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的幸福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村里孩子出生时都是接生婆帮忙的,哑巴也不例外。哑巴刚出生时,并不是哑的,当时他出生时那嗓音,“哇哇”的,用接生婆那时候的话说那就是“清脆洪亮,保准健健康康”。

这话也没错,健康是健康,打小就吃得多,身体也瓷实,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哑了,说不出话来,只能哼哼呼呼的,练“爸妈”都叫不出来,起先以为是吃东西噎着了,给他喂了好几大碗水,拍拍背,还是不能说话。当时可把孩儿他爸妈急坏了,先是请村里的郎中看,郎中翻箱倒柜熬了几大碗中药,还是没能好;他爸妈有背着两三岁的哑巴走了几十里山路到城里的医院去看病,医生又是抽血又是检查的,还是没能治好,哑巴他爸妈又兜兜转转去了好几家医院,病没治好,倒是把原来白白胖胖的哑巴折腾瘦了。最后,他爸妈觉得,这或许就是命吧,然后回到了村里。

村里的大婆说这孩子估计是不小心吃了香灰,得罪了菩萨,所以哑了;村里的大爷说啊,别听哪些糟老太婆瞎逼逼,要我看呀,就是贪玩,不小心摔到哪儿了,然后就哑了,也许过不了几天就突然好了。总之,大家都有看法,但是哑巴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哑了,也许就是命运的玩笑,弱小无助的我们呀,就只能承受。

哑巴哑了之后除了不能说话,其他都和以往一样,尤其是能吃。老人们说能吃是福呀,可不,胖墩墩的,长得还挺喜人,常来串门的大妈大伯哟,就爱捏他肥嘟嘟的脸蛋,哑巴也不怕生,咧开嘴,呵呵的笑着,不过也就只能发出呵呵呼呼的声音了。

哑巴他爸妈看着哑巴一天天长大,心里想着,孩子健康就好。可是命运就好像不想哑巴过得太好,世事无常啊,就是在地里忙活了一天,打打农药去去虫,回来两口子喝了点酒,还思量着希望今年收成好一些,给哑巴存点钱以后娶个媳妇,可是第二天就不行了,就像是命运开得一个玩笑,只是开得大了点。

哑巴爸妈走的时候,一向笑呵呵的哑巴哭了三天,哭累了就睡,累了继续哭,嘴巴张的大大的,声音呜呜的。左邻右舍怎么劝也是没用,看着他可怜的样子也是心中发堵。

道士呢也看他可怜,免费给哑巴爸妈做了法事,看着哭得不成人样的哑巴,对他说“哑巴啊,你听我说,你爸妈呢是去了另外个地方,但是他们呢会一直看着你的,你这么哭,他们也不安心啊,你好好的,你爸妈也就可以开心了,你是他们的乖儿子啊,乖儿子就得听话,我刚呢做了法事,你爸妈托我告诉你,以后呢,他会来看你,不过你要开开心心的,不然他们就不来了。”

哑巴看着道士,鼻涕眼泪一把擦了,包着嘴,对道士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在坟头磕了三个头,咧嘴笑了。

村里没有哑巴的其他亲戚,左邻右舍看他可怜,做了饭也叫他一起吃,哑巴经常在别人家吃也不挺过意不去,常常帮邻居种种菜,扛东西。哑巴吃得多,也长得快,身体也比一般同龄人结实,手脚也勤快,村里人也都喜欢他。村里的老人看着哑巴,嘴里说着,要是不是哑了,也是一表人才啊。

哑巴白天呢就帮村里人搬搬东西,打理田地,当然,自己家的地他也在种,但是地太大,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小时候记得妈妈喜欢油菜花,就把最大的一块地都种上油菜花,开花的时候黄灿灿的,哑巴就坐在田坎上,嘴里叼着酸酸草,乐呵呵的笑着。

哑巴傍晚的时候就喜欢趴在邻居家的原子里,看着领居家的女儿写作业,领居家女儿叫妮子,妮子扎着两条麻花辫,写作业的时候就趴在背上,头一转,又跟着趴到另外一边,就像春天的柳条一样,哑巴这样想着。

有时候呢,妮子写完作业,还会教哑巴学一些字,从最开始的“一二三四”到后来的“鹅鹅鹅”,哑巴看着这些四四方方的字,怎么看怎么别扭,还没有白花花的馒头可口,想着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妮子听了,也就捂着嘴噗嗤的笑了,从兜里拿出一些南瓜子给他,说“我妈今天炒的,先嗑着,解解馋吧。”哑巴,摸了摸头,嘿嘿的笑着,接过来就嗑着起来。不一会儿就嗑完了,南瓜子皮落了一地,南瓜子仁却在手里堆了一把,然后递给妮子,也乐呵呵的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脸颊还有浅浅的酒窝,哑巴也跟着笑了起来,俩人就这样吃着南瓜子。有时候运气好,天气晴朗,还能看见满天的星星,俩人就躺在院子里,看着满天的繁星。

“哎,哑巴,你看那颗星好亮,书上说最亮那颗不远就是北斗七星。”

“一二三四五六七,哎真的有北斗七星哎,哑巴,你看。”

“我听说上说有流星哎,就是在天空一划而过,很漂亮,可是我没有看见哎,哑巴,你比我大,你见过么?”

“哎,哑巴,你去哪儿?”

过了一会儿,哑巴又回来了,手里包着什么东西,身上还有泥,神神秘秘的看着妮子。

“哑巴,你刚去哪儿了?手里拿着什么啊?”

哑巴只是笑着,然后把手里的东西网上一撒,哇,满天的“流星”就这么一划而过。妮子看着,天空一闪一闪的,眼睛都笑得亮晶晶的。哑巴像吃了几斤麻糖一样,全身都甜甜的。

后来啊,哑巴渐渐长大,有这他爸爸的俊郎,也有她妈妈的眉眼。

这天,哑巴在屋里收拾东西,打扫卫生,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哑巴,哑巴”的叫他,哑巴出门去,看见了一个穿着五颜六色的大妈手里拿着蒲扇,似老母鸡一样走过来,拉着哑巴的手说“哎呦呦,真俊哪,哎,哑巴,我给你说啊,隔壁村的宋阿姨你记得不?小时候还给你把过尿呢,她家有个女儿,叫李大花,给你做媳妇你愿意不?长得也是标致,就是身高矮了点,不过没大碍,女生嘛,都不高,他们呐不嫌弃你...”

哑巴那见过这阵仗啊,听到“做媳妇儿”这个词,头脑翁的一声,后面的话都没听进去,就一个劲的摇头,眼睛呢一直往邻居妮子家看。

总算送走了媒婆,哑巴一屁股蹲坐在地上,感觉像是劳作了一个星期一样疲惫。傍晚呢到妮子家院子里,也低着头,感觉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妮子也嘟着嘴,眼睛还红红的,“我听我妈说有人给你说媒了?”

哑巴低着头不做声。

“你,答应了?”

哑巴立即抬头摇起来,像个拨浪鼓。

妮子看着他的傻样,用手戳了戳哑巴的头,捂着嘴笑了一声。不过有落寞的说着“哑巴,你想找媳妇么?有合适的就找吧,不要等我了。”

哑巴听了这话,急了,眉头紧皱,表情焦急,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脚也不知道落在哪儿,感觉全身都有蚂蚁,但是眼睛怔怔的看着妮子。

“我是个瘸子,哑巴,你就找别人吧,别人比我健康比我好……”说着妮子哭了起来。

哑巴赶紧摇头,双手在胸前摇晃,然后指了指妮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蹲下来,小心的拍着妮子的背。妮子就趴到哑巴怀里哭了起来。

再后来呢,让哑巴给你说,哦,哑巴不会说那你看他脸色啊,笑得像个孩子一样,他呀,当了一次最大的官——新郎官。你说新娘啊,瞧瞧你,这是哑巴的故事就惦记人家新娘,当然是妮子啊,弯弯的月牙,甜甜的酒窝,对于哑巴来说,妮子的笑容没有酒,他却醉得像条狗,更希望一直做这条幸福的狗。

结婚这天全村人都来道贺,还给他们拍了照,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穿着喜庆婚衣,整个就是郎才女貌,日子哟,醉着呢,也甜着呢。

日子一天天也就这样过着,白天呢哑巴还是像以前一样去地里干活,晚上呢回家还有热饭吃有甜甜的酒窝看当然还有热炕头。

哑巴呢,饭量还是很大,不过妮子的饭量也大了起来,肚子呢也慢慢的鼓了起来,现在呢,哑巴白天干活更起劲,晚上回家多了件事就是喜欢把耳朵贴在妮子肚子上,傻呵呵的听着。

妮子说想吃酸,哑巴就摘桑葚给妮子吃;妮子想吃辣,他就摘了一大把朝天椒回来,擦了把汗,脸上辣得生疼。

“哑巴,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啊?”

哑巴乐呵呵的不说话,就是看着妮子。

“你爸姓林,所以你也姓林,我想,如果是女儿就叫林星辰,希望她呀像满天繁星一样;男儿呢,就叫林南北,希望他呀,可以替我们去看看世界,说说你想说的话,好不好,哑巴?”

哑巴已经趴在妮子的腿上昏昏的睡了过去,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再后来呢,林南北出生了,哟呵,足足八斤重啊,可苦了妮子,足足六个钟头才生出来。当孩子“哇”的一声哭出来时候,哑巴心里石头总算落了地。

跑到妮子床前,看着满头大汗的妮子和满身是水的孩子,摸着妮子的头,亲了亲小南北的脸,脸上笑得哟,开了花。

“你胡渣扎到南北了。”妮子嗔怪道。

哑巴摸着头,还是傻笑着。

南北满岁那天,哑巴带着妮子和南北来到父母的坟前,磕了几个头,带南北来认认祖。

哑巴就这样乐呵呵的过了几年,家里呢多了一个人,哑巴在田里就得更加努力了。

这天,哑巴还是在像往常一样在田里干活,大中午的,哑巴觉得这太阳比以前毒了,没干多少就流了全身汗。就在这时,哑巴感觉头一晕,差点倒了下去,他真纳闷时就听见“轰”的一声,山上的房子就歪歪斜斜的扭了起来,然后就趴下去了,接下来就是一片哭声。

哑巴扔下了锄头,拔腿就往家里跑,原本几百米的路这时候觉得好远好难,以前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的路连着摔了几个跟头,最后还是一路摸爬的到了家门口,南北在院子里哭着,对哑巴说“爸,妈在里面……”哑巴听见这话,发疯式的跑到坍塌的房子上,双手扒拉这这些碎石,扒着扒着,眼睛就模糊了,汗水混着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也不知道扒了多久,在墙角处扒出了妮子,哑巴把妮子抱了出来,擦了擦妮子身上的灰,妮子的还是挂着笑,弯弯的月牙,浅浅的酒窝,就像年少时一样。

妮子走的时候哑巴没有哭,本来想露个笑容,可是好不容易挤出来比哭还难看。哑巴蹲下来,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南北,用衣袖帮忙擦干净,然后抱在怀里。哑巴想着,妮子,我帮你看着南北长大。

后来啊,由于地震之后这里形成了堰塞湖,在各方面报道之后政府决定在这里建成建成旅游开发区,路也修好了,哑巴也接到了政府的补贴,房子也重新装好了,日子也到了小康,也不用每天下地干活,南北也到外地上学了,哑巴现在还是一个人住着。

哑巴看着原来是种满油菜花的地变成了堰塞湖,看着原来的山坳上修建了旅游项目,每天就这么巴巴的看着,他就觉着没有以前的好看,那是他的地啊,以前种点东西觉得挺好,现在闲了反而不适应。

哑巴呢,没事就在村里转转,时常带着瓶酒,跑到妮子和父母的坟头前去喝,也就怔怔的看着。

再后来呢,南北真的像他妈妈说的,走南闯北见过了很多风景,向这世界说了很多话。

哑巴呢,在某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在院子里永远的睡着了,脸上挂着笑,如同见到爸妈和妮子时的笑容一样。

哑巴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一个就这么简单平凡的故事。

南北呢,走南闯北,寻找着自己的幸福。

如同你我一样。

上一篇:知合金服涉嫌自融、抹杀历史,疑似国资背景有假的那些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