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你不爱我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景瑟是西北农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卯足了浑身的劲,才考入了这所位于省城的“985”重点大学。大学校本部位于繁华的市中心,但那是研究生和博士生才可以待的地方。

属于景瑟她们这些小本科生的,是距离市区50公里外的分校区。那里是真正的山区,背靠大山,面朝农舍,最热闹的地方,是那条聚集了餐饮、服装、娱乐等各种场所的学校后市场。

为期一个月的军训结束后,仍旧茫茫然的景瑟,被高中的师姐拉入了“老乡会”。老乡会的现任负责人,叫苏喆。看着穿着打扮格外帅气的苏喆,景瑟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其实,她以前就见过他。

彼时,苏喆是优秀毕业生代表,景瑟是主席台下看不清未来的准高三生。他当然不认识她,她却偷偷动了心。原本成绩只能勉强上个二本院校的她,每天看着学校橱窗里苏喆帅气的侧脸,暗暗为自己打气。于是,终于再见。

景瑟虽然出生于农村,但长相并不土气,反而自带文艺气质。以前在家的时候,每次跟着妈妈去集市,景瑟都会被人说一点也不像她妈妈的女儿。那个时候,景瑟只觉得生气,总是气呼呼地拉着妈妈走开。

现在,景瑟爱极了这种“不像”,因为,她看到了苏喆眼里的惊艳。

景瑟在文学院,课业并不繁重,但阅读任务很重,所以她总是泡在图书馆。图书馆门前常围着很多小猫,有一只猫格外霸气,仿佛君临四方,同学们戏称它为“堂主”。堂主很高冷,但人人都爱它,哪怕不顺路,也总爱绕道去看看它,景瑟也是。

一个周末的下午,睡了午觉起来,景瑟照理往图书馆走去。天气阴沉沉的,乌云蔽日,很是闷热。刚刚拐上直通图书馆的小路,天侧一道雷电突然劈了下来,景瑟自小就怕打雷,紧跑几步准备藏到图书馆里。哪知道,雨比她先一步赶到。

景瑟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掏出雨伞,刚刚撑开,一个人突然硬生生地挤了进来。

“哎呀,你……是你。”本来大为光火的景瑟,待看到来人是苏喆,怒火生生地被熄灭,换成了羞涩。

“喔,老乡,是你啊,哈哈。不好意思,没带伞,借个光。”突然被大雨袭击的苏喆看见前面有人撑伞,打算先斩后奏地蹭个伞,却没想到躲雨躲到了景瑟的伞底下,很是惊喜。

景瑟赧然,笑着点了点头,默默地撑着伞往前走去。高一头的苏喆弯着腰走得辛苦,反客为主地握住了伞撑,却不小心碰到了景瑟的手。景瑟慌忙撒手,苏喆也很尴尬,两个人沉默着走到了图书馆。

02.

到了图书馆后,苏喆要去机房,景瑟要去自习室,两个人很快说了再见。但是,那天下午,打游戏的苏喆屡屡被队友狂吼“当心”,做4级真题的景瑟错误百出。

想到景瑟红得像玫瑰花一样的侧脸,苏喆心想,“她可真纯情啊”。而景瑟,却突然发现,自己心里那颗被埋葬了一年的种子,好像快要破土而出了。

宿舍四个人,除了景瑟,都有男朋友。丽丽和叶子的男朋友都是高中就在谈的,如今仍然如胶似漆。张萌的男朋友是当年她们女排的教官,两个人虽然是异地恋,但每次听到老二打电话的声音,景瑟都觉得自己很冷。

景瑟家虽然是农村的,但家庭条件不算差,父母也对她没有过高的要求,以后能把自己过好就成。宿舍姐妹对她也很贴心,常常打趣她,“长得这么漂亮还单身,谁信啊”,景瑟解释无门。不过,她也不想解释,自己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

自那次一起撑伞后,景瑟和苏喆好像更亲近了一些。联系方式是一早就有了的,但两个人除了老乡会上的那次自我介绍,从未有过任何互动。现在,苏喆会时不时发信息问她在干嘛,她总是老老实实回答,“自习”或者“宿舍看书”。

回完信息后,景瑟总会一直盯着手机,等待苏喆的再次回信,但他总是戛然而止。“也许是嫌自己太无趣吧”,景瑟自嘲地想着。但是,同样的问候,第二天又会准时响起。时间长了,景瑟觉得被吊得难受,发了脾气,发誓他再这样,她绝对不回消息。

然而,第二天,苏喆却没有再次发来问候。本来都做好了准备要小小闹个脾气的姑娘,左等右等,到了晚上,仍然没有接到意中人的短信,狠狠大哭了一场。哭完后,景瑟决定,要当面去问问苏喆,他到底喜不喜欢她?

景瑟还没出门,许久不联系的师姐却打来了电话,约她去后市场喝奶茶。擦了把脸,换了身衣服,景瑟忧伤地出了门。到了约定的奶茶店,景瑟一眼看到了师姐,旁边的苏喆。他眼睛特别亮地瞅着她,一句话都没说。

“本宫功成身退,先走啦,你们好好开心哦。”看景瑟如约而至,完成使命的师姐笑着开了句玩笑,拍了拍景瑟的肩膀,走出了奶茶店。

其实在看到师姐和苏喆坐在一起的时候,景瑟就明白了一切,但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爱哭鬼”心愿达成,又一次激动得掉了眼泪。苏喆本来准备了一堆深情款款的表白词,这下什么都省了,手忙脚乱地抱着景瑟,帮小女友擦起了眼泪。

灯光暧昧的奶茶店里,三三两两地坐着好几对情侣。看见景瑟和苏喆笨拙的样子,她们仿佛看见了刚刚恋爱时的自己,都会心地笑了起来,啪啪啪地鼓起了掌。

03.

出门的时候还一脸忧伤的景瑟,回到宿舍却眼里带笑,浑身散发着一股幸福的气息。舍友都觉得神奇,叶子甚至夸张地凑近嗅了嗅,“嗯,有奸情”,下了结论。景瑟笑而不语,却在舍友群追猛打的逼问中破了功。

原来,苏喆不仅准备了表白信,还准备了表白礼物——一枚小小的银戒。亲自给景瑟戴上后,苏喆郑重其事地念了一遍表白信。不愧是历史学院的大才子,景瑟深深地被感动,觉得自己这一年多的等待,总算没有被辜负。

但是,她一直没有跟苏喆说,自己一年前就对他动了心,考来这里,也是为了他。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后,苏喆握着景瑟的手,对她许诺道“阿瑟,我喜欢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景瑟这一晚被打动了太多次,眼泪就没有断过,哭着趴到了他的怀里。

景瑟以为,自己等了他那么久,而他真的喜欢上了她,这肯定是天意。可惜,天不随人愿。

一开始,景瑟和苏喆也如其他情侣一般,整体黏在一起。景瑟才大一,课比较少,自己没课的时候,就会跟着苏喆一起去上课。时间久了,苏喆的同学都认识了景瑟,但他们看她的眼神一直怪怪的。景瑟虽然敏感,但不自恋,没当回事。

苏喆爱打游戏,没课的时候,一般混迹在机房,或者后市场的网吧。跟景瑟在一起后,也曾试图拉女友一起去组队,但景瑟实在提不起兴趣,便在自习室边看书边等他一起吃饭。两个人的日子总比一个人的精彩,景瑟觉得自己快乐极了,但有一件事,一直让她觉得很奇怪。

刚刚在一起后,每次吃饭,苏喆都喊她刷卡,说自己没带校园卡。景瑟爱苏喆爱到恨不得将自己洗剥干净送给他,为他买顿饭又算什么,所以从不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景瑟很多时候都不吃晚饭,又不爱乱花钱,所以每个月父亲给的生活费都绰绰有余,还略存了那么一点。

但现在加了一个人,每个月800元的生活费就有点拮据了。校园卡上钱不够的时候,苏喆就会催她赶紧去充,景瑟只好拿出存下来的那笔钱应急。时间长了,存的钱也终于被吃完了。

这天,下课后,苏喆又一次拉着她进了食堂。“阿喆,我们去市场吃排骨面呗”,景瑟摇了摇苏喆的胳膊,提议道。

“市场的饭不干净,宝宝乖,咱吃食堂。”说着,便径自走到了常坐的位置,拿出了手机,等待着景瑟打饭过来。

看着校园卡上只剩下个位数的余额,景瑟低着头打了两碗米饭,两个素菜。学校的饭菜,一直以便宜著称,8块钱,吃简单一点,还是可以的。看见女友端来了两个餐盘,苏喆赶紧接下,捏了捏景瑟的手,“我家宝宝真好”。

看着苏喆充满爱意的眼神,景瑟忘记了刚才的窘迫,开心地吃起了午饭。回到宿舍后,景瑟翻了翻钱包,只找到50块钱。“没事,下午提醒阿喆带卡就行”,景瑟信心满满,爬上床睡起了午觉。

 

04.

下午,景瑟和苏喆两个人都没课。苏喆说今天有团战,学校机房的电脑带不动,景瑟便一个人去了图书馆。做完了两套习题,又借了几本小说,还不见苏喆来接自己,景瑟想他准是去食堂等她了。

果然,苏喆还坐在坐惯的那个位置。看见景瑟进来,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一手取下了景瑟背上的书包,亲昵地把她拉到了位子上。“宝宝看书辛苦啦,我们吃啥啊?”苏喆好像饿坏的小兽,就差举起前面的两个爪子做讨好状了。

看着这样的苏喆,景瑟忍不住大笑出声,“阿喆,我饭卡上没钱啦,你想吃啥就去给咱买啥呗,哈哈哈”。景瑟还在笑个不停,却突然发现苏喆的眼神好像变了。

“没钱了?你不是说你之前有存款吗,怎么不充卡啊?”苏喆黑着脸埋怨道。

看到一向宝宝长、宝宝短的男友变脸,景瑟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看景瑟仍旧无动于衷,苏喆好像终于不耐,猛地起身,狠狠瞪了景瑟一眼,然后走出了食堂。

看着扬长而去的苏喆,景瑟觉得自己委屈极了。顶着周围同学们的窃窃私语,景瑟悻悻地回了宿舍。她打算再问问苏喆,到底是为什么生她气。难道就为了自己没有买饭?不应该吧,怎么会有这么小气的男人。

然而,处于爱情里的姑娘,都被猪油蒙了心。事实证明,景瑟就是太天真。

从下午到晚上,景瑟拨了几十个电话给苏喆,全部被秒挂,然后再无回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冷暴力”,景瑟完全慌了神,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

还有半个月,父亲才会打生活费过来,没有了男友“救命”,景瑟只好问舍友先借了200块钱。苏喆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在那个月的后半个月,景瑟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第二个月的月初。

收到汇款短信后,景瑟一下课就去了银行,先往校园卡里转了300块钱,又取了300,卡里还剩下200。刚刚走出银行,景瑟一抬头就看见了苏喆。“宝宝,我好想你啊,你最近怎么都不理我”,谁知道,苏喆倒打一耙,怨起景瑟来。

景瑟不明所以,竟然当真开始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真的做了这不接电话的勾当。看到景瑟睁着两只茫然的眼睛看着他,苏喆突然做出了泫然而泣的样子,逼问景瑟是不是有了别人。景瑟怎么敢认,还没张口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被苏喆狠狠抱住。

“这个自己爱了快两年的男人,怎么可能犯错呢,可能真的是我反应过激了吧”,景瑟还在安慰自己,苏喆已经欢快地拥着她往前走去。

先爱上的人,永远最用心,可是遇到的未必都是真心。那个时候,傻瓜景瑟并不知道,这个世上有种男人,爱一个女人,只是为了占她的便宜。或财或色,或全部。

05.

吃着景瑟端来的饭菜,食堂里的固定角落,重新恢复了你侬我侬的温情。

景瑟一直觉得苏喆好看,哪怕他嚼着肥肉狼吞虎咽的样子,她都觉得帅得要爆炸。女孩子好像都是这样,不管受了多重的伤,被人轻轻一哄,就好似失忆了一样。

两个人又回到了从前恩恩爱爱的模样,走哪都像一对连体婴儿。无奈的是,苏喆仍然次次都说自己忘了带卡。景瑟也曾试着提出异议,但看苏喆又露出那种“你不相信我就是不爱我”的神色,她立马告饶,再不敢提。

可是,一个人的钱哪够两个人花。很快,景瑟的校园卡就又变成了个位数。这次,还没用景瑟喊他拿卡来买饭,苏喆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在,这次苏喆事先发了短信,说自己要跟舍友出去旅行,半个月后再联系。

景瑟好像突然知道了些什么,但她不肯把这样的龌龊跟自己曾经的偶像相提并论,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这样想。紧紧巴巴地熬到了第二个月,景瑟刚刚充了卡,回头就又看见了苏喆。“宝宝,我回来啦,你想我吗?”苏喆情话满篇,景瑟瞬间又被打回原形。

这样反反复复的日子,竟然一直过了两年。景瑟每个月只有半个月男友,剩下的半个月,总是形单影只。她不是没想过放弃,但只要一看见苏喆,她就会想起他所有的深情款款,便一次次心软了下来。

直到,几次校外开房后,景瑟发现自己的例假突然推迟了两个星期都没来。想到可能坏事,景瑟吓得直哭,不敢打电话,只好发短信给苏喆,让他来接她去医院做个检查。发了自己的猜测给苏喆后,景瑟就再也没有打通过他的电话。

景瑟甚至专门去苏喆的教室门口堵过他,但一无所获,只见到了他的舍友。看见景瑟憔悴的样子,舍友于心不忍,但也啥都没说,只让景瑟保重,不要太相信别人。日子一天天过去,景瑟无奈,跟舍友坦诚了一切。

听到景瑟说跟苏喆在一起所有的钱都是自己出的时候,舍友们的嘴张成了统一的“O”型。“你是说连开房的钱都是你出?”丽丽明显不信。“套套也是你买?”叶子同时插嘴。

景瑟看见舍友惊诧的神色,突然崩溃,终于明白,自己好像真的遇到了传说中的渣男。舍友七嘴八舌地批斗着苏喆的问题,同时还不忘骂一句“景瑟傻”,景瑟乖乖听着,无声地流着眼泪。

舍友凑钱送景瑟去了医院后,叶子打电话给苏喆,说景瑟流产了,让他来照顾景瑟。也许是听到了叶子愤怒的声音,苏喆的无赖脸终于露出,似笑非笑地说了句“又不是我的错,她自愿的”,便啪地一声挂了电话。

手机开了免提,痛得快要死去的景瑟,听着苏喆那句剜心的话,却突然想起了他穿着白衬衫站在主席台前侃侃而谈梦想的力量时的帅气模样。

上一篇:青春有期,喜欢有时 下一篇:涉嫌自融的乐投天下爆雷,到底谁应该负责?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涉嫌自融的乐投天下爆雷,到底谁应该负责?
    涉嫌自融的乐投天下爆雷,到底谁应该负责?
    「甩锅技术哪家强,中国北京找乐投」。最近几天,乐投天下逾期、跑路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各方人物纷纷登场,试图甩清自己的责任。 先是乐投天下创
  • 可你不爱我
    可你不爱我
    景瑟是西北农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卯足了浑身的劲,才考入了这所位于省城的985重点大学。大学校本部位于繁华的市中心,但那是研究生和博士生才可以
  • 青春有期,喜欢有时
    青春有期,喜欢有时
    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念了又念。 一个名字,我念了整整三年。 到头来,这个我念了整整三年的名字始终还是没能和我的名字出现在同一张纸上。 01. 七夕节
  • 黄皮笔记本
    黄皮笔记本
    6306病房最近转来了一个病人,六七十岁突然得了痴呆症,孩子无暇照顾老伴又去的早只好送来医院长住了。老爷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的时候就拿着一
  • 玖富系”深陷高利贷质疑 对借款人投诉不搭理
    玖富系”深陷高利贷质疑 对借款人投诉不搭理
    玖富旗下平台众多,共有12家网贷平台:玖富普惠、玖富钱包、悟空理财、玖富超能、分期GO、叮当贷、蜡笔分期、贷我飞、玖信资产、玖富万卡、易美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