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想拥有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今年假期逛街,抬头看路时不小心看见了斜前方的杨易,我刹那间就从一个头脑清醒的正常人变成了大脑一片空白的傻子,忘了自己要去哪去干什么,脚步不由自主的就冲着他去了。没办法,他是我很多年没见依旧引人注目的风景。

我定定的立在他身后喧嚣的人群里,眼里是他和徐瑶坐在广场边角长椅上的投影,眼角是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雨滴。

身边糖炒栗子的小车那一刻是藏住我懦弱最好的战友,我写不出站在暗处看着他们欢愉笑闹的自己是什么心情,只记得卖栗子的小哥大大咧咧的一句:姑娘你不买栗子就离我的摊子远点,挡着我做生意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这就走,这就走。

只是要走去哪儿呢?周围明明那么多条路,却独独缺了去往你身边的那条。

我知道面对“此路不通”的牌子最好的选择是掉头离开,也知道他们快要结婚了,却依旧舍不得几十年来原地踏步的那点情情爱爱。

不久前和徐瑶聊天,收到他们快要结婚的消息。她问我去不去,我斩钉截铁的说了去,也一直以为自己会去,今天才发现去不了。

就我现在这个样子,要怎样才能若无其事的祝他们幸福?是真怕自己哭的难看,所以,还是算了吧。

反正我也不重要,初中毕业的时候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了,现在还跳出来作什么妖呢?

 

第一次见杨易是小学二年级,他所在的学校集体搬迁转进了我们学校。一堆流着鼻涕背着大书包的小孩子在数学课中途带着嘈杂走进温暖的教室,带来了一股冷风。

我小学阶段很坏,成绩吊车尾,还不爱写作业,经常被老师叫到讲台上罚站。四年级的时候那个教语文的胖老师对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行为简直忍无可忍,却依旧拿我没办法,只能提着打断了的木棍站在讲台上怒气冲冲的嚷嚷着让全班同学孤立我,别跟我说话也别跟我玩。

我咬着嘴唇站在教室后面,觉得老师做的很对,却并不打算悔改,按时写作业对我来说比没有朋友难太多了。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换班主任,重排座位。我失去了一人一张桌子的顶级待遇,从最后一排被调到了中间,旁边坐着的就是杨易。

那时候我们每天背着成堆的课本上下学,一不留神就会落下两本。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忘带美术课本,只能一上课就把音乐书拿出来浑水摸鱼,有一次被老师发现了,没挨揍也没挨骂,只得了一句软软的叮嘱。

老师说话的时候杨易把自己的书推到桌子中间,老师走后他问我:你没带书怎么不和我说,我们可以一起看。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没在他眼里看见恶意,也没在他的语气里听见嫌弃,所以,那一整个学期的美术课我都没带过课本。

那时候我们班有一个经常被男孩子欺负的女生,很多人都跟她玩的很好。但她被成群结队的男同学拳打脚踢时从来没有人多话,大家似乎只会冷眼旁观,我们都习惯了,甚至她也习惯了。

她上学总会带着十几瓶颜色各异的指甲油,也会拿各色各样的小饰品送给其他女同学,那时候的那些东西对很多人而言都是奢侈品,于我也是。

有一次自习课,她把各种颜色的指甲油涂在杨易的外套上,那件外套杨易穿了很久,一直穿到被涂上大片大片洗不掉的指甲油。我看着她肆意的笑闹,也看得道他眼里的怒气,本以为会发生战争,却只听到了一句:这样做是不对的。

他是我们班极少数没对她动过手的男同学,学习很好,常拿三好学生的奖状。

六年级刚开始不久,杨易给我传小纸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能不能别和肖雅做朋友了。我撕了纸条问为什么,他一本正经的回答我:你会吃亏的。

我不会吃亏的,因为肖雅是那个常常被男生聚众围堵施之以拳脚但是特别有钱的女孩子,我没把杨易的话当回事,只是心里有些鄙夷:原来他这样的优秀学生也会看不起差生啊。

不久后的自习课上,王宁气势汹汹的冲过来问我肖雅是不是喜欢他?那一刻我心里全是不安,却还是装作冷静的样子说不知道。

其实我知道,因为两个周前刚和肖雅聊过这个。她问我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说没有;她便直白的跟我说她喜欢自己的同桌,也就是王宁;那时候知道了别人的秘密是要拿对等的秘密去换的,所以我跟她说我也喜欢同桌。

在担心肖雅会不会以为是我泄密而生气的时候王宁拿了桌洞里的椅子腿砸在了她身上:就你这样的人也配喜欢我!

周围没有拉架的人,只有看热闹的和凑热闹的。

放学后我跟肖雅解释,她抬头看我一眼,露出脸上的青紫,没说话;我又解释,她打断我:是我自己跟王宁说的,还有,我也跟杨易说你喜欢他的事了。

我愣了一下,一股凉意自心底迅速散开,我没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索性转身走了。

那时候我压根不懂什么叫喜欢,说喜欢杨易也只是因为他的身份恰好是我的同桌而已。

他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孩子啊,以至于我滥竽充数说说而已的喜欢慢慢变成了旷日持久死心不改的暗恋。

可是我离他太远了。

初一,所有班级打乱重新组合,我和杨易依旧在一个班,只是没再坐过同桌;班里也多了许多陌生的新面孔,徐瑶是其中最耀眼的那个。

那时杨易坐在我前面还经常会习惯性后仰,慢慢的把头放在我的桌子上闭会眼睛,被打扰了我就停下手头的作业看着他,直到他起身。

后来我试着做过这个动作,却发现自己硬的跟块石头似得,脑袋压根碰不到桌面。

不久后美化教室,老师要求同学们每人交一张照片,我拿了一张丑的不行的五寸大头照,而杨易交了一张笑得很好看的一寸照。

我本来打算在学期结束换教室的时候偷走那张照片的,却被锁的严严实实的门窗结结实实的拦在了外面。

初二的时候优秀学生杨易的照片被贴在学校门口的告示栏里,我的照片被冠以进步学生的名号贴在他的左下方。

期末的时候我拿了剪刀去偷照片,却发现学校提前一步贴上了新的优秀学生,旧的无处可寻。

初三毕业的时候我拿着全班同学都签过名的纪念册找他留念,最后一个签字的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小角落写下了带着他特色的杨易二字。

那个班散开的时候他纪念册页数不够便没有我的,于是我也藏好了专门给他留的那页纸,自己模仿他的字迹写了满满一页。

高一,和曾经的同学聊天,知道杨易和徐瑶好了,心里并没有什么大的感觉。只是在车棚看到他骑单车载着徐瑶回家,我蹲在地上哭成了狗。

后来在路上遇见等公交车的徐瑶,那个点已经没车了,但她还在等,我陪她等了一会儿,发现真的不会有奇迹发生,就骑单车送她回家。路上我们聊了很多,我最喜欢的也最讨厌的内容里面都有杨易这两个字。

再后来我上学,他们共度余生。对于没亲眼见到他牵别的姑娘共入余生这件事,我很庆幸。

上一篇:中海鼎盛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是骗子 下一篇:重磅消息投融长富系平台涉嫌自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