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女人!http://blog.2i2j.com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又碰到了李阿姨,这次是在公交车上。

她在给旁边的另一个阿姨诉说着什么,眼角有泪。

“要不让你儿子和她复婚吧,这样对孙子也好!”另一位阿姨劝她。

“唉!怎么复婚啊?孙子都说他妈狗改不了吃屎!”

一车人都扭过头来,李阿姨放低了声音。

“离婚的时候,她说房子和孙子都归她,现在孙子都16岁了,她根本不喜欢孙子到她那儿去,昨天孙子还给我说他妈不给他做饭,没办法就回到我这儿来了…… 唉,真不是人啊!”

“那她不吃饭吗?”

“她三顿都买着吃!她就不会做饭,结婚十几年了,没给我儿子和孙子做过一顿饭……”

李阿姨低声饮泣。

另一位阿姨拍拍她,长叹一声。

“不仅不做饭,连结婚时我给他们缝的八床被子,离婚时一条都不留的归她了,你说这是当妈的样子吗?我孙子和儿子现在盖的被子都又薄又破,里面的棉花都成一疙瘩了……”

“唉!我可怜的儿子孙子……  ”

一车人都在唏嘘,个别人无动于衷,也许在怀疑老人家所说的真实性。

可是,我却知道事实真的如此!

02

李阿姨的儿子一家原本住在我们小区,前年我们刚刚搬进小区的那天,就碰到了他和老婆在吵架。

当时我刚下楼去倒垃圾,就听见窗玻璃被打碎掉落的声音,扭头一看,五楼的一户人家窗玻璃被打碎了,还有玻璃渣正在陆续下落。幸亏离我有两三米远,否则我一定中招,而楼下停放的一辆电动车的车座上已经扎进了一块玻璃渣。

好险啊!惊魂未定间,五楼的窗户里传出打骂声和桌椅倒地的砰砰声,声音刺耳让人心惊胆战!

邻居们被引了出来,一楼的几户有人出来观望。

“又开始了?这都不让人安静了咋的?……”

“昨天听她婆婆说,又在搜男人的卡和钱呢,肯定是没搜到,要不不会这么闹的!……”

邻居们七嘴八舌,我大概明白了原委。

正要上楼,发现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匆匆赶来,邻居们都同情的围上去,嘴里安抚着。

“李嫂,你去劝劝两口子,总这样不是个事啊!……”

“大妹子,不行就让儿子再让让,总要看在孩子面上……”

“李阿姨,让你那媳妇上班去,总在家里哪能没矛盾!……”

李阿姨一声不吭,拨开众人上楼去了。

03

那天因为刚搬家要收拾东西,后来的事态发展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不久后的一个周六,我和先生下楼去散步,发现李阿姨的儿媳妇浓妆艳抹的在楼门口打电话。

“哦?三缺一啊?那好,马上到!哈哈哈……”

笑声未落,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跑过来。

“妈,老师让我们下午交校服钱。”

“给你爸打电话,要死的,我打麻将去了。”

说罢,她扭身走了。

小男孩一脸茫然的站着发呆。

旁边两位年龄较大的阿姨小声嘀咕:“唉!就可怜了坤坤这孩子,这哪像个当妈的啊!架着孩子的名占了房子,一天到晚不管娃,麻将馆一坐就一天,作孽哟!”

“是啊!老李家儿子这个婚离得太窝囊了,房子和儿子全归她,她又不管娃,要不是他奶平时操心着,这娃都不知成啥了!唉……”

回头再看,男孩已经离开了,是去向他爸爸要钱去了吧。

04

后来有一次遇见李阿姨,才得知她儿子儿媳早在那次吵架之后就离婚了。

李阿姨的儿子赵森大学本科毕业,因为是独子,赵森考虑父母身边孤单,就考了公务员,在本县政府一个部门上班。一次下乡调研,遇上了在乡卫生院当护士的田芬,两人迅速恋爱结婚生子,开始了众人眼中还算不错的小日子。

婚后,田芬嫌在乡上上班不方便,条件也不好,经常闹情绪生气。后来赵森托关系把田芬调回县城疾控中心上班,但是好景不长,田芬有一次扭伤了脚,借此休了病假,一歇就两个月。

两个月后,田芬还是不想上班,并且软磨硬泡的让赵森给她办病退。

赵森没办法,只好答应。

从此,田芬堂而皇之不去上班,每天逛街购物打麻将,过起了逍遥自在的日子。

赵森每天上班回家,筋疲力尽还要给她做饭。

她说:“老婆就是用来宠的,你怎舍得让我受累?”

赵森忍气吞声,想着时间长了她玩够了应该会好的,他实在不想为了做饭洗衣等家务活和老婆闹矛盾,家庭和谐了,父母也就不用跟着生气。

后来,田芬怀孕生子,更是什么都得赵森和婆婆伺候。婆婆一个农村妇女,怕媳妇嫌弃,一直和老伴住在农村老家,媳妇生了孙子需要照顾,她才搬了来。

月子里,赵森和母亲细心照顾,生怕田芬不高兴。田芬这第一胎就生了儿子,也觉得自己是功臣,对老公婆婆各种指使各种要求,赵森母子起先因为添了孩子也高兴因而心甘情愿,对媳妇各种容忍。后来实在不胜其苦,经常累得腰酸背疼,却还心惊胆战,不知道哪里会惹得媳妇不高兴。

满月一过,田芬就坐不住了。经常扔下还在吃奶的儿子,跑出去逛街打麻将。为此赵森提出过许多次,田芬非但不听,还变本加厉彻夜不归。

赵森和母亲只好给儿子喂奶粉,想着田芬也许是生完孩子还没适应,过一段应该会好的。

谁知,田芬的适应期无限延长了下去。

每天晚归,第二天晚起,早饭不吃,睡到九点多,出去一吃,继续走进麻将馆。儿子不管,家务不顾,赵森的工资卡还要捏在她的手里,否则一哭二闹三上吊。

赵森只能叹气后悔,但看在儿子面上,他只能忍着。只是经常要让年迈的母亲跟着受罪受气,真是让这三尺男儿无地自容。

就这样磨了一年又一年,儿子赵坤上了初中,花销越来越大,赵森的工资大多又被田芬送进了麻将馆,日子过得很艰难。

面对困境,赵森用挂失工资卡的方式,掌握了自己的工资。

田芬不答应了,于是撒泼打滚摔东西,一次又一次闹得不可开交。

终于在上次闹完以后,赵森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

田芬倒是答应的很痛快,不过提出房子和儿子归她,赵森要承担她和儿子的生活费。赵森本来不答应儿子归她,但他知道,即使名以上归她,她也不会好好管儿子的。所以也就答应了,再说不答应田芬也不依啊!

如今,离婚终成定局。田芬觉得这下才自由了,儿子以前谁管,现在还谁管,她才不考虑呢!

于是,田芬打麻将依旧,不做饭依旧,不管儿子依旧。

只是真的可怜了赵坤。初中的孩子,正是需要父母精心教育呵护的时候,赵坤却经常被母亲推给父亲和奶奶,一日三餐不管,日常花销和上学的各种费用都推给了父亲和奶奶。

那天,李阿姨说了很久,边说边啜泣,满腹说不完的伤悲和苦涩。

05

今年国庆节前夕的一天,我刚下班回到小区,又看到打扮入时的田芬,钻进一辆黑色大众车里,驶出了小区门。

迎面碰上邻居大姐,她指着开远了的大众车,鄙夷的撇着嘴说:“真是啥人都有啊!”

我笑着开玩笑说:“ 怎么?看人家买了车心里不平衡了?”

“哼!我才不羡慕这种人呢,跟人家都离婚了,还死皮赖脸的以孩子的名义讹人一辆车,说是接孩子上学放学呢。呸!她哪儿接过孩子?怕是为了自己打麻将方便!……”

大姐的脸上一副厌恶至极的模样。

我瞬间接不上话了,这样的人我真没见过没听过!

“哎,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她把李阿姨家可害惨了!”大姐有些愤愤不平。

“李阿姨的儿子工资本来就一般,这些年因她也没存款,这次又一把抢了十几万买个车,李阿姨急火攻心都住院了!”大姐边说边摇头。

“她要,赵森就给吗?”我不由得问了一句。

“敢不给?这些年赵森哪一次不被整的要吐血?想着离婚了可能会好些,可是,那女人狠着呢!在家打孩子,逼着孩子给他爸爸奶奶要车,李阿姨母子不忍心孩子受罪,咬着牙借钱给那女人买了车……”

听着大姐的叙述,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正准备上楼的时候,那辆大众车又回来了。

田芬买了一袋蜜桔,手里剥开一个边吃边打电话走下车,看到我们点了下头,继续对着电话嚷着。

“你这不负责任的父亲!太不要脸了!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不想着给儿子攒钱,竟然还让人给你介绍对象?你都啥年龄了,还花心的不成?弄不成!你就试着,咱走着瞧!”

挂掉电话,田芬一脸怒容,对着我们骂了一句:“男人真他妈不是东西!”

我和大姐面面相觑。

临进电梯,她又接了个电话。

“马哥,你说好的给我买礼物的,怎么说话不算话?……  咯咯咯……  那好嘛!我就来……”

边说边转身又上车出去了。

我和大姐懵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各自回家了。

上一篇:上海旌逸集团涉违规自融 70多家门店揽资数十亿 下一篇:投资人眼光好犀利 互存金融平台被曝光借尸还魂!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