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嘴的婆婆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做婆婆的不挑食,倒是什么都吃得下。土豆不削皮,切了小拇指的长条,既不是块儿,也不是丝,就那样一股笼统倒进锅里。

也不讲究有没有油水。还是可怜日子过惯了。婆婆的娘原来叫花子出身,靠乞讨养大几个孩子。后来,又年轻轻地守寡,拉扯儿子长大,其中艰辛,不尽为外人知。所以,婆婆从来没有在吃食上有太多奢望。别家炒焦了的干馍馍,没人愿意吃,婆婆一边和人闲聊,一边咯咯蹦蹦地咬,半天时间洋瓷盆里的焦馍馍消灭掉许多,倒惹得人家笑,说是谢谢婆婆,免得糟蹋了粮食罪过。

同样的辣椒面,关中历史传承的油泼辣子。婆婆不认传承,婆婆要用水拌了辣椒面。或者,直接撒辣椒面在碗里,吃干拌面也好,吃汤面条也好。

只差,如同村里那被广为人知的某某,流水宴后,舍不得吃过面条的臊子汤水,一碗一碗喝进肚子。可惜,一个人的肚子实在太小,又无法象冰箱一样自带储存功能,最终,眼睁睁看着油汪汪的汤水进了泔水桶,喂了谁家的鸡和猪。还可能心里在狠狠地骂那些畜生:你吃得比原来的人都要好呢!你个畜生,也配吃这些好东西!咒你吃了不上膘,吃了不下蛋!

婆婆这样,媳妇可不行。媳妇虽然也是贫寒人家的女儿,但媳妇那个村历来自家种菜的。也不是什么金贵的菜,无非冬天白菜萝卜香菜大葱外加菠菜,夏天茄子豆角西红柿辣椒水白菜。这就养成了媳妇顿顿饭要吃鲜菜绿菜的习惯。

这不,媳妇买了一把小香葱,一街闲磕牙的人就笑,你会吃得你婆婆肉痛的哦,她们说。媳妇笑笑,不接话茬,径直回家。她还是一个结婚没有多长时间的媳妇呢,还有独立的自我,还不会无聊到参与东家长西家短的讨论中去。她虽然不是贾宝玉口中的宝珠,离死鱼眼睛,那还远得很着呢。

媳妇不仅吃小香葱,媳妇还喜欢吃九月的韭菜。不是有一句老话说,九月韭,佛开口么。那个恰到好处的辛辣,秋来最后一茬的异常鲜嫩,甚至连春韭都不能比呢。但这个季节的韭菜,价格也自然贵得翻了一翻。婆婆说,她不爱吃韭菜,她嫌钻牙缝。婆婆不好拉着脸,但她耷拉着的眉毛泄露了她的情绪。

媳妇说,我喜欢吃,我牙齿还好。媳妇用韭菜鸡蛋烙了菜盒子,做了细长的汤面条。媳妇吃得香,每一口象真的在咬婆婆的肉。别人说的没错啊。

媳妇不仅仅贪吃,而且会吃。偶尔吃一次米饭,婆婆做的菜是大炖菜。粉条红薯土豆白菜一锅焖,抓一大把五香粉就撒了进去。媳妇那天看见了这样的菜,皱皱眉,没说什么,也没有吃几口菜。第二次做米饭,炒菜的就是媳妇了。媳妇炒菜精细,蒜薹切的一指头关节长,配上红艳艳的辣椒丝,薄得卷起来的回锅肉片片。排骨汤里面却只放了一两片生姜,不放五香粉,不放味精,也不放酱油,却放了小段小段的嫩玉米,小段小段的莲藕。油麦菜里也仅仅放了几瓣蒜,菜油烧辣,刺啦一声倒下菜去,拨拉几下就出锅,也不知道那菜是生的还是熟的,反正颜色绿得象没熟一样。

不过,不得不承认,媳妇炒的菜还是很好吃的,除了太贵。农村家庭,谁家整天大鱼大肉地吃?所以,婆婆吃得不开心,吃得难以下咽,从来不夸媳妇的厨艺。

但有一样不同。媳妇还用秋天熟透的柿子汁做柿子饼。媳妇做的柿子饼柔软筋道,这个不费多少钱,婆婆爱吃,还不用肉疼。

媳妇也做乱炖。她的乱炖用的是酸奶,苹果丁,土豆丁,萝卜丁,洋葱圈,火腿丁,青椒丁,和上面粉烙饼子。她说,这叫什么屁撒。不过这个不是很好吃,酸辣咸都有,真不知道他们年轻人是什么口味。

婆婆也不明着表达自己的不满。婆婆总是在饭桌上忆苦思甜,说过去的日子怎样怎样的不易,一口吃食怎样的难得。婆婆希望媳妇能懂自己的潜台词,但媳妇偏偏不懂。也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笨呢。反倒是儿子,常常反驳母亲,那么久的事,说它干嘛?

忆苦思甜无效,小两口无动于衷。婆婆忍不住了。婆婆终究还是在儿子跟前把话说透了。婆婆说媳妇嘴太馋,吃什么不是饱肚子?伙食费也太高了。儿子有些不耐烦地对母亲说:我有什么办法?没结婚的时候,我去人家家里,人家就一直这样吃的。多少年的习惯,您让人家一下子改,人家改得了嘛。

儿子把自己的媳妇小雅叫人家。儿子在妈跟前从来不叫媳妇的名字。

儿子还说,要怪您就怪儿子我没有本事,不能给您带来好的生活。

儿子这样说,婆婆没了脾气,婆婆于是继续忍。直到那天,她看见媳妇买了虾仁,买了蘑菇,买了小葱,在案板上剁得咚咚响,准备包饺子时,婆婆忍不下去了。婆婆知道,这比猪肉饺子的馅子费钱多了。婆婆说:小雅呀,咱穷家小日子的,经不起这样大吃大喝啊。

婆婆觉得她是劝媳妇呢,她心平气和地。

媳妇把菜刀咣当一声扔在案板上,说:不吃了,又不是我一个人吃!谁家再穷,还吃不起菜了!每次吃饭您都念念叨叨,您当我真听不出您的意思!嫌弃我您直说呗!

婆婆没有上气,继续说:妈没有嫌弃你什么,你好着呢。只是,萝卜白菜咱也能吃,一时半节地吃一顿好的,妈不反对。天天这样,金山银山也会被吃空的,咱家日子吃不起啊。谁家过日子不是吃饭穿衣先看家当,咱家底薄,咱不能没有富贵命,长了富贵嘴呢。

媳妇发火了,媳妇吵吵着说:谁长富贵嘴了?我又没吃鱿鱼海参,没吃鱼翅燕窝,我吃什么天价的东西了?

婆婆听不懂什么玉鱼燕子头。婆婆还想说什么,被她的那个和事老儿子推进了她的房间。

婆婆满肚子的气儿,没法说。婆婆转身出了门,除了在村里跟和她相同遭遇的老太太絮叨絮叨,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还好,村里上了年纪的人认同婆婆的看法。她们说,过日子就是要精打细算,不敢这样铺张浪费地。婆婆肚子里的气儿消了一些,她准备抽空找媳妇好好谈谈。

婆婆回家,儿子却送媳妇回了娘家。儿子对婆婆说,换个环境,让媳妇调节两天。

这几天,婆婆才找回自己当家做主的感觉。她把面粉搅成疙瘩,烧开水用筷子挟了疙瘩入水,再倒进去一大碗酸菜,放盐,就行了。一顿饭,婆婆坐了三顿的量,上顿下顿地吃,吃得儿子苦楚着脸,却不能说什么。否则,婆婆会说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没有媳妇前,那二十年的饭怎么咽下去的。

或许是吃怕了自己母亲做的饭,几天后,儿子从丈人家把媳妇接了回来。媳妇笑眯眯地,扬着手里的一小袋东西,对婆婆说:妈,您看这是啥?

伸手不打笑面人,何况媳妇不计前嫌。婆婆忙接住话茬问:是啥稀奇宝贝呀?

媳妇骄傲地说:我妈给的菜种子呀。黄瓜种子,豆角种子,西红柿种子,什么都有呢。

婆婆疑惑地问:这大冷天地,怎么种呢?

媳妇说:我有办法。

媳妇让丈夫挖了前院向阳的土地,撒上底肥,种上种子,用塑料薄膜和竹竿做了一个小小的温室大棚。

等到大棚里接黄瓜扭扭的时候,村里没有种过菜的人都来看稀奇。媳妇穿着单薄的衣服从菜棚里钻出来,人们问她冷不冷。她笑笑说,棚子里温度高着呢。

婆婆再也不用为吃菜贵贱计较了。

媳妇和丈夫合计好后,和婆婆商量,把大田的土地也种成大棚蔬菜。婆婆有些担心地问:能行吗?

媳妇说:有我呢!

说干就干。一家三口整天泡在地里,倒也乐在其中。如果不是这片地,婆婆都觉得自己老了呢,老成了一个准婆婆。有了这片地,婆婆觉得自己还年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也是运气好,只头茬豇豆,他们就卖了一个非常好的价钱,以至于村里人都吼起来,说那一家子把大钱挣了,硬是把菜卖出了鸦片烟的价钱。

一切都好好地,媳妇却在正干活的时候干呕起来。儿子急坏了,连忙扶媳妇要去医院。媳妇不去,儿子疑惑,婆婆乐坏了,拿手指点儿子的头,说:傻小子,黄瓜接扭扭你都不知道呢。

儿子恍然大悟,媳妇的脸红得象晚霞。

婆婆更加忙碌了,忙完了地里忙家里,做什么都不让媳妇动手了。

一年后。媳妇推着婴儿车,来到大棚前。阳光照着,婴儿车里的孩子睡得香甜,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竟笑出声来。

媳妇喊婆婆和丈夫回家吃饭。丈夫问:今天做的什么好饭呢?

媳妇说:黄瓜虾仁丸子,莴笋炒豆腐。

婆婆张大嘴巴,说,啊?那也能搭配在一起吃?

你看,婆婆都懂得搭配这两个字了。

婆婆的食品已经背媳妇拔高了许多。不过,她同样已经习惯媳妇的瞎折腾了。

孙女醒了。婆婆抱起孙女,刮着小鼻子说:告诉奶奶,长大了会不会象你妈一样,是一个馋猫呀?

作者:秦岭边的小镇 链接:http://blog.2i2j.com/2155.html
上一篇:信广立诚贷—我有一堆疑问,来听听大伙的意见 下一篇:上海旌逸集团涉违规自融 70多家门店揽资数十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上海旌逸集团涉违规自融 70多家门店揽资数十亿
    上海旌逸集团涉违规自融 70多家门店揽资数十亿
    以高年化收益率、观光旅游、养生讲座等为优越条件,以控股亦或裙带项目为噱头,以上市为自己信誉背书,理财公司、关联项目、融资租赁等多方分工合
  • 碎嘴的婆婆
    碎嘴的婆婆
    做婆婆的不挑食,倒是什么都吃得下。土豆不削皮,切了小拇指的长条,既不是块儿,也不是丝,就那样一股笼统倒进锅里。 也不讲究有没有油水。还是可
  • 信广立诚贷—我有一堆疑问,来听听大伙的意见
    信广立诚贷—我有一堆疑问,来听听大伙的意见
    信广立诚贷我有一 导读: 查了一下平台的发标记录,第一家融资租赁借款企业(宁波凯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该融资租赁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的日期
  • 相濡以沫
    相濡以沫
    文/郑小喵 周五的午后,阳光刚刚好,暖暖的,透过纱窗,跳跃的撒在徐婷婷的书桌上。 徐婷婷从睡眼朦胧中醒来,看着手腕儿上的那块表,14:33,距离上
  • 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
    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
    阿水的记忆是她被送给恕雪王爷的开始的,那天汴州恰好下起了今年第一场雪。 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很快的,汴州便已经是一片银白,这场雪下得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