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琳达的短发女人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文|红茶馆的红

01

琳达是住在我家楼下的一个短发女人。她看起来有三十岁大概,长得不算美,脸上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雀斑。

我们并不熟悉,见面点个头,我只知道她有一儿一女。

那些话多半是从二楼的胖婶儿那里听来的。

“她呦,你看着客客气气,其实啊,坏着呢!”

“十几岁就在外面勾搭男人,生了个野种,丢掉了。你说她的心怎么这么毒哦,迟早是要遭报应的!”

我们这栋楼是以往的老式房子,二楼有个平台,这个地方便成了这栋楼乃至这个小区的八卦集中营。

谁家的小孩刚生下来就死掉了,谁家儿子不管老了的爹妈,谁家养了三条狗四只猫……

一开始我并不喜欢这个地方,一刻都不愿意多呆。经过,便立马上楼。生怕自己听多了也成为长舌妇。

然而我经常抱着小孩上楼确实很累,有时候闲聊的阿姨们便会招呼我坐下休息会。

有次,我刚上楼,便听见她们又在说琳达。

“那个男人是有老婆小孩的,她跟着他,也不知道图什么?”

“你说图什么?男人有几个臭钱啊,她爱慕虚荣呗!十几岁就糟践自己的身子,肚子倒还挺争气。”

“谁不说呢,她命好呗,她家那男人对她也百依百顺,你们说说,这像什么话呦……”胖婶儿见我上来了,冲我笑道:“哎,晓什么,我又忘了你那个字怎么念的了,又带宝宝出去玩啦?”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说:“晓淙,胖婶儿。”

胖婶儿小声儿地对我说:“晓淙啊,你带着宝宝少和琳达接近哦,那个女人不是好女人,不像你,大家闺秀似的,看着就让人舒心。”

我礼貌性地点点头,不打算发表任何言论。丫头调皮地在我腿上一蹦一蹦,不时拽拽我的头发。忽然,我心疼起了这个叫琳达的女人。

一句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无论她们说的是否有添油加醋的可能,一个女人已经成家生子,得到了她想要的稳定生活,但是却天天被人在背后诅咒谩骂,多么可怜。

02

我对琳达产生好感,源于那天在菜市场碰见她。琳达丈夫的姨奶奶一到逢集便来菜场卖自家种的菜,腿脚不便的老奶奶还要推着三轮车,看着怪心疼。

那次我看见琳达刚好推着那辆三轮车,老奶奶坐在车里。大夏天的,人人都挥汗如雨。琳达大喊着:“麻烦让一让!让一让!让我过去!”

她看见我,冲我笑了笑,我还没来得及回应,那笑和声音便很快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我推着婴儿车继续往菜场里面走,迅速买好菜,想着赶紧带丫头回家。然而这些人,不管你是推着婴儿车还是三轮车,不管你是老人还是带小孩,根本不会顾及你有所不便。不是横冲直撞,就是三两个站在路中间闲谈,仿佛菜市场是他们家大门口。

推着车子好不容易出了菜场,热辣辣的太阳仿佛能把人烤糊。到了小区门口,我又和琳达相遇。

“这么热的天难为你还要带着小丫头出来买菜。”琳达真是个爱笑的女人,尽管她的笑没那么好看,但是非常温暖。

“是啊,没办法呀,夏天过去了就好啦!你送老奶奶回去了哈?”我用手揩了揩额头上的汗说。

“没送回去,那路好走,她骑一会就到家了。别看她腿脚不好,三轮车倒骑得稳。就是在菜场里呀,那些人太多,她推着车子出不去。我早上送孩子们上学去也没事,反正也是要买菜的,顺便把她车子骑出来。”琳达看我似乎有疑惑,所以解释道。

回到家,我想,至少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过去已经过去,何必揪着不放。

03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正在进行亲子动动操,门铃响了。

老公去开门,是琳达。

她的眼睛红红的,分明是哭过了,白天还好好的不是?

我把丫头交给她爸,牵着琳达来到阳台藤椅上坐下。

那晚的月光惨惨淡淡,一点也不亮,小区里桂花开得正香。

琳达开口了:“我知道他们都在说我,在这里住了两年了,她们看我的眼神从来没变过。可是,我也是有苦衷的,那时候我才十几岁……”没说下去便哭了起来。

“没关系,没关系,不想说就不说,别管别人怎么说你。”面对她,我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

“那年我爸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妈天天打我,弟弟害怕地躲在门后,她说是因为我,我爸才不想回这个家。骂我是贱货,她就像疯了一样。”

“我没办法,偷了她两百块钱就走了。我不知道去哪里,买了张便宜的火车票,到站就被人卖了。”

“我害怕极了,那个小屋里,还有好几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我们被脱光了衣服,赤身裸体,毫无尊严。”

“在那之后的日子,我真的不想去回忆,太痛太痛了……”

我倒了杯水给她,为她披了件外套。月光洒在她脸上,竟给我一种遗世而独立的幻觉。

她继续道:

“直到我遇见他,我以为他和那些男人都一样,做完就走人。但是他问我,想离开吗?我说想,连考虑都没有。”

“他给我租了间屋子,给我买了衣服鞋子包包,床单都铺得好好的。我从来没想过会被人这样妥善地对待。”

“他偶尔会来,每次来都做很多菜给我吃,我很喜欢吃。可是有次,他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怀孕是什么样子。他带我去了医院,宫内妊娠,胎儿已经有三个月了。”

我问:“孩子呢?”

“打掉了。没了,我哭都没哭,那时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他再也没来过,后来警察找到我,说我的家人在找我。我回家了,爷爷奶奶说我妈死了,在一个黄昏,跳湖自尽了。”

她把头埋进胳膊里,栗色头发散发着金光。

我安慰她:“都过去了,没事了,好好过日子吧。”

“我男人对我挺好的,本来我以为我一辈子就一个人了,村里人都知道了,一传十 十传百,我只好跟堂姐去外地打工。在那里认识了我男人,他知道我所有的事,我对他毫无隐瞒。反正,我打算孤独终老了。”

“可是他对我说,傻孩子,你懂什么呢?你知道吗?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像是躲在黑屋里终于看见了光亮。”

“我们结婚了,有了孩子,十年如一日。他从来不提我的过去,而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孩子,永远长不大的。”说到这里,她的嘴角不禁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我握住她的手,说:“多好啊,苦尽甘来了不是?那些让你痛的都不存在了,你现在是让多少女人羡慕的对象呀!”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不嫌我啰嗦。不早了,你休息吧。我没事,唉,就是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我回去了,不然我男人要打电话给我了。”

我点点头,送她出门。

04

那天过后,便一直没见过她。

后来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我带着丫头逛超市回来,在小区路口看见她们一家四口坐在一辆出租车上。

我喊她,她把头伸出窗外冲我笑了笑。车子很快开走了,我甚至来不及问她去哪里。

上楼的时候发现平台的格外安静,一个人都没有。琳达家窗户外贴了张纸,我走近一看,写着“此房出售”。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琳达,只是有天经过平台,发现了一张新面孔,原来是买了那屋的新主人。

之后那阵子,胖婶儿对着那位新主人说尽了琳达的事情,说得唾沫横飞。我猜她是电视剧看多了,恨不得自己编部电视剧出来。

我再也不在平台逗留,一分钟都不。后来慢慢的,尽然也从没再听见过琳达两个字。

时至今日,我常常想起她,那个叫琳达的短发女人。我知道,她现在一定在一处安逸地方幸福地生活着,过着她想要的日子。我愿她快乐一生。

上一篇:房金网违规拆标、涉嫌造假、投资人擦亮眼睛! 下一篇:云琅啊云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云琅啊云琅
    云琅啊云琅
    太阳慢慢落下山去,夜幕降临,天空渐渐变得青黄。我着一袭红衣站在孤岸旁,习习的凉风吹动着我的发梢,我目光涣散地看着远方,等待着我注定丑陋的
  • 那个叫琳达的短发女人
    那个叫琳达的短发女人
    文|红茶馆的红 01 琳达是住在我家楼下的一个短发女人。她看起来有三十岁大概,长得不算美,脸上有着岁月沉淀下来的雀斑。 我们并不熟悉,见面点
  • 房金网违规拆标、涉嫌造假、投资人擦亮眼睛!
    房金网违规拆标、涉嫌造假、投资人擦亮眼睛!
    (原标题:房金网违规拆标、涉嫌造假、投资人擦亮眼睛! ) 2017年9月4日消息,最近羊毛平台可不太平纷纷开始了跑路,房金网这个也是老羊毛平台了,
  • 曝光星火钱包欺瞒哄骗 百万风控形同虚设
    曝光星火钱包欺瞒哄骗 百万风控形同虚设
    今天,笔者就跟大家扒一扒第三方平台星火钱包不为人注意的那些事。该平台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既做P2P评级又推网贷羊毛,害惨一帮投资人。以后你还
  • 曝光天华创客购涉嫌违法传销非法集资拉人头的事实
    曝光天华创客购涉嫌违法传销非法集资拉人头的事实
    原标题:曝光 天华创客购涉嫌违法传销 非法集资 拉人头的事实 天华创客购你知道吗?这个号称自己是大众创业平台和消费平台的旗帜公司,对外公然宣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