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抛弃的童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七哥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紧紧地握着手中的茶杯,目光也始终没有离开过杯子里的水。茶叶在水里浮浮沉沉,七哥的眼神停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呼吸也跟着浮浮沉沉。

母亲打破安静,对坐在沙发另一头的姑娘说,“七儿踏实本分,人又能干,就是话少。男娃话少了也好,稳重些。”

姑娘没有答话,抬头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坐在凳子上,正在磕着瓜子的她妈妈。她妈妈停下正在往嘴里喂的瓜子,对母亲说,“话少了好,老实了好……”。

母亲便借机拉着女孩的妈妈出了堂屋,屋子里只剩下七哥和姑娘。

这场相亲蓄谋已久,姑娘是姨家同村的孩子,上到初中就不再上学了,外出打工几年,看着快要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便被父母召回安排了相亲。姑娘人长的不错,就是家境差了一些,父亲身体不好,下面还有两个弟弟都在上学,母亲又是个大大咧咧不着调的人。

而七哥,是我堂伯家的孩子,在大家族里排行老七,我们打小就叫他七哥,长辈们就叫他七儿。

七哥比我大两岁,我们几乎是一起从小玩到大的。不过七哥的身世也不太好,堂伯就他一个儿子,而堂婶早早就离开了这个家。七哥从小就是由他的爷爷奶奶带大的。

堂婶离开家的原因很简单,堂伯受刺激有了精神病,在家里由刚开始的摔盘子砸碗,到最后什么都会被砸个稀巴烂。当然打人也成了家常便饭。

堂婶经常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头破血流,硬是为了几岁的七哥在忍着。堂伯虽然谁都敢打,但却对七哥呵护有加,从不动手,甚至并不朝他大声说话。

在经历了一个撕心裂肺、拳脚相加、生死劫难的夜晚后,堂婶在后半夜终于带着满身的伤痕,一瘸一拐从那个家里夺门而出,自此之后杳无音信。只留下了尚在童年的七哥,严重精神病的丈夫,还有七哥已经年迈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看着刚学会说话的七哥,和这个破败不堪,支离破碎的家庭,悲伤至极。刚开始还寄希望于堂婶只是避避风头,过段时间可能还会回来。但时间一长才发现,堂婶这是铁了心的走了,几乎不会再回来了。

爷爷奶奶擦干了眼泪,开始接受眼前的事实,悉心的照顾着七哥,还有堂伯。

好在这是个大家族,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儿子都混的不错,村里还有本族的晚辈隔三差五可以照顾着,再说爷爷奶奶刚过六十的年龄,身体也算可以,地里的农活也都能干。

每每生活发生巨变,人们总觉得天要塌下来了,但经过无望和绝望后,终会接受眼前的现实,重新捡起生活的希望。因为苦难不会屈服于眼泪,只有面对,方能破解,生活不会停止,一切还得继续。

自那以后,七哥就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天天成长。

02

七哥瘦弱而敏感,小时候总觉得他不好打交道,于是和他玩的比较少。

他的玩伴有两三个,是血缘关系和他更近一步的堂兄弟,但我们每次都能听见七哥在村头巷尾,忽然爆发出的干裂青脆的啼哭声。他的啼哭势必夹杂着那些玩伴的哄笑,还有几分钟后火速到达的他奶奶的责骂声。

这些都习以为常了,至今回想起来仍然记忆深刻,似乎那是当时村里浓厚生活气息中不可或缺的一笔。

所有人的印象中,七哥好哭,娇气,奶奶又不分青红皂白,护孙心切。他成了村里小孩里的另类,大家都不敢轻易和他玩。其实,这都源于一个事实,他是没妈的孩子。可能别人家的孩子哭闹,没有人觉得特殊,爷爷奶奶也不会越殂代疱歇斯底里地护着孙子。而这事在他身上反复出现,他就被贴上了标签。

我记忆中第一次和七哥打交道,就是被他奶奶狠骂一顿。

那天我和他平常的玩伴一起玩耍,七哥从家里拿着一个苹果凑了过来,我们就在一起玩。不知怎么地,他那玩伴抢过他的苹果啃了一口之后,就顺势扔到了水渠里。

七哥眯起眼睛,张开嘴巴,一声清脆干裂的哭声如爆竹般破口而出,同时顺势倒地,双脚来回搓动着土路上的尘土,开始打滚。那玩伴哈哈哈地大笑着,朝我说“快跑,不然他奶奶来了要骂死你!”说着他便一溜烟的跑了。

我也本能地想跑,但总觉得把七哥一个人扔在哪里不好,我跟着跑了两三步后又开始折了回来。而那小伙伴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说时迟,那时快。他奶奶的小脚似乎都没能挡住她先期抵达的叫骂声。

这声音也是气势大于内容,夹杂着愤怒,哭腔,还有一些无奈,声音穿过了巷子,漫过了屋顶,波浪似地到达了“案发现场”。

七哥的哭嚎和奶奶的叫骂遥相呼应,使得现场的我忽然两脚发软,这时才明白刚才这小玩伴的明智。但明显我已经没法跑了。

就在我内心恐惧到达顶点,几乎要崩溃地面对小脚老奶奶的责难时,戏剧的一幕出现了。七哥看着他奶奶径直冲我过来后,忽然停止了哭泣,从地面上爬起来,挡在了我前面,对他奶奶说,“奶奶,不能骂小强,这事和小强没关系,是小亮干的。”

他奶奶由愤而悲,开始数落小亮家的祖宗三代,之所以没数落第四代的原因,是因为第四代和他们就是一家了。

当然七哥无心理会奶奶对祖宗们亲切的问候,拉着我撒腿就跑。他奶奶停下了刚刚升起的唱腔,忽然冲着我喊,“要玩就好好玩,再打闹就告诉你父母去!”

接着抛出了一句杀手锏,“你爷爷奶奶都是忠臣,你父母都是老实人,你是个好娃娃,可不能欺负我们家七儿。”

我灰头土脸地和七哥漫无目的地跑向田野,我心里想着,我可不能惹七哥了。因为我爷爷奶奶是忠臣,我父母是老实人,我是好娃娃。我可不想让我的爷爷奶奶当奸臣……

从那时起,我忽然觉得我的生活一下背负着很大的使命了!

小孩的世界总是很简单,就像打小看的秦腔,我们总习惯于向大人们问,台子上那些大花脸究竟是好人坏人,忠臣还是奸臣……

我和七哥因为这个小故事,成了好朋友,一直到现在。

当然,不只是我怕他奶奶说我爷爷奶奶是奸臣……

03

时间长了,我发现七哥的娇气和敏感只是一层防护,只要你对他好,他会对你更好,是那种掏心窝的好。那时我们愚笨,小孩子的世界里没有感动二字,但我现在想起来,我们的友谊就开始于内心的感动。我一直记得那些小时候的故事。

慢慢和七哥熟悉了,他经常来我家玩,爸爸妈妈对他也格外照顾,平常到饭点了总要留他吃饭,家里有什么零食水果也总会拿出来分给他吃。要是我们为了什么小事争执起来,爸爸妈妈总是向着七哥。

我当时也觉得很委屈,但妈妈把我悄悄拉在一边对我说,七儿没有妈妈,你要让着他点。我当时还不理解,但也会顺从妈妈,硬着头皮陪着七哥玩。

晚上吃晚饭时,爸爸妈妈给我讲了一些故事和道理,总之就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得到的爱要少很多,周围的人就要给他更多的爱。说完这一堆道理,才把话题引导了七哥。

那是我第一次听七哥的身世,我也发自内心的觉得应该对七哥好点。我们就这样成了最好的朋友。

七哥从未带我去他家里玩过,但他会经常在书包里装上苹果捎给我吃。他书包里装的不是一个两个苹果,是整书包的苹果。

我们俩在学校里并不同班,但经常一起上下学,课间一起玩耍。有一次下午上学,我们准备往学校走了,忽然他说忘带苹果了,让我一起跟他回家去拿苹果。

我有点胆怯,主要是怕他有些不正常的爸爸。他一再说没事,我就跟着他去了。

他家里屋子倒是建的不错,但总觉得有点异样,进了屋子才发现,除了必需的桌子凳子柜子,几乎没有摆放任何装饰的东西,就连农村家家堂屋里放的祖宗牌位和中厅挂的家训字画都没有。而桌椅柜子上也是伤痕累累,我才忽然想到,这肯定是七哥他爸爸打砸的结果。

七哥在堂屋里没看到奶奶,便径直带我去了屋子后边的库房。那里摆放着整屋子的苹果,有的在箩筐里,有的在袋子里。

他装了几个红色的苹果,问我喜欢吃黄苹果吗。我说喜欢,他就要打开袋子,说黄苹果都装在袋子里。

他花了很大的力气也没有打开装黄苹果的袋子,然后就在我的诧异中,他忽然直接上了嘴,用牙齿费劲地咬开了个口子,扣出了两个黄色的苹果。

就在这时,他爸爸忽然冲了进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的大巴掌就呼了过来。我惊恐地哭了出来,而就在他的巴掌就要落到我脑袋上时,七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了他爸的巴掌之下。

那沉闷的响声清晰地反应了巴掌的力度,而七哥迅即夺眶而出的两行眼泪也印证了这一巴掌的威力!爸爸看到七哥的眼泪,忽然傻傻地愣在了那里。

七哥的奶奶听到动静,哭喊叫骂的声音从厨房穿透过来,夹杂着踉踉跄跄的小碎步声,急速出现在库房门口。

她迅即堵堵住了七哥爸爸,让我们赶紧走。七哥一手护住刚才被打的脑袋,一手拉着吓傻的我夺门而出。

在去学校的路上,七哥掏出那两个挨打换来的黄苹果说,“强子,给你。”

04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想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投进了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七哥虽然有爷爷奶奶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感情上总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可以代替妈妈的存在。他会在暑寒假时成天跟我腻歪在一起,一起写作业,一起玩耍,甚至跟着我一起去走亲戚,一起干家务。

他会在我家里呆到很晚,有时候甚至就在我家睡觉。那时我也慢慢长大,也能理解他是留恋和羡慕这种普通而温暖的家庭生活。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再一次验证了我的这种推测。

那是快过春节的一段时间,忽然就不见七哥到我家来了,以为是在忙着跟爷爷奶奶办年货,我也就没去找他。年三十晚上,刚吃完年夜饭,我们一家人还在看春晚,七哥忽然来找我。

爸爸妈妈还准备了糖果饮料让我们坐着聊会,但他显然有点忐忑与心不在焉。我们坐了会,他说要跟我一起出去溜达会。我便陪着他出了家门,刚走出巷子,他忽然就紧张地对我说,我妈妈回来了,我看到了。

嗯……?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顿时让我摸不着头脑。

他接着说,我在集市上看到的,我见过她的照片,就是她,她也认出了我,但奶奶在旁边,我们都没有打招呼。

哦,这么回事啊。难怪这几天没见你呢。

我都摸着我舅家的门了,但我紧张没敢进去。

你舅家你去过吗?我从没听他提起过,有点意外。

从没走动过,但我从小亮嘴里听说过,有一次去邻村看大戏时,他都给我指过门。

你想干什么?

我想…我想见我妈。

七哥说着,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

但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我从没接触过这么复杂的事情,我忽然觉得七哥要比我成熟。我也有点暗暗的心疼他,他的内心世界要比我丰富的多,广阔的多,也忧伤的多。面对这超出我认知范围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给他出主意,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

他看我半天没吱声,就说我想好了,今晚就去!

这时我才知道他半夜叫我的原因,他要让我陪他去。

我说,去了干啥呀?

他说,我想好了,我写了个纸条,今晚先塞过去,说好时间地点,如果她愿意见我,自然会见面。如果到时间她不出现,我也就死了这条心了。

那为什么不今晚直接去见呢。

……我怕,怕妈妈不见我,我伤心。也怕妈妈见了我,爷爷奶奶知道了伤心。

他一提起爷爷奶奶,我原本蠢蠢欲动的心又有些退缩了。虽然还是孩子,但我隐隐约约觉得,如果他奶奶知道了我和他一起去找他妈妈,肯定会到我家来亲切慰问一番。

如果再由此挑起大人世界里的事,就更复杂了。虽然孩子的世界很简单,他们对大人的世界也不能完全弄明白,但偶尔也会有些直觉的感受和猜测。

那还是别去了吧…。我终于全面退缩了。

七哥再没有说话,他从兜里摸出张折叠整齐的纸给我。

我也没有说话,默默地就着巷子口的灯光打开。

妈妈:我想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但我还是想你,想见你。大年初二我去王村戏场看大戏,你去吗?

我看着七哥用毕恭毕敬的字迹写下的这些话,忽然有点难过。为七哥的勇敢,艰辛,也为自己不敢陪他而去的懦弱。

七哥从我手中拿回了纸条,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05

好几天没有见七哥,我也忙着跟爸妈到处走亲戚拜年,七哥的事暂时就抛在脑后了。当然我也会在去王村走亲戚的路上,多看几眼那个唱大戏的戏场,猜想七哥和妈妈见面的场景。

事情很快就有了眉目,但我知道这一切甚至不是从七哥的口中,而是从传遍村头巷尾的他奶奶的叫骂声中。

七哥的奶奶不知从哪里听说了这个事,总觉得七哥一个小孩没有这么多的心思,她觉得有人教唆七哥和他们“两条心”,要认那个抛夫弃子再嫁他乡的“烂婆娘”做妈。

奶奶的唱腔独特,信息量极大,指桑骂槐功夫独到,村里都静悄悄地听着这年初就让大家大饱耳福的独家报道。

七哥自此在整个寒假里都没有从家里出来过,据说被严加看管,以防被人拐走他乡。

我几次都想去找他,迫于他爸爸那劈山巨掌的淫威,和小脚奶奶碎人心肠的狮吼内功,终未能鼓起勇气。

终于挨到开学了,我见到了久未谋面的七哥,他面容憔悴,眼神忧郁,少言寡语,显得心事重重,但依然掩饰不住见到我的兴奋。

不过,他从未提起过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故事。

后来,我出去上高中离开了老家,他也辍学外出打工了,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只有过年时,我们才能在一起坐坐。

沉默,忧郁,少言寡语几乎成了他的标志,但他学的一手好厨艺,对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十分孝敬,对我还有我们家人也很亲近。我知道他曾经有着丰富的内心,有着炽烈的情感,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不过,那都成了曾经。

他的爷爷奶奶确实年龄大了,也没有精力再为他找个媳妇,于是我热心的妈妈开始有意留心他的终身大事,但一直没有结果。

有一次,我们俩在春节前夕碰面,一起到田野里散步。

他忽然说,你还记得那个除夕夜吗?

我说,是啊,我到现在都后悔没陪你去。

他说,没事的,我理解。

又是一阵沉默。阴冷的天空,忽然飘起雪,窸窸窣窣地开始覆盖这个世界。

七哥忽然说,那晚,我看到了我妈,还带着一对双胞胎,大概比我们小四五岁吧,他们跟在我妈后面喊妈妈。

雪下的更急了。七哥没有往下说,我也没有回话,只是任凭雪花洒满我们的头发、脸盘、外衣,我就这样陪着七哥静静地走了一个傍晚。

我多希望,七哥和这个姑娘能成,因为他自从那个除夕夜关上了心门,一个人就在这偌大的世界里孤独地行走。或许一个小家庭的建立,能让他感到温暖,激起他对生活的信心。

不过听妈妈说,几次相亲都没有成,七哥至今还单着。

上一篇:所有的纠缠,终成伤害 下一篇:晴天一声霹雳:交易量12亿之巨的万家贷摆的迷魂阵!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