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同情的人贩子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01

云华踩着高跟鞋,拖着疲惫的身子挪向沙发,一屁股摊在上边。

“秀丽啊,给我倒杯水吧。都快渴死我了!”

“行,云华妹子。”

秀丽是云华家两个月前新请的保姆。云华工作很忙,经常加班到很晚,一个人带着孩子确实有些难。当时有个朋友听说她要找保姆,就给她推荐了秀丽。这秀丽是一个带有乡音的河南女人,面容黝黑,个子矮小,但总是爱笑。本来云华是不愿意用一个外乡人的,只是她看起来憨厚朴实,就将就试试,果然,这两个月果真没让她失望,各方面都做的挺好。特别是照看孩子,孩子的吃住,上学放学都照料地特别好不说,跟孩子的关系也处理的很好。

云华接过秀丽递来的水杯,问道:“航航已经睡了吗?作业写完了没?”

“已经写完了。”秀丽站在一旁,低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对了,云华妹子,今天下午俺去接孩子放学的时候,老师说明儿个开家长会嘞。”

“哦,好吧,明天周六,正好有时间。”云华放下水杯,起身向卧室走去,“那我可得早点睡,这段时间可忙惨了!”

秀丽的脸透过黑黝黝的皮肤显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晕,眼珠左右打量,双手在围裙上揉扯出大面积的褶皱。

“妹子!”在云华进门的一瞬间,秀丽叫住了她。

云华转过身。“怎么?”

“那,那个,明儿个家长会要不俺替你去吧。”

云华用惊讶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秀丽。

云华的眼神盯得秀丽直冒汗。“云华妹子啊,你可别误会,俺就是看你天天儿上班儿太累了,想着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嘞。”秀丽的手绕在一起,紧张得揉搓着。

云华被秀丽这副局促不安的模样逗得发笑。“秀丽啊,你紧张什么呀?我误会什么呀?”

“你要去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吧……”

秀丽看到云华盯着自己的衣服,忙解释道:“俺会把顶好看的那套衣裳穿上的,头发也会好好儿捯饬捯饬的,不会给咱孩子丢人的,妹子你放心的了。”

云华看着秀丽讪讪笑着的样子,本还想说些什么,却只说出“行吧。”

秀丽看上去对孩子还比我这亲生母亲还上心呐。

02

公交车上,一个穿着朴实的女人和一个穿着时尚的小孩在一块儿总特别显眼。

“虎子,你看娘穿这一身好看不?”女人轻轻摸了摸身上的大花袄。

“好看,娘,你穿啥都好看!”

“可不兴骗娘啊!”女人佯装生气。

“没骗娘,真真好看。”

“哎,虎子那小嘴儿真甜。”只看到女人一脸宠溺,眼睛弯成了月牙。

“噔噔噔~~,乘客您好,前方到站,启航小学东门站,请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到后门做好下车准备。”

“哎,虎子,千万记得娘跟你咋说的啊!一会儿开家长会可不能喊错!”女人一改脸上的笑意,严肃地压低声音。

那叫虎子的咬了一下嘴皮儿,盯着女人,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娘。”

03

云华正坐在沙发上敲打着键盘,进行着好似永远都做不完的工作。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抬眼向门口望去。

“航航,回来了啊!快到妈妈这儿来。”云华停住工作,拍了拍沙发,招呼着孩子。

航航看着云华,始终没有靠近。

“航航,你这是干啥呢!还不好意思嘞,快去呀!”秀丽从航航的背上取下了书包,推了推他。又转过头对云华尴尬地笑了笑,“云华妹子,航航他这是不好意思呢,你可别介意啊。”

看到儿子对自己那么生疏,云华心里本就窝着一团火了,听到秀丽这话,火气更胜。

“嗬,关你什么事啊?航航是我的儿子,我当然不会介意了,还轮不到你来宽慰我。”

秀丽听到这话,呆愣在一旁,脸胀成了猪肝色。

“啊啊啊……”航航“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云华一下慌了神,蹲在航航面前,手扶着航航的两肩。

“别哭了,航航,妈妈错了,吓坏你了。”

好不容易安抚住航航。云华又对自己刚刚的冲动懊恼不已。但自己好歹一个主人,不能低身下气对一个保姆道歉吧。云华这样想着。

秀丽倒不觉得有多委屈,只是心疼航航。

这一天云华跟秀丽还是以前一样的对话,只是言语中都少了些人情味儿。

终于到了晚上,这白天的气氛对于这个家里每一个人来说,无疑都是难熬的。而到了晚上,城市都不再喧嚣,恢复寂静之后,好像所有的结都慢慢松开。

晚饭后,航航和云华都各自回到了房间。航航跟以往一样在房间写作业,云华平时周末本在沙发窝着看电视,可此时也回到了房间,可不过是在呆愣着,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

云华可以控制自己什么都不做,却控制不了自己什么都不想。或许我还是应该跟她道个歉吧?至少我可以把她叫出来谈谈,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云华纠结了许久,终于决定去跟她谈谈。

怕吵到航航学习,她蹑手蹑脚走到秀丽门前。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里面似有对话声。

“娘,俺想回咱们村子了,俺不愿意在这里待着了,那婶子一点都不好。”

这是航航的声音!他在跟谁用这种方言说话呢?

“虎子啊,娘也想带你回村,可娘做不到啊!回去了他们又会把你抓回来的,到时候娘都陪不了你了!”秀丽的话中含着悲凉与无奈。

云华瞬间感觉五雷轰顶,腿发软,后脊发凉。原来我这是引狼入室了啊!

随着惊恐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无比的愤怒。

云华一把把门推开。秀丽没想到云华会在这时候突然进来,急忙放下抱在怀中的航航。

“妹,妹子啊,你咋突然进来了嘞?”秀丽紧张得看了看云华,两手在衣服上搓了搓。

云华一把拉过被放下的航航,航航因为惯性趔趄了一下。

“没想到啊,我竟引狼入室了!”云华冷笑到。

秀丽的脸被胀得越来越红,“妹子啊,你,你,你说什么呢?俺,俺听,听不懂。”

“行了,你别装了!!”云华大声吼道。“我都听到了!你当初拐走了我的孩子,我的丈夫都跟我离婚了。我好不容易找到孩子,你却又跟着来,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生!”平时优雅知性的云华此时像是失去了理智,疯狂地嚎叫着,两手紧扯着秀丽的领子。

秀丽听了这话,扑通一声跪下来。“妹子啊,俺对不起你呀!俺就是想虎子了,才托人到你家当保姆的。俺可以不要工钱,俺就是求你让俺留下来,天天儿能看着虎子就行,求你了,妹子……”

秀丽跪在地上一直哭着磕头。“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那孩子被吓到了,一直在旁边哭个不停。看到秀丽跪在地上,一下就扑了过去。

“娘,娘,我怕,娘……”

秀丽紧紧搂住孩子。“虎子,虎子,娘对不起你呀!”

云华想把孩子从秀丽身上扯过来,一直扯着,一直哭着。“航航啊,我才是你的亲生母亲啊!你快过来妈妈这儿啊!”

“才不是呢,呜呜,娘,我只要娘,呜呜……”

云华看着航航这个样子,再也保持不了理智。硬生生地把航航从秀丽身边攥开,拖到她的卧室里,把门锁严,任孩子在里面哭喊,也不为所动。

“虎子,虎子啊……”

“你给我滚,再也不要来了!”云华强忍着眼泪,咬牙切齿道。

秀丽依旧趴在门边大声嚎哭。

“妹子啊…俺可以走,可以走,只是俺想偶尔来看看他,行吗?”

“不行!”云华的回答很决绝,又用发红的眼睛死盯着秀丽,声音嘶哑地吼道:“当初就是因为你们,航航才跟我分开的,现在好不容易找回来了,你又来了!我告诉你,我没有报警抓你,就是很大的仁慈了,但我决做不到不恨你!!”

秀丽听到这话,一言不发,只是不停地掉泪,那眼睛里的眼泪似乎跟活泉一样没有干涸的一刻。

可眼泪即便不会干涸,可心会绝望。

秀丽艰难地回到住的房间,收拾了衣物。

在走出大门的那刻,她停住了,脚就像有千斤重,怎么都移不动。

“妹子啊,那个虎子,哦,不对,航航,航航他吃桔子过敏呐!”

上一篇:重磅消息投融长富系平台涉嫌自融! 下一篇:重磅消息投融长富系平台涉嫌自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