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你出现,让我喜欢了好多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2017/10/07 周六 晴

01

敲下这个题目,我把手机递到苏祁眼前,示意他看这句话。

他放下手中的书,走近沙发,在我脑袋上胡乱摸了我头发。嗯,还不错。他说。

我气急,扔下手机,从沙发上蹦起来,然后跳到他背上,杀他个措手不及。

哼!让你敷衍我!

他赶忙用手托着我,担心我会掉。来来来,咱商量个事儿。转身把我放回沙发上,他自己也坐下。

嗯?我眨巴着眼睛,试图以“撒娇卖萌”逃过此劫。

要知道,苏祁这个人,一般情况下都很和气,很温柔的。但如果某一时刻,他表现得比以往还要温柔,那就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就比如现在。

他就坐在我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我总觉得他离我好远。明明他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宠溺,眼眸也如往昔那般深情。

可不知为何,空气突然安静,气温凝固到几近零点。而近在咫尺的苏祁,让我很心虚。

对,就是心虚。总觉着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

可是我想啊想,想了再想,努力想,认真想,结果都一样:我想不起来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老古董。

是的,没错,苏祁这吖就是老男人,老古董一枚。妥妥的!

为何这么说呢?

试问,有几个现代人还排斥,并且拒用微信,微博,QQ这些社交软件的?

不仅如此,他还自己一个人生活在那种类似于深山老林的偏远地区。若是我把他揪出来,熏陶熏陶这人世间的烟火味,这尊大神说不定现在都快升仙了!

这家伙倒好,非但不领情,还怪我扰了他的清净!

要不是稀罕你,你以为老娘是吃饱了撑的吗?!榆木脑袋一个!

嗯?发呆?一道低沉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中来。

想不起来哪里做错了?他继续问。

我不予理会,埋头装傻到底。不就是光着脚丫在地板上走动吗?至于这么生气吗?哼!

果然,这家伙无奈,扶额,且用一种大人对小孩子说话的语气,苦口婆心地跟我说:惜惜,和你讲过多少次了?地板上脏,又滑,万一摔了怎么办?

他把我圈在怀里,手有一下没一下地玩弄我头发。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就像是犯了错的小朋友,在得到大人教诲的同时,又得到了糖。

嗯,恩威并施。

树先生,你这是在作弊!我挠他痒痒,控诉他。

没办法,家有猛虎。他拍了一下我头顶,尔后从沙发上起身,走进书房。

虎?家里哪来的虎?还是猛虎?我一时间脑子短路了,反应不过来。

当一阵不加修饰的爆笑声从书房飘过客厅,传到我耳中时,我才猛然意识到:这家伙是在说我!

一个起身,一个飞奔,倏地一声,我一口气从客厅奔到了书房。

他居然还在笑!

跑到他背后,搂住他脖子,左一下,右一下,来回晃他。让你笑!让你笑!

乖,别闹。他把我拉到椅子上,和他一起坐。

我们头顶着头,四目相对。顷刻间,心跳在加速,连空气都仿佛要静止了。

天际的最后一抹残阳,窗外满地飘零的落叶,书房,还有眼前的树先生。

此情此景,我将一生铭记。

02

丫头。

嗯。

树先生,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有人说过我很勇敢。我也自觉自己向来不缺少追爱的勇气。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我想放在心尖上珍藏的。

喜欢都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为什么还要掩饰呢?

打破僵局的是我,开口说喜欢的是我,但说完后又秒怂,低头装死的,也是我。

嗯,我知道。片刻后,他才回应我。

我没有反问他喜不喜欢我,若是连这点信任都没有,那我和他,此时就不会在这里相依相偎,更不会谈论和计划以后的来日方长。

树先生,你都不知道,此生遇见你,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和勇气了。把玩着他的手指,我轻声说道。

嗯,我也一样。他俯身在我耳畔,低声呢喃。

这一句“我也一样”,让我觉得之前所有的付出与等待,都是值得的。

我喜欢你。

我也一样。

我等了你很久。

我也在等。

我们都在等。等待遗忘,等待相逢相遇,相知相爱。

庆幸的是,我们都等到了。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03

说起相遇,至今我都不敢相信我和树先生之间那堪称奇迹一般的初遇。

树先生是的文章被转载到我关注已久的一个微信公众号上。在该号上,几乎每周都会有树先生写的文。

在默默关注了两个月后,我在后台给公众号的小编留言,说想了解一下这位满纸柔情的大神。

这位小编是我朋友,所以很容易的,很顺利的,我就得到了这位大神的联系方式。

本着小巫见大巫的激动与紧张,我当下即可便加了他微信。

可是,等啊等,等了快一个月,才收到答复。而且,好友申请的时间早就过期了。是大神自己给我发的好友申请。

看到消息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接受了。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对大神说的。

但结果呢,被人家一句话哽在了喉咙里。

不好意思啊,我不常用这些社交软件。有时候会来不及回复你消息,不过你尽管说,我看到了就会回复的。

得到大神的回应,已然让我高兴得找不着北了。哪里还会想到他是否有空,是否会及时回复我啊。

接下来的几个月,果真如他所说的那般,我们的对话界面里,弹现最多的,是蓝色的对话框。

也就是说,几乎每次,都是我在唠,他在听。

从日常的生活琐事,到工作中的大事小事,我都会和他说。小到今天去了哪里,吃了什么;大到关乎人生的重要抉择,都事无巨细地跟他讲。

久而久之,我对他的称呼变了。我称他为树洞先生。后来得知他姓苏,也没改过这个叫法。

我把他那里当成自己的树洞。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倒给他。

在因错过时间而错失最后一趟末班车时,他会告诉我,别慌,不要着急;在陌生的城市,因想家而落泪时,他给我分享歌,告诉我要宽心;在为自己的抉择犹豫不决时,他说不管做什么,无悔就好。

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而他的存在,他的鼓励与劝慰,于我而言,就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习惯。

我不相信缘分,可我相信我们之间的这场相遇。张爱玲曾说:总有一天,我们会遇见那么一个人。于千万人之中,于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就那样,刚好遇见了。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04

树先生,如果我当初没有那么勇敢,没有跋山涉水去见你。

是否,我们之间就不会有那么多故事发生了?

坐在阳台的摇椅里,把他手中的书抽走,我对着他眼睛,问他。

嗯,或许。他从我手中拿走书,继续翻看。

还在看!还在看!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我把手伸进他脖子处,恶作剧般闹他。

他终于舍得放下书了,但却说了一句不沾边的话:饿不饿?想吃面?还是饭?

我气结,不想和他说话。丢下他,愤愤然转身跑回卧室。

奈何刚回到卧室,不争气的肚子就咕噜咕噜叫了。啊!连你这个小东西都联合他来欺负我!

无奈,只好厚着脸皮走出客厅。

不远处的厨房里,树先生正在忙碌着。他身上,系着与其不搭的Holle Kitty围裙;右手握着铲子,不时在翻动锅里的菜。

不一会儿的功夫,糖醋排骨的酸甜味,自厨房飘出,萦绕在鼻尖,牵动着味蕾,勾引着叫唤抗议的肚子。

霎时间,我脑子里想起一句话: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05

蹑手蹑脚走进厨房,悄悄躲在他身后,从背后紧紧抱着他,把脸贴在他背上,感受着他身上的气息。

这就是我穷极一生,想要珍爱的人啊!

餐桌前,他就那样静静坐着,看着我把最后一块排骨塞进嘴里。

慢点吃,傻丫头。把汤盛在碗里,搁在我手边。眉目间,温柔与宠溺满布。

饭后,我们在阳台上聊天。

说起当初千里迢迢去见他。他夸我勇敢,说很佩服我。

这样的勇气,大概此生,也就仅此一次了。拉紧披在身上的,他的外套,轻嗅着独属于他的气味,我由衷说道。

真的,如若遇见的人不是他。又或是没有对他产生感情,或者说喜欢的没那么深,我是不会去见他的。

勇敢一回,只为一人,够了。

06

你今天不是问了我一个问题吗?

揽着我肩膀,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他问到。

夏末秋初的季节,这座城市已经寒意袭人了。但此刻,我一点都不觉得冷。因为他的掌心的暖,他的怀抱很暖,他的外套也很暖。

如果你当初没有去找我,我会来找你的。说完,他紧紧固住我,在我头顶落下一吻。

有生之年遇见你,也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寒风掠过,我听到了他的呢喃。

踮起脚尖,倾听着他的心跳声,滚烫的泪水无声滑落。

今晚的月色很美。

此刻,我很幸福。

07

树先生,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傻丫头,承蒙你出现,让我喜欢了好多年。


 
上一篇:深扒经营异常的商金所:新股东深陷重大纠纷 下一篇:抽刀断水 水更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抽刀断水 水更流
    抽刀断水 水更流
    刀起,刀落。斩断了我一生的牵挂。 1.与君初相识 我乃布衣女子,家中父母年迈,只有我这一个女儿侍奉膝前。 父亲从前也是一介书生,中举后,世风日
  • 承蒙你出现,让我喜欢了好多年
    承蒙你出现,让我喜欢了好多年
    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了我所有的运气。 2017/10/07 周六 晴 01 敲下这个题目,我把手机递到苏祁眼前,示意他看这句话。 他放下手中的书,走近沙发,
  • 深扒经营异常的商金所:新股东深陷重大纠纷
    深扒经营异常的商金所:新股东深陷重大纠纷
    近期互金界的「雷潮」有所放缓,不过经受此次雷潮,又逐步进入年末,投资人的神经线能经受住多大考验,平台是否将会在寒冬经受更大的考验呢? 千里
  • 隔世
    隔世
    冬雪漫漫,白梅盈盈。 清冷幽扬,淡香抚眉。 我倚在园中,看皑皑白雪从天而落,闻冷冷梅香沁人心脾。雪白而洁,梅落而香,随目而望,尽是漫天
  • 姑娘,你抽烟的时候想过我吗?
    姑娘,你抽烟的时候想过我吗?
    早上醒来,我发现窗外的天空已蒙蒙亮,一颗酷似鸡蛋黄儿的大火球平静而内敛的悬挂在北方的浓重雾霾里。确切一点来说,应该是西北方才对。晨练逛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