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你一直知道我之前喜欢你吗?”

我盯着早就打好的这行字,看了不下十遍,聊天窗口关了又开,最后还是一狠心点了发送,然后很快关闭了整个聊天界面。

尽管这答案,我早就知道。

我跟陈垚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两年前。那时,我初到上海,人生地不熟,又有烂桃花缠上,没有人知道我在日日被追踪的惊恐里怎样寝食难安。只有在我日日与陈垚聊天的时候一颗心才松了下来,调笑、诉苦,他依然是那个会哄我开心、容我耍脾气的男孩子。

他突然来找我,是我在告诉他单位里一个同事死乞白赖追我后的第一个周末,我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忽地眼眶发热,如果可以,我多想扑到那怀里痛哭一场,可是,我不能,因为他有女朋友。

他带我去逛街,买手套、杯子、发卡,牵我的手,有好多个瞬间,我都恍然觉得他便是我等了那么多年的人,我那时,一定眉眼都生了蜜意。

那天晚上,他在我屋里待了很久,我们坐在床上打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我拿了笔在他手上画各种各样的图案,他气不过,也捉住我的手,那一瞬间,我想到了张无忌与赵敏在船上的打闹,以及被小昭撞破之后的尴尬及暧昧。我忽然收了笑容,空气一下子变得异常安静起来,我不敢抬头看他的眼,我不敢,我相信我一抬头就真的万劫不复。

“你还不走啊,都这么晚了。”我故作轻松地催他赶紧回酒店。

“我今天不走了。”他仍旧是那副油嘴滑舌,贱贱地笑着。

“滚!”我一边扔了抱枕过去,一边推他出了门。

而我,真的,想过我与他的以后。

微信闪烁了足足十分钟之后,我吸了口气,点开了他发来的消息。

“什么一直啊,不就是那几年吗?我知道啊!”

隔着屏幕,我都嗅到了他那副满不在乎的、避重就轻的语气。

以前,我过于迷恋,所以不在意,不在意纷纷扰扰的流言,不在意他故意一而再再而三地避重就轻,不在意他的忽冷忽热,可是,现在我空前地冷静,也就空前地觉出了他的无耻。

“好吧,我知道了。”我尽量把语气说得平淡。

“你也未必是真的喜欢我,可能只是喜欢和我一起玩吧!”

“是,当时自己蠢啊!最后一件事:把你空间里所有我的留言都删掉。”

……

这一切,要从六年前说起。

我认识他的时候是大二,那年夏天,我跟随学校一个社团去苏州实习。

我被推搡着往大巴车上挤,几欲跌倒,都被后面一股力量扶持将住,直到我挤进车门,才回头看了一眼,报以感激一笑。

随后,他嬉笑着在我旁边坐下,问我哪个院的,哪个专业的云云,我记得那天,我和他相谈甚欢。

苏州的天气多雨,一颗心被大雨浇得热情顿无,我们就被安排在一个大厅里等待,负责人只留下一句跟公司沟通就再不见踪影,一个小时之后人群已有些躁动,又过了一个小时,有人就开始在下面叽叽喳喳:“我们不会被骗了吧!”,但随即就有人看似轻快地安慰道:“不会的,不会的,我们这么多人呢,负责人我认识,我们学校商学院的。”但我很清楚,说这话的人一定是在安慰大家,更是在安慰自己。

我开始有点想我妈了,我刚上车前还豪气云天地跟她讲自己不愿再嫁荒废时间,我开始想如果我转回去了要怎么把这借口给说得好听一些,我还在想如果一直这样下下去,如果这样一直等下去,我要怎么办……

“若鱼,来过来我们打牌啊!”陈垚笑着凑过来。

那天我们打了多久的牌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我们从早上打到天都快黑的时候,负责人回来了,说是宿舍什么的已经安排好了,女生六楼七楼,男生三楼四楼,让大家先把东西搬到宿舍。

焦躁不安的一群人又热闹起来了,每个人都松了口气地笑了,似乎刚才没曾骂过,也没曾没出息地发过牢骚。

陈垚殷勤地帮我提东西的时候,小雅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小雅是我大学室友,而且,我清楚她在笑什么。因为我和她一样,觉得陈垚对我有意思。我甚至都有些欢喜了。

那一整个假期他没事便来找我,给我带饭,和我聊天,我们常常在休息时聊到开怀大笑,聊到旁若无人,那时,我一点都不觉得漫长,不觉得工作辛苦,每天晚上躺到床上都还能聊上几个小时,我常常看着他的消息就笑得像个傻子,我常常听到什么歌想到的都是我和他。我想,我大约是要恋爱了。

然而就在我觉得这段感情早已众所周知,早已呼之欲出的时候,他的一哥们跟我讲起了他的女朋友。我不记得我是怎样笑着离开的,我只知道,那一刻我好像突然从梦里醒来,倒也不觉得悲伤,毕竟,他也没承诺过我什么。

只不过后来他仍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地找我,我一面觉得本就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一面又难抵他的诱惑,慢慢地也与他和从前一样处着。刚开始只是觉得他待我与旁人不同,后来竟也发狠地想或许他与他女朋友感情不好,或许,他喜欢的是我。

小雅终于找我谈话了,她吞吞吐吐地,还是把大家私下的流言蜚语说于我听,她还告诉我陈垚和他女朋友关系很好……她问我是不是喜欢陈垚的时候,我一口否认了:“怎么会,我只是跟他比较聊得来而已,他不是有女朋友嘛!”

“那就好,虽然我觉得他也不错,和你挺合得来,但他有女朋友这事总归是不行。”她虽半信半疑,却总算松了口气。

只有我知道,是我骗了她。

甚至,我看着陈垚煞费苦心地为他女朋友挑礼物,看着他提起他女朋友时脸上所出现的少有的羞涩及认真。

回到学校之后,我和他自然而然地就少了联系。直到那天社团的聚会上,他带了女朋友去,一反常态地正经。那是个温婉大方的女孩子,看到的那一眼,我就释然了。只是,从那以后,我总能在校园里碰到他们,他的手温柔地揽过那女孩子的腰,我看得眼睛生疼,可也只能假装若无其事。

我再次和他亲近起来,是在他们分手以后。我很没骨气地就把之前自己的决绝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又开心起来,我找他做任何我能做不能做得事情,似乎那样,我和他的关系就更昭然若揭。我以为我们终会水到渠成地走到一起,可是直到毕业,我都没等到我想要的那句话。

可我总还是软弱地跟他联系,对他撒娇,对他无所不谈,甚至有时候故意扯出一些暧昧不清得话,虽然,那时他已有了第二任女朋友。他告诉我说是别人介绍的,没什么感情我也就信了仍是无声无息地爱着他。

尽管我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

“当时不懂事嘛!”

我反复回味着他的这句话,几乎是带点恨意地打出了一句:“是啊,当时不懂事,你也做的不怎么样!”

接着我就坚定决绝地按了删除键。



 
上一篇:拉拉财富爆雷、深扒关联平台乐金所和好车贷! 下一篇:无耻国企(中铁中基)联合拉拉财富平台诈骗老百姓2亿多甩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