那干瘪、灰暗的云朵,就由此转白、膨胀,虚弱地飘浮。 这让她突然地,没
  • 珠光宝气之穿越的龙珠
    珠光宝气之穿越的龙珠
    楔子 上世纪30年代 恒河渔村 这座渔村有一片汪洋大海,而且常年四季生产丰富的海产,所以村民们都靠捕鱼为生。而这座渔村的海产远近驰名,村以外的
  • 德丰利达理财爆非法吸收存款
    德丰利达理财爆非法吸收存款
    五月下旬,记者通过应聘进入德丰利达市场部,成为一名电话销售工作人员,参与该公司日常电话销售、举办讲座酒会、与投资者沟通等工作。通过电话销
  • 呜呼哀哉,饭饭金服坠入「粮库系」
    呜呼哀哉,饭饭金服坠入「粮库系」
    前段时间爱钱帮实现了5亿元的巨额融资,资金来自于上市公司凯瑞德(002702)董事长张培峰个人。不得不说,老板就是有钱。 不过深扒之后,我们发现,
  • 米缸金融项目涉嫌突破借款余额上限超出限额3倍
    米缸金融项目涉嫌突破借款余额上限超出限额3倍
    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