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啊云琅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太阳慢慢落下山去,夜幕降临,天空渐渐变得青黄。我着一袭红衣站在孤岸旁,习习的凉风吹动着我的发梢,我目光涣散地看着远方,等待着我注定丑陋的新郎。

        三月前父皇依例设神坛祭祖,接神谕于今天将凉国最美的小公主萧玥送到凉国北方边境最远的山崖上,让她被这世上最丑陋的怪物接走,方可化解凉国现时的战难 ,否则,凉国上下将遭受劫难,六月飞雪,亢旱三年!

        我看着远处挂起了一轮明月,皎洁的月光如水地撒在斑驳的树影上。有一道身影踩着月光款款而来,他逆着光朝我伸出了手,白衣少年半张银灰色面具下双眸清明,露出光洁硬朗的下巴。我呆呆地望着他 ,半响失去言语。我顺从地伸出右手搭在他的手上。少年的手宽大而修长,指节分明,紧紧地包裹着我的。他掌心的温度顺着我的指尖爬上了我的心房,温暖着我的心,让我莫名地感到心安。

        他说:“阿玥,我终于等到了你。”

      我的丈夫云琅是个盖世英雄,他会踩着五彩祥云于夜间来看我,他会给我讲我不知道的神奇故事,他会对我说这世间最动人的情话,有他在时,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默娘的灵魂在海水里游了七天七夜 ,终于找到父亲和兄长以及迷失的航船。她拼命游走,寻找浮木,填补船的漏洞……”

      “父亲和兄长肯定得救了对不对,那那个白衣公子呢?”

        “正说着呢,其实默娘填补的漏船,间接救了公子,因为公子当时也在那艘船上。”

        “真好!默娘对公子也算救命之恩啦。公子再以身相许,啧啧,多么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啊!”我左手捧着右手,微眯着眼,朝着我的夫君,露出幸福的向往。

        云琅伸出手指宠溺地刮了刮我的鼻头“瞧把你美的!”

        他怔了怔继续说到“故事的结局并不如世人想象的那般美好,事实上默娘在救他们时拼尽了全力,也耗尽了法术,她再也不能灵魂出窍了,终于也忘记了公子的模样。”

          我听到此处忍不住要流泪,云琅拉着我的手,银灰色的面具下目光灼灼。仿佛我是这世间他最珍视的宝贝一样。他说“阿玥,若换做我,不管你记不记得我了,我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留在我的身边,你信我,我会给你幸福!”

        我定定的望着他,说不出的感动。他说的那么真诚,就像我们曾经有过山盟海誓那般。我抚摸着他带着面具的脸,心头一颤,“云琅,我能看看你的脸吗?”

      我缓缓地睁开眼,刺眼的阳光晃得我眼疼,我微眯着双眸,伸手揽了揽身旁,果然是空荡荡的。冰冷的床侧,宣告着它的主人早已离去。无边的寂寞席卷了我。是的,这样的对比多么明显啊,犹如云端和地狱,夜晚我有多么快乐,白天就有多么孤独。

      硕大的宫殿恢宏华丽,大到亭台楼阁小到一砖一瓦无一不透露着皇家贵气,我身穿的华服,佩戴的头饰,捻取的胭脂匀是魏国顶尖的。屋前屋后分别种着不同季节花朵,此花开尽更有彼花长年不绝,香气怡人。然而花香的四周却是绵延无际的山脉,让我看不清前路,望不见故国。我不知道我的凉国,是否会因我的离去,从此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这华美的宫殿仿佛一座精致的牢笼,囚住了我的身也囚住了我的心。

        我一个人漫步在花海,一个人欣赏蜜蜂采蜜、蝴蝶戏花,一个人在凉亭喝茶……我在数不清的白日里沉思。

        答案总是在快要呼之欲出时被我挡在了门外,正如我的云琅以半张面具把我挡在了他的世界的门外。

        我想我约摸是想家了吧,人在想家时才会胡思乱想生出愁绪,如果阿姊能来陪陪我,我会适应起来的。

    夜晚的来临,我总是欢喜的。这一余年来,云琅总会如期到来。而他来到是我唯一的光明。

      这一会,他卸下黑色的铠甲,露出玄色的里衣。我欲伸手接过铠甲,他却腾出一只手顺手将铠甲搭在屏风上,趁我愣神之际用另一只手拉过我的手,顺势把我带入他的怀抱里,他的下颚枕着我的颈窝,沉重的呼吸打在我的身上。我感受到他的疲倦,抬手揽住了他的腰身。

        短短一余年,我的少年长大了。

        他宽大的手掌起了薄薄的茧,胸膛也比从前更热切。我只知他是少年将军,家中后母苛待,相必受尽了委屈吧。我无声地收紧双臂,企图给予他我最大的温暖。他低头在我耳边喃喃道“阿玥,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我的后母吗?我最近得到的线索都暗指是她下毒杀害了我的母亲!我本不愿计较她为了谋夺我的世子之位为她年幼的儿子铺路,与父亲吹枕头风将我的赶去战场的事,毕竟这样我才能遇见你!可是如果真的是她害死了我的母亲我非得把她千刀万剐不可!但是……”云琅低沉的嗓音里有了些许哽咽。

      我接着他的话道“但是,你的父亲不相信你对不对?所以你才要继续上阵杀敌,你想要建功立业培养自己的势力对不对?”

        云琅的身体明显一僵,抱着我的双臂更加紧了,仿佛要把我揉进他的骨血里。他低沉的嗓音愈发坚定了“阿玥,我的心都在你那了,除了你没人能伤害得了我。余生我会护你周全,你父王欠你的疼爱,我会加倍给你!”

        我心疼云琅,心疼他如此年纪便背负这么多,这么沉重!云琅啊云琅,我怎么舍得,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我轻拍着他的背,像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一样“我会陪着你的!”

      听了我的话云琅仿佛想起了什么,他说“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会很孤独的吧。明天,明天我给你个惊喜。”

    今天一大早我便被屋外的动静惊醒,我在花卉丛中逢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阿姊!”我欣喜到,想来这就是云琅给我的惊喜了吧!

        阿姊正费力解开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听到我的呼喊声,猛的一回头便呆住了,我于是飞快地向她跑去。

        我们相拥在一起,都忍不住红了眼。好一会后,阿姊扯开我左瞧瞧右瞄瞄。总算确定我完好无损“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你消失了一年有余竟也不知道给家里写封信!”

        我无奈,只好解释了原因,并把自己在这儿的一些情况都告诉了她。阿姊听完后显得更加惊奇了。

      “你是说这整个宫殿只有你和你那神秘的丈夫两个人,四周还都是高山!还有你别告诉你一直不知道他长啥样?”

      我赶紧解释到“他说他相貌丑陋,怕吓着我所以不肯摘。虽然我不介意他的容貌,但我依然尊重他的选择维护他的自尊心!”

        阿姊看着我坚定的模样不耐地皱了皱眉“所以,你对他到底了解多少?”

        我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道“我不需要了解他多少,我只要知道他爱我,而我也爱他,这,就足够了!”

        阿姊张了张嘴角终究没说出什么重话,或许在她眼里,对我的婚事他们都应心存愧疚吧。

        我领着阿姊去前面亭子坐坐,她对我说到“小钥,你知道吗,自你走后,凉国就一直不安宁。”

        我吃惊忙问“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阿姊看了看我,有点难为情说“小钥你知道的,父王原先是把你许配给了齐国的太子。梁齐两国实力相当,又唇亡齿寒,两国联姻共同对抗魏国,有很大胜算。可是偏生冒出了个神谕……”

        对于这些我已经能坦然接受了,在这个乱世里,一国的公主便是一国的棋子,随时准备为国家牺牲,无论是婚姻还是生命……

        我安慰阿姊说“阿姊别难过,这些都是天意。”

          阿姊却更加激动了“连你都以为是天意吗?这根本就是阴谋!魏国太子的阴谋!他假借神谕让父皇亲手把你送走,而齐国太子早就垂涎你的美色,众人皆知!当即便于凉国解除了盟约。凉齐两国之间的关系分崩离析,他司马云卿不费一兵一卒坐收渔翁之利!”

        “司马云卿?”我有些心惊。

        “很惊讶是吗?我在得知真相时也很惊讶。当我们想救你回来时,你早就被他转走了。这个司马云卿是真的厉害。整个魏国谁人不知太子司马云卿自新皇后产子后就一直不得宠。魏帝派他到最危险的边境作战,显然是要放弃他的意思。可他倒是争气,短短两年间竟混了个不败战神之名,魏帝都奈他不何,他掌握着魏国全部的武装力量!说起来你还救过他一命呢,这个白眼狼!”

        阿姊这么说我自是想起来了,三年前,凉国还不是现在这样内忧外患,算起来还算各国之中较为富有的。我和阿姊随父王一路北上考查民情。在路过北海时,遇到魏国太子司马云卿被人追杀,那时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知他随母姓唤“云卿”。我好心解救他,将他藏在客栈我的房间,避免让坏人发现他,直到他伤口几乎痊愈才放他离开……

        魏国太子司马云卿,母姓云,小名三郎,云郎,云琅!呵,好一个云琅啊!我努力仰着头不让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流。

        阿姊瞧着我的模样,很是恨铁不成钢。“你如想确定他是不是魏国太子,大可称他睡着了,揭开他的面具一探真假。太子云卿,清俊冷冽,是世间少有的俊俏儿郎,绝不可能是什么面目丑陋的怪物!”

        我依然呆愣,阿姊往我手里塞了一把匕首“阿玥,这是一把淬了剧毒的匕首,到时候你……”

        “阿姊”我打断她“你来找我,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着这个目的?”

          阿姊叹了一口气“阿玥,你不要忘了,我们是凉国的公主,从一开始就应担负起自己的使命!”

      这一夜格外的漫长,我坐在梳妆台前,梳着我来时的红妆。我多么希望他不要来,这样我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还是从前那个我,那个天真无忧的公主。甚至我恶毒地期盼他可以战死沙场,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是不败战神,他是我的盖世英雄,这世间唯有我才能伤害他。云琅一定会来,他从来没失约过。

        云琅果然来了。

        他穿着银色的铠甲,戴着半张银灰色面具,露出光洁的下巴。他如天神一般迎着月色朝我款款走来,时光仿佛倒流到我们的初遇,只属于我和云琅的初遇。我穿着那天的红衣,向他伸出了手。

        这一次换我主动牵你你的手好不好?

      云琅似乎看出了我的不对劲,但细心如他,并未戳破我拙劣的表演。

        空气中酝酿了紧张的气息。这一夜我们相对无言,云琅似乎累极,在我身旁沉沉地睡去……

        我缓缓伸出了手,摸到了云琅的面具,轻轻地掀开……

        云琅一下子转醒,握住了我的手腕“阿玥,你……”

        “云琅”我咬牙切齿“哦,不,应该是太子殿下”我看着面前这张英俊又熟悉的面孔,实在说不下去狠话,叹了口气,“好久不见啊。”

        “阿玥,你听我解释……”云琅有些着急。

        我举起了那把匕首,他彻底震惊了“阿玥,你是想杀我吗?”

      我摇了摇头差点哭泣“云琅啊云琅,我怎么舍得杀你呢?我是那么地爱你。可是我们之间,隔着魏国和凉国,隔着国仇家恨啊”

        我把匕首没入了自己的胸膛,不顾云琅的震惊哭嚎,“云琅,别哭,我们下辈子都做普通人,做一对平常夫妻好不好!”

        我听不到云琅的回答了,我的耳边都是轰鸣声,四周却一片寂静,我能感觉到我的手从云琅温暖的手心里滑出,我的脸颊滑下了最后一颗欣慰的泪,我仿佛看到了未来,看到了云琅……


 
上一篇:那个叫琳达的短发女人 下一篇:大胆点,我们孩子都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大胆点,我们孩子都有了
    大胆点,我们孩子都有了
    我在床上勾成一只大虾的弧度,每个月疼痛的那几天,我基本是这样度过。偶而翻滚一下,汗像自来水一样往下淌,打湿了衣服枕头床单。 幸好厂里比较人
  • 云琅啊云琅
    云琅啊云琅
    太阳慢慢落下山去,夜幕降临,天空渐渐变得青黄。我着一袭红衣站在孤岸旁,习习的凉风吹动着我的发梢,我目光涣散地看着远方,等待着我注定丑陋的
  • 那个叫琳达的短发女人
    那个叫琳达的短发女人
    文|红茶馆的红 01 琳达是住在我家楼下的一个短发女人。她看起来有三十岁大概,长得不算美,脸上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雀斑。 我们并不熟悉,见面点
  • 房金网违规拆标、涉嫌造假、投资人擦亮眼睛!
    房金网违规拆标、涉嫌造假、投资人擦亮眼睛!
    (原标题:房金网违规拆标、涉嫌造假、投资人擦亮眼睛! ) 2017年9月4日消息,最近羊毛平台可不太平纷纷开始了跑路,房金网这个也是老羊毛平台了,
  • 曝光星火钱包欺瞒哄骗 百万风控形同虚设
    曝光星火钱包欺瞒哄骗 百万风控形同虚设
    今天,笔者就跟大家扒一扒第三方平台星火钱包不为人注意的那些事。该平台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既做P2P评级又推网贷羊毛,害惨一帮投资人。以后你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