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它不是两个人的事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上课的铃声响起来,教室就一下被填满了,就像水被灌进塑料袋里,哗哗啦地作响。我抬头一看,大家都在了,便从座位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大家把英语作业交上来啊。这节自习课,没做的赶紧做。”

于是就听见许多惊呼的声音,书页翻得哗啦的声音。“我的英语练习册在你那没有?”“我保证没有,每次自己都没收拾好。”“那去哪了?诶,可不就在你的书里面夹着的嘛,解释解释。”“呃,好像上次抄笔记没还你。”

教室里吵吵嚷嚷的,是我们十一班一贯的作风,也是我们学校一贯的作风。在我们这上学的孩子,大都不受管教,教导主任过处安静一阵,或者是班主任能镇住我们。

我坐下来,又伸手戳了戳前面的人,他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也如同他以往一样,丝毫不被周围所影响。“记得写作业啊,每次都不交。”他直起身来,身子往后靠,从嘴角溢出一句“嗯,知道了”,就从课桌上高高的一摞书里抽出了英语练习册,写了起来。“就知道你没写。”我嘀咕了一声,却又没人回答我,自讨了个无趣。但是,在我看来,这种无趣也是挺有趣的。

我对他这种态度也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这人性格就这样,不过人倒挺好的。每次小组收作业总是收不齐他的,我都得在把作业抱到老师办公室之前特地去他那里收一下。他见我抱着一堆书,总是默默地拿掉一半,自己跑到办公室去放着了,顺便在回来的路上笑话一下我的龟速。

-02-

但是大家总是若有若无地对他避之不及。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但也没有其他原因。因为他父亲是个强奸犯。

所以大家都冷落他,远离他,自然他也不太和我们亲近。

但生活总是有例外的。比如说我,还是挺愿意去收他的作业的,因为每次有人帮忙抱作业啊。

“柳明,作业,作业。”我慢悠悠地走到他面前,习惯性地把一堆书递给他。我伸着手准备递给他就闪人,然后比他先到办公室。可我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他有反应。

他撑着半边脸,轮廓分明,骨节分明的手随意搭在脸上。现在是深冬,灰蒙的光从窗子那边照过来,却把他整个人衬地异常白皙,眉眼分明,眼睛里闪亮亮的是平时没有的光芒。我一时有些愣了,递出去的手也还向前伸着。“诶,小心!”后面传来一阵声音,然后就是两个同学打闹着从我身后跑过去了,留下了一阵风和散落一地的练习册。

我们都回过神来,慌忙捡着地下的书。“哎呀,不许把我的书弄卷弄皱了!”蹲下来帮忙捡书的小蓉带着点抱怨的语气说道。我知道她一向是极爱护她的书的,于是嘴上就连应着嗯嗯。

柳明还是习惯分一摞书抱走了。我回过头,是往刚刚柳明的视线方向看了看,心里咯噔一下,手上的书还是那么重。

-03-

坐在他后面是件挺好又不太好的事情,好的是能看见他,不太好的也是能看见他。当然,也能看见他在干嘛。不过他也没有干嘛,也不过就是像我看他那样去看着云子罢了。

柳阳本身就是话题中心,因为他不一般的家庭背景。很快,无所事事的人群中就传闻他喜欢云子。而这种流言的传播,多半在厕所。我对这种传闻,准确地说是他的传闻,有些厌烦,于是匆匆从厕所逃离出来。

教室的铁门是漆了绿漆的,下课的时候,一般能看见男生用手抓住顶部的横栏做做引体向上。也不知道他们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可能是好玩,也可能是想向过路的女生展示一下自己男性的魅力。

今天没有人在吊门,连外面走廊上也没有几个站着吹牛打望的。我有些纳闷地迈进教室门,很快我的疑惑就被解开了。

一群男生在打架,还是多对一。他们把周围的课桌都挤开了,书弄得满地都是,扬起了好些灰尘。小蓉在一旁气鼓鼓地收拾她一桌的狼藉。我跨过一地的书,湊过去问她,“怎么回事啊?打谁呢这是?”

“是柳明啦。他们看不惯他喜欢云子,说他不配。就他们,也懂什么配不配?”小蓉抹平她被折卷的书角,一脸疼惜地说。

我心里有些慌,迈腿就要上前。小蓉一把拉住我,“会打架吗你?别去。”我想了想,转头跑出了教室。

可是老师也没在办公室,我又跑了回去。等我跑到教室后门的时候,场面已经发生了变化。

云子跑到讲台上去,用教条使劲地敲了敲讲台,声音响亮震耳,“我说你们都别打了,我都没有说什么你们激动个什么劲啊!”这些话果然奏效,那些对柳明动手动脚的男生一下就停住了,面面相觑。

不过柳明被打得有些腿发软,他本就单薄的身子晃了晃,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了。我一下冲到前面,还没挤进人群,却看见他定定地站稳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云子,眼睛里的光芒同那天毫无二致。我蓦地顿住了,脚却还来不及停下,向前一摔,扑到凌乱摆放着的课桌角上了。

云子瞥了一眼那些人,神色严肃起来,“最近有一个谣言,说柳明喜欢我。”我也紧张地盯着她,希望她能澄清。她把桌子一敲,又震起一层粉笔灰起来,“我必须要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教室里一片哗然。“”还有,我也是。”她对着柳明骄傲地又开心地露出一排白牙齿,眼睛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柳明呢,我转过头去看他,他也笑了,也是露出一排大白牙的笑容。真刺眼啊。

-04-

后来他们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那么刚刚好。

虽然,有时候我会想,要是,那个站上讲台的人是我,那个主动的人是我,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当然,我肯定是想多了。

我也不让柳明再帮忙抱作业了,对我来说,我们应当划清界限了。

当然他也乐于接受,毕竟他不再每天郁郁沉沉,只能帮我抱抱作业消遣消遣。

云子的确是个很好的姑娘,她不计较他的家庭背景。两个人每天同进同出,一起吃饭上课,还不时地眉来眼去,空气中到处都是甜腻的粉色泡泡。所以他俩很快就成了公开羡慕的一对了。

然而他们两个公开了,柳明的爸爸是强奸犯这件事情也公开了。先是不断有人对云子说,他爸爸是强奸犯,你不怕吗?后来又流言四起说云子故意勾引柳明,说她不自爱,说她下贱轻佻。

我知道事情是怎样的。所以越发地对这些无端的、下流的猜测感到恶心。这样的环境是会吃人的。

再然后班主任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她把云子单独叫到办公室谈了许久。当然我并不知道谈了些什么,只知道云子出来的时候两只眼睛肿得跟个什么一样。当她走回教室坐下的时候,全班都安静得很,像是一个示范班集体,集体低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他们选择沉默。

我知道,那些流言蜚语像臭鸡蛋一样扔到云子身上的时候,她都只是扬起脸,用鼻孔不屑地哼了哼。想必,她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她一直都是很骄傲的。

-05-

放学后大家都走得很快,教室一下就空了。像塑料袋里的水又哗啦啦一下倒出来,响动一阵后归于平静。教室只剩下柳明和云子,还有我。我磨磨蹭蹭收拾好东西,也一步一步挪出了教室。他们之间的事和我是全然没有关系的呢,我知道,清楚地知道。然而在走下楼梯后,我又走回来靠在教室门口了。

“不,我喜欢的是你,和其他无关。”云子抽泣地大声反驳着什么。

“不,不……”我站在外面,听不太清柳明说了些什么,只听得云子一直说着。

再听,声音却近了。我心一虚,急忙抬腿要走,他们两个却已经出来,看到我,都是一愣。云子顾不上抹去满脸的泪水,只用手紧紧抓住柳明的衣袖,“你真的要走吗?”柳明头也不回,决绝地甩开云子的手,“我真的要走了……还有,以后记得离开这个地方。你这么好,我……配不上你。”

柳明迈开腿往楼下跑去了,我别过脸去,不去看他的背影,却看到云子一抬脚就急忙追了下去。

等他们都转过了楼梯角,追下去了,我急忙跑到教室的窗台前。冬日的校园,在阳光的笼罩下也还是灰蒙蒙的。我看到,柳明在前面大步急行,云子站在教学楼前面的阶梯上一步步往下移着目光跟随着柳明的背影。而我,站在阳光之外的地方,站在一个我从不曾跨出去的位置,静静地看着他们分别。

到底要怎样,才能在一起呢?不管是我和他,还是她和他。

上一篇:中融民信:“信联“落地 加强互联网金融的基础建设 下一篇:细说涉嫌自融的p2p平台分秒金融和迷失曹妃甸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细说涉嫌自融的p2p平台分秒金融和迷失曹妃甸
    细说涉嫌自融的p2p平台分秒金融和迷失曹妃甸
    虽然很早就写过斐讯的自融,但是我们是坚决不做假新闻的。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各位,斐讯的自融问题比较大,关联平台的信息透明度不高,建议投资者谨
  • 爱情它不是两个人的事
    爱情它不是两个人的事
    上课的铃声响起来,教室就一下被填满了,就像水被灌进塑料袋里,哗哗啦地作响。我抬头一看,大家都在了,便从座位上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
  • 中融民信:“信联“落地  加强互联网金融的基础建设
    中融民信:“信联“落地 加强互联网金融的基础建设
    近日 ,央行 发布了 关于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相关情况的公示。公示显示,央行已受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 简称 信联 )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 信联落
  • 宵夜
    宵夜
    天渐渐的暗淡了下来,路灯在那里站着,好似一个战士守卫着自己的领土,来保护爱的人为她们驱逐黑暗。不知何时天下起毛毛细雨,路上的行人纷纷加快
  • 总算我也爱过
    总算我也爱过
    01 分手一年后,再次见到他,是在圣诞夜晚。 他搂着一个带着红色圣诞帽的女孩笑着从我身边走过,女孩笑颜如花。 我下意识转身,拿起手中的袋子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