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我也爱过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01

分手一年后,再次见到他,是在圣诞夜晚。

他搂着一个带着红色圣诞帽的女孩笑着从我身边走过,女孩笑颜如花。

我下意识转身,拿起手中的袋子掩面,手里的动作一顿,自嘲般笑了笑,掩什么掩,人家指不定早就忘了你了。

我深吸一口气,慢慢踱回家里。

半路接到阿泽的电话,那头音乐震耳欲聋。

“你真的不来吗?好多人啊,不要一个人在家里生蘑菇了啊……喂?喂?听得到吗?”

话讲到一半,电话倏然挂了。

估计是信号不好,环境又吵杂,我发了一条微信。

不用了,我回去赶稿了,你好好玩。

他回了一个好,附带一个苦巴巴的表情。

我哆嗦着裹紧大衣,抬头望天,耳边是熟悉的圣诞歌,路上人来人往,圣诞氛围浓厚得让我想哭。

去年,好像也是这个日子,我和他还在一起热闹讨论怎么过,结果没等到圣诞来,我们就分手了。那些规划和打算,好似泡沫,不用戳就破了。

我还记得分手时他说,我们曾说过要结婚的。

那时我低头看鞋子,沉默不语,是不知道说什么,也是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要挽留他。

竟然你说分手,那就分手吧。

他淡淡的声音传入我耳里,我一时没忍住湿了眸,却固执不肯说出一句不要。

我真的走了啊。

我听到他几不可闻的叹息声,然后他将我的包挂在了我的肩上。接着,我看着他的鞋子慢慢淡出我的视线,直至再也不见。

后来阿泽问我后悔了吗?

我思忖许久,最后说,可能后悔过,但是现在,一切可能都成了不可能。说分手的是我,我没勇气再去挽留了。

阿泽说,那可是你整整7年的青春啊,真是毫不手软啊。

我笑了笑,不再说话。

是啊,整整7年的青春啊,虽不舍,可我怎么欺骗自己?他的未来,并不打算有我的存在。

 

02

他不爱我。

或者说,他曾试过爱我。

他是个规划很明确的人,从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到今天明天吃什么,从事什么工作到具体哪年结婚哪年生小孩,他都细细想好了,甚至能作出计划表来。

那时候班里的人戏称他上厕所都是规定好时间的,不到点就算憋死也绝不去厕所。所以大家戏称他为唐机器人。

唐机器人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被我拐上早恋这条不归路。在他的规划里,谈恋爱是比结婚还要不可能的事。毕竟他是打算在30岁时相亲,然后直接结婚的。

高二时,我坐在他后桌,没事就喜欢戳他肩膀,问他数学题,介于我们友好前后桌、同班两三年以及我的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那年他给我讲了好多习题,也因此他的学习计划全被我打乱了。

他不好对我发脾气,也碍于脸皮薄不好对我说不,所以后来我都要把他肩膀戳出洞来都不理我。

那年我比较中二,几次下来我也怒了,于是便使坏捉弄他,故意扰乱他所有的计划,比如他下节自习课要写物理,我就把他的物理习册藏起来,他要出去喝水我就把他的水瓶拿过来等等。

几次下来他也知道我在故意捉弄他,于是他便约了个月黑风高,啊不,是风和日丽的大中午,说是要同我好好聊聊。

我们站在操场中央,彼时正是大冬天,冷风呼啸。我为了风度不要温度地穿了件校服外套,里面就穿了件薄衣服,冷得我牙直打颤。

有什么事不能在教室里说的?你存心要冻死我是不?我说,牙齿直打架。

他低头望着我,抿嘴不语。

我估计他是在想到底要怎么收拾我,我有点方,心里直打鼓,但是不知道从哪来的骨气让我知道绝不能怂。

就在我们两眼相望仿佛要望到天荒地老时,他突然把他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我肩上。

我脑袋一时转不过了。

以后不要再捉弄我了,你要问我数学题可以,但是能不能固定在一个时间,这样我才可以安排时间。

啊?

我眨眨眼,摸着尚存余温的衣服傻笑起来。

其实,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笑。

走了,他说。

等等,我拉住他的胳膊,你……你……我喜欢你,我们能在一起吗?

一开始还有点难以启齿,我索性闭上了眼,后面说得倒是很顺溜。

我张开眼,看见他愣住了,耳朵还慢慢红了起来。

想来,他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直接的女孩吧。想到这,我不禁有点沾沾自喜。

你……你数学上100再说。

他撇下了我,逃也般地离去。

 

03

我们在一起的很久以后,阿泽问我,怎么数学突然这么好了,是不是瞒着他去上补习班了?

唐机器人在旁笑而不语,我扬声道,这是爱情的力量。

我们确定的数学补习时间放在了放学后和周末。在补习中,我的成绩渐渐好起来,也更了解他。高二下学期期末时,我的成绩就稳定在了110。

出成绩那天,我逮住了他,要求他给个女朋友的名义。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早恋是不对的,我们还有一年。他一本正经说。

哎呀,再不早恋就晚了。我就问你两个问题。

你问。

第一,你喜欢不喜欢我?我看着他,心里直打鼓,我知道在他心里我是不一样的,但我不知道是不是那种不一样。

他点点头。

我狂喜,却佯装淡定,嘴里的笑却是藏不住的。

好,那第二个问题,我们在一起你觉得会影响我们的学习吗?

你的成绩从200多名到前五十,进步很大,目前看来不会影响。

那不就结了,你看,我们在一起学习还能相互进步呢。

……

就这样,唐机器人被我拐上了早恋这条路。

高考后,我们上了同一所大学。他依旧将未来安排得井井有条,我依旧把日子过得随心随欲。

前几年,我们如所有热恋中的情侣般,甜的时候狂抛狗粮,吵的时候让人怀疑爱情。

甜蜜的时候我就去他班里陪他上课,吵架时我就三天不理他,让他自觉过来道歉,但每次都是我去道歉的。

唉,数学不好,在爱情里都是没什么骨气的。

我高数不好,需要他帮我补习。而他总会在电话里说,不来找我我就不帮你补高数。于是我只好屁颠颠地带着书去图书馆找他。

很久后的我才知道,在这段感情中表面主导的是我,其实暗地里,我被他捏的死死的。

所以分手,是我提的,但也是他逼我的,哼。

工作一年,他因业绩出色要被外派到上海。他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反正两三年我还等得起,可他到了要走的那天都没告诉我。

那年圣诞,他匆忙从上海飞过来,距离我们冷战吵架也有一星期了。

这次,没有高数这个神助手了。

我没有听他讲话,说了分手,硬是逼着自己不去挽留。

因为我那时才知道他细致无比的未来规划里,是没有我的。一开始,就是我自己强硬进入他的人生的。

 

04

回到家已是十点,低头找钥匙,抬头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人。

那人身材颀长,面容白净,穿着蓝白相间的外套,恍惚间,我像是看见了高中时候的他。

“小木。”

他唤我。

我回过神来,提着手里的塑料袋,进而不是退也不是。

他不是刚刚跟女朋友有说有笑地去约会吗?

我低头想,不语。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良久,他说:“请我进去喝杯热水吧,好冷啊。”

我开了门,他熟练地从鞋柜拿出拖鞋,我进了厨房。

“呐,热水。”

他接过,“小木……”

“坐吧。今晚没有去约会啊?”我故作轻松道。

“哪有约会,我想跟你好好聊聊。”

“那个圣诞帽女生,唉,算了。”我摇摇头,似乎没有穷追不舍的理由。是与不是,不都与我无关吗?

“那是我表妹,不是女朋友。”他急忙说,为了证明还从兜里掏出手机翻出了家庭照。

“哦。”

“小木,你就不能……”说到这,他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你就不能认真听我讲吗?当初分手也是,不问清楚就走,我想了一年,都没想出你为什么要分手?是因为我外派去上海没有告诉你吗?可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孤零零,所以我就只需要去半年,不告诉你是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反正我一有时间就会回来陪你。可你怎么……”

半年?

“可你上司说三年。”我脱口而出。

“哪有三年,去三年是我另一个同事。你啊,是不是又不好好听人讲话了,准是你又听错了。”

“那你后来怎么不回来找我?”我抓过一只抱枕,瞪大眼睛望着他。

“哼,我也是有脾气的好不?”

“你的脾气也太大了吧,女朋友是需要哄的,可每次都是我哄你,我才不要呢。”

“那换我现在哄可以吗?”

“不可以,你还要30岁相亲然后直接结婚吗?”

我是后来才知道他的规划里这条一直没有变过,所以他是把我当成什么了?

婚姻的恋爱实践了?

他眨了眨眼,“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生那么久的气了,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告诉你,那个规划在决定和你在一起时就已作废了。”

“那你干嘛不扔掉啊?所以你现在的规划呢?”我眨巴着眼问。

“我不是说过我们要结婚的吗?如果你不信,我们可以现在就去。反正只要是你,我的规划都是不起作用的。”

他起身抱住我,轻声道:“好不好?”

不好。

哼,我要让你知道哄女朋友有多难。

 

尾声

阿泽为我特定的两只老虎铃声响了好久,终于把宿醉的我给叫醒了。

“喂?干嘛啊大清早的?”

“大清早,不早了,不是说要去参加唐机器人的婚礼吗?还睡啊?”

“好了好了,马上。”

我头疼欲裂,挣扎着起身,看到镜子里那个乱糟糟满脸泪痕的自己,深深叹了一口气。

昨晚那个梦,真是把自己这么多年的遗憾都弥补了。

久别重逢,我还爱你,可你,已照着你的规划,30岁相亲,然后结婚。

教他恋爱的我还是没能陪他走到最后。

可,总算我也爱过了。

够了吗?

我低头想了会,倏而一笑。

上一篇:爱投易贷逾期!关联企业与借款人涉嫌失信,风控部门也形同虚设 下一篇:宵夜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