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我爱上了你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迷途的小妖

01

是谁?

手突然被人握住,握的好紧,感觉好熟悉,好温暖,好安心,好想他这样一直紧紧握着我。

不过,手的主人到底是谁?

缓缓的抬起头,周围好黑,我怎么看不清楚?靠近点,这一次我一定要知道他是谁,不能让他再逃了……

嗯?脸突然清晰,是他?

02

猛地睁开双眼,我有点不敢相信,那个在梦里出现过好几次的人,每次握住我手的那个人,居然是他——磊子。

我怎么会梦到他?这个我一直都讨厌的人,从小到大都讨厌的人,莫名其妙就讨厌的人,但是我到底讨厌他什么?不知道。

走在校园,我还在想着梦里那个人,手心的温度现在都还依稀残留,那么真实,好像他不是在梦里,是真的发生在现实中。

“走,去食堂看看还有啥好吃的”

“走,走,走……”

迎面两个男同学边说话 边走向我,我抬头看了一眼,磊子?

这几年我是第一次遇到他吧?咦?他怎么又高了那么多?好像人也更帅了,还笑着冲我点了下头,这是打招呼吗?

为什么在这个微妙的时间遇到?难道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哇!平时胡思乱想多了,仅仅一个微笑点头的时间,我已经幻想了好几种故事情节,全是因为他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而且还带给了我温暖。

03

这个人,我从记事开始,就记得他了,我们从幼儿园到小学,小学到初中,不仅同校,而且同班,他外公外婆和我家住的也近,两家大人熟,而我们,一点儿不熟。

我们没有青梅竹马,也没有两小无猜,陌生到在小学五年级以前,连一点关于他的回忆都没有。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成为了同桌。

我很讨厌他,因为我想要的同桌不是他,而是我们班成绩好,人又高又可爱的班长,哎,为什么是他?

桌子上的“三八线”划分出各自的领地,他上课总爱睡觉,睡着睡着一只胳膊就越线了,这时,我一定毫不留情的打下去,他的瞌睡虫多半会被我这样无情的吓走。

有时候,他也会在我越线的时候打我,但是很轻,有时会扯我的马尾,我会很生气,使劲打他,他也只是笑,好像故意逗我生气,越生气他就越开心。

课间的时候,他也会买贴纸,全是明星头像的那种,很多同学围过来讨要,他便一人一张两张的分给他们,最后剩下几张他会递给我,问我“你要吗?”

难道他喜欢我?不行,我不喜欢他,一点也不。

“不要”

“哦”

这件事让我自恋的觉得“或许他是不是喜欢我?”

04

同桌两年,我们终于迎来了初中的新生活。

由于还是在同一个校园,虽然是新的班级,新的老师,但同学却好多旧识。班长还是那个班长,同桌?不知道是谁?

开学第一天,兴奋的在课桌上找着自己的名字,什么?为什么我名字旁边的桌上写的居然是……

我的天,为什么我和他同桌两年了,还要继续和他同桌?

这可以称之为缘分么?现在我愿意用缘分来形容,可对于那时的我只觉得那是孽缘。

桌上依旧有一条三八线,他依旧会是不是霸占到我的地盘,我依旧会毫不留情一拳打下去,只是我越线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动过手。

虽然这么近的坐着,但从来没有真正说上几句话,心里仗着对方一点点的好感而开始越来越傲娇……

直到有一天,他从课桌里拿出一封信,那时候特别流行写情书,就算是同性姐妹也喜欢写信交流,因为那时的信纸真的很漂亮。

就这样,同班一个叫琼的女孩子喜欢他的事情很快被传的沸沸扬扬,琼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性格也开朗,很受大家的欢迎,班里好多男同学都是她的好兄弟,只是没想到她会喜欢这个沉默寡言的人。

磊子越是沉默,她越是主动。每天会往他的课桌里放零食,会上课的时候用纸团扔他,再后来,他被班主任调到了最后一排,是的,我终于换了新同桌。

我并没有意料中的开心,有时候习惯的事情突然被改变反而有一丝失落。

我们再没有说过话,只是偶然看向他的时候,发现他也正看着我。这个小男生,是什么时候突然长高了,脸上也脱离了昔日的稚气,多了一丢丢的成熟。

好长一段时间班上关于琼追求他的事情一直是课后的八卦谈资,男生们也是力所能及的帮着推波助澜,只是一直没有什么进展,他们说他有喜欢的人。

暑假结束再开学的时候,他不见了,听说他降级了,一个学习并不是很差的人突然就降级了,至此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琼很喜欢找我聊天,她说周末放假他们几个一起去河边烧烤,他们,那些她的好哥们还有他,没想到不在一个班,他们关系反而越来越近了,琼是个好姑娘,很懂事,很专情。他们如果能走到一起也挺不错的……

 

05

升上高中,琼去了上海,我便没有再和她联系,不知道他们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学业的繁重甚至让我忘了他这个人,直到两年后的梦……

高三的时候,一个老同学说原来磊子也考上了我们这所高中,今年高二了,所以,我们其实再次同校已经一年了,却未曾遇到过?刚知道他也在这里,我就梦见他,刚梦见他,我就遇到了他?

这难道又是所谓的缘分?

巧合的是第一次在校园遇到之后,就常常都能遇到,有时在楼梯上,有时在操场,有时在食堂……好像无处不在,而且那个牵手的梦,还会重复,重复,害我每次见到他都变得很不好意思,或许,我喜欢上他了?

不不不,怎么可能,记忆中最讨厌的男生就是他,怎么会喜欢上?现实就是这么反转,本该全力备战的考生,脑中不断浮现出一个男生的脸,不行,这样下去会更没有心思学习的,我要告诉他,我的心情。

我写了一封信,不知道能不能称作为情书,第一次给男孩子写信,这件事也成为后来大学寝室里常常被我提及的事情,为了证明我年少时对爱的勇往直前。虽然那时并不是特别懂什么是爱?

信只写了一页,讲了关于梦的事情,还有那句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你了。可能年轻的感情都得不到回复,没有接受,没有拒绝,只是你说我听的一笔带过。

再遇到,我们会简单交谈几句,平安夜,从他教室门前经过的时候,他会给我一个苹果。从他手上提的袋子里。里面装了好几个苹果,不知道是他收到的,还是准备送出的?

他生日的时候,我买了一支钢笔送他,放他桌上了,后来他喝醉吐到桌子上,笔就被其他同学一起丢进了垃圾桶。第二天早上,他起床就跑去教室翻垃圾桶了,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包括那时候,他正在和班上一个女同学交往。

06

高考过后,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遇见了,可是现实又把我们拉进了距离。

初中同学聚会上,我们又遇到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聚会,几年时间大家似乎变的生疏了,参加工作的讨论这工作,参加完高考的讨论着志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给他写过信,我也装作我没有写过。

这是我们认识以来第一次坐在一张桌上吃饭,那天晚上还有烟花表演,我们和他们一起挤在人群里,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我们好像根本没有什么话好说。

晚上,他发来信息“你了解我吗?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

是的,我了解他吗?我们从小认识,可是我却一点都不了解他,我们甚至都没有好好的聊过天,完全就是两个陌生人。除了名字,我还知道什么?

我仅仅是因为一个梦对这个一直讨厌的人产生了好感,好感之后却无法面对新的问题,我的心里甚至没有期望过他会接受我的感情,因为如果他接受了,我更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

07

开学季到来,我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上学,磊子偶尔会发短信来,现在我们可以算是朋友吧,比普通同学多了一点私下交流。

意外的是他高考后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当他女朋友?我问他怎么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他说“我父母觉得你挺好。”呵呵,这是什么剧情?高中刚毕业就开始给儿子物色儿媳妇了吗?

后来听我妈说,他们家一个亲戚来提过,问我对磊子有没有意思。

OH!原来这是传说中的媒婆在牵线吧。我妈说“我女儿还在上学呢,还早”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08

再然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可能是找到了合适的儿媳妇了吧!

大学毕业的时候,他在空间上传了婚纱照,听说那姑娘是他的高中同学。

现在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相距不到两公里,回老家遇到当初那个“媒婆”,她说“这几年他家发展的好哦,养了几百头猪,媳妇要求城里买房写她的名字,二话没说就买了”这是一种显摆吗?

对于磊子,我不后悔表白过,也不后悔拒绝过,关于成长,需要的就是这些小插曲,一段一段,才能组成一首青春的协奏曲。。

上一篇:对不起,苦短的一生 下一篇:时间恋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时间恋人
    时间恋人
    就像是大多数(智商正常)的人一样,你绝对不会相信我今天所遭遇的事情。这是一个不能对别人言说的秘密,我刚要透露就已经受到了面壁思过的惩罚。
  • 梦里,我爱上了你
    梦里,我爱上了你
    文/迷途的小妖 01 是谁? 手突然被人握住,握的好紧,感觉好熟悉,好温暖,好安心,好想他这样一直紧紧握着我。 不过,手的主人到底是谁? 缓缓的抬
  • 对不起,苦短的一生
    对不起,苦短的一生
    最后一次见小柯,大概是九年前吧,她穿着一条红裙子,笑着跟我挥手道别如今,我又遇到她了,她躺在冰冷的骨灰盒里 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
  • 老二的一夜
    老二的一夜
    凌晨四点,天微微亮。 老二迷迷晃晃的从酒吧出来,使劲拍拍脸颊,抬眼望了一下天际,又是阴天。这个鬼地方,黑夜里光芒万丈,白天却总是阴着一张脸
  • 知合金服手真快!疑似涉嫌自融、曝光文章被和谐 是日史系旗下平台
    知合金服手真快!疑似涉嫌自融、曝光文章被和谐 是日史系旗下
    经过(吾愚见:yujian-180)搜集查询中国人民共和国日史编辑委员会机关公务中心旗下有9网贷平台,其中3家出问题、田金所跑路、小微聚投停业、银娃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