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无戏言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瑞雪兆丰年,天意示命运。一夜大雪,原本近乎枯竭的西北大地覆上了厚厚的一层雪。“来年种的庄稼有水源浇灌了。”消息传来京都,朝廷大沸,顿时举国欢呼。

那一夜,雪纷纷而下,万丞相府的大夫人产下一女,庭前积的厚雪,仿佛也在为这个新生命的到来而欢呼。

万丞相请灵光寺高僧为新生儿起名,提笔落字,书成“生于瑞雪,居于君侧。出生不凡,可唤庭芳。”

庭芳,花开满庭芬芳四溢之意。

万丞相不敢相信命运这样的安排,请高僧切莫将事情声张,好生招待一番后,应允高僧会每年捐赠香火钱。

高僧走了,那一纸预言却留了下来。

从小,她就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一切礼仪修养皆是请最好的夫子相教。三岁时,父亲请了有名的私塾先生,教她读书写字。五岁时,她已能写一手好字。她天资聪颖,又在母亲的精心教导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父亲总教导她说:“你是我万府明珠,本就不像普通人,如此,就更应注重自己在外形象。”

她虽时时被管教着,总要学各种东西,却又十分贪玩,常常在夫子讲课时偷偷溜走,每次都把她父亲气得火冒三丈。

但每次问她功课学得如何,她总能对答如流。教过她的夫子们都说:小姐天资聪颖,虽是顽了些,但确实是不可多见的人才。

有了夫子们对她良好的评价,万庭芳在父亲眼中的形象好了许多。除了偷偷跑出去玩不被挨骂外,偶尔还能得到父亲批准,正大光明地出去四处逛。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当初的顽皮小女孩儿已出落成了十四岁的聘婷少女,但当初喜玩耍的性子却是一点也没改,整日里见不到人影时就准是贪玩了。

这一天,元宵节,华灯初上,街上人头攒动,各家公子小姐吃过元宵后皆着华服出来闲逛,顺带凑凑街上热闹,心里想着兴许还能碰到哪个意中人。

万庭芳就是贪玩,便想偷偷带丫鬟碧珠跑出去。没想到,两人才刚踏出房门,就迎上了正悠然走过来的万丞相。

原本的一脸得意顿时消失不见,转而可见的是她们一脸的惊慌。万丞相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垂下头,低得不能再低。

“爹……你怎么来了,我,我正想去书房找你下棋来着……”

她还想编下去来着,在抬头看到她老爹那双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睛时,不禁心虚,再也编不下去,索性不说话,等着听候发落。

“下棋?下棋还要换一身男装,是要为父看看我的女儿长得是多么英俊潇洒吗?”

听到老爹如此开玩笑,她顿时恢复了往日调皮任性的样子,直接上前抱着万相胳膊,十分讨好地说着:“爹,今日可是元宵节。女儿想出去玩玩。”

万相立马被她的调皮逗笑了,“嗯嗯,今天可以出去玩,而且啊,别再像以前一样穿着这一身男装出去了,都显得我万家女儿变英气了呢。要是一不小心被哪家姑娘芳心暗许了,爹上哪找个少年郎来给她婚配?”

她继续撒娇,“爹,您又拿女儿说笑了。”

万丞相拍拍她拉着他胳膊的手,“好了好了,我女儿这么漂亮,肯定得找个英俊的少年郎才是。”

她一脸娇羞,对未来的那个他有些憧憬,“爹……”

“行了,去把这身男装给换下来吧。今年的元宵节,一定很热闹。”

听到他这么说,万庭芳一直压抑的心立马沸腾了,只想快点换衣服出去。

“真的?那我去换衣服了,爹,女儿回来一定给你带好吃的。”甩开了万相的胳膊,万庭芳飞快跑回房里,换上了平常穿的女装。

到了街上,各个店铺都是张灯结彩,格外喜庆。

街上到处都是卖灯的商贩,前来买灯的人也是络绎不绝。万庭芳带着碧珠,很快隐没在了人群里。

商贩的吆喝,行人的笑声,无不吸引着万庭芳。她拉着碧珠,穿梭于人群中,几乎把每个卖灯的摊点都看了一遍。一路上,发现很多人都看着她,她很莫名其妙,往全身上下都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端倪,顿时感到无比不适应。

往前走着,似乎听到了一个小贩的吆喝声“卖珠宝首饰啦,金簪银簪应有尽有……”前面很挤,她们俩费了好大力气才挤到前面,赫然被面前的小首饰给吸引了。

“哇,小姐,这些小饰品好好看。”碧珠盯着那一排排的发簪,两眼都放出光来。

万庭芳却不顾她,紧紧盯着那一支坠着红宝石的梅花簪,喜爱得不得了。虽说她平日里见多了金银玉器,好的簪子也是收罗了不少,但是像这样并不是很名贵却很小巧精致的簪子却很少。

“老板,这个簪子怎么卖?”她拿起那簪子,把玩得不亦乐乎。

周围的人不知道怎么减少了,喧闹声弱了许多。那卖发簪的老板忽然就变了脸色,直直盯着朝他们这边走来的那一行人。

万庭芳感到很奇怪,转过身来看去,原来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带着几个奴才走过来。似乎,还是气势汹汹的,颇有横行霸道的感觉!

“小娘子,喜欢这支簪子是吗?给本少爷一个机会吧,让我买了送给你。”说话之人正是排头的公子哥,不仅出口语气轻佻,连神色也是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周围的人都不敢说话,皆围起来了看热闹。听着群众们的交头接耳,万庭芳大概知道了原来这公子哥是李将军府二少爷,仗着有钱有势,向来飞扬跋扈,出来街上还经常轻薄良家妇女。

哼,什么将门之后,真是丢了他爹的脸。

“这位公子莫不是认为我买不起这簪子吧?敢问公子家可是家财万贯才如此财大气粗?真当人人都该听从你李二公子的话么!”

“不不不,哪怕是我没钱也要为小娘子买下这簪子才是。如此好看的簪子,也只有小娘子这样的佳人才能配得上。”那李二公子不仅言语轻浮,甚至已经在咽口水,使得碧珠有些害怕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连忙往她家小姐身前挡着。

万庭芳却一点也不害怕,让碧珠往后退,虽然她自己也有点害怕。

哪知那人吩咐家丁直接扑上来,想把万庭芳抱住就拖走。万分危急之下,碧珠只得猛得冲上前去,却意外撞到了一个黄衣少年。碧珠瞪大了眼睛看着,只见那黄衣少年手执一把折扇,几下子便把要来抓万庭芳的几个人给打下。

看几个家丁被伤得不轻,李家二少气得直跺脚,直直吩咐剩下的几个人把他们围住,黄衣少年无奈,不想与人做无谓的纠缠,便把万庭芳拉了就走。

碧珠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姐被黄衣少年带走,竟然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没看错吧,小姐看那少年的眼神就没离开过,而且小姐就这样任由他把她带走?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

跑过了整条街,黄衣少年确定那些人没跟上来后,才停了下来。

“我的手。”万庭芳低下头来低声说着,小脸早已红透。

黄衣少年立即把牵着她手的那只手脱开来,“刚才情急,竟然冒犯了姑娘,望姑娘见谅。”

“没事,我不介意。”她抬起头来,与他对视。她平日里很少出门,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好看的少年郎,忍不住便多看了几眼。

他亦对上她炽热的眼神,只觉她一张小脸长得清丽脱俗,身材亦是婀娜多姿,竟与他见惯的庸脂俗粉不同。

两人默默对视着,不知何时,身边已经多了两个人。

“小姐。”碧珠有些着急得喊着。

对视的两人立马反应过来,把头别过去,往碧珠的方向看去。碧珠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他们都很清晰地看到万庭芳两人脸上都红了。

万庭芳有些害羞,还有些气急,这两人怎么偏偏这时候才来到?小声地安慰着她,“碧珠,我没事。”

又转向那黄衣少年道,“今日蒙公子相救,他日定当涌泉相报。我唤万庭芳,不知公子贵姓,我该如何称呼?”

那黄衣少年微微一笑,声音不急不缓道:“我姓宫,名离。姑娘叫我宫离就好。现已夜深,两位姑娘在街上也不安全,不知姑娘是哪家小姐,让宫某送你们回去吧。”

万庭芳笑了,为他的如此温和有礼而暗自窃喜。努力地把自己平日里的调皮任性收了起来,今日她特别温顺,乖巧得别人说什么都好。“如此有劳公子了。我家就在朱雀街,柳怡巷过去就是。”

“朱雀街?莫非姑娘是万相千金?”

“你认识我爹?”

“哦不,我不认识。只是这普天之下谁人不知朱雀街半条街道乃万丞相府啊。”

“哦。”她淡淡回应,神色中透着一丝失望,但很快便隐去。她有什么可开心的呢,她有的不过是一个万府大小姐的身份罢了,在乎的人会把它攥得太紧,不在乎的人也不会太过重视。她又有什么可失望的呢,她至少还是一个尚未婚配的少女,还可以过着几天自由的日子。

“万万没想到,天子脚下,律法治下,竟还有一些纨绔子弟如此胆大妄为,大庭广众之下就调戏良家少女,真是国家败类啊。”宫离义愤填膺,为刚刚一事耿耿于怀。

真的是,天子脚下,竟发生朝廷重臣儿子藐视国法的行为,实在是朝廷一大失误。

“天子脚下又如何,只要他们有权利,那些猖狂的人依然猖狂,弱小的无权无势的人,少不得就被他们欺诈。其实,就是一个权势,让人迷了眼啊。”万庭芳也表示十分愤慨,为自己的遭遇,更同情到平日里经常被欺压的平民百姓们,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万姑娘说得是,朝廷真该好好管管臣子了,才好为百姓多做点好事。”

碧珠和另外一人在后面静静跟着,各自在心里嘀咕着,你们男女有别,又刚刚认识,聊这些国事不会感到奇怪吗?

万庭芳和宫离在前面走着,却聊得很欢,从当朝天子,到市井小民,从家国政事,到品茶下棋,颇有相见恨晚之感。

宫离对于一个闺阁少女有如此惊人的男子魄力而惊奇,而万庭芳却感觉找到了知己,觅得了良人。往日父亲总责怪她没有女孩样子,逼着她学习琴棋书画,学习三从四德,却忽视了她向往自由,渴望能和男儿平等的心。

很快,便到了万府门前。万庭芳极力邀请宫离进府,却被宫离摇头拒绝。只见他看着“万府”牌匾,微微叹了一口气。

万家是世家,万府出来的人定不俗,只是,这一切,是有心还是无意?

“万姑娘已经安全回府,宫某这就告辞了。”他看着她很自然地说着,但她此刻却感觉心被揪了一下。似乎是失落的感觉。

“哎,明晚万花楼,我们再见面畅谈一番吧。”在他临走之际,她鼓起勇气说了这一句。

他走路的脚步顿了顿,转过身回她:“好。明晚万花楼,不见不散。”

万庭芳满心期待着第二天晚上的到来,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早上醒的特别早,一整天却很精神,连碧珠都觉得自家小姐仿佛一夜之间变了人。

万丞相和万夫人自然也是对女儿的改变有了察觉。吃过午饭后,便把万庭芳叫到了书房,仔细询问了一番。

“芳芳啊,你今儿是怎么了?娘总感觉你今天不对劲。”还是万夫人最沉不住气,直接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而万相一言不发,实则是竖着耳朵听着她一言一语,不打算放过一个字。

“哎呀,娘。”她往万夫人旁边凑了凑,一如既往地撒着娇。

“女儿啊,你也大了,有什么事自己想做决定的自己想好,爹娘不能替你做决定,只能给你建议。昨晚,你在外面可是遇到了什么人?”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竭力解释着,万庭芳心里却是盘算着等会儿该怎么罚碧珠那个丫头,竟然那么快就背叛她了。

“好吧。”万夫人很知趣的终止了话题。反正从碧珠那里,她已经掌握了一丝丝有用的信息,她说不说都无所谓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既然你不肯说,那今天为娘的和你说一件事,今天那李将军府派人来府中,为他家大公子提亲了,娘想着那李将军也是朝廷重臣,家资丰厚,你若是嫁过去,也是极好的。”

万庭芳立马不依了,她前一天晚上可是刚和宫离把李二公子给揍了一顿,现在让她嫁给那下流人的哥哥,呵呵,大白天睡觉去吧,梦里爱咋样咋样。

“爹,你也想让我嫁到李府去吗?李府有多好,让你们一个个都要逼着女儿嫁到他家?为什么,从小到大,我的一切都要由你们来安排?”看着父亲一言不发,她一直以来的压抑都爆发了,此时化作一股怨气,一时间发作了出来。

从小,她就要学各种东西,琴棋书画,样样都得精通,还必须要比京城权贵的所有女子都要优秀。她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却没有自由,天天像个被囚在笼子里的鸟儿一样。是,父亲很疼她,却还是逼着她做各种事情。母亲很无奈,很心疼她,却无法为她作主。

她的心有多累,从来没人清楚。此时此刻,他们连婚姻大事都被安排好了,却没问过自己意见,这真的让她很心寒。

万相的表情有些抽搐,他没想到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心里竟然如此怨恨他。他默然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不想嫁到李府,就只有入宫选秀。李府已经提亲,我们万府不好拒绝,但若是你入了宫,便是当今圣上的人,李府再怎么不罢休也只能放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便拂袖而去,这是万庭芳第一次看到父亲的决然。

原来事情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就像她被逼着到了悬崖边,悬崖下是万丈深渊,悬崖前方是万箭齐发,而她,必须做出选择。只是,无论怎么选,她注定与宫离无缘了。

既然都不是她期待的,那她选择不那么厌恶的那个。宫里虽险恶,总要比嫁到那李府强!心已经死了,往后的生活,便让她一个人孤独终老吧。

进宫那天,母亲让人为她精心打扮,上轿子前,一步一回头,看了万府,又看了母亲,竟很不舍。父亲站在母亲旁边,叮嘱了她入宫的禁忌。她流着泪拼命地点头,想着以后怕是再也不能在两老面前尽孝了,心里百感交集。

母亲看着她一步步远去,声音早已哽咽:“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她一横心,闭上眼睛,由丫鬟扶上了轿子。

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宫郎是路人。这一刻,她感到她的心死了。

入宫后还算顺利,一众秀女中,人人忌惮她丞相千金的身份,每个人在她面前都是感情十分要好的样子,但她也明白,一切,不过是因为,她姓万罢了,索性懒得社交,没什么事也不出自己所住的宫院。

她每天总喜欢晚饭后一个人去御花园里逛,去陪花儿们说话。

“花儿啊,能陪我的就只有你们了。”她一个劲儿的叹气道。

枯坐许久,她不知道,不远处,也总有一个人神情复杂地看着她。

宫里的日子极其无聊,她没事的时候就整日整日地睡。不知睡了多少个日夜,她终于,要面圣了。

那一日,她穿着秀女服,和一众秀女穿戴无异,却在人群中极为惹眼。

她本就生得极为秀丽,从小学习各种礼仪,更是让她的气质脱颖而出。很明显,殿前的皇上皇后以及太后肯定都注意到她了。

皇上并未说话,万庭芳谨记着父亲的教诲,不敢随意抬头,只得和其他人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哪位是丞相府的小姐啊?”还是皇后先开的口。

万庭芳抬起头,“回娘娘,臣女是。”她对上皇后的眼睛,很明显,皇后早已认出她就是万庭芳,只不过走台面问问罢了。

皇后的表情很复杂,她尽收眼底。目光流转,却在略过那端坐在上首穿着龙袍的皇上时愣住了。

时间像回到十几天前的那个晚上,他攥紧她的手,逃亡似地带着她跑出去。那一夜,她看着他的侧颜,动心了,她以为,她一辈子,遇到的最好看的人便是他。

可是,命运真是喜欢开玩笑,她以为她与他注定无缘了,却在今天,他像奇迹般出现在这大殿中,成了万人之上的皇上。而她,却成为了秀女,即将成为他万千女人中的一个。

她和他眼神对上,两人皆表情复杂。也许为两人各自的身份,也许为那一天他的失约。

她和他约定的那个晚上,她在万花楼等了一宿,却等来了天亮仍没有等到他。

第二天,她便含泪进宫,徒留一颗已经死了的心。

他默默与她对视,不言不语,仿佛这一眼越过了万水千山,更跨过了世俗所有一切。

从他看她的眼神中,皇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威胁。她明媚秀丽,又端庄大气,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绝对是京城里一等一的贵家女子。丞相千金的身份,更是为她锦上添花。

太后一直含笑注视着她,目光总在她身上打量。万庭芳感觉有一丝不自然,尽管她和皇上对视着,却仍然感受到了来自众人的目光。

所有人都以为她一定会是今天新晋的淑妃,有人欣喜地盼望着,有人却恨得咬牙切齿。

她原来是不抱希望的,或者说,她原来对这些名位一点也不在乎。但此时,她心里也盼望着,她,能成为淑妃,成为可以陪伴在他身边的人。

气氛陡然沉默起来。

皇上忽然手一挥,让贴身太监呈笔墨纸砚上来,齐刷刷写下几句话。

台下所有人皆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惊扰。

搁笔落成文,皇上示意太监就此宣读。

“今有林尚书女林曦,天性聪慧,品性纯良,秀外慧中,深得朕心,赐予淑妃称号,居阳丽宫。”

话落之时,所有人皆吃了一惊,待听完太监宣读的内容,更是吃惊。

无论按贤良淑德,还是按样貌才情,无人比得上万庭芳。刚刚皇上与万庭芳对视那一幕,更是落入了众人的眼里。人人都以为,万庭芳会是淑妃无疑。

不曾想,结果太出乎意料。

只是,让众人最不解的是,历代淑妃向来住雅尔宫,为何这次有例外?

人人心里都在犯嘀咕。

太后显然有些失落,皇上竟与她的眼光不同。皇后却舒展开了笑容,似是对这结果十分满意。

只有万庭芳一个人在黯然神伤,众人皆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只得把头低下来,低得不能再低。

艰难的选妃时间终于过去了,万庭芳回到房里,一头栽到了床上,四肢疲软。

今天,她遭受了太多的情绪体验。有惊喜,有意外,还有最后的失望。感觉活了的心再次死去。

如果说,宫里少一些勾心斗角,她相信,她一定能带着一副躯体,默默地在宫里老去。

第二天,日上三竿,她才起来,无心梳洗,最后还是在丫鬟的劝说下才把上下整理了一遍。

才一会儿,宫女承香便来传话让她到新晋淑妃那去。

她顾不得吃点东西填饱肚子,便匆匆跑去阳丽宫给人祝贺。

来到阳丽宫,方知原来淑妃都赏了秀女们金银珠宝。万庭芳是后去的,剩下的皆是她人挑剩的了。

“庭芳也拿一个吧。”淑妃有些挑衅地开口道,眼睛看着那剩下的一支钗子,得意地笑。

淑妃唤她庭芳,是在炫耀自己成了妃子?万庭芳感觉到一丝不自然,却还是笑着谢了恩。以为这只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淑妃对她有敌意。

刚想退到一旁,淑妃的一句话让她停住了脚步。“听闻庭芳样样精通,就连泡茶的手艺也是一流的,不知今日,姐姐我是否有幸能喝到庭芳泡的茶?”

“庭芳姐姐定是不会拒绝淑妃娘娘的。”一旁的秀女接着说道。

“就是。”众人纷纷附和。

万庭芳感到耻辱,这分明是有意刁难,她唐唐相府千金怎么可能做那些端茶倒水的粗活?

人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竟无人愿意为她说一句辩解的话。真的是世态炎凉,墙头草永远都是跟着风转。

“我这刚刚入住这阳丽宫,难道泡个茶让妹妹如此为难吗?”淑妃有些黯然地说着,她这话实则提醒着万庭芳,现在她林曦才是淑妃!

万庭芳恭顺地回了一句:“是。庭芳这就给淑妃娘娘泡茶。”

淑妃嘴角上扬成一个弧度。所有人皆暗暗庆幸自己原来不是林曦强劲的对手。

刚进宫时,万庭芳和林曦是众秀女中最耀眼的那两个,只不过林曦心浮气躁,而万庭芳为人温厚,在样貌上,也是万庭芳更胜一筹。如今林曦成了淑妃,她怎么可能放过当日里她最仇恨的人?

泡好茶后,万庭芳提着茶壶缓缓而来。

宫女承香想接过她手中的茶壶,却被淑妃拦住了。“怎么,难道还想让承香倒茶吗?”很显然,这问话是淑妃对万庭芳说的。

万庭芳按捺住心情,极力让自己保持平和,面无表情地上前斟茶。

双手奉上,“娘娘请喝茶。”

“有劳妹妹了。”淑妃轻轻一碰茶杯,故意把茶杯往一边推去。“哐当……”茶杯碎了,茶水溅了淑妃一身。

“你!”淑妃气得发抖,“大胆,竟敢泼本宫茶水。”承香已经要扶淑妃去换衣服,众人仍然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给我在门外跪着吧,不跪到明天天亮,不准起来。”说完这一句,淑妃扬长而去。

众人皆散,她跌跌撞撞地走到阳丽宫门口,双腿跪了下去。

她早知道淑妃有意刁难她,但她却无能为力,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心里戚戚然,看来这宫里,真是是非之地。

原本空空的肚子此时很不争气地叫着,她真后悔今天没起早点吃过东西后再过来。跪了不知几个时辰,她早已饿得发昏,双手时而撑地,又抬起来,如此反反复复。头顶上顶着大太阳,烤得她口干舌燥。

明天天亮,还有好久……她不禁幽叹起来,抱怨着这皇宫的不公。

邻近傍晚,还是无人来看她,更无人敢送水送饭,人人皆知淑妃摆明了刁难她,惟避她而恐不及,只有从家带来的丫头默默地陪着她跪着。

她不忍心看着丫头和她一起受累,已经劝过好多次让她回去休息,但那丫头无动于衷。

“碧珠,你回去吧。这本是我犯的错,不该连累到你。淑妃的目的也只是针对我,你还是快回去吧。”

碧珠却很倔强,“不,小姐,我不走。凤于陪着小姐。”

万庭芳忽然痛哭起来。这一生,她有碧珠如此丫鬟,真是前辈子积了福。

“碧珠,我快支撑不住了。”万庭芳有气无力地说着,身子因倾斜而快倒下。

“小姐……”碧珠的声音近乎哽咽,双手扶着万庭芳,“小姐,你挺住啊。相爷也不在宫里,没人来救我们呀。小姐,你要挺住。”

“宫离,宫……离……”万庭芳喃喃地叫着,终于重重地倒了下去。

碧珠惊呼一声,“小姐!”重复着小姐说的“宫离”碧珠忽然反应过来,把万庭芳小心放到地上后,便急匆匆站起来,因跪得太久,腿已经变得酸麻,但一刻也不敢耽误,跌跌撞撞地跑到了万福殿。

万福殿是皇上寝宫,离朝阳殿最近,平日里她们这些宫女和丫鬟是不能靠近的。可今日,碧珠豁出去了,哪怕会有杀头的危险,她也要见到皇上。

“皇上,皇上,求皇上救救我家小姐。”碧珠声嘶力竭地喊着,完全不顾那些侍卫的阻挡。万福殿里却毫无动静,如同与这求救声与世隔绝一般。

殿内,皇上正在批奏折,被这突如其来的撕喊声吓了一跳。吩咐一旁的侍卫道:“禄福,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了?”

禄福很快从殿外回来,“回皇上。是万小姐身边的那位碧珠姑娘。她……是来求皇上救她小姐的。”

皇上手上握着的笔一顿,硬生生地在奏折上留下了一道划痕。“怎么回事?”

“这……”侍卫难以启齿,不敢乱说。

“说。”皇上从案前走下来道,随手还披上了外套。

“是。万小姐被淑妃娘娘罚跪到明天天亮,由于万小姐今天没吃东西,现在饿晕了,正躺在阳丽宫门前。”

“什么!”皇上有些愤怒,这淑妃怎么这么狠心,跪到天亮就等于要人的命啊。哪怕铁打的人跪那么久也会受不了,更何况还是万庭芳这样从小养尊处优的相府千金。万庭芳也是不爱惜自己,难道进宫就让她如此消沉,什么东西都不吃了吗?

碧珠因腿酸痛只能暂时在万福殿门前休息,皇上两人却气冲冲地往阳丽宫方向跑去。

还未到宫门前,皇上和侍卫已远远看到一少女躺在地上。忽然感觉被什么揪了一下,皇上的心痛了几下。

小心翼翼地把万庭芳抱起,皇上一路小跑着回万福殿,吩咐着太监去传御医。侍卫默默地跟着,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

他知道主子对万庭芳有意,却不得不当做一副不喜欢她的模样。可是感情不会骗人,至少在皇上心急救她这件事上,他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爱情。

御医为万庭芳扎了针,又开了药方让太监去熬药方才退下。

皇上吩咐所有人退下,独自坐在床前守着才放心。看着万庭芳沉睡的样子,感觉她比之前见面的时候瘦削了许多,心里不禁心疼。

“本欲保护你,才不给你任何名分。不曾想,躲得了宫外那些人,却躲不过宫里如狼似虎的女人。庭芳,你让我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把唯一的你保护好?”他自言自语地说着,语气中透露着神伤。

万庭芳还在昏迷中,呢喃着他的名字:宫离。

宫,离。她本就不适合待在宫里,是否离开对她来说是一种最好的选择?

下半夜,万庭芳被一阵抽痛惊醒,惊觉自己跪了那么久,才致腿如此酸痛。眼睛睁开,竟发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床也不是自己的床,屋里一切格局,无不透着威严。

右腿再一次抽痛,她伸手去碰,缺发现床边还有一个人。

“碧珠,我腿疼。”她痛苦道,以为是碧珠,便一如既往地撒娇。

皇上的睡眠极浅,被她的手一触碰就已惊醒。“怎么了?”

万庭芳一愣,怎么是男人的声音?还,有点像宫离的声音?不,不可能,他是皇上,该住在万福殿,怎么可能这么晚了还出现在这?她闭了闭眼,晃了下脑袋,再把眼睁开,却对上了皇上惊呆了的眼眸。

“宫离?”她一脸不置信,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你没做梦。”皇上拉上她的手,一股掌温传来,让她瞬间蒙圈。

真的是她的祈祷有用了吗?皇上终于来救她了,宫离又回来了!

“你是宫离?”她含着泪问他。

“是。”他用双手握着她的手,想快点把她的手烘暖。

“你是皇上?”她继续问。

“是。”他回答。

“那你干嘛不理我?你干嘛失约?你干嘛对我不闻不问?你干嘛救我?干嘛要让我爱上你?”她甩开他的手,情绪忽然失控,进宫以来的委屈此时犹如洪水,止也止不住。

“庭芳,我是喜欢你的,真的,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你的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着我的心。但是失约是有原因的,不理你也是有原因的,甚至对你不闻不问也是有原因的。你能理解我吗?”他说话极为平和,似是压抑着什么。

“既然如此,你凭什么喜欢我?”

皇上一怔,是啊,他凭什么喜欢她?一,他的权力被权臣压制,指不定哪天就有权臣逼宫的危险。二,后宫佳丽三千,无一不是他为平衡朝廷势力而不得已纳之。他每天都在忧心中度过,还要害怕对她用情太深,而使其他人对她生妒陷害。他的确没有实力喜欢她。

“回去过你的平和日子吧,寻一个良人,便嫁了吧。”他闭上眼睛,表情十分痛苦,却又不得不这么做,她想要的自由,纯真,这后宫不存在这些,他更无法给她带来。既然如此,便放她走吧,让她做回原来的她,而自己,陪着这皇宫海枯石烂。

他是这么想的,至少此刻是,他不知道下一秒他是否会后悔说出这几句话,只好匆忙逃离。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和我在一起吗?”万庭芳问。

他的脚步一顿。不,不是没有想过的,他想过,待他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力,待他把天下治理得国泰民安,那一日,她一定会是他唯一的新娘。可如今,似乎没必要了。

“那如果说,我不害怕,我只愿意跟在你身后,不管前方千军万马,还是要过独木桥,我都陪着你,那你,是否还要放弃我呢?”她在赌,赌他真正的顾虑是什么。那一日选妃之时,他与她对视良久,她是如此睿智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他亦对她有情?今日他守在她床边,更是证实了他喜欢她。然而为了她的一世平和,他就要忍受一生孤苦吗?

“还是算了吧。这皇宫不是你呆的地方。”他艰难开口道。

“不,我不走。”她大喊一声,喊得他的身影一颤。下一秒,她忍着双腿的疼痛感,已经从床上下来。一个踉跄,她摔倒了,撕痛地叫了一声。“宫离,从我见你的那一刻开始,这一生便认定你这个人了,不管你是宫离,还是后来的皇上,我都愿意去陪伴。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呢?”

他回头,对上她坚定的眼神,不忍心地点了点头。

第二日,皇上册封万庭芳为德妃的消息很快传遍后宫,接着便传遍市井。之后日夜恩宠,夜夜留宿德显宫。人人皆说,德妃乃皇上最爱,无人敢招惹她。

德妃父亲在听过大臣们的祝贺后便来到德显宫,这是他第一次来看自己进宫的女儿。以前不看,不是不想,而是没必要。

如今,他万府的女儿当了宫妃,他自是更加扬眉吐气。

万相来德显宫的次数越来越多,德妃的恩宠愈来愈盛。万相每次来必定会带来一些奇珍滋补的药,说是母亲硬是让他带来的。德妃每次都笑着收下,总会目送着父亲离去。

邻近年底,御花园的树刷刷地落着叶,德显宫传出喜讯:德妃怀孕了。

皇上知道后又惊又喜,但很快脸上的喜悦便化为了平静。万庭芳没有留意他的异样,只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

接下来的日子里,皇上极少来德显宫,只是安排了人日夜照顾万庭芳的生活起居,防止有人图谋不轨。

深夜的万福殿里,皇上正在处理奏折,再一次吐了血。这已经是他今日第二次吐血了,据御医所述,他已经中了轻微的毒。明知中的毒来自何方,他还是假装着不知道是中毒而继续吃着掺有“慢性毒药。”他也深知,很快,估计他就要离开这人世,离开他心爱的庭芳了。

六个月。这是御医给他的最长期限。六个月,虽然不能看着他和庭芳的孩子出世,但也能做很多事了,他想。

边境近来不太太平,外敌屡屡来犯。李将军主动请缨上战场杀敌。外敌凶猛,前方战事日益告急,皇上日夜忧心。德妃听闻后,挺着肚子来万福殿安慰,却刚好撞见他在吃药,那一本本奏折上早已沾上了血迹。

“皇上……这是怎么了,来人啊,快传御医。”她心急如焚,顿时乱了手脚。

“无妨。”他说道,屏退左右后,他终于对她说了实话,“庭芳啊,其实,我的时间没多少了。”他说话有气无力,和往日不同。

万庭芳伤心地捂住了嘴。她实在没想到两人才刚在一起不久,他就即将离她而去。而她的孩子还没出世呢。

“那可还有八个月?”她含泪问。

他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只是他实在挺不了那么久了,可怜了他们的孩子,一出世便会没了父亲。“放心,”他说,反握住她的手,是冰凉的,凉到了她的心。继续道:“我会把一切安排好的。你们母子一定会平安。”

万庭芳回到了德显宫,万相便匆匆而来。看到德妃以泪洗面,问过缘由后,感慨安慰几句便又匆匆离去。万相看着父亲的身影,竟觉得越来越陌生。难道是她的错觉?父亲好像没有以前对她好了。虽然还是隔三差五地来看她,但是很少对她嘘寒问暖,反而总是问皇上近况。

皇上的病情愈来愈重,德妃的愁容愈来愈深。好在前方战事胜利,送来捷报。李将军在边境让敌人写了投降书不日便班师回朝。皇上知道战事胜利后,难得的开怀一笑,病情似乎有了片刻的好转。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是夜,天灰蒙蒙的,黑云大片大片的被风吹散,似是要将整个京城笼罩起来。

黑夜里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前面的那座皇宫。皇宫里死一般的寂静,宫妃们早已入睡,万庭芳也早已在床上躺下,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总感觉今晚会有大事发生。

皇上在万福殿里不住地咳着血,听着侍卫来报,他知道,真正的黑暗终于来了。

一个个脚步声正在一点点逼近,他们首先往的方向便是万福殿。

皇宫里寂静无人,逆党早已在宫里安排了内应,此时正是来个里应外合。万福殿里寂静无人,偌大的宫殿里,只要有一点动静便会让人警觉。

李将军率先带人冲了进来,进殿后,才发现皇上并未睡下,早已在等着他们来到。李将军呆了一呆,但很快又反应了过来,皇上知道他要反又能怎么样?他还不是要束手就擒?

“大胆逆贼,竟敢造反!你忘了你们李家世代受的恩泽了吗?”皇上的声音铿锵有力。

李将军又是呆了一呆。万丞相不是和他说,皇上早已身中重毒,已经快要不治身亡了吗?怎么现在生龙活虎地站在这里?此时此刻,他只想找万丞相问一个明白,究竟此事到底能不能成。

而万丞相早已带了二十几个人到德显宫,打算把德妃带走。也许他也没想到,皇上不仅没中毒,而且早已预知他们的行动,调派好了人手就等着他们上钩。

刚进宫门,万丞相带的人手就被士兵围了起来。万丞相心里大叫一声不好,带来的人还欲反抗,万丞相大手一挥,令其停止争斗,此时士兵们早已将他拿下。

万庭芳在床上躺着,听到外面有动静,赶紧爬起来,挺着大肚子往外走,想一看究竟。

然而走出来后不禁吃惊,父亲怎么会是那个要逼宫的人?她虽敏锐有所察觉,朝廷里定然存在阴谋不轨之人,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会是她的父亲!

李将军也早已被拿下,此时皇上终于从万福殿赶过来,牵住她的手反握着。“别担心。”他说。

李将军和万丞相皆被押入大牢。念及此次并未伤及无辜,皇上下旨,只责罚李将军和万丞相主谋二人,责其流放,其他参与的人只降职作罢。

所有的事皆告一段落。天下太平,国泰民安。

皇上和万庭芳提起,她才知道,他的病是装的,中的毒是真的,但最终毒解了。他处心积虑装病,就是为了引逆贼上钩,来一个瓮中捉鳖。

“我早已知道了万相的行动,从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他说。

“那为什么你还是把我留在了宫中?还让我怀上了你的孩子?”

“因为我喜欢你啊。因为宫离喜欢万庭芳。你还记得吗?宫离对万庭芳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可以远离尘世喧嚣,做一个快乐的凡尘女子,你还愿意与你心爱的富贵之人一起经历繁华与没落吗?我记得你的答案是愿意。你说为了所爱之人,什么事情皆变得微不可提。我也一样,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只是因为你就是你。那日我失约于你,却也写过一封信让人带去,却阴差阳错,那封信落入了你父亲的手里。所以后来的一切,你现在想想,估计都能想到答案。”

万庭芳细想当初种种,终于幡然醒悟,原来父亲看到了那封信,便坚信皇上一定很喜欢她,她入宫后定能给万家带来利益。父亲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被利熏昏了头。

“那你那封信里到底写了什么?”她缠着他问道。

“待我将国事摆平,定以江山为聘,以心为礼,执子之手,宫门白头。”他看着她温柔道。“君无戏言,我现在终于把这一生最重要的承诺给兑现了。”

她看着他的眉眼,会心地笑了。用手去拉他的手放到她肚子上,那肚子里面是他们亲爱的宝宝,还有两个月就要出世。

上一篇:小财迷涉嫌自我担保及高风险现金贷,关联公司钢钢网被新三板摘牌 下一篇:中赢金融股东杀人逃犯后续:公关公司竟伪造撤稿函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