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宝气之南洋珍珠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谢伟康一直过着外人称羡的生活。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一名警察。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妻子,还有一对孪生女儿,今年6岁。虽然是孪生,样貌却不一样。

大女儿,谢颖琦长得精灵可爱,平常爱活蹦乱跳,嘻嘻哈哈的很讨人喜爱。

小女儿,谢心琦则比较沉着内敛且安静,姐姐在笑闹,她总在一旁静静微笑着。

本以为这种令人羡慕的生活可以持续下去,不料谢伟康却因为两颗珍珠而遭暗算。

那是白色的南洋珍珠,行家把它称为“珍珠之王”,其色泽绚烂美丽、颗粒硕大且圆润饱满。

那是谢伟康的朋友赠送予他,声称感谢谢伟康在他多年前生活遇到瓶颈时雪中送炭救济了他,让他不至于流浪街头。

如今谢伟康的朋友东山再起,也捞了不少油水,于是送他两颗珍珠以作回报。

谢伟康笑纳后,就将这两颗珍珠送给他的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都对南洋珍珠爱不释手。

没想到这两颗南洋珍珠为谢伟康带来杀身之祸,惹来一群黑帮的人找上门来算账,说他抢了老大的女人。

起因是黑帮老大的女人私自动用了他的钱去买了两颗价值不菲的南洋珍珠。没想到这两颗珍珠不是买来送给黑帮老大的,而是买给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作定情信物。

黑帮老大得知后非常震怒,誓要将那小白脸碎尸万段,无奈那女人已卷了巨款并带着那两颗珍珠和情郎远走高飞了。

实际上,那女人已经得知黑帮老大在找寻南洋珍珠的下落,只要找到了,她和情郎就必死无疑。

女人还想好好享受她和情郎的美好时光,所以这两颗珍珠不能再带在身上,于是男人就想到送给谢伟康。

男人想着就让谢伟康做替死鬼,总好过他自己先死。

黑帮老大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追查到那两颗南洋珍珠落入谢伟康的手里,认为他就是情夫,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就下达命令要手下们把谢伟康干掉,以泄心头之恨。他的妻子为了救他,也跟着送了命。

这以后,谢颖琦和谢心琦就成了孤儿,两人一同被送去了孤儿院。

02

籍着精灵可爱于一身的谢颖琦为她的人生带来许多好处。毕竟遭人怜爱,和妹妹送进孤儿院不久,就被一对夫妇领养了。

自被领养那一刻起,谢颖琦便从了养父的姓——江,所以她现在叫做江颖琦。

后来,江颖琦才知道她的养父养母均是警察,为人正直,很受人爱戴。而她也立志要当一名警察,以亲手拘捕当年害死她爸妈的坏人。

相比之下,谢心琦就没有姐姐那么幸运,她一直留在孤儿院。因为初来乍到,时常被欺侮。

环境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个性,因为被欺侮得多,造就谢心琦变得爱反抗、敢爱敢恨,当然很会看人眼色。渐渐地在孤儿院里成了头号大姐。

这些特点也成了谢心琦的标致,后来她被一个冷酷的男人领养了。被领养那年,她才12岁。

被领养以后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养父一来先给了谢心琦一个称号叫冷月。然后就安排一连串的训练。要习武、学胆量、学临场反应、学拿枪和开枪等。

和养父一起生活多年,冷月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是外人号称的冷风。

冷月曾试着问养父名字,他总会绷着一张脸,神情肃然冷漠,让人望而生畏,所以不敢再问了。

后来冷月被养父逼着学会冷酷无情,不要被感情左右。她才明白为什么他总了冷漠无情,原来他是一名杀手。

由此可见,冷月的未来已经别无选择,杀手便是她的终身职业。

“也好,当我长大后,要干掉杀死我父母的坏人。”这是冷月毕生的心愿。

03

时光荏苒,眨眼之间,江颖琦和冷月已经长大成人。

江颖琦如愿地当了警察,冷月则女继父业,当了一名杀手。但她不是有钱就能买得通她去杀人,是要看情况。特别是不讲道理、胡乱冤枉他人,还有暗中陷害他人于死地的人都才是她的目标。

冷月从来没跟谁提及她的过往,养父也不曾关心她的过去。他时常告诫她:“杀手是个很冷酷的职业,他们是没有感情的。”

所以在养父面前习惯一脸冷然,连个性也是冷冷淡淡的。但是,只要脱离养父的掌控,她还是有一丝丝的人情味。

尤其替人声张正义,冷月最见不得有人欺负弱小,她会狠狠修理那个欺负人的王八蛋。

这回冷月在街上遇到一个女人被自己的丈夫打,那女人哭得凄惨,一直在向丈夫求饶,那男人的血是冷的,置若罔闻,依旧对那女人拳打脚踢。

真是岂有此理,光天化日在打女人,这世界还有王法吗?

冷月自小习武,反应也很敏捷。她先制止那男人,男人认为她多管闲事,要动手打她,反而被她截住。

男人不忿气,对冷月骂骂咧咧,还要还手。他肯定不是她的对手。她显然也被这种低素质的男人惹毛,准备要修理他了。

就在此刻,下班后的江颖琦来到,她遇到这种情况赶忙联络正在值班的同僚。冷月机敏,立刻停止了动作。

不久,江颖琦的同僚来了,并把那男人和女人一同带去警察局。

江颖琦和冷月就是在此刻相识的。热情如她就直对冷月自我介绍,还说要送冷月回家。

“你要尽量避免暴露你的身份,免得给你到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是养父时常叮嘱的话。

冷月拒绝透漏她的信息,也婉拒了江颖琦的好意,然后独自离开。

04

回到家,江颖琦把遇见冷月的情节记录在日记本里。

想起那个戴着口罩,眼神淡漠的女孩。江颖琦非但不觉得她骄傲,反而觉得她与众不同,又酷又神秘

“如果她是个男的,我一定被他迷死。”江颖琦在日记本里写到。写完后,连江颖琦本身都禁不住的笑了,还边摇摇头,仿佛在嘲笑自己的幼稚。

江颖琦打开抽屉放好日记本,抽屉里头还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盒子,一颗精致亮丽的南洋珍珠映入眼帘。顿时,她的脑海里闪现一幕幕与父母及妹妹在一起玩乐的情景。

妹妹还好吗?自离开孤儿院起,她从此就和妹妹走在平行线上,没有交集了。想到这里,那个黑帮老大自然而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自逮捕你的”

同时在另一边,冷月坐在床上,手里紧握着那颗挂在她脖子上的南洋珍珠。她没有一刻忘记家破人亡的痛楚,也一样地很想念离她远去的姐姐。

要不是这个王八蛋,他现在依旧是父母捧在手心里呵护疼爱的小公主。

所以,她已暗中找了私家侦探去找寻那男人的下落。过了一段时间,私家侦探终于捎来了天大的好消息。

冷月根据私家侦探给她的线索,然后静悄悄地潜伏在那王八蛋的四周。

为了方便行事,冷月需要了解那王八蛋的生活作息。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观察,冷月对那王八蛋的一举一动已有一定的理解。原来他已经和那个女人结了婚。

事不宜迟,她戴上了口罩,只身来到一个无人经过的暗巷。她知道,那王八蛋每天都会拿着垃圾袋经过这条暗巷前往垃圾站。

就在男人出现后,她悄无声息跟在他的身后,举起枪,朝他的身后开了枪。

看着他的缓缓倒下的身体,却死因不明,冷月心里顿时萌生莫名的快感。

“哈哈哈哈,你死有余辜。”寂静的冷空气中响起冷月冷冽的笑声。须臾,她转过身子火速离开现场。

这条暗巷素来没几个人经过,估摸就算有人经过,发现了他,那不过是一具死尸。

05

亲手干掉那王八蛋,冷月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她的职业不允许她有一丁点的妇人之仁或慈悲为怀。

剔除了眼中钉,冷月依然有点感到不舒心,有一个肉中刺还未解决。就是那个荡妇,她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只要她消失了,冷月就会畅快许多。

干掉那荡妇并不困难,只是冷月在纠结着该用直接了当还是借刀杀人的方式去进行。

既然已经充分掌握了那荡妇的行踪,冷月决定对她付诸行动。

那荡妇每天凌晨都会出外跑步的,而她每次总会经过一条小路,毕竟天色还未亮,小路显得格外寂静。

冷月悄悄地跟在那荡妇的身后,她拿起一条放有氯仿的手帕,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捂住她的鼻子。

那荡妇挣扎了几下便失去了意识。她恐怕要好一段时间才能苏醒过来。

趁着空档,冷月将那荡妇捆绑起来,放入后车厢里,之后把她载在到一个她连做梦都不曾想到的地方去。

冷月把那荡妇丢弃在一个她再也熟悉不过的洋房大门前,那是他前度的家。恐怕她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

这次的计划,冷月费了很多心思与时间策划的。为了能顺利,她从来没有放弃过掌握黑道老大的一切。

黑道老大最痛恨他人背叛和欺骗他的,如今那荡妇都犯了,就等着接受惩罚了,反正她是罪有应得。

06

过了好几天,冷月从报纸里得知那荡妇被杀,并弃尸于山野里。她的嘴角不自禁的上扬,一切的发展真如她所料。

“哈哈哈哈,你自作孽,不可活。”

眼中钉,肉中刺都一一消除了,现在就只剩下这个最棘手的人物难以解决。

冷月当然也有想过要毙了他,但她深知自己不是黑帮老大的对手,所以不会轻举妄动的。

反正冷月已经将黑帮老大搅进局里,就等着他和警方纠缠不休了。

江颖琦和伙伴们已经在马不停蹄地彻查上一起凶杀案,只是线索实在有限,如今仍然毫无头绪。

现在再来一起凶杀案,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来江颖琦这些日子肯定忙得不可开交。

只是,当江颖琦再次拿起这两个死者的资料一看,惊觉一件事。他们俩不就是害死她爸妈的奸夫淫妇吗?

江颖琦相当诧异,双眼睁得大大的,简直不敢置信。可是她再仔细想一想,知道他俩是奸夫淫妇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她的妹妹。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会是她的,她可是个弱质女流,手无缚鸡之力的,她绝对办不到。

江颖琦认为自己最近忙过了头,才会产生这种错觉的。为此,黑帮老大和一干人等就是她要调查的目标。

黑帮老大近期时常被警方缠着,已经不耐烦到极点。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们,这女人不是我干的。”

“你要问的那几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江颖琦递过几个嫌疑犯的绘图给黑帮老大看,他看都不看,直接否认。感觉是在撇清关系。

江颖琦对他恨的牙痒痒,很想当场逮捕他,可是碍于证据不足。现在,只要一有任何风吹草动就找他回来问问话。

07

案件追查了好几个月一直毫无突破,直到一个特别来宾的出现才刷新了进展。他是一位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觉得案件和自己有关,所以他有义务协助警方破案,虽然不懂他的线索能带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帮助。

“是她来找我,要我帮她追查两名死者的下落。”

“一开始她说是要寻找失散已久的远方亲戚,没想到她是要来行凶的。”

江颖琦了解了事情经过后,想进一步了解私家侦探口中女子的资料和样貌。

“她每次来找我都戴着口罩,所以我看不到她的样子,只是一直以来她的眼神都很冷漠。”

“你知道她的名字吗?”

私家侦探摇摇头,随后学那女子说话的口气:“你不没必要知道,反正以后我们各走各路。”

江颖琦一听到这句话时,感觉很耳熟,似乎有个女孩曾经和她说过这句话。

为了不浪费时间,江颖琦立刻回过神来。“你还记得她那天穿戴什么?”

私家侦探将他所记得的都告诉了江颖琦。“她脖子上有挂着一颗白色珍珠,那颗珍珠看起来特别绚丽夺目。”

白色珍珠?江颖琦顿时打了一个冷颤,脑海里闪过一张稚嫩的小脸庞,她以前总是沉静地让人猜不透。

江颖琦要求私家侦探把看到的珍珠项链描绘出来。原来那是一条纯白金的项链再搭配一颗润白瑰丽的珍珠。

“知道她住在哪里吗?”

“我们每次都在外面见的。”

录完口供后,江颖琦独儿个在思考。

“你没必要知道,反正以后我们各走各路。”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江颖琦的耳畔。还有那冷冷的眼神。她觉得自己曾经也遇过这个女子。

江颖琦想了很久,终于想起这句话和这个眼神是属于上次在街道上遇到的女孩。可是她记不清楚那女孩的脖子是否有戴着珍珠的项链。

为了进一步了解,江颖琦召了那对夫妻回来协助调查。

女人回答:“我不太记得她有没有戴珍珠项链。”她当时是站在一旁看着丈夫和那女子较量。

男人生平第一次和女生交手,所以对她的影响特别深刻。“我非常地记得是有戴珍珠项链,那颗珍珠特别润白亮丽。”

08

后来,警方顺利找到几个杀死女死者的嫌疑犯。经过多次审查,他们都指证是黑帮老大指示他们杀了那女人。

警方再次找了黑帮老大录取口供,由于嫌疑犯都指证他,让他百口莫辩,终于承认自己主使他们去杀了那女人。

这起案件解决以后,江颖琦也为自己的父母翻案。她指证黑帮老大主使手下杀了她的父母。当年有分参与的几个手下,后来也陆陆续续找了回来。他们都承认是受老大主使才杀人的。

黑帮老大一脸背负两起主使他人去行凶的罪行,终于受到法律的制裁。

江颖琦终于成功为父母翻案,终于亲手逮捕了黑帮老大。虽然成功破了案,但心中依然感到不踏实。

根据私家侦探所描述那颗珍珠的尺寸和江颖琦的那颗吻合,还有那死去的奸夫淫妇,她认为和她的妹妹有关。要不是中间还横插着一个冷漠女子,她快要相信妹妹就是凶手。

谢心琦和那冷漠女子说不定是有关系的,江颖琦暗自猜测。

江颖琦深知几番猜度是无济于事,要找到实际的证据才能破案。于是,她独自去昔日住过的孤儿院找寻线索。

来到昔日的孤儿院,里面都是儿童,没有一个和她相同年纪的女子。而且院长也换了人。之前的资料亦不复存在,因为空间有限,存放超过15年或以上的资料统统被灭了迹。

为了追查真相,她不能错过任何细微的线索。于是,她向院长借了仅有的资料回去查找。

可是,里头的资料并没有一份是属于她的妹妹。很显然的,妹妹很早以前已经被人领养了,又或者是离开了孤儿院。

江颖琦后来想了想,如果凶手就是妹妹的话,再过几天就是爸妈的忌日,说不定她会去,到时答案自有分晓。

这些疑虑,江颖琦只和她的好闺蜜分享,她是她的工作伙伴。

冷月知道黑帮老大终于被拌倒,心里觉得轻松无比。她想她应该要离开这处是非之地,只是还有一个地方她还没有去。

09

每一年爸妈的忌日,冷月都会捧着两束花去父母的墓地。

一般上,她是选择在天凌晨时分前去墓地。因为那个时候基本上不会有第三者,她可以用真实身份去祭拜他们。

江颖琦特地在三更半夜来到父母的墓地以等候她的妹妹。一直等到凌晨时,见到一个女子缓缓来到墓碑面前,并把花束放下。

相隔了许多年,两人终于再次重遇,江颖琦每次来拜祭父母时,都看见墓碑前各自放着一束花,她知道那是妹妹放的。

当江颖琦侧过脸接触到的是一双冰冷的眸子,和她脖子上挂着珍珠的项链。她万万没有想到,妹妹竟然就是那个戴着口罩的冷漠女孩。

冷月看到江颖琦时同样惊诧不已。原来她们俩早已见过面,她的姐姐就是那名女警察。

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我以为我策划得很天衣无缝,没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冷月一心只想着要报仇,只要报了仇就能够浪迹天涯,远走他乡。

冷月以为只要安排得好,私家侦探这个小角色根本是微不足道。

“只能说是人算不如天算,真正出卖你的就是它。”江颖琦指着冷月脖子上的南洋珍珠。

这是冷月的疏忽,没想到倒是细微的细节出卖了她。

“妹妹去自首吧。”

“你的妹妹早就死了,被一群野孩子打死了,我不是你的妹妹。”如养父所说的,杀手是没有亲情的。

“那你是谁?”

“但凡知道我身份的人必须得死。”说着,冷月把随身携带的手枪拿了出来,并对正了江颖琦的胸口。

江颖琦以为她要袭击自己,也迅速从腰间取出了手枪,同样位置瞄准了她的胸口。

姐妹俩的动作静止了,谁都没有先开枪,举在半空中的手一直僵持着。

“我是冷月,是职业杀手。”

冷月一说完,便扣下扳机,准备射杀江颖琦。“万万没想到要杀我的人会是你。”

“我做梦也没想到要杀的人会是你。”江颖琦同时做着冷月的动作。

昔日亲密无间的姐妹竟然成了互相厮杀的对敌。

奈何两人都无法真正下得了手。半晌,姐妹俩只好垂下了僵持在半空中的手。

未免夜长梦多,冷月转身离开。就在她走了没几步,江颖琦再度举起握着手枪的手,瞄准了她的后背,准备发射。

平时果断的江颖琦居然纠结起来,握着枪的手不听使唤地颤抖,连扣下扳机的动作都显得乏力。泪水瞬间划过她的脸颊。

10

本以为冷月成功逃脱,没想到却听到一阵剧烈的枪声。江颖琦火速赶到现场,发现冷月已经中枪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现场还有江颖琦的同僚,她看到她的闺蜜也在现场。

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早已了然于心。

江颖琦立刻冲到冷月的面前,抱起了她,一直在呼唤她的名字。此时此刻,她极其不想冷月也离她而去。

“姐姐,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我都非常想念你......”

这是冷月被推上救护车前对江颖琦说的唯一一句话。

这件案件结束以后,江颖琦遭到总部革职,因为不注重团队精神,独自去查案。再来犯了徇私之罪,让凶手逃之夭夭。

江颖琦的闺蜜为此感到很抱歉,特地和她道歉,她只是想着早点破案。

“算了,我不怪你,你也是责任所在,而我也有不对。”

当江颖琦赶到医院不久,冷月最终宣告不治。现在连唯一和她最亲的人也离开了她,让她一度无法接受事实,顿时在医院里头歇斯底里的大叫,然后昏厥了。

江颖琦苏醒过来时,她已经忘记了以前发生的事,就连她的闺蜜亲自来看她,她都不记得了,她是害了创伤后失忆症

“颖琦,这是我从你妹妹身上拿下来的。”

亮在江颖琦的眼前,是一条白金项链,还配上一颗润白的珍珠。

江颖琦伸手拿过项链一看,心里莫名难过,眼泪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上一篇:细说涉嫌自融的p2p平台分秒金融和迷失曹妃甸 下一篇:迷路深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迷路深山
    迷路深山
    太阳的最后一丝光亮也被埋没在山的另一侧,刚刚还远在天际的深沉暮色迅速席卷而来。除了偶尔听见飞鸟扑扑落落穿越树林的声音,深山里的某个地方还
  • 珠光宝气之南洋珍珠
    珠光宝气之南洋珍珠
    谢伟康一直过着外人称羡的生活。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是一名警察。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妻子,还有一对孪生女儿,今年6岁。虽然是孪生,样貌却不一样。
  • 细说涉嫌自融的p2p平台分秒金融和迷失曹妃甸
    细说涉嫌自融的p2p平台分秒金融和迷失曹妃甸
    虽然很早就写过斐讯的自融,但是我们是坚决不做假新闻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各位,斐讯的自融问题比较大,关联平台的信息透明度不高,建议投资者谨
  • 爱情它不是两个人的事
    爱情它不是两个人的事
    上课的铃声响起来,教室就一下被填满了,就像水被灌进塑料袋里,哗哗啦地作响。我抬头一看,大家都在了,便从座位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
  • 中融民信:“信联“落地  加强互联网金融的基础建设
    中融民信:“信联“落地 加强互联网金融的基础建设
    近日 ,央行 发布了 关于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相关情况的公示。公示显示,央行已受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 简称 信联 )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 信联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