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濡以沫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郑小喵

 

周五的午后,阳光刚刚好,暖暖的,透过纱窗,跳跃的撒在徐婷婷的书桌上。

徐婷婷从睡眼朦胧中醒来,看着手腕儿上的那块表,14:33,距离上课时间只剩下七分钟。

她立马坐了起来,下了床,穿好鞋子,拿了书包就往教室里跑,偌大的校园,看着窸窸窣窣的人,她一路狂奔,成为阳光陪衬下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就在14:38分的时候,她气喘吁吁的坐到了自己座位上,四十五度斜射来的阳光很刺眼,但是很温暖,她嘴角上扬,淡淡的笑容里带着小小的侥幸。

“诶,你也不看看几点了,这么晚才来啊。”姚凯文朝着她低声细语,他平淡的言语里分明透露出百般焦急。

嗯,对啊,他是替徐婷婷着急。

其实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徐婷婷已经在他心目中占据了很大一块地方。

“这不还没迟到嘛,真是的,我就今天睡过了头。”

徐婷婷早已不再是十年前那个懵懂的女孩,对于如今她和姚凯文的这种关系,自己也无法很好的拿捏,但是直觉告诉她,姚凯文心里有她。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姚凯文向上推了推眼镜,清了清嗓子,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班主任精神饱满的走了进来,翻开教材,在黑板上列着各种各样的化学方程式。

突然,姚凯文给徐婷婷递过来一张小纸条:我喜欢你,那么你呢?

徐婷婷惊呆了,“呃”的一声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蓝天帅也回过了头,看见徐婷婷捏着纸条的手缩了回去,看着那个他心仪很久的女孩子而怦然心动。

班主任写到一半的CuSO4·5H2O停了下来,转身的瞬间,全班人都在偷着乐,想看看班主任要怎么处置徐婷婷。

老班的双手摁着讲桌,身体向前微曲,大概是远视眼的原因,右手稍稍往下挪了下眼镜儿,目光直直的聚集在徐婷婷的身上。

徐婷婷不敢抬头,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没有跟老班进行眼神交流,对于徐婷婷来说,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老班盯着徐婷婷那个方向看了几眼,随后又转身继续板书他讲解的内容,嘴里一边说到:“你们都给我专心点,别在下面搞小动作。”

所有聚焦在徐婷婷身上的眼光都疏散开来,转身的同学也一一转了回去,只有蓝天帅,依然侧身朝着徐婷婷那个方向,直到班主任发出“咳咳”的暗示声,他才转了回来。

就这一节课,三个人都在提心吊胆中熬过,徐婷婷没有给出回应,姚凯文也没有再主动出击,蓝天帅还一直蒙在鼓里。

终于煎熬般的度过了这堂化学课,接着便是一节体育课,下课后徐婷婷叫了姚凯文先去操场转转。

沿着紧密相连的环形跑道,徐婷婷和姚凯文并肩散步,夕阳的余晖下,两人更像一对浪漫的情侣,让人倍感羡慕。

 

 

 

“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显然,徐婷婷已经没有了当年的羞涩,简单的一句话已经表达了自己渴望的心声。

两人开开心心,你追我跑,在热闹的操场上嬉戏游荡。

突然,徐婷婷提出要打羽毛球,球拍在自己的课桌里塞了很久,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肯定得欢呼跳跃,好好的过一把瘾。

这么容易就追到了一个女朋友,姚凯文当然得在她面前好好表现,于是一马当先,急急忙忙的跑回教室取球拍。

正当他兴高采烈的踏进教室,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时,刚才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蓝天帅正站在徐婷婷的课桌旁,双手捏着那张带有折痕的纸条,那分明是课堂上自己传给徐婷婷的那张纸。

姚凯文三步并两步,径直的朝蓝天帅走了过去,从他身后一把夺过了那张纸,然后揉成一个小团,按着弧线的轨迹,完美的坠进了垃圾桶里,接着便朝他喊去:“你干嘛呢?”

好像所有的秘密就在下一秒会被散了出去,敏感的年纪,就连别人为你空间里的一条说说点赞都会胡思乱想半天,更何况是被人发现呢。

蓝天帅晃过神来,挤出满脸的笑容,哈哈一声大笑,“兄弟,谈恋爱了也不跟我们说一句啊,我好歹都拿你当兄弟。”妙言妙语中,把所有的难题都留给了姚凯文。

凯文尴尬的笑了,说找时间请他吃饭,不过保密工作,还希望兄弟帮帮忙。

取了球拍再见徐婷婷时,小姑娘等的有点不耐烦了:“怎么这么久,等的我花儿都谢了。”

姚凯文不敢说刚才的那一幕,便随意扯了个话题绕开了。

那段时间,班里陆陆续续出现了三对情侣,姚凯文和徐婷婷是表率,只是默默地做着地下党的工作。

每天晚上,校园里犄角旮旯的地方,没有灯光,人烟稀少,那便是留给小情侣们最佳的约会场合。

那个时候谁都不敢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因为学校领导每天晚上会拿着闪光的手电筒在校园里巡逻,主要任务便是打击那些早恋的同学。

记得有一次王晓伟和杨艳茹在黑漆马虎的角落里被校领导抓了个正着,第二天早上,班主任是黑着脸走进教室的。

班里的小道消息传的比较快,看着老班阴沉沉的脸,大家都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老班大发雷霆,当着全班人的面,把王晓伟和杨艳茹骂的劈头盖脸。

“也不看看你们的成绩,还学会了早恋?你们要是像徐婷婷和姚凯文那样,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就你们这样,还高考?做梦去吧……”

这时,所有人都朝那边的桌子望去。

徐婷婷红着脸,不敢抬头,因为她没想到班主任知道他俩在谈恋爱。

姚凯文也低着头,脸上火辣辣的,心里猜测一定是蓝天帅告的密。

只是庆幸他们俩成绩都很好,是代课老师的左膀右臂,所以才顺利的逃过了请家长这道坎儿。

王晓伟和杨艳茹被要求请家长座谈,也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必须回家反省。

而徐婷婷和姚凯文的爱情,却更加的明目张胆了。

他们上课都积极的回答老师的问题,有时候因为一个问题,两个人也会争锋相对。

他们课后会一起商量怎么做题,怎么学习,怎么才能一起考到同一所大学。

他们一起吃饭,一起散步,甚至约好了周末一起出去看电影。

姚凯文没有问蓝天帅关于老班知道他俩谈恋爱的事情,因为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一年多的时间里,姚凯文对徐婷婷悉心照顾,百般呵护。

她生病了,他给她买药。

她来大姨妈了,他给她冲好红糖水。

她过生日,他用心的给她准备好特别的礼物。

……

他是行动派,答应她的每件事他都能做到。

他对她驱寒问暖,她也对他温良恭俭。

很多同学都红了眼,不仅羡慕他们俩甜蜜的爱情,更是嫉妒他们稳在前几的成绩。

就在高考的前两个月,蓝天帅却悄悄地辍学了,没有跟班里的任何一个同学提起过,也没有回学校拿他的行李,从此,便消失在大家的记忆里。

没有人知道蓝天帅为什么会辍学,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关心蓝天帅为什么会辍学。

或许像我们这样的人,注定要平平凡凡过一生,不被关注,也不受瞩目。

爱是相濡以沫,是陪伴,也是厮守,徐婷婷相信他们的爱会开花结果,所以,还在努力的爱着。

上一篇: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 下一篇:信广立诚贷—我有一堆疑问,来听听大伙的意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信广立诚贷—我有一堆疑问,来听听大伙的意见
    信广立诚贷—我有一堆疑问,来听听大伙的意见
    信广立诚贷我有一 导读: 查了一下平台的发标记录,第一家融资租赁借款企业(宁波凯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该融资租赁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的日期
  • 相濡以沫
    相濡以沫
    文/郑小喵 周五的午后,阳光刚刚好,暖暖的,透过纱窗,跳跃的撒在徐婷婷的书桌上。 徐婷婷从睡眼朦胧中醒来,看着手腕儿上的那块表,14:33,距离上
  • 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
    就老去吧,孤独别醒来
    阿水的记忆是她被送给恕雪王爷的开始的,那天汴州恰好下起了今年第一场雪。 白色的雪花纷纷扬扬,很快的,汴州便已经是一片银白,这场雪下得太急,
  • 金鼠贷和已雷的小明E贷同一个固话 是马甲?
    金鼠贷和已雷的小明E贷同一个固话 是马甲?
    据投资人爆料称,金鼠贷和已经暴雷平台小明e贷共用一个固话,显然这不是巧合吧。 已雷小明e贷 百度截图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原因: 第一金鼠贷是
  • 板凳理财竟然和易人金服一个国资爹
    板凳理财竟然和易人金服一个国资爹
    板凳理财运营公司上海镐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善得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 中国金天经济技术开发中心 ;易人金服运营公司福建银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