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中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魔界,冥域。

大雪呼啸,永不停。

有人说这里是最接近天界的地方。有人说这里居住着神之一族。有人说这里死寂冷清。这里是魔界的北方,生人勿近。

二

珑飘荡在空旷的雪原上,天空与大地都是灰白色,茫茫连在一起。

它是一只灵。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存在。它们以虚无的体形游荡在这片北方的无垠大地上,不老不死,无生无灭。

从它记事开始,冥域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的生命,除了最北方的无尽魂海。它去过哪儿,风雪在那里止息,天空星辰密布,海面平静如镜。巨大而幽蓝的冰山悬浮在海上,偶尔有巨大的黑影在海面之下掠过,从那里传来深邃的低吼。

它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直到对那里的一切感到腻烦。从那时起,它开始在广袤的冥域游荡。

三

珑站在冥域的最南方。一道巨大的白色印记竖立在它的面前。它无法再往前一步。那是冥神印,宛如一扇关上的大门,隔绝了冥域与其他的地域。谁都无法逾越。

它很想知道冥神印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但没有人告诉它。

四

冥域没有白天和黑夜,有的只有无尽的雪。

珑指挥着它身边的雪到它的面前。这是它的力量,生来就有。

它在搭建一座宫殿。宫殿的样子在它脑海的深处烙印,它知道这座宫殿的每一处细节。

台阶,立柱,拱门……风雪构建了这座宫殿的一切。最终,宫殿完成了,珑也离开了。它对宫殿的兴趣在完成的那一霎那荡然无存。它走得毫无留恋。

如果让魔界其它地域的人们看到这座宫殿,他们一定会赞叹,这简直就是神的居所。但这里是冥域,没有人会欣赏。

五

很罕见的,珑遇见了另一只灵。

看着对面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家伙,珑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厌恶。对面的灵也是一幅同样的神情。

为什么那个家伙可以这么看着我?珑想。

它在下一瞬间出手了。它从旁边的风雪中凭空抽出一把冰雪长剑。风雪在瞬间汇聚,凝结成了这把如同艺术品的剑。

对面的家伙则从地上以同样的方式抽出一杆长枪。它们彼此冲向对方,手中的武器顷刻间交接在一起,然后崩碎。

它们再一次从风雪中抽出同样的武器,再次交接在一起。如此往复。

很久之后,珑的面前满是冰晶的碎片,对面的灵也是如此。

珑突然对对面的灵没有了敌意,它扔掉手中刚刚凝结好的长剑。对面的灵也是听时扔了手中的长枪。

它们彼此背向而行。

六

珑突然听到不同于风雪的声音。

“你想要力量吗?”

“让你成为最孤独的帝王你愿意吗?”

“好!”

声音如同太古洪钟。然后是一阵崩碎凝结的声音。一座最为恢宏的宫殿在珑的身后出现。它就处在宫殿门前的台阶之下。珑很好奇,它走进了这座宫殿。

里面只有几盏幽蓝的灯亮在四周。珑什么都瞧不清楚。他准备走了,又是突然,黑暗的宫殿瞬间明亮起来。

从门口开始,一簇簇明亮的火光如同莲花般绽开在虚空中。珑这才看清,这里是一座大厅。大厅的穹顶上,绘制着星辰的图样,每一颗星星都闪闪发亮。地面洁白如雪,上面绘制着一颗巨大的黑色十二芒星,最长的两个芒尖相对,一个指向门口,一个指向大厅最里面的王座。王座靠墙,墙上描绘了一幅巨大的壁画,占据了整面墙。

上面的画面很妖异:空旷的冰原上趴着一头雪白的妖狐,妖狐回眸,看着天上同时出现的日月。

珑被震撼到了。它突然生出一股想要跪拜的冲动。这时,从门口传来了脚步声。珑看向门口。

那是个珑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人。身上的衣着似乎显示着他与珑来自不同的世界。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痕,新伤盖过旧伤。神情倔强,咬着牙,好像刚刚因为不服气而被人打了一顿,现在更加地不服气。身上穿着陈旧的毛皮衣服,山面满是补丁。他的头发上沾染着一些雪花,一只狐耳耷拉着,灰尘污染了原本雪白的颜色。

珑很好奇地看着这个异类。看着他一步步的踏过十二芒星,走向王座,走上王座下的阶梯,走上王座。最终,将王座上放着的一顶银白的王冠端起来。

珑有预感,这个异类捧着的东西会是一件带来痛苦的东西,它想告诉他,让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可是……

异类已经将王冠戴在了头上。宫殿里所有的火苗都瞬间压低,然后由光明的白色变成幽蓝色。

珑听到,宫殿之外的风雪突然变得更加紧迫了。宫殿的窗户上发出咚咚的颤动声。大门被风雪推开,一道雪白的,完全由雪花组成的长带从门外飞来,将站在王座前带着王冠面无表情的异类包裹起来,形成了一个雪白的茧。

墙壁上的妖狐突然变得灵动了,眼睛里迸发出耀眼的,让人心寒的冰蓝之光。然后,墙面上如同湖面一样生出波澜来,从中“走出”了一只雪白的妖狐,与壁画上的一模一样。

妖狐完全走出来后,朝着大厅的穹顶发出一声声势浩大的嘶吼,一阵气环以它为中心扩散出去。白茧在那一刻破碎,散成无数的粉末,掉落在地上。随即,冰晶消失。

戴上王冠的异类慵懒地斜坐在王座上。脸上的伤痕不见,露出那张白皙,精致的脸。身上的破烂衣服也不见,换成了一套华贵的白色毛裘。妖狐走到他身边,趴在王座旁边。

异类站起来,冰蓝的眸子看向前方。

“我,要回来了。”

他的嘴里发出冰冷的声音。

“接下来,是我的时代!”

他走下台阶,坐在妖狐的背上,用手轻轻抚摸妖狐的头。

“我们回去。”他说。

妖狐站起来,向门口跑去。

他们消失在门外,没有人看过珑一眼。

七

地上有一幅漆黑的铠甲。珑轻轻拂去上面的积雪。露出里面栩栩如生的一张狼的脸。

这是冥域前所未有的东西。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冥域中绝不会有这样的东西。珑仔细地看着,观察着上面的纹饰。一手指挥着风雪,一幅一模一样的铠甲在半空中凝结成形。珑很高兴,对着自己的杰作左看右看。

一道磅礴的剑气骤然劈下。珑被劈散。

剑气也将风雪狠狠劈开,瞬间,一条真空的路出现在剑气劈过之处。剑气消散,珑随之重新凝结。

那是一条通向黑暗的路。路的两旁,竖立着巨人一般的冰蓝色柱子。从另一头的风雪中,踏出一只雪白狐爪,然后是一颗妖异的雪白狐头。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妖狐,它的背上坐着一个人,身穿雪白的毛裘。头上戴着帽子,看不清脸。

珑想到自己在什么地方好像见过他们。在它久远的记忆里,大多数时间都只有单调的灰白色和无尽大地风雪。这两个异类,如果见过,它应该不会忘记。

妖狐一步步顺着路往前走,前方的黑暗也一点点随它的前进而消退。洁白的台阶慢慢从黑暗中脱离,一级一级往上,然后是一尊尊白色的雕像,再接着,是一座恢宏的宫殿。

珑在冥域游历,见过无数矗立在风雪中的宫殿,但这一座无疑是最恢宏的。

妖狐踏上台阶。坐在它背后的异类下来,摘下头上戴着的连在毛裘上的帽子。

那是个有着精致脸庞的男人。他有一头如同瀑布的黑色长发,一只雪白的狐耳精神地立在头上。他一步步走上台阶,走进宫殿里。

珑跟着进入到宫殿里。这座宫殿他来过,并且待了很长时间。珑看着男人走过大厅中央的十二芒星,走向巨大墙壁下的王座。站在王座之前。

男人从无名指上摘下一枚戒指,他用两只手捧着,慢慢举起来,戒指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变大。原来是一顶银白的王冠。珑听见男人说:

“我在很久之前,你的指引下来到这里,得到王冠,获得力量。同时也获得了你的诅咒。孤独,陪伴了我千年。”

“我厌倦了。如果这是一场交易,那我现在撤回这个交易。我把力量还给你,你把我身上的诅咒收回。”

男人把王冠放在王座上。等了一会儿之后,男人转身,走下王座,步子沉重。珑看见男人攥紧的拳头在颤抖。

终于下了台阶,男人还在走,一步一步,走过了十二芒星。终于男人忍无可忍,他猛地转身。

“我已经决定放弃了,我还回了王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男人愤怒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没有人回答他。

宫殿外的风雪,突然之间如野兽发怒,变得狂暴了。一直跟在男人身后的妖狐化成一阵晶莹的飞雪,萦绕在男人的身边。

男人伸出手掌,先是在眼前颤抖着,然后重重地往地上拍去。如雪的地面瞬间崩裂下陷。硕大的冰棱宛如春笋一般迅速从地上拔地而起。地面凌乱不堪,他抬起头,双眼血红,一对冰的翅膀在他的背后骤然成形。翅膀扑扇,带着他极速地向前放掠去。经过王座之时,他一把拍碎了王座。

男人像流星一样撞向那面绘制着壁画的墙,却在撞上墙的瞬间消失。

八

珑看见,一颗黑色的火星从墙壁上妖狐的眼睛里落下来,落在地上。

黑色的火浪瞬间从墙壁底部升腾而起,将整面墙吞噬。黑炎攀上大厅大地其他位置,圣洁的大厅瞬间被污浊的黑炎占据。

珑站在大厅的一角,他感到了危险。果不其然,黑色之火灼烧着它虚无的下肢。那种疼痛它从未体验过。

它知道它会死在这里,但它不愿意离去。

与其被诅咒一般地孤独度过百年,不如就这么盛大地迎接死亡。

那幅巨大的壁画上,黑炎褪去,画的内容也已经改变:

一头浑身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妖狐趴在荒芜的大地上,回眸看着满天的繁星……

风雪中,一座恢宏的宫殿轰然倒塌。尘埃落定之时,废墟化成飘零的雪花,被风吹散,最终,什么都没留下。

上一篇:警示】关于多彩云郭靖系-邦安金服发表严正声明这件事 下一篇:小猪理财的自融自保迷局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小猪理财的自融自保迷局
    小猪理财的自融自保迷局
    在我们的读者群和微信后台,小猪理财最近经常被提及。12%以上的收益率(新手标达到了14%)、国资背景、0%的坏账率,对许多投资者都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 雪之中
    雪之中
    魔界,冥域。 大雪呼啸,永不停。 有人说这里是最接近天界的地方。有人说这里居住着神之一族。有人说这里死寂冷清。这里是魔界的北方,生人勿
  • 警示】关于多彩云郭靖系-邦安金服发表严正声明这件事
    警示】关于多彩云郭靖系-邦安金服发表严正声明这件事
    平台名称: 邦安金服 平台网址: http://www.banganjf.com 曝光原因: 马甲平台 前几天,邦安金服在某些媒体发布了所谓的严正声明,极力洗白自己。然鹅,这并没
  • 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昨夜 不知是不是月明 谢了的花儿又开在梦里 我把五月的风景平铺 通向回忆 未脱稚气的爱情藤蔓结了果 尝一口 只剩青涩 你说 要做我的影子 离开时 却一
  • 到底是谁犯的错
    到底是谁犯的错
    我失业了,我把上司给开除了,是不是很有魄力?这不怪我,真的,其实我不想辞职,但事关我的尊严。 这件事要从何说起呢,我的上司是个已婚的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