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任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乡镇换届考察工作已经结束,各个考察组忙着汇总情况,准备随时向县委汇报。

县委已经做出了安排,先由各个干部考察组向书记办公会小范围汇报,再按程序交组织部长办公会讨论提出方案,再交县纪委审核任职干部的党风廉政情况,最后提交县委常委会讨论通过就行了。

乡镇领导班子成员的命运会因此改变,他也不例外。

常委会很快做出了安排,当他得知自己不但不能回机关工作而且连调回县城周边的乡镇工作也变得不可能时,沮丧到了极点,情绪一度失控。

他望着滔滔不绝的雅砻江水,悲愤之极。

他想起自己参加工作以来,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服从安排,像一块砖一样被码在哪儿就在哪儿扎根,任劳任怨地默默工作,如今却江河日下,犹如王小儿的日子一年不如一年。

县委研究后将调他到更偏远的牦牛乡工作,原本阴山乡距县城就一百多公里,从阴山乡到牦牛乡还得赶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从县城出发到牦牛乡还不得花整整一天的时间。

这是典型的明升暗降,他简直无法理解组织意图,甚至连当初到阴山乡考察干部的县人大杨副主任也感到县委这样的人事安排令人费解。

他在阴山乡表现不错,按照考察组掌握的情况,调机关工作应该不成问题,调进县城周边的乡镇工作也不是不可能,最坏的打算也应该在阴山乡继续任职,怎么会安排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工作呢?杨副主任在一棵皂角树下碰到他时说出了内心话,他只能苦笑着摇头。

他想起了王阳明,王阳明当年不就被发配到蛮荒之地,最终在贵州龙场悟道吗?虽然他才能不及阳明先生的一丁点,但经历却有些相似。

怎么办呢?不服从组织安排就得就地免职。组织部门已经放出了狠话,他纵使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到牦牛乡赴任,也只能服从组织安排。

每当人生遇到挫折他就会想起“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的那段古文,每当处在贫病交加的日子里他总喜欢背孟子的这段古文,用这段话激励自己渡过一次次的人生难关。

只要一碰到逆境他就会觉得那是上天对自己意志的考验,忍一忍一切都会慢慢好转过来,他总是用孟子的那段话安慰自己受伤的心。

一切都看似画上了句号,“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辱于奴隶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他也特别喜欢韩愈的这篇古文,他曾经觉得自己是一匹千里马,只是缺少发现他的伯乐,可如今不但没有见到伯乐,他连一匹劣马都不如,命运掌握在他人手中,随便被人摆布。

他平时要求自己“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努力做到“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思想再度受挫,他虽不像越王勾践那样卧薪尝胆,不像苏秦那样引锥刺骨着奋发图强,但只要有空他就会努力学习,可命运一次次地捉弄人啊!

就像当初刚参加工作时一样,他又得卷起铺盖卷赶赴一百多公里外的牦牛山赴任。

在赴任的路上,他思绪万千,像一个行走在无法回家路上的流浪汉,虽然想回到儿时放飞梦想的地方,但无论如何挣扎,不可逆转的时光已经挡住了回归的路,他已经到了不惑之年。

清清的河水、静静的山崖只能永远镌刻在记忆深处,他想起童年时站在山上遥望山外情景的那一刻,层峦叠嶂的山峦挡住了他的视线。

小时候隔壁跛脚的铁匠张大爷乒乒乓乓地在铁匠铺打铁的声音仿佛还回响在耳际,那时山上人家的钉耙、锄头、镰刀一件件都从张大爷的铁匠铺里流出来,那些生活用具一旦进了山里人的手中就会极大地方便他们的生活。

他想如果像张大爷那样能够拥有一门手艺该多好啊!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能够简单而快乐地生活。可是他从小只因想走出大山看看山外的世界,勤奋学习,郎郎上口地把课本倒背如流,忍受着人生的贫穷与辛劳,为追逐一个虚无缥缈的梦想四处漂泊,如今看来离当初的梦想是越来越远了。

他追逐的梦想不是一套大房子、不是一辆好车子、也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而是一个能够发挥人生价值的舞台,可是这个舞台又在哪里?他带着落寞与孤寂行进在赴任的泥路上。

    牦牛乡比阴山乡更加偏僻,户籍人口两千多但实际居住人口不足一千,而且青壮年几乎都外出打工,这些情况他已经打听清楚。他的车沿那座高大的牦牛山弯弯曲曲地绕行三十多公里登上了山顶,登顶后又直线下行二十多公里总算到达了坐落在小河边的政府大院。

乡上除了一个老态龙钟的炊事员,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两张黑狗庸懒地躺在院坝里安详地睡觉。

他安顿好一切,与老炊事员吃过晚饭就回到了寝室,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这里的的住房还不算破旧,是不久前新修的楼房。

他一个人独坐窗前,听窗外一颗颗雨点滴滴答答地打在树叶上的声音,心中顿时生出无限的惆怅。

他表面平静,内心深处却波涛汹涌,三十功名尘与土,到头来无法摆脱命运的摆布与安排,虽然不停地抗争与奋起,却摔得遍体鳞伤,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他感到有一些后悔,后悔当初轻率地选择从政这条路,如果当初到岭南市人事局报到时采纳人事局领导的建议到学校教书,也许今天就不会这样落魄,但如今岁月已逝,一切都无法更改。

也许选择这条路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也许走上这条路后还不够努力,也许工作方式方法不当才被贬到这里,生活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窗外的雨不知疲倦地洒落。自参加工作以来他的人生一刻也不曾驻足,他那孤独的背影仿佛在狭窄而陡峭的山路上不断向上攀援。


 
上一篇: 曝光国资系平台生菜金融债权信息作假 下一篇:二次相见,把酒托儿来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