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情结,男人可都有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1
哪扛得住如山倒的军令,江波不得不离开已有三个月身孕的老婆方芳。

生活往前走,相思朝后看,都很无奈!江波偏就是一个多情的种子,动辄同方芳煲电话粥,弄得一双黑眼珠水洗似的,以至于当年的牡丹花会,在他眼里都黯然失色。

不过,此番心境仅仅维持了几个月,就被同宿舍的“花心大萝卜”陶维给阉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此话不可不信。

陶维,两嘴角的笑,跟打印上去的一样,活动能力超强,肾上腺素特别发达,第一次风尘仆仆踏入洛阳,收拾好宿舍,当晚就独自觅得舞厅,嗨到次日凌晨四点半才回来。

正因为有了陶维的存在,洛阳项目部的业余生活才丰富多彩,他俨然本地通,洛阳的风土人情张口就来,不得不服,有些人就有这样的本领,江波跟着他,名师出高徒,自然也混得风生水起。

江波对跳舞本不感兴趣,但架不住陶维的循循善诱:“别罩个经理女婿的身份,就掐断跟穷哥们的友谊!我跟你讲,男人的魅力,就是通过社会活动磨砺出来的,社会活动是啥?跟爷们儿大腕喝酒,跟娘们儿卿卿我我。”

想想也是,平时关系都挺好,一结婚,疏远的疏远,淡忘的淡忘,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转念一寻思,忙也是瞎忙,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是!老不合群,倒也人畜无害,可融入一些,内心的煎熬不就减轻一些吗?好吧,江波开始投入到陶维的阵营之中,有原则地吃喝玩乐。

有些事情,不做,其中的乐趣永远不会明白,做了,乐趣的吸引力将牢牢控制住你的中枢神经,使你心甘情愿成为它的奴隶,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方芳与未来孩子的思念一旦转移到了娱乐至死上面,江波乐不思蜀了。

在陶伟一来二去的引荐下,江波认识了一个叫龙萍的当地女孩子。论长相、论身材,龙萍是当之无愧的美女,方芳与她不可同日而语,美女之所以美,就在于她像一滴水,恰如其分地钻进了男人沙漠化的心田。

王城公园、惊险大世界,留下太多龙萍和江波的身影,交往过程中,江波一直告诫自己不能越界,他也相信自己能不会越界。

2

第一次进入惊险大世界,两人坐上游览车,在昏暗的狭道内前行,不期而至的不明飞行物狰狞恐怖,凄厉刺耳的怪叫声摄人心魄,他俩自然而然紧紧簇拥在一起,呼吸急促。

那一种纯天然、最原始的震撼,拥抱着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女人,江波打心里涌出从未有过的甜蜜,想想与方芳第一次牵手,因为紧张根本忘了甜蜜是个啥,与方芳第一次拥吻,也是因为紧张而晕头晕脑,很多的第一次,莫不是因为紧张而失去体会,可这种甜蜜的体会,从另一个女人身上酣畅淋漓地体现了出来,江波非但没有记住自己的告诫,还处心积虑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到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没错,这都是事后慢慢回味出来的,当时,也茫然的。

那是一段梦魇似的岁月,一边是对妻子的愧疚与忏悔,一边是对新欢的渴望与温存,但这毕竟是不体面的行为,传统的教育和父母的谆谆教诲,早已经将生活定格为“脚踏实地”,所以,江波很怕项目部有人知道,甚至传回老丈人或老婆耳孔,身败名裂,想想都无地自容。

怕归怕,行动还得继续。

他们终于第一次顺理成章地品尝了欲望之果后,激情消褪,江波张望着龙萍胴体,暗暗咒骂自己不得好死,也暗下决心: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龙萍轻轻抚弄着他的后背,柔声道:“玩儿都玩儿了,还不回去的。”

3

通过陶伟零零星星的透露,江波得知龙萍的老公是一位生意人,常年奔波在外,几乎很少回家。

事情开了头,剩下的就接二连三。

“我家的门随时为你敞开,”某个礼拜天晚上,两人一番云雨,龙萍对江波撒娇, “我知道你也是有老婆的人,我们不可能重新组成一个新的家庭,我只希望多年以后,咱们有幸重逢,还能像现在一样深深拥抱一下,浅浅亲吻一下就够了。”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江波说不清这泪水为谁而流,一生的清白和自我标榜的老实人,在诱惑面前,照样不堪一击。

龙萍轻轻替他擦去,安慰道:“算了,以后别来了,你跟伟哥不是一路人。”

“伟哥?”

看着江波警惕的双眼,龙萍自知失言,忙找些借口搪塞,江波如芒在背,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龙萍索性当个哑巴,江波气不打一处来,但也没怎么发作,就那么咬牙看着龙萍。

时间和空气都凝固一般,最后,龙萍呼啦一下子跳起来:“是,你跟陶伟是哥们儿,我求他的,就想勾引你,我是不是很放荡?”

回想陶伟那会儿的热情劲儿,原来是个套,江波留下痛楚的泪,他看见远方的老婆翘首以盼,等着他温馨体贴的关怀。

江波屏住呼吸,仿佛要将一段孽缘闷死,少顷,伸出手:“来吧,不是你的错。”

龙萍正等着暴风雨,没想到江波给了他一道彩虹,将信将疑。

手依然停留在空中,江波见龙萍迟疑着,便再次说道:“来吧。”

龙萍将手递过去,人也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江波抓住龙萍的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龙萍楞了,江波道:“你根本就没有丈夫,对吗?”

“你怎么知道?”

江波并不知道龙萍没有丈夫,他只有这么一个感觉,他甚至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感觉:龙萍是妓女!他不敢再想,夺门而逃。

陶伟见江波闷闷不乐,便设宴,以老大哥的身份关切一番:“你跟龙萍不会玩儿真的吧?”

“真真假假,谁知道呢!”

“老哥可提醒你啊,男人嘛,玩儿归玩儿,可别辜负方芳。”

这话,就是一把刀哇,刺得江波遍体鳞伤,可是想想自己老婆,江波反而觉得释怀了,公平了。

方芳与江波认识之前有过两任男友,都分别为他们堕过胎。恋爱期间,江波一直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方芳的过去,可随着日子一天天下去,方芳的过去就像大山一样压着他,令他特别窝火。

这就是男人的处女情结。

时隔三天,江波正准备找龙萍,龙萍到自己找上门来个,陶伟张罗龙萍坐下来,三个人倒显生疏了。

恰在这时,楼下出来熟悉的声音:“喂,喂,你住哪儿?”

方芳?对,这就是方芳的声音,龙萍正要起来,陶伟一把按住她。

江波心跳不知快了多少倍,颤颤巍巍走出们,然而,来人并不是方芳,是陶伟老婆,江波转身朝屋子里看,却将龙萍站在后窗户边,陶伟已没了人影。


 
上一篇:拉拉财富已经跑路,是时候提防它的关联平台了,而且还不止一家 下一篇:末世之全部消失的男人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