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鬼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坐在青石台阶上看着幽蓝的天空,看着冒着青烟的村落,看着一只黑猫从屋檐上跑过。河水冷冷地吞咽着我的头发,孤独像毒药浸入了我的骨头,已经记不得泡在湖里几年了可是这种无人诉说的寂寞还是逼得我险些落泪。拉我下水的男鬼阴险的告诉我不想一直在湖里暗无天日的泡着就去拉别人下水,那样就可以解脱了。每次看着在河边奔跑嬉笑的孩子我总是在找机会,再也不想一个人暗无天日的被湖水淹没了。

    这天天有点冷,村里的人早早睡了,只有村东头张大眼家跑丢了一只鸡一直在找。我露出眼睛在水草里让鸡轻轻扑腾一下,张小草看着鸡开心的伸出手去捞鸡,就是这个时候我凑上去准备用头发缠住她的脖颈儿。谁知鸡感觉到危险拼命扑腾乱叫把她吓了一大跳又退了回去,头发缠紧鸡把它拖下了水。张小草看着快要沉下去的鸡咬咬牙又伸过手一把扯着鸡的尾巴想要把鸡提上岸,我放松了力在她松了一口气时猛然拽她下水。进入水里我顾不上被夜游神看见的危险就扑上去杀她,可刚一对上女孩干净惶恐的眼睛就迟疑了。当年的我和她一样十六岁天没亮就背着书包去学校,在过桥时听见有人在喊救命没想什么就跑到湖边救“人”,这一救就被困在了这里,一晃就过了好多年。

    张小草觉得自己一定是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冰冷的湖水淹过了她的眼睛她竟然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女人,水碧色的唇黝黑的眼睛苍白如雪的肤色眼神很悲凉。她冷冷的手拂过自己的眼睛然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张小草却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父母,他们一定会以为自己是吓着了。她想去谢谢那个女人,她觉得她应该还在外面的湖里,她是水神吗?嗯,一定是的要不然自己早就没命了。更别说家里的那只鸡也好好的回来了,所以说那个一定是守护村庄的神,哈哈想想就很开心耶!自己看见神仙了,而且神仙还救了自己。

    今天的月色朦胧,村庄安静得像睡着了,我轻轻的爬出水面看着明晃晃的月亮突然想起了家。记得当初我出事后妈妈和爸爸打死也不相信我已经死了,他们一直说不找到人就是没事。然后一直到处找我找到最后受不了村里人同情的眼神,举家搬走了,我记得当我可以浮出水面那天爸爸红着眼睛望着湖水一直没说话,是希望我可以去投胎吧!他都知道了,我看见他抹抹眼睛背佝偻了几分,他张张嘴还是说不出话来,我知道他想道歉怕我怨他们抛下我离开。我安静的坐在石阶上想哭却流不出泪来,总会忘了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我不难过的,只是觉得冷,可能水泡久了灵魂都打湿了吧!看着天快亮了在第一声鸡叫响起前我又沉入水下,还没沉下水就听见芦苇后面有人小声的喊:“神仙姐姐,你在哪里啊?”

    张小草一身湿漉漉的站在水洼里四处张望,低声说:“水里的姐姐我知道你在这儿,嗯我是来谢谢你的,你出来一下好吗?”我看着快亮的天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挥挥手示意她我知道了,趁阳光落下前沉下了深水里。心里莫名觉得很开心有人不害怕自己,有人愿意和自己说话呢,她还会来吗?第一次期待起了夜晚。岸上张小草激动的挥挥手心里惊讶得已经说不出话来,水神姐姐真的有耶!自己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吓着了,嗯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会打扰到姐姐休息的,嗯晚上再来我可以陪姐姐说说话看她一个人也怪无聊的。

    村里的懒汉张九趁着天蒙蒙亮想去偷几只鸭蛋,看着张家丫头笑嘻嘻地从浅水滩边跑出来嘴里嘀咕着什么水神姐姐的什么晚上去找她,眼珠一转决定晚上跟着她看看有什么水神。看着绿汪汪的水面平静无波,他莫名心悸别是水鬼哦,忙跑去跟张大眼说道叫他晚上关好门早点睡觉,直听得张家人都莫名其妙,这张九怎么越过越糊涂了,说话也说不清楚了。张小草在屋里做作业也不清楚这件事,哪怕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想着晚上就可以和姐姐聊天心里美滋滋的,都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名字,住在水里冷不冷,一拍头姐姐可是神仙还会怕冷?

    今天晚上没有月光,水面静得像是空无一人,但张小草却很笃定水神姐姐一定就在附近,她正准备淌水下去喊她,从后面窜出个人吓她一跳“九叔,你干嘛呢,突然钻出来差点吓死我。”张九黑着脸“你这娃娃有什么想不开的想跳水,快回去这湖里不干净以后一个人最好别来了。”张小草还想继续问他什么不干净啊?突然看见湖面冒起了水泡,她一喜“姐姐你来了啊!对不起打扰你了,我不知道九叔跟着我,我们这就走啦。明天见哦!”拉过发呆的九叔迅速上了岸,一上去张九就软成一摊躺在地上直喘气“真的有鬼啊,太吓人了。”说完就准备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回头看见气呼呼的小丫头又忍不住劝道:“小草呀,别相信鬼说的话,以后不要再去那湖里了,想想今天要不是我你指不定就给水鬼拖下水当替身了。早点回家吧。”“九叔姐姐不是坏人她救过我,她不会拖人当替身的。”张九感兴趣的转过身看着小丫头笃定的眼神“哦,怎么回事啊,讲给我听听看呗,鬼还能救人?”表情却是好笑觉得这孩子心眼浅,被鬼给迷住了吧!

    张小草眼巴巴的看着张九希望他可以相信水神姐姐不是坏人,张九疑惑的望着水面难道真有善鬼。还是不信当年这条河年年淹死多少孩子啊,可能做过几场法事水里的东西收敛了吧,但鬼的话怎能相信。轻笑一声把张小草拉着往家走,“小草不是叔不信你,你是没看见那东西吃人的场面,以前这河里死过太多像你这般的女孩儿了,不能轻信别人更别说是鬼了。人鬼殊途,接触多了对你也不好。好了快回家睡觉吧!这件事就烂在心里吧!”张小草还想说什么可是也实在找不出话来了,可能九叔说的是对的吧。

  我听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直到天色亮起,太阳落在手上烫得直冒烟早已干涸的眼睛突然留下泪来。可能死过了痛感就没有了吧,可是看着身体一点点的被燃烬,心里却想起了父亲,他嘴唇开合说着对不起。我不怨恨父母不再找我,也不怨恨他们都离开了这里,只是很遗憾没有好好的告别。太阳好温暖啊,再也不想冷冰冰的在水下看着人世间了,如果可以下辈子一定要聪明一点。

    张小草再也没下过水,后来跟父母说起他们说了以前的事,她听了很难过,不知道是因为信任的姐姐其实是个魔鬼而难过还是没有坚定的相信她而难过。不知怎么,看过她悲凉的眼神她不太相信她会是个可怕的恶鬼。

    耳边突然传来温言软语“二妮天大亮了,今天是周一赶紧起来快要迟到了。”摸着温热的被子我泪水止不住的流,真好,活着!还好好的活着!太阳照在身上没有炙热感,很温暖很真实,可能真的只是做了个噩梦吧!



作者:顾浏兮
 
上一篇:小猪罐子创始人退出,会否重蹈乐投天下的覆辙? 下一篇:再见,我来不及追的男孩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再见,我来不及追的男孩
    再见,我来不及追的男孩
    一 我叫叶逸,江湖人称班霸。 这名字安在女孩子的身上一点都不美好,总让人联想到男人婆粗矿等贬义词。 我撇撇嘴,一双不大的眼睛死命瞪着斜对面翘
  • 水鬼
    水鬼
    我坐在青石台阶上看着幽蓝的天空,看着冒着青烟的村落,看着一只黑猫从屋檐上跑过。河水冷冷地吞咽着我的头发,孤独像毒药浸入了我的骨头,已经记
  • 小猪罐子创始人退出,会否重蹈乐投天下的覆辙?
    小猪罐子创始人退出,会否重蹈乐投天下的覆辙?
    乐投天下的风波仍在持续蔓延当中,在这起恶性事件当中,平台的原创始团队杨亮等人也走到了风口浪尖之上,此次恶性事件充分的暴露出目前部分互金平
  • 涉嫌自融的乐投天下爆雷,到底谁应该负责?
    涉嫌自融的乐投天下爆雷,到底谁应该负责?
    「甩锅技术哪家强,中国北京找乐投」。最近几天,乐投天下逾期、跑路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各方人物纷纷登场,试图甩清自己的责任。 先是乐投天下创
  • 可你不爱我
    可你不爱我
    景瑟是西北农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卯足了浑身的劲,才考入了这所位于省城的985重点大学。大学校本部位于繁华的市中心,但那是研究生和博士生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