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昨夜  不知是不是月明

谢了的花儿又开在梦里

我把五月的风景平铺

通向回忆

未脱稚气的爱情藤蔓结了果

尝一口  只剩青涩

你说  要做我的影子

离开时  却一并带走了光

我已不在你的世界

你还在我的心上

你走了

我还在这里

你回头

看不到我踪影

不过是后来人

遮了视线

——《梦》

        她叫邢末,出生前承载着一大家人的殷切希望,降生的同时也让家里唯一男丁的念想彻底破灭,之前想好的名字诸如邢禹森,邢骊轩,邢池渊都用不上,奶奶说,既然是家里最小的,就叫邢末吧。爸爸接过小人儿仔细的瞧,初为人父那般小心翼翼紧张又欣喜都写在脸上,邢末,叫着也还顺口,那宝贝以后咱们就叫邢末好不好。怀里的小人儿哪懂这些,只知道这个人捧着她对她咧着嘴巴,看起来是有开心的事,她便受了感染,咯咯的笑起来。爸爸激动的叫家人过来看,众人都唏嘘多漂亮的小人儿,只可惜是个女孩。

        她很少笑,总是一副冷清的模样,19岁的她坐在学校操场旁一棵梧桐树下读着钱先生的《围城》,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阳光静静的撒下来,温度恰好。想起小时候每次看到父母吵架不欢而散,她都躲在一旁,开始还会默默流泪,后来便习以为常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彼此明明有那么多不满,还要用婚姻勉强捆绑在一起,她看到周围许多人在围城里出不去多是自己上的锁,她想自己是万万不会自设囚笼的。正在出神,一颗球砸过来,恰恰砸中摊在膝盖上的书。看着书跟着球飞出两三米,倒有点生死相随的味道。

        她绕有兴致的从长椅上起来,慢条斯理走过去,发现有几页皱皱巴巴,还印上了球印,微微蹙了蹙眉头,就直直的站着。面前这个慌里慌张跑过来捡球的人,好像在跟她说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手足无措的样子倒像是明知犯了错又颇觉委屈的小孩。她蹲下去捡起书,仔仔细细的把皱皱的部分理了理,然后拂了拂上面的泥巴印子,径直走到那群罪魁祸首中间,在地上铺了张纸便心安理得的坐下来接着看书。

      一群人束手无策,齐齐看向捡球未归的同伴,“老汪,傻站在那儿干嘛,平常你不是最讨妹子喜欢,快来劝劝这姑娘”皮肤很黑的高个子梗着脖子嚷着,然后开始了对邢末又一轮苦口婆心的劝导,来来去去也只有女孩子在这边太危险万一被球砸到可能脑震荡,像你这么漂亮万一毁容就更惨了这一个中心句。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句真真是不错的,看高个子那笨嘴拙舌的模样邢末觉得很是有趣。

        众望所归的老汪抱着球回来倒是毫不客气,“同学,这是公共区域,你坐在这儿影响我们打球,就算你喜欢这儿也该有个先来后到,这里这么危险,球可是没长眼睛的,你这是对自己的安全不负责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没听过吗?”一群人好像终于找到了主心骨,纷纷点头表示赞许,一脸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邢末没有抬头,平常就不喜欢这种只懂耍帅又自以为是的半吊子,只懒洋洋的说道:“我就是知道这是公共区域才坐在这儿的,好像不违法吧。你们毁了我的书坏了我的兴致,不能叫你们心存愧疚吧,我呢又不是一个特别宽宏大量的人,劳神费力的记恨你们太麻烦,所以坐在这儿破坏你们的兴致是两不相欠的最好方法。”一群人瞬间傻眼,眼见游说不成打算吓唬一下她,便继续打球,有意无意把球往她那边扔,有好几次被球砸到,邢末只是闷声不响的皱一下眉头,僵持了十分钟,他们也只能神情恹恹的离开了。邢末一个人坐在那儿,想到自己刚刚荒唐的举动十分好笑,打定主意再不到这片操场看书了。

        “你的书,我不喜欢欠别人的”,这双骨节分明细长的手指的主人声音有点耳熟,邢末抬头,那张脸像溪流般清澈,温润的不起眼,却给人舒服的体验,然而她记忆中确也不曾识得这张好看的脸。“为什么后来不去那边看书了,问了好多人才知道你换地方了,还真是难找,其实你长得蛮不错,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在活动上看到过你?”“你以为长得好看都非得跟你似的像朵交际花一样到处显摆吗?还有,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汪志远习惯了被仰视,而眼前这个却不把他当回事,自尊心和虚荣心同时作祟,觉得非让这个女生喜欢自己不可,拿书的手不耐烦的晃了晃“你说我们不认识,又怎么会知道我到处显摆呢?”邢末自知语快,赶紧搪塞道“你刚刚自己说常参加活动的啊,以后出门记得带脑子”,许久没有这样窘迫,脸也跟着火烧一样发烫。

        汪志远却以为邢末这是开始害羞的表现,得意极了,“你如果喜欢我,现在跟我表白,我可以考虑让你做我女朋友。”

        邢末白了他一眼,心说还有这样自恋的人,“有病得治,前面直走,左拐校医院,慢走,不送!”

        汪志远显然没有听出邢末语气中的嘲讽意味,以为这种表面高冷的女生都喜欢半推半就的套路,一脸痞笑的走到她跟前,突发奇想要戏弄一下她,“我就是有病啊,四下无人的时候,特别容易发作”说特别的时候他还故意加重语气,往周围瞅了瞅,假意清了清嗓子躬下身子说道:“要是对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我可是不会负责的。”

        那张脸越凑越近,要强的个性使得邢末不愿在气势上败下阵来,仍旧保持视线半仰的姿态,雾茫茫的眼神也清明起来,她淡然一笑,开口道:“你不敢!”

        “你一定是怕了!”

        “我为什么要怕!”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彼此的声音有些发抖,只记得那一瞬世界变得好安静,只有风拨弄竹叶的声音,人的嘴唇原来可以是既冰凉又柔软的。

        生命中总是有许多意料之外,是源于太过自信,对于事情发展的设定过于绝对,不给自己也不给对方留退路,成了失控的局面后悔已是来不及了。就像他们一个认定对方会怕,一个认定对方不敢,鬼使神差播下的罂粟种子,不日就要开花了。

      也许是那天太阳光太刺眼,明晃晃照的人发昏,也许是前一天晚上喝的酒还没有完全醒,也许是受了那个略带挑衅的笑的蛊惑,汪志远做了一个连自己都吃惊的举动。最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清冷的吻。当然,他并不情愿,因为副作用太可怕,比如和室友开黑的时候总在关键的时刻走了神,比如月光正好,暧昧正浓的时候,本来该是热吻却换成了拥抱。

        现在这个女朋友交往也有半年了,是个清纯可爱又有点大大咧咧的姑娘,平常小吵小闹他总愿意买些别出心裁的小玩意哄着她,感情也算甜蜜。可这次不同,冷战了大半个月,双方都好像动了真格,手机响了一次又一次,他索性调成静音,不知怎的,他开始厌烦接她的电话,以前秒回的激情也荡然无存,他甚至觉得和其他女孩子聊些无关紧要话题更为有趣。一想起那天女友打来电话,在邢末面前他被惊得猛的退后的狼狈样子,实在没有面子,便烦躁的很。

        人并不怕做亏心事,怕的是被发现,不但没有愧疚,反生出记恨来。

      人们都是善于自欺的动物,喜欢把眼前果当作是早前的因,而不去深究真正的缘由,虽然这种果即是因,因即为果的表面文章在旁人眼里漏洞百出,于自己确是无懈可击的真理。

        汪志远觉得女朋友无理取闹,明知道他是那种朋友有事随叫随到的人,就因为他们是女生就生了气,还限制了自己与女性朋友的结交,实在是小心眼的很,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以前会觉得这样子也很可爱。他只管生气,丝毫不敢去正视他还抱着一点点侥幸,觉得要是没有那个电话至少能或多或少知道点邢末的信息,而不是看着邢末说完“别看我,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就扬长而去。他终究是怪她的。

      每一次试图忘记的行为本身就是在回忆,而回忆必将更加深刻、清晰。

        终于等到放寒假,他尽量让自己忙起来,不去想学校的一堆烦心事,所有人都以为他沉浸在失恋的痛苦无法自拔,所以轮番找乐子逗他开心。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分手的日子都下着雨,那天的确飘着小雨,天阴阴郁郁的,使人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愁绪。自从他在冷战中妥协之后,他们的感情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和谐,客气和礼貌让他们越来越生疏。他为了忘记邢末而开始和更多的女孩子频繁互动,觉得有些对不起女朋友,所以对她更迁就些。本以为可以相安无事一起毕业,女朋友却提出分手,他觉得要是不能给她快乐,就该尊重她的选择,所以连一句挽留也都没有,只说希望还能以朋友的身份继续守护,女友只是哭,没有说话。

        开始几天他的确有些不适应,一直蒙头大睡,室友兼死党的黑熊又当爹又当妈的伺候着,生怕他想不开。其实汪志远谈不上伤心,只是没人再逼着他多读书,少玩游戏,早点睡觉了,不习惯,分手更像是如释重负,甚至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庆幸。

        每个大学总有那么几门选修课毫无压力还能得高分,就像欧美电影赏析,大学生性健康教育,犯罪心理学都是学生们抢着报名的课程,每学期的选课都是拼网速拼人品的时候,鉴于校务系统每到人多必崩溃的特点,有的人提前半个小时就等在电脑面前生怕慢别人一步。黑熊明明一早就进了选课系统,磨磨蹭蹭半天,最后拖着汪志远报了一门叫做经典电影文化赏析的课。汪志远今年大三,按照惯例,第一节课老师必点名,他本打算点个名中途开溜。

        “邢末”。

        “到”。

        只见黑熊一脸奸笑的凑过来说:“有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去年咱们在球场遇到过的,学校真是小,这都能遇上,你说是不是缘分。”汪志远突然明白过来,嫌弃的看了黑熊一眼,“你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难怪选课的时候看半天,你泡妹子干嘛捎上我。”话虽这么说,长期混日子的他每节课还是不情不愿的被黑熊拖着早早就到了,等着邢末坐下,他们就在她斜后排不远不近的地方找个位置,这竟然成了他大学唯一没有翘过的课。

        在黑熊的威逼利诱下,汪志远不得不牺牲色相。经常和邢末一起的女孩子叫王青栀,是个校园活动的积极分子,学生会社团都能看到她的影子。汪志远硬着头皮叫住她,正发愁不知如何搭讪,王青栀倒先开了口“学长,你是汪志远学长吧?”

        “是,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每次校园歌手大赛我都只能站在离舞台很远的位置看,今天竟然碰上冠军本尊了,你唱的实在太好了。”

          汪志远突然有种遇到歌迷的尴尬,干咳了两声说“还好吧。”

        王青栀俨然一付不满意的样子,“好就是好啊,你不知道我本来打算进校学生会的,可听说你压根不打算继续留在那儿竞选主席,我当时真心失望啊”。

        哪个少女不怀春,那个时候的喜欢,只是远远看着,也能一会哭一会笑,好像和心爱的人在花花世界里走完了几十年。   

        汪志远一身好皮囊还算有点用处,不费吹灰之力就要到了电话,有事没事就邀请王青栀出去玩,然后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把你那个好朋友也带上,人多热闹”,一来二去,几个人居然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圈子也越扩越大。

        这样的聚会邢末不是每次都参加,去了也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听他们吵吵闹闹,看他们杯酒言欢,遇到好玩的插上两句嘴,听到好笑的就跟着扯一扯嘴角笑一笑。汪志远总嘲笑她,力证爱笑的女生运气都不会太差,常笑的人招人喜欢,寿命也更长的道理,说她一张苦瓜脸注定孤独终老。她开始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她想下次回家一定要多笑笑,说不定妈妈就喜欢她了。她发现微笑真是个好东西,可以遮盖所有的情绪,会传染,让身边的人也都有好心情,她变得越来越爱笑,到哪儿都一副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渐渐大家竟忘了她当初清冷的样子。

      青栀说,山上的桃花开的很美,邀了大家同去。出门的时候还晴空万里,到了忽然下起了雨,汪国真老师说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一群人丝毫没有因为下雨而坏了兴致,反而你追我赶的闹起来。邢末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良久,打了个喷嚏才回过神来,汪志远赶紧脱了外套给她披上,其他人也围了过来,老熊发现汪志远看邢末的眼神不太一样。

        她勉强挤出一个笑意说“家里有点事,回去几天,我先走了,青栀麻烦帮我请个假,你们接着玩”。她坚持自己走,她的笑让大家以为她没事,车子发动的一瞬她紧绷的意识垮下来,只觉得冷的很,身体的能量快要流干净,却一点也不想哭。“我跟你爸准备离婚了,你回来一趟吧。”这场因为她而勉强维系的婚姻终于要走到尽头。

      在一些需要取舍的关头上,人多是自私的,为了自己舒坦可以眼睁睁看别人受苦,偶尔良心上不安,也可以用“这样也是为了他们好”之类冠冕堂皇的道德绑架糊弄过去。

        听到这个消息邢末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第一次被问到如果以后爸爸妈妈不在一起了,你会选择谁的时候,她才6岁,刚刚上小学,她眼里忽闪着泪花,搂着爸爸妈妈的脖子说我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三个人永远不分开。

        孩子的世界总是格外敏感,对于外界的信息还不懂得分辨筛选,便凭着天真的想法编造出许多故事来,在受害者的角色中无法自拔。那时候,她只看到离异家庭小孩如何在学校被嘲笑,被欺负,街头巷尾都是关于他们家闹离婚的闲言碎语,她不想走在路上也被指指点点,她承受不起那么多另类的眼光。她卖力的扮演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遇到节日,偶尔会爸爸的名义给妈妈买束花或小礼物作为惊喜,一旦有敏感话题的苗条,她就顾左右而言他。爸爸妈妈吵架从不当着她的面,可房子那么小,关上门也还是在同一个世界,不记得有多少个夜,她独坐在黑暗里,觉得时间那么慢,那么长。他们以为隐藏的很好,她却什么都知道。

        多少次她看到爸爸为了她和妈妈起争执,红着眼眶独自醉酒,一个男人的眼泪必是很苦的,需得经过内心许多挣扎,才表露在信任的人面前。爸爸这辈子都想证明自己,可外人看不起他,奶奶看不起他,妈妈看不起他,渐渐连心爱的女儿也疏远他。

        邢末觉得自己多可怕啊,明明是理解爸爸的苦楚的,那些肆无忌惮发过的脾气,只有在将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其中更多的不是气恼,而是亲昵。爸爸说要出趟海,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一直担心跟妈妈离婚会给她的童年带去阴影,商量好等到她成年再办手续,她眼眶突然有些湿润了。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并不成功,甚至有些窝囊,额头眼角已刻满风霜,可她依旧只想在他宠溺的笑里做个长不大的小姑娘。她苦涩的笑了笑,她是长大了,也知道有些感情勉强不来。

      一上大学她不顾家里反对,毅然把户口迁到学校,就是害怕有一天两个户口簿让她选,反正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想到暑假一家人围在一张桌子吃饭,其乐融融,终于有了家的感觉,每天都是带着笑入睡的,未曾料到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幻觉。

        现实面前,感情和尊严都脆弱的不堪一击,比起虚无缥缈的承诺,钱,要实在的多,不论是失败还是孤独的时候,钱都能给人安全感。邢末不愿成为父母离婚经济纷争中任何一方的筹码,谁都没有选,推说学校只能请5天假,留了字条就离开了,她只是没有道别的勇气。一向对奶奶俯首帖耳的妈妈,剽悍的让她不认识,和奶奶吵的面红耳赤,生怕自己吃了亏,金钱的魔力还在于,它能买到最美丽的外衣来掩盖最丑陋的嘴脸。

        黑熊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回学校,她说现在,发了航班信息给他,他说要去接她,她说不必,想一个人静一静。黑熊说听到消息时一直不敢给她打电话,怕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怕听到她哭自己也跟着哭起来。 或许是爱的太深,才会爱的这样小心翼翼,以至于邢末一直以为黑熊喜欢的人是青栀。邢 末笑嘻嘻的说,其实没什么,这样对父母来说是解脱,她没有说,一个温暖的家,对她而言,从此便是奢望了。

        下了飞机,已经是饭点,她走路时一贯眼神没有焦距,好像所有人的脸都打了马赛克,没有区别,所以常常出现别人跟她打半天招呼,她都无动于衷的尴尬局面。她在机场找了个客人最少的店,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正要点餐,对面突然有个不速之客坐了下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西装笔挺的汪志远。

        一个男孩向男人的蜕变,是从一套合身的西装开始的,它标志着褪去青涩,走向成熟,就像藤堂静说每个女孩子都值得拥有一双高跟鞋,带她去到想去的地方,西装对男孩子而言意味着成功的开端。“我跟了你一路,想着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果然你走路是不看人的。”汪志远把外套搭在椅背上,解开袖口的纽扣,问她知不知道这种没生意的店,一般不是难吃就是坑人。

        邢末看着那张线条温润的脸说:“我不知道啊,可有些人知道还进来,那就是真傻。”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明明很难吃的面,却吃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汪志远说正好要回家面试,没想到碰到邢末,吃完饭两个人就匆匆告别,各自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从那以后,常常一觉睡到12点的汪志远每天早上7点准时发信息来跟她说了早安,叫她起床后又接着睡回笼觉,睡醒又说些俏皮话逗她开心,很长一段时间他们虽然没有见面,但关系却亲近了不少。

        黑熊是毕业季里最淡定的人,成绩好的令人发指不说,在社团活动里也搞得风风火火,他一向是一群人中最有想法的,唯一不足的就是长得比一般人开了点,不过看久了,反而觉得他憨憨的样子蛮可爱的。他拒绝了保送本校读研的机会,也不打算回家乡发展,选定了本市一家科技公司,在亮出全英文offer的那一刻,大家简直要把他当神一样膜拜。虽说他不像其他人那样攲头摆脑的瞎忙活,只等毕业入职,但平常班里同学还是很难看到他,只有汪志远知道他只会出现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图书馆,一个是邢末身边。

      情感这东西应当是相通的吧,最近汪志远对于“近乡情更怯”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和邢末的联系越来越多,他却越来越害怕。有一次,邢末和青栀在外面吃饭,她骗他说没有带钱,本来准备去洗澡的汪志远穿着拖鞋拿了钱包就冲出去了,那么注意形象的人也有邋遢不修边幅的时候,为此汪志远被他们嘲笑了好久。也因为这个,第一次他和黑熊生了嫌隙,在这场青春的闹剧里,汪志远的人物设定只能和王青栀有风花雪月的交集。

      奔波两地的汪志远已经开启了毕业季模式,在学校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饭局,今天,他觉得天上一望无尽的蓝特别好看,心情格外的好,邢末短信上说:晚上8点,借给你10分钟陪我散步吧,我不带手机,我们就巧遇好了。吃完饭,有人说去唱歌,他是组局的,也不好先走。王青栀看他一遍一遍的看表,问他是不是有事,他抿了抿嘴唇点了头。“我有点难受,想先回去”,一群人说不能让她一个人走,眼看就要散场,青栀说:“不然让老汪送我吧,你们接着玩。”大家互相递了眼色,心领神会,毕竟她喜欢汪志远这么久,迟迟没有动作,大家都替她着急。

        一路上他们没有说话,刚到学校汪志远就急匆匆走了,只说了句“谢谢”。回到宿舍,王青栀发现邢末不在,好像并不意外,她没有开灯,摸摸索索找了张凳子坐下来,大哭了起来。

        汪志远看到邢末站在路口,穿着白色的裙子,月光柔和的打在她脸上,连影子都美的让人着迷。

      “你说借给我十分钟是怎么个借法?”

      “既然借给你,自然由你安排,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

        “真的,不过既然是借给你,当然是要还的,你要无条件答应我三件事,现在还没想好,先记账。”

      “我答应,那我现在可以牵你的手吗?”

      “可以啊。”

      “你知道吗?你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心痛的女孩儿,那天在机场等了你好久,看到你的那一刻我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样疼,好像丢了魂魄。”

      汪志远把邢末拉过来,紧紧抱在怀里,他清楚感受到她身体的微微战栗,“傻丫头,身体怎么这么僵硬,以后得多抱抱你,直到不僵硬了为止”说着拉过她的手环在自己身后,邢末微微抬起头问道:“汪志远,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怎么办?”他觉得世上再没有比现在更美好的时刻了,自己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着自己该是多幸福的事情,他轻轻在她额头上吻了吻,以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末,我爱你”。

        汪志远毕业了,她没有去送他。十分钟的游戏已经结束,初尝爱情滋味的邢末觉得这些回忆已经够了,纠缠下去只会破坏那份神圣和美好。那天之后,邢末便不太愿意回汪志远的信息了,他总向她抱怨找工作的艰难,被迫参加各种考试的无奈,她偶尔回一句鼓励的话,他就能高兴一整天。邢末偶尔会一个人去竹林坐坐,在长椅上看看书,痴痴傻傻的笑一笑,仿佛汪志远仍然在旁边一脸花痴的看着自己说“你就是好看,我一辈子也看不够。”她还记得他问他的梦想是什么的时候,他非常认真的拉着她的手说“我的梦想就是和你结婚,然后找个地方隐居,不让别人看到你的好。”他求她做他的女朋友的时候,她没有回答,汪志远以为那是默许,之后邢末的冷漠让他十分不解,觉得那个不真实的夜晚只是他做的一场梦。

        他不明白有些感情一旦开始就意味着结束,就像马路边的两棵树,觉得对面的树不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不可能。邢末是理智的,她在这段感情中看不到未来,誓言的美就像泡沫,风一吹就会破,她自由惯了,不想当别人无能的借口。

        都说时间,最是多情,也最是无情,只管领着一群又一群的人踏进彼此的生命里,而不问结局。出于猎奇和群居的本性,人们急于在新人新事中占得一席之地,妙处在于,此刻每个人都是全新的,那些年的糗事从此一笔勾销,那些年的犀利打扮也不会有人知道。渐渐的,从前的人从前的事,未曾想过忘记,便自然而然的淡了,只有在现实不尽如人意的时候,才会偶尔忆起。

        汪志远不愿一直受着父母的管控,没有出国,想要靠自己的努力干出一番成绩。他有着与实力不匹配的野心,典型的眼高手低,找工作自然到处碰壁,后来只得接受家里安排,进了一家事务所边工作边准备考试出国。 街上的人都步履急促,有的忙着算计,有的忙着应付,在日复一日的平凡日子里,他们依旧碌碌无为,却忙的不可开交,怀念不知不觉成了空闲时候的奢侈品。汪志远整天和老朋友,新同事聚在一起,与邢末的联系越来越少了,对她的想念也越来越淡了。

        总有些时候,他会觉得无计可施,性格中吹嘘自大的民族色彩又使他惮于公开承认自己的失败。于是他怕见人,尤其是大学同学,简直到了神经质的地步,实在躲不过,就在交谈中小心翼翼,像是赤身露体的别别扭扭的遮掩被人看穿似的,自尊心和羞耻同时作祟,于是温暖的笑也有了讽刺的意味。其实,谁也不会去触碰那份敏感,即使是好事者,这是人们多年形成的心照不宣的默契。当他知道自己成了同学茶余饭后的谈资,倒不怪自己的软弱无能了,只指责外人的无聊至极,缺乏普遍的包容心,积了许久的自我怨愤终于只能在他人那里找到出口。邢末就像他喉咙里的一根刺,时刻提醒着他的失败,恨不能即刻取出来。

      “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从来没有遇见过你”,这是他给邢末发的最后一条信息,那天他喝了点酒,一股脑的便把手机里,电脑里关于她的一切都删除干净了。

      爱情可以说停就停,可是喜欢却不能,就像明明全速行进的列车,突然被踩了刹车,除了自身遭受很大的磨损外,还会因为惯性继续往前开一段。邢末看到短信没有即刻哭出来,抱着汪志远给她的那本《围城》,觉得心一直往下沉,没有尽头,就像失重的感觉,整个胸腔都像被掏空了,却一直很想吐,她难受极了,跌跌撞撞走到竹林的长椅坐下来。就在这里,汪志远对她说“末,让我做你的影子吧,无论以后我们怎么样,我都要一直守护你,永远不离开你”,今天那个说要做她影子的人却说希望从来不曾认识她。她倔强的仰着头,不让眼泪流下来,可阳光那么刺眼,这样直视了一会儿,眼前一片漆黑,眼泪不断涌出来,伴着热辣的刺痛感。



 
上一篇:到底是谁犯的错 下一篇:警示】关于多彩云郭靖系-邦安金服发表严正声明这件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警示】关于多彩云郭靖系-邦安金服发表严正声明这件事
    警示】关于多彩云郭靖系-邦安金服发表严正声明这件事
    平台名称: 邦安金服 平台网址: http://www.banganjf.com 曝光原因: 马甲平台 前几天,邦安金服在某些媒体发布了所谓的严正声明,极力洗白自己。然鹅,这并没
  • 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昨夜 不知是不是月明 谢了的花儿又开在梦里 我把五月的风景平铺 通向回忆 未脱稚气的爱情藤蔓结了果 尝一口 只剩青涩 你说 要做我的影子 离开时 却一
  • 到底是谁犯的错
    到底是谁犯的错
    我失业了,我把上司给开除了,是不是很有魄力?这不怪我,真的,其实我不想辞职,但事关我的尊严。 这件事要从何说起呢,我的上司是个已婚的成熟
  • 消失
    消失
    1. 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忘掉很多事,然而这些事似乎只是我们自以为忘记了,其实,他们从来没有消失过,一直在我们脑海的深处,陪伴着我们,消无声息
  • 新日电动车招股书涉嫌造假?还是黄晓明赵丽颍收入有水份
    新日电动车招股书涉嫌造假?还是黄晓明赵丽颍收入有水份
    新浪财经讯 中国电动自行车产业受国内经济增长减速和内需增长动力不足影响进入增长瓶颈期,全国电动自行车产量连续两年出现下滑。面对行业困局,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