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他来过,你的世界我不要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于建辉辞职了,她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跳槽。

我有点犹豫,其实我跟她也不算熟。她是餐厅经理,我是服务员。与她共事这两个月,连见都很少见到,她一直在十八楼办公室呆着,我一直在一楼餐厅。她跳槽要带上我,让我受宠若惊,又心下疑惑。

东北妞的她很直率:“去一个新单位,我得有自己的人。你还有小雅,都是我想带走的。你去不去?”

见我还在犹豫地客套,她又说:“傻啊!我是女的,还能卖了你?去那里我肯定不会让你干服务员,职位任选,我能做主。”

想想每日端盘子被人吆来喝去,我当然愿意干点别的,更愿意尝尝当心腹的滋味。

新餐厅也挺大,老板是个三十几岁清瘦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一种不露自威。后来听他几个退伍回来的属下说才知道,原来他是北京某部队的总参。

他热情地欢迎于建辉的到来,摆了一桌席请我们仨人。吃饭时,那几个退伍兵柱子一样杵在旁边,让我觉得好新鲜。

他又自我介绍:“我叫许利利,以后餐厅的发展就拜托你们了!”

这名字,太女人了!我差点没忍住笑起来。他用眼睛扫过我,似乎凝视了片刻。吓得我赶紧收了笑意,假装高冷地吃起饭来。

于建辉是有真本事,美艳的外表只是她的武器。她一撇平时冷静威严的腔调,搬出几大摞名片,挨个打电话过去让人来餐厅吃饭。对方疑惑她是谁,她脸不红心不跳嗲嗲地说:“那就来看看我啊!我可是非常漂亮的。”那声音能把人听酥。我在一旁叹服不已,还可以这样?

她拉来的客人络绎不绝,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许利利坐在靠窗的一张桌上,看人流来去,乐得合不拢嘴。

当时他们让我选职位,我挺随意地说,哪里需要就把我放哪里吧。

于建辉想让我当部长,仅次于她的职位,给她当副手。许利利则打量我一阵说应该让我当门脸,去外面迎宾。这是个花瓶角色,于建辉明显不愿意。她来之前,餐厅里的两个部长不听她调遣,她希望我不要去当花瓶。

我当过部长也干过服务员,唯这迎宾没干过,心里很想试试。当他们俩让我选时,我犹豫着说随便吧。许利利拍板让我去迎宾,毕竟他才是老板。于建辉无奈地看了我一眼,以为我没明白她的用意。

我换了旗袍出来,站到他俩面前时。全餐厅的人都盯着我,仿佛第一次见到我。。

许利利定定地看着,目不转晴。于建辉见我很窘,忙轻轻咳了一声笑道:“我们小淳真漂亮!我都看直眼了。”

许利利回过神笑了一下说:“我眼光不错吧!她就适合站出去。放在里面埋没了。”

我急急跑了出去,被一众眼光看得后背发麻。

2.

第二天,快下班时,我回餐厅喝水。许利利把我叫过去:“你几点下班?你昨天就穿着旗袍回去了?”我点头,离宿舍不过十来分钟,懒得换衣服了。他指了指我,意思我太不注意了。又把退伍兵王小宇叫了过来对他说:“王小宇,你以后负责护送栗淳下班。这样穿出去太招人,一路上什么人都有。她胆太大了!”

我连连摆手,不过几分钟路程而已,还护送?我哪那么娇气!

许利利不由分说:就这么定了。我看着王小宇面无表情地接受这个任务,心想他不会尴尬与鄙视我矫情吗?

下班后,王小宇跟在我后面一声不吭。其实他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太严肃。黝黑的皮肤,略翘的单凤眼,深稳的面容不像才二十一岁的样子。

我过意不去,觉得许利利有点践踏了他的尊严。护送我回宿舍,这算个什么事?

就没话找话跟他聊天。他其实并不寡言,只是与我不熟,很紧张。我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他与许利利是老乡,退伍就被他招了来。因着部队等级森严的规矩,他们几个退伍兵都习惯了对许利利言听计从。让他护送我,这只是个任务,他并没有什么不高兴。

我们很开心的聊到宿舍,因为我还不熟悉这里,他交待了一些事情就匆匆回去了。

每天下班,他都尽职尽责地送我。一路上我们都聊个不停,什么都说。年轻人易燃的性格体现得淋漓尽致,不到一周,我们看对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路旁看惯的芒果树,也变得很顺眼。连每天走过的石子路,都觉可爱起来。

他开始半红着脸笑着主动跟我说话,比许利利还关心我会不会碰到坏人。会在回去的路上给我买冰淇淋。问我想去哪玩,他带我去。天晴下雨都举把伞给我遮着。

我心里也很享受他对我的转变,从距离感到亲密感的切换,自然而甜蜜。

有一天许利利把我叫去问我,王小宇有没有尽责,我甜甜地点头:“他很尽责!”

许利利深深看我一眼,沉默一会说:“其实,你长得特别像我前女友!”

我慌了一下,他想说什么?我假意笑着,喝了口水等下文。他见我不置一言,掏出钱包,拿出一张证件照递给我:“你看看,她叫张婕,是个演员。很漂亮的,我们最后分了。”

照片是黑白的,我当然没人家漂亮,只是眉眼间确实很像。原来他并不是撒谎撩我,我有点为自然刚才的警惕好笑。

他与我讲了他的不幸婚姻,又讲了与张婕的感情。我莫名其妙地听着,不明白为什么要告诉我。

许利利说完见我一脸懵,瞪着眼四下溜着,就笑着说:“你啊!装得一手好糊涂!”

我笑了笑,不愿去细想。自动屏蔽可能让我不安的因素,是我自我保护的功能。

他拿出一支笔给我,说上次看我写字到处找笔,把这个给我用。于建辉刚好过来,顺手接了过去看了看:“哟哟,许总,大手笔哦!”

我茫然地接过来,十九岁的我对什么品牌一概不知,每天不过想的都是自己的小情小爱。于建辉的话让我觉得可能挺贵,便又放回桌上推辞。许利利脸一沉,于建辉忙拿起来塞我手里:“拿着!这种笔许总多着呢。你去忙吧。”

我拿着笔飞也似的跑了,感觉身后两双利箭似的眼在穿透我。

 

3.

王小宇看到笔很喜欢,说借去写几天。我知道,他是想与我多建立些连接。那种共同使用某物的窃喜,只有我俩知道。

我随手给了他,没有说是许利利给的。送给我了,就是我的,我爱怎么用怎么用。

许利利开始总在快下班时,约我出去吃饭,说是做餐饮行业的要多去试试别家的风味。

刚开始,我不拿他的话当数,其实也是不想跟他单独出去。一到下班就跟王小宇跑了。

他就找于建辉叨叨,说我不给老板面子。于建辉便来找我说:“小淳,许总约你吃饭,怎么不去?”

我说别扭,又没什么话和他说。

于建辉笑:“哪用说什么,他只是想跟你吃饭。”她见我不出声,就收了笑容,正了正颜色说道:“小淳,人生有很多路,怎么走全在自己一念间。但千万别走错了!”

我不知她在暗示什么,正要问,许利利过来了。于建辉旋即笑起来:“许总,人给你留在这。要请客的话,现在可以了。”

许利利看看我严肃地说:“我没面子!请不动她。”

我心里一紧,觉得让老板这么委屈实在说不过去,也笑道:“许总这是笑话我,之前不过我忘了一两次,你就这样说话。”

于建辉忙说:“许总太偏心了,只请你。今天无论如何我要跟去吃一顿。”

许利利看着我:“栗大小姐,你有空吗?”

于建辉去的话,我当然无所谓了。只要不是独处,都没有问题。

菜还没上,于建辉就找个理由跑了。剩下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还得假装淡定。

我又不傻,许利利在我身上那点心思,我能不知道?连王小宇都看出来了。

他有一次与我回宿舍时,愁容满面地问我:“小淳,许总是不是……是不是喜欢你?”

我惊了一下,很怕他多想:“没有啊!我不知道。”

他垮着肩膀,失了精神地说:“全餐厅都在说他喜欢你。”

我真不知道别人说了什么,我也不在乎,但我在乎王小宇怎么想。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也觉得他喜欢我吗?”

他低下头不看我:“我不知道!”

我心里沉了沉,他那一脸生无可恋,已说明一切,他是相信的。

我表忠心一样说:“他喜欢我也没用啊!我又不喜欢他。”

王小宇并没有半点喜色,脸上阴阴的说:“你不了解许总,他喜欢的东西,哪能跑得掉。他心狠着呢!你不知道他怎么对他老婆……”

我好奇地问他怎么回事,他紧闭着嘴不再说话,脸上倔强地沉着。

 

4.

与许利利吃饭,多是他在说话,我应和着。当他又一次说到不幸婚姻时,我想起王小宇的话,很想知道他到底怎么待他老婆的。

我旁敲侧击地问:“那现在呢?你们现在呢?”

许利利没想到我会问问题,怔了一下才说:“我们互不联系很久了!”

“不是还有个儿子吗?”

“你听谁说的?他跟他妈一起,我付生活费给她父母转交。”

“离了?”

许利利沉默了一会,切了块牛排放到我盘子里,放下刀叉才说:“她……你不知道她多可恶!我们……早就没感情了,可她就是不离婚。知道我在部队工作,她用这个威胁我。我用我的关系,让她没办法工作。她现在没能力制约我了。”

我默默地听着,心里对他充满鄙视。没离婚,你还谈女朋友?还到处撩人?什么悲催婚姻,不过哄小孩罢了!我才不上当!

许利利又讲了很多他与妻子间的事,总之,他很受伤很无奈。可是,与我有何干系?

我觉得我可能少根筋,对人同情那根筋。他就差掩面痛哭,我全默认为套路。

他开车送我回去时,很沉默,好像陷在回忆里出不来。我也不说话,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他缺的温暖与爱,我都给不了。

后来他又以试菜为借口,让我陪他去各餐厅吃饭,让我别叫上于建辉,说那个男人婆嘴毒。

长成俄罗斯混血美女的于建辉要是听他这么评价她,非得用东北话把许利利顶到墙上。

 

5.

在一次吃饭时,气氛正融洽,他突然拿出之前送我的笔。瞪着我问:“你为什么把笔给王小宇?”

我被问得措手不及,不明白笔怎么又回到他手上,有点尴尬。

我笑着掩饰:“他说借用几天。”

许利利有点生气,但有用力控制着说:“我是给你用的,你怎么可以随便给别人?他也配用?太不尊重我了!”

我有点不高兴了,配?一支笔而已,犯得着吗?王小宇怎么不配了?我脸上也勉强笑着,假装天真地说:“许总,不过是支笔,我拿回来就好啦,给我,给我!”

他把笔缩回去,平时我总摆着克制的脸与他吃饭,今天难得露出女儿态,脸上有了笑容,他也轻松起来:“不给你了!你得给我道个歉!”

我看着三十几岁的他,与不到二十岁的我假装调皮,有种说不出的尴尬。他不是一向威严的吗?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放下伪装?我很惶恐,怕他对我用情太深,而我无以为报。

我收了娇态,淡淡地笑着说:“那你留着吧。”

他很没趣地把笔递给我,恢复严肃。安静了一下,他说:“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把笔给王小宇是想让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默默地吃东西,不想讨论这个话题。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王小宇了,又不好打听。毕竟,我们并没有挑明什么。

许利利喝了口酒,擦了擦嘴说:“王小宇走了!”

我猛地抬起头看着他:“什……什么?”

他眼里闪着怒意,但话很平静:“我让他回北京帮我处理点事,暂时不会回来了。”

我心里怦怦跳起来。他居然就这样走了!一句话都没有留下。这个懦夫!害怕许利利吗?怕什么?你不是退伍了吗?不是不归他管了吗?你有奴性啊?

许利利,你个卑鄙小人!!为了自己那点邪恶心思,可以这样不顾他人感受。可以任意指点他人命运!你这个魔鬼!

我心里翻江倒海,脸上的愤怒一瞬间退下。手里的刀叉被我握得紧紧的,指节都开始发白。我拼命控制想骂人想哭的冲动,把所有力气都用在手上,用力切着盘里的牛肉。

许利利冷冷地看着我,独自喝着酒,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憋着气把那顿饭吃完,不再说一句话。他也不说话,像在等我发泄,而我偏不!我要他不知道我想干嘛!

 

6.

回去我就找到于建辉,跟她说辞职。她很惊讶,问为什么。

我摇摇头,不必再说原委,不重要了。她以为许利利欺负我了,气愤地站起来说:“操!是不是他怎么你了?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

我忙说不是,只是突然好累,家里有事需要急回。她劝我不要辞职,办完事再来。我都拒绝了!我只想离开这儿,一分钟也不想呆了!

再接到于建辉电话是一个月后,她问我还回不回去,职位还给我留着。

我笑了,什么职位?不过是一个给老板看着好,就给搬回去的花瓶罢了。

于建辉说许总很想让我回去,还调笑:“许总很想你啊!他一直怪我怎么突然放走了你。”我猜许利利肯定在旁边盯着她打电话,所以她故意这样讲的。

我故意说:“承蒙许总厚爱,我受不起。”

我真的受不起!一个可以随时主宰我命运的人,一个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会让我望而生畏,全身发冷。

而王小宇,太让我失望了!没有勇气没有担当没有血性。我的爱幸好没有全付,否则,肝肠寸断都是错的。

至此,许利利、王小宇彻底退出了我的生活。

爱或被爱,也淡淡的消失,不曾留下一丝痕迹。就像天空飞过的小鸟,知道它存在过,但却留不住。

我的世界他来过,而你的世界我不要!



 
上一篇:江苏高润资管“吸金”内幕调查 下一篇:我想要你好好的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我想要你好好的
    我想要你好好的
    医生戴着口罩,目光透过眼镜射向罗森,冷冷的,不带任何温度,没有一丝感情。 保大的还是保小的?一句话撂出来,硬邦邦的。 罗森感觉眼前有点晕,
  • 我的世界他来过,你的世界我不要
    我的世界他来过,你的世界我不要
    于建辉辞职了,她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跳槽。 我有点犹豫,其实我跟她也不算熟。她是餐厅经理,我是服务员。与她共事这两个月,连见
  • 江苏高润资管“吸金”内幕调查
    江苏高润资管“吸金”内幕调查
    投入10万元,18个月收益额最高可达21000元,年收益率14%,而银行收益率只有2.1%。这样的高利息理财产品究竟是天上掉下的大馅饼还是埋下的大陷阱?而且资
  • 铜掌柜 被曝光涉嫌用户信息泄露
    铜掌柜 被曝光涉嫌用户信息泄露
    (原标题:铜掌柜 系统存漏洞 60万用户信息遭泄露) 2017年9月11日消息,对于互联网用户而言,网络安全至关重要。而随着越来越多人通过线上进行 投资理财
  • 25万飞单产品未能兑付 诺亚回应“飞单”:与公司无关
    25万飞单产品未能兑付 诺亚回应“飞单”:与公司无关
    (原标题:男子购25万飞单产品未能兑付 诺亚财富:与公司无关) 2017年9月11日消息,2016年9月27日,苏州的马先生收到一条来自诺亚(苏州)财富管理中心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