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爱情背对背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自习课上,整个教室显得特别安静,除了偶尔传来的翻书的沙沙声,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杨芷萱整个人都趴在课桌上,有些难受的揉了揉小腹。小腹处传来的一阵阵刺痛让她整个人都显得特别没有精神。

她的眼睛看着课桌上那个从她进教室就放在那里的红色保温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她想,除了他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了吧。思索间已经伸手拿起保温瓶,手指触摸在瓶身上的时候,灼热的温度从指尖传过来。

揭开盖子,浓浓的红糖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她喝了一口,温热的气体从嘴里传到身体的每个角落,整个人都显得温暖极了,好似小腹的刺痛也没有那么激烈了。

她又满足的再喝了一口才放下,然后小心的抬头看了眼正坐在讲台上埋首做教案的老师。

然后极其小心的慢慢移开课桌正中间翻开着的《席慕容诗集》。书才移动到一般,讲台上的老师忽然抬起头,像讲台下的一众学生扫了一眼。

杨芷萱被这一眼吓得连忙停下,又快速的将《席慕容诗集》移到原位。待看到老师再次低头继续做教案的时候,才小心翼翼的舒了口气。然后慢慢将书移开,一张海报赫然出现在她的眼睛。

海报上著名演员兼歌手钟汉良的照片格外醒目,而照片下那排黑色加粗的大字更是看的她激动不已――钟汉良深圳演唱会时间定为2016.7.14 。

昨晚上闺密阿月拍着胸脯保证,今天一定会帮她把钟汉良演唱会的票弄到手。她又迅速的将诗集移到海报上面,一想到今晚上就可以见到自己的偶像了,整张脸都激动的泛着红晕。

正在思索间,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碰了碰,回头看去,是邻桌的同学。

邻桌的同学碰了她会就再没有其他的反应了,两只眼睛只专注的看着书本,但是邻桌的书旁边明晃晃的放着一张纸条。

她抬头看了看讲台上的老师,依旧在低头做教案,心下放松,故作不经意的将纸条拿在手里。

只是她才将纸条拿在手里,老师忽然就站了起来,对着全班扫视一眼后,才慢慢从讲台走下来。

他负手在课桌与课桌的缝隙间走了两遍,在经过杨芷萱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

杨芷萱握着纸条的手,沁出细密的汗珠。她想,肯定是被发现了。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开口道歉的时候,老师却突然从她身边走开了,直接出了教室门。

老师的离开让她松了一口气,挺直的肩膀一下拉耸了下来,然后才打开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亲爱的,对不起了,演唱会的票没有抢到,我昨晚上蹲在电脑旁一晚上也没有抢到,抱歉抱歉了。

看到纸条的内容,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然后立马转头看向与她隔了三个课桌的闺密。

她对着闺密特别激动,嘴角不停的动着。

闺密只是无奈的做了个摊手的动作。看到闺密的反应,她一下子歪在了课桌上,脑袋搭在课桌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得知了没有抢到演唱会门票这样的噩耗,一上午的课都没精打采的,终于挨到中午的放学铃声响起了。

她跟着拥挤的人流挤出教室,教室走廊尽头一个捧着大红玫瑰,身穿黑色衬衫的男生特别醒目,他就随意的靠在墙壁上,却吸引着来来往往学子的目光。

杨芷萱在他面前停下。

男生看到杨芷萱立马站直了身体,一改之前懒散的样子,他把花递到杨芷萱面前,“给你的。”

杨芷萱伸出手拨弄着玫瑰花瓣儿,上面的露珠湿润了她的手指,带着沁凉与清香,“他送的?”杨芷萱口里的他是指安阳,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还是个富二代,比她大一届,算是学长了。最近安阳一直在追她,总是送些花或者零食巧克力什么的,每次都让其好友秦枫帮忙送过来。杨芷萱心下了然,但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只见秦枫点点头,表示确认。

见到秦枫点头,杨芷萱面无表情的接过花,轻嗅了一下。安阳是那种特别大男子主义的事,说话做事都是命令的口气,或许这跟他的家庭也有关系。可是这样一个人,却知道在自己经期的时候送红糖水,因为这样一个小举动,杨芷萱对安阳也不是那么排斥了。

见杨芷萱并不多说什么,秦枫突然送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说,“还有这个。”

杨芷萱闻言抬头看去,只见秦枫手里握着两张钟汉良的演唱会门前,她一下尖叫出声,“啊!竟然是钟汉良演唱会的门票,哪儿弄到的。”她一边说一边夺过门票。

“安阳知道你喜欢,特别给弄来的,他邀请你晚上一起去。”

“嗯嗯嗯,好,这个好。”她一边点头,一边拿过门票放在嘴角处狠狠亲吻了一下。

她嘴角上扬,洋溢着满足的愉悦,脸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使她看起来更加的迷人了。

见她笑得满足,秦枫也笑了。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杨芷萱站在海天大剧院的门口,夜风吹起,路两旁的银杏树被吹得哗哗作响,她也不自觉的觉得有点冷了。

“把这个穿上吧。”秦枫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杨芷萱身上。本来此时站在这里的人应该是安阳的,可是半个小时前安阳忽然给秦枫打电话,说自己临时有事,会晚一点,就拜托他来帮忙接杨芷萱。

“不用了。”杨芷萱一闪身,避开了他的手。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周围来往的人越来越多,也更加显得喧闹了。扬芷萱却随着这份热闹愈加的安静,她低头用脚踢着地面,“他什么时候来啊。”

“应该……应该快了吧。”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往四周扫了一眼,并没有熟悉的那个人影,所以他的回答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之后两人都不在说话。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份安静。秦枫看到手机来电上显示的安阳的名字,高兴的开口,“看,这不是来了。”

他接了电话,还来不及开口,脸上的表情就由高兴变得沉默了。挂了电话后,他有些为难,“安阳有事被耽搁了。”

“他是来不了了吗?”杨芷萱问。

“嗯。”

“哦。”回答他的也是淡淡的一个字。

杨芷萱不在说什么,秦枫急得抓耳挠腮的,“要不,我陪你去看吧。”

她看了秦枫一眼,也不说话,只是脚步却向海天大剧院走了过去。秦枫看到她的身影跟自己拉了一段长长的距离,才连忙跟上。

他跑到杨芷萱的身边,因为演唱会开始时间是八点,现在已经是七点五十了。

往剧院走的人更多了。秦枫怕来往的人撞到她,一直走在她的身边,却又不紧挨着,伸出手臂挡在她的周围。

他只顾着看身边的人,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路,在下阶梯的时候一个不注意,突然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到了。他的身子摇摇晃晃,好半天才稳住身影。看到他滑稽的样子,杨芷萱忽然哈哈笑了起来,“你是笨蛋吗?走路也会差点摔倒。”

秦枫却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嘲笑,只是说,“你终于笑了,沉默了这么久。”停顿了一会又说,“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她闻言连忙收起笑容,一边走一边说,“你的意思是我不笑的时候很丑了?”

“不是,你不笑的时候不丑,笑起来的时候丑。”

“你说什么!”她睁大眼睛瞪着秦枫。秦枫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连忙纠正,“不是不是,是笑起来不丑,不笑的时候才丑。”说完发现又不对,他着急的看着她,就怕被误会,一脑门汗水,“总之,都很好看就对了。”

看着他着急的模样,带着一股傻劲,她嘀咕了一句,“真是个呆子。”

两人一路走着,在要进场的时候,经过卖可乐薯片的地方,秦枫说,“你还没吃晚饭呢,买点吃的吧。”说着两人来到柜台。

剧院里的温度比外面高多了,杨芷萱看到口味众多的奶茶就觉得有点口干舌燥,“来杯奶茶。”

“什么口味的。”工作人员问道。

“草莓味的。”不等杨芷萱说,秦枫就开口说了。

听到秦枫的回答,她愣了一下,然后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草莓味的奶茶。”

秦枫摸着后脑勺,憨憨的笑着,“再买份爆米花吧,无聊的时候好吃。”说完又去柜台点了爆米花,

她看着他站在柜台上的背影,忽而低下头,轻泯了一口,还是甜甜的,却觉得今晚的味道有点特别。

两人随着人流进了剧院,杨芷萱也被周围热闹的气氛感染,之前的不快一扫而空,她跟着周围人一起大声呼喊钟汉良的艺名。一时间小哇,向日葵这样的称呼此起彼伏。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演唱会快到了尾声。

钟汉良一身白色格子衬衣,简单又不失单调,带着慵懒与随意。

他静静站在舞台上,周围一下暗了下来,聚光灯全部打在他的身上,他低着头,微闭着眼睛,开口浅唱到,“生命就是一本奇书,需要你细心的品读,迷乱时起步,需要你耐心的追逐……”曲音低沉舒缓,带着些无法言语的感伤与向往。

一切的喧嚣与浮夸都消失在这种曲调里,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在歌曲尾声处,钟汉良唱完最后一句,仿佛仍旧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久久不能回神。

杨芷萱侧脸看一旁的秦枫,只见秦枫腰身挺得笔直,但是眼皮却拉耸在了一起,脑袋不断的往下垂。

长长的睫毛,在昏暗的灯光下投射出更长的影子,他沉睡中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安静。杨芷萱看着,感觉心里那种奇异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忽然,他一个用力过猛,差点一头栽下去。

这样的大动作,他一下回了神,下意识抓紧手里的爆米花。额头却因为没有借力而狠狠撞到了椅子扶手上,当即红了一团。

回头间正撞上她的目光。他闪躲了一下,将爆米花递过来,“是不是饿了,吃点吧。”

杨芷萱看着他递过来的爆米花出神,刚刚他只要将爆米花丢掉就可以避免被撞,可是他却狠狠抓紧了爆米花。

她伸出手拿了一颗塞进嘴里,而后又有些烦躁的揉揉太阳穴,有一种情感在她心里发酵,想抓住,却又立马消失不见了。

演唱会结束后,秦枫充当护花使者送杨芷萱回宿舍。

幸运的是回到宿舍的时候里宿舍管理员关门还有十分钟,总算不用被挡在外面。

回到宿舍后,室友睡觉的睡觉,聊天上网的什么都有。她有些疲惫的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是时间的过错,让我们只能错过,我多想念,你多遥远……”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杨芷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摸索着手机,按下接听健,“芷萱,我在你宿舍楼下,我想见你。”

“马上要关宿舍门了。”她立马睁开了眼睛,一个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要见你,立刻,马上。”电话那头安阳霸道的语气中,带着些醉意的呢喃。

随即只听到断线的嘟嘟声。

杨芷萱有些脾气的随手丢了手机,又躺下了,可是没一会儿,她又迅速的从床上站起来,向楼下走去。

夜色正好,倾斜的月光不甚均匀的洒在校园里的林荫树上,点点星光密布着,像是闪亮的钻石。

安阳依靠在校门口最大的梧桐树旁,一身白衣,在这片夜色中显得格外醒目。

杨芷萱才刚走进,安阳一把将她拉过去,凑上她的唇角。杨芷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连忙退开,“你疯了。”

杨芷萱退一步,安阳便进一步,“我是疯了,想你想的快疯了。”他直接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他的下巴摩擦着头发,浓郁的酒香弥漫开来。

“你放开我。”

“不放。”

她皱着眉头,“我最讨厌酒味了。”还有一句话她放在心里没有说出口,讨厌酒味,更讨厌喝了酒闹酒疯的人。

安阳却并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解救了她的是安阳的电话。

只见安阳略带烦躁的对着电话吼了几句后,便放开了她。

“我有事,得先走了。”

而后抱着她亲吻她的头发,“乖,你生日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说完转身离开了。她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

不出意外,杨芷萱再回宿舍的时候,就没有之前那么幸运了。公寓大门上了锁,她在大门外来来回回走了好几遍,最后只得气闷的原地坐下。

皎洁的月光将树影拉的老长。忽然杨芷萱发现前面多了一个人影,她回头看去,竟是秦枫,“你没回宿舍?”

“我……我回去晚了,公寓大门上锁了。”

杨芷萱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她们明明是一道回去的,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上锁,何况男生公寓要求更宽容一点。

秦枫并没有给她多问的时间,直接就在她身旁坐下了。

“今晚的月亮很美。”

杨芷萱闻言抬头,一轮弯月高挂浩空,将周围晕染成金黄色。一旁的星星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移动着一眨一眨的,的确格外美丽。他们就这样两人并排坐着,看着天上的月亮。

夜深了,潮湿的露气洒了下来,杨芷萱不自觉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把这个穿上吧。”说着也不等她拒绝,直接就将自己的外套套到她的身上。

外套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迅速的传遍她的身体。鼻翼间传来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味,“你不冷?”

秦枫脸颊冻的通红,他一边揉搓着手心,一边大气的说,“不冷,我一点儿不冷。”才说完就打了个“哈欠。”

见到他的样子,杨芷萱不自觉的抓紧了身上披着的外套,嘴里嘟囔了一句,“真是个呆子!”

夜显得尤其漫长,明亮的月亮害羞的躲进了云层里,周遭显得有些暗沉。

杨芷萱把玩着脖子上挂的一颗动物牙齿做的吊坠。

秦枫的目光在看到吊坠的时候眼神闪了一下,不自觉抚上自己的胸口,胸口处有明显的凸起,“这吊坠挺特别的?”

“听说是狼牙。”杨芷萱的手指在狼牙吊坠上轻轻的摩擦。

“长辈送的吧?”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听说是父母的东西?”

“听说?”秦枫皱眉,有些疑惑。

“我现在的父母并不是亲身父母,这东西是他们捡到我的时候就有的,想是父母留下的。爸爸妈妈让我仔细带着,也许以后还能凭这个找到我的亲身父母。”说着顿了顿,有些自嘲,“其实找不找得到又有什么关系呢,我现在的生活状态特别好,不希望被打扰。”

随着杨芷萱轻轻的语调,秦枫的手握的更紧了,指关节突出的异常明显。

今天是八月十二,也是杨芷萱的生日。偏正好又遇到周末,像之前一样,她准备邀请几个平日里要好的朋友去k歌。

没想到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快晚上七点了。她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心里暗喊了一声“糟糕。”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拿过手机,心想手机一定被打爆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手里上除了几条祝福短信,没有一个未接电话,她心里纳闷的拨打了闺密阿月的电话,“阿月,晚上八点,音浪不见不散!”音浪是本地最大的ktv,几人平时没事也喜欢去。

“今晚上可不行。”出乎意料的是闺密兼死党的阿月却拒绝了。

“什么!”杨芷萱故意虎着一张脸,“难道还有比我更重要的人。”

阿月的语气意味深长,“装什么糊涂啊。”

她被这语气说的有些不自在了,“干什么呢,有事说事,别阴阳怪气的。”

“安阳早早的就邀请了我们所有人,今晚上八点,到他家公寓聚会,为你庆祝生日。”最后一句阿月特意一个字一个字发说的极慢。

杨芷萱听了不觉高兴,反而像个炸毛的公鸡,“他为我庆祝生日?凭什么啊!”

“凭什么?”阿月听了嗤嗤的笑了,“凭他是你男朋友的身份还不够吗?”阿月本来只是想逗弄她,可是没想到杨芷萱一下就变得严肃了,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不是我的男朋友。”说完她转身就向外跑,她要去找安阳,她要问问他,凭什么那么擅作主张。

她一股脑冲出去,正好跟安阳撞了个满怀,“我正准备接你,你就出来了。车在外面。”说完他就拉着杨芷萱的手往走。

杨芷萱却直接停了下来,一把甩开安阳的手,“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自以为是的擅作主张,你那套大男子主义别压在我身上。”因为气闷,她的不高兴毫不掩饰。

安阳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宠溺的刮刮她的鼻子,“好了,别闹脾气了,时间不早了,再晚来不及了。”说着也不管杨芷萱是否愿意,拉着她就往外走。

到安阳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杨芷萱跟随着安阳进屋,屋里很多人,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

杨芷萱心下了然,这安阳差不多是把半个学校的人都请来了。

暮色降临,天色暗沉起来,而公寓里却灯光闪耀着,三五成群的人笑闹着聚在一起,一片欢声笑语的景象。

杨芷萱站在靠窗的地方,窗外微风吹过,扬起她的额发。

“喂,你今天才是主角耶,怎么倒跑到这儿躲清闲了。”老远就听到了阿月的声音。杨芷萱回头,正好迎上她,“太吵了。”

阿月撞了撞她的胳膊,“还不耐嘛。”

杨芷萱知道阿月的意思,却并不说话,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大家静一静。”

两人随着这一声高喊都抬起了头。只见安阳正向杨芷萱走来。

他来到杨芷萱身边,自然的牵起她的手,两人来到客厅正中央,“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说完他环视四周,却突然把目光定在了杨芷萱的身上,“芷萱,我喜欢你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但是我从来没有郑重的说出口过。今晚上,我想趁着这个时间,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你,我喜欢你。”

他抓过她的手,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掰直,放到自己的手心,然后用自己的手掌将其紧紧包裹,“我希望以后的日子都可以像这样,你永远在我的保护之中,永远不会受到伤害。”

明亮的灯光忽然熄灭了,只有一束光照射在他们两人的身上。灯光下,安阳的脸更加清晰。

他托住她的脸颊,将自己的脸靠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摩擦。

突如其来的触碰让她忐忑不安,余光扫到安阳身后的秦枫,因为灯光的原因,他的脸显得有些模糊不清,可是杨芷萱却突然用力推开了安好。

她看着安阳,脸上纠结不安,手指绞成了一团,“对不起。”而后跑着离开了。

因为生日聚会的事,杨芷萱心里始终觉得难堪。于是她鸵鸟似的窝在了家里,没有去学校。而这段时间,她掐断了跟所有人的联系。

再次回学校,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

刚到学校,就碰上了安阳,只是此刻他的旁边正站着一个女孩。

安阳看到杨芷萱,一脸不可一世,他揽住女孩的腰,“这是我女朋友,怎么样,漂亮吧。”

安阳的话像是拳头打中了心脏的位置,有着难以言说的酸涩,可是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示弱,“嗯,是挺漂亮的,恭喜你。”

听了杨芷萱的话安阳也不接,只是将女孩揽的更近一些,在女孩唇角狠狠嘶咬摩擦,直将女孩的唇角吻得鲜红欲滴才罢手,而后他牵着女孩就从杨芷萱身边走过去。

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女孩还故意狠狠的撞了她一下,她被撞的差点摔倒。

“你没长眼睛啊。”阿月正好看到这一幕,冲着女孩的背影就吼了一句。

“好了阿月,也不是什么大事。”杨芷萱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

“芷萱。”阿月叫了一声。

杨芷萱闻言停下来,她回头看着阿月,“什么事?”

“那天晚上你走后,安阳就跟那个女孩在一起了。”

“嗯,我知道了。”杨芷萱语气平淡没有一点起伏,可是阿月却着急的上前一步,“芷萱,你别难过。”

“我没难过,真的。”

“我还要回宿舍拿点东西,待会见。”说完就急切的走了,好似真的非常着急一样。

回到宿舍,宿舍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她有些呆愣的坐在床沿,她的手指划过一过一旁抱熊,紫色的风铃,还有……这些好像都是他送的。

两人从相识到现在的经历就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重现。

眼泪从眼角划落,滴到她的手背上。她伸出另外一只手狠命的擦,可是刚刚擦了,眼泪又落了下来,她不停的擦,可是却像永远擦不干净一样。

随着“咔嚓”一声响,宿舍门被打开了,进来的临床的室友。

杨芷萱连忙不停的擦着眼角,倔强的她从不喜欢把自己的脆弱暴露在人前。

虽然眼泪擦干了,可是红红的眼睛却怎么也没法遮掩。

室友只是回来拿个东西,两人像平时一样打了个招呼也就走了。

可是杨芷萱心里并没有像她表现的那样淡然,总觉得自己最尴尬的时候被人撞破了,那种感觉就像吞了一只苍蝇,非常难受。

她也没心思在回教室了,直接倒头,用被子捂住脑袋睡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室友也相继回来了。

她如常的跟他们打招呼,可是她发现室友看她的眼神有点闪躲,异样的感觉压的她难受,她知道肯定是自己一个人偷偷哭的事被室友说了出去。

这样的认真更让她烦躁,她拿起手机,竟然鬼使神差的给秦枫发了一条短信,“我现在一点都不高兴,我要去西街,你陪我去。”

她看到提示发送成功的消息后,又猛地将手机扔到一边,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秦枫发短信。

可是电话那头迟迟不见回复。

她再次把手机拿在手里,翻阅着自己刚刚发送的短信,一遍一遍的看,她想这条信息的内容就是倒背应该也没问题了吧!

就在她以为秦枫不会回复的时候,一阵振动震得她手有些发麻,她打开信息,只有短短的一行字――抱歉,我今天有点事,不能陪你去了。

看到这条信息,杨芷萱立刻火大了,生气跟愤怒就明晃晃的摆在脸上。这种感觉比看到安阳带着其他女孩在她面前还难受。

她直接拨打了秦枫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她就噼里啪啦一通质问,“你竟然敢拒绝我,你凭什么啊。我在西街一家叫避风港的奶茶店等你,你、立刻马上来,不许让我久等。”说完也不等对方回应,直接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避风港里,杨芷萱坐在一个临窗的位置,手里捧着杯原味的奶茶。秦枫出现的时候她正对着奶茶静静发呆。

直到眼睛被前面的一道阴影覆盖,她抬起头,秦枫正站在她的对面。

看到秦枫,杨芷萱睁大了眼睛,用手指着他,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怎么了?”

秦枫一身黑衣立在她面前,也不多言语,跟以前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红肿交加。

“摔的。”秦枫不自然的摸摸后脑勺。

“摔能摔成这样?”杨芷萱明显不相信,过了好一会才说,“跟人打架了?”

“嗯。”秦枫有些尴尬,眼神闪躲着看窗外。

“跟谁?”

秦枫沉默。

杨芷萱不知怎么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个名字,随着思考,名字脱口而出,“是安阳。”

秦枫猛地抬头看了一眼杨芷萱,而后又迅速的低下头。

他的反应已经足够证明一切了,她问,“为什么?”

这次秦枫没再低头,反而抬起了头,一字一句说的尤其认真,“他不应该让你伤心。”对上杨芷萱诧异的目光又补上一句,“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不可以。”

跟秦枫见面后,杨芷萱的坏心情奇异的一扫而空。

回到宿舍后,她首先去了洗手间洗漱,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扰得她睡不安宁,她想今晚好好睡一觉。

洗漱完毕后,正准备睡觉,可是小腹突然传来的刺痛感让她皱了眉头,她“啊”的大叫一声后再次冲进了洗手间。

第二天她如常去教室,却在教室门口愣住了。

只见她的座位上,静静的放着一个红色保温瓶。

她走近,手指抚摸上瓶身,灼热的感觉尤为明显。手指放在瓶盖上,用力转动。

瓶盖开了,一股红糖水的味道扑面而来。

“谁送来的。”她转头问同桌。她的声音平静的像一汪湖水,没有一起波澜。只有她自己知道,胸腔的拿了心快要跳出来了。

“秦枫啊。”同桌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以前不都是他送的吗?”

“秦枫?”她轻轻念出这个名字,一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

以前安阳在追他,他总是帮安阳送东西,所以她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安阳做的。

可是,安阳昨天才带着其他女孩在自己面前炫耀,他那种性格是决计不会再做这样的事的。所以,送红糖水这种举动,一直都是秦枫自己做主做的。原来,是自己误会了。

想到这里,她一下放下手里的瓶盖,迅速的往外面跑。

她想见他,她有很多话想对他说。

刚刚走出教室,却遇到了迎面走来的安阳。安阳在杨芷萱不远处停了下来。

杨芷萱看到安阳,停顿了一下,却又马上离开,在经过安阳身边的时候,安阳突然伸出抓住她,“芷萱,我有事给你说。”

“那你要快点,我很忙的。”

“芷萱,昨天那个女生,并不是我喜欢的,只是当时你突然就走了,我觉得没面子,才随便找的一个,你能原谅我吗?”

“噢,这样啊,我原谅你了。”

“真的?”安阳特别激动,他双手搭在杨芷萱的肩膀上,“太好了芷萱,其实我一直都只喜欢你,我们重新开始吧。”

杨芷萱左右看了看肩膀两边的手,然后用手将安阳的手扒开,“这个不行,因为……”她说到这里刻意停顿了一下,歪着脑袋看着一个方向,秦枫的教室就在那个方向,“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神采飞扬,眼睛都泛着光。

安阳愣了,因为他从没有见过她如此模样,直到杨芷萱完全消失不见,他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来到秦枫的教室,她不顾教室里还有其他人在,直接高声喊到,“秦枫,你出来一下。”

秦枫闻言抬头,看到教室外面笑得一脸张扬的杨芷萱,随着她的话音落,就出了教室。

看到秦枫出来,她主动拉过他的手,秦枫的手因为她的触碰显得特别僵硬。

可是杨芷萱却不管这些,拉着他就往操场跑,她在操场那颗粗壮的梧桐树旁放下了秦枫的手,自顾张开手臂向前跑了两步,树叶随风摆动,也扬起了她的发。

秦枫看着这样的杨芷萱,心想,“这才应该是她本来的样子。如此美好。”

过了一会儿,杨芷萱才转身,她眉眼含笑,“刚刚安阳找我了,他说想跟我重新开始。”

秦枫闻言,手指不自觉蜷缩了一下,而后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我拒绝了。”她扬起头,说的一脸骄傲。

秦枫猛然抬头,在触及到她的目光的时候,又猛然低了头。

杨芷萱停了一会儿,看秦枫再无别的反应了,忍不住再次开口,“我说我跟安阳彻底没可能了!”

秦枫依旧只是点头。

“我现在没有人追了。”

“哦。”秦枫呆呆的回了一句。

杨芷萱却忽然一脚踢了过去,“哦你个大头鬼,我说我现在没人追了,你还不来追我!”

“啊?”秦枫一时没反应过来,“追你?不!不行,我不能追你。”秦枫一句话说的连连后退,在对上杨芷萱诧异的目光时,落荒而逃。

直到秦枫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杨芷萱才从刚刚的情景里回过神来。

不知道哪来的冲动,她直接跟着追了出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喧嚣刺耳的汽笛声更是吵得人心烦。

她就站在大街中间,对着前面的人影喊到,“秦枫,你给我站住。”

秦枫迟疑了一会,但终究是停了下来。杨芷萱走近她问,“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每个月时间掐的那么准给我送红糖水,那么精准的知道我的喜好?还是说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

秦枫握紧了拳头,却一言不发。

良久,杨芷萱才自嘲的笑道,“呵呵,果然是我自作多情了,刚刚的话当我没有说过。”

说完转身离开,秦枫却突然抓住她的手,“要听一个故事吗?”

还是避风港奶茶店,还是临窗的位置。

秦枫从脖子里取出一个吊坠,然后放到桌上。

在吊坠被放在桌上那一刻起,杨芷萱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近乎颤抖的开口,“你……你怎么也有这个?”

秦枫取出来的吊坠跟杨芷萱的狼牙吊坠一模一样。

“有一对夫妇,生了一对龙凤胎,他们非常高兴,听说狼牙做成吊坠带在身上能够辟邪。他们就托人买了一对,一个孩子一个。可是好景不长,一次出行,这对夫妇丢失了女儿……”

秦枫没在说下去,但是杨芷萱却明白了他接下来要说的内容。

她霍的一下站起来,“不可能!你这个骗子。”说完冲了出去。

阳光那么热切,照在她的脸上,眼睛好像都恍惚了。只听得一声急促的刹车声,杨芷萱在一片混乱中失去直觉。

医院里,秦枫在急救室的走廊里反复走来走去,忽然,门开了。他连忙上前,一把抓住医生的手,“医生,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他语无伦次不断的重复。

“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病人是罕见的RH阴性血,现在血库没有这种血型。”医生也是一脸着急。

“抽我的,我是她哥哥。”

秦枫坐在病床上,看着杨芷萱因为输血后逐渐变得红润的脸,想起了刚才的事。

自己在做血型检测的时候,发现两人的血型完全不符合,还好爸爸赶过来了,并帮她输血!

原来,自己才不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当面杨芷萱丢失后,另外一个孩子也因为生病死了。两个人悲伤之下,遇到了被丢弃的自己,并将自己当亲身儿子网,弥补失去孩子的缺憾。

想到这里他忽然笑了,一把抓住杨芷萱露在外面的手,“芷萱,你要快点醒来,我有好多话要说。”

杨芷萱被他握住的手轻轻的动了动,没多久就睁开了眼睛,她扫视了一眼四周,消毒水的味道让她不由皱眉,“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想追你。”http://blog.2i2j.com/2084.html

杨芷萱轻扬嘴角,之前她虽然昏睡,但是意识是清楚的,他们的谈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她撇开脑袋,“追我?本姑娘可不是好追的。”

“嗯……”秦枫想了想说,“难不成得像孙悟空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那样?”

“那当然。”杨芷萱从善如流。

“好。”秦枫答得干净利落。

杨芷萱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整个病房里弥漫着温馨的味道。

上一篇:超级重磅!善林金融被金融监管局调查、暂停经营活动 下一篇:深扒领奇财富:与暴雷平台安逸投渊源颇深;多家关联企业失信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