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犯的错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我失业了,我把上司给开除了,是不是很有魄力?这不怪我,真的,其实我不想辞职,但事关我的尊严。

这件事要从何说起呢,我的上司是个已婚的成熟男性,但他对我性骚扰。这不是第一次了,这次闹这么大,完全是因为被同事撞见了。

一开始他只是故作无意的碰碰我的胳膊和手,后来总借故叫我进办公室,找各种理由靠近我,其实我有拒绝的机会的,但是我没有。

你也许会说我心理变态,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试过给自己一个解释,但是我发现我无法解释。

如果非要说理由,那的从我五岁的时候说起。

小时候,外公跟我们分开一个人住,离得不远,爸妈工作忙,白天我就在外公家,美其名曰:陪外公聊天。

外公很喜欢我,总是夸我可爱、漂亮。外公经常给我买好吃的,有我最喜欢的棒棒糖,但是每次要吃棒棒糖,外公总有一个要求,就是让我睡觉。

其实我每次都不困,外公说,不困就闭上眼睛,我就边吃棒棒糖边假装睡觉。我不知道外公在做什么,他总说要和我做个游戏,但又总不让我参与,我很困惑。

但外公的话我是一定要听的,我只需要安静的躺在床上就好了。每次外公都会脱了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上搓来搓去,像妈妈给我洗澡一样,尤其是那个妈妈每次都让我自己洗的地方,外公都帮我代劳了。

有一次,外公说,太小了,还容不下一根手指,什么时候才能进的去,要是现在有十几岁就好了。外公是希望我赶快长大?我听不懂,很困惑。

后来,外公就不让我睡觉了,而是让我给他按摩,跟爸爸的肩膀按摩不一样,外公让我按摩大腿,还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我不愿意,每次胳膊都很酸,但外公会生气。

后来,我七岁了,开始上小学,没有时间去看外公,也不喜欢吃棒棒糖了。我喜欢去邻居家找小智哥哥玩,他会给我编蚂蚱,带我爬山,给我摘好吃的果子。

大人们都开玩笑,让我长大了做小智哥哥的新娘,给小智哥哥生小宝宝,我很害羞,害羞就会脸红,越脸红,大人们就笑的越开心了。

有时候小智哥哥不在家,叔叔会和我聊天,有一次只有叔叔一个人在家,他想跟我聊聊天,希望我趟在他的身边,我躺下的时候他突然翻身,我被压在身下,他真的好重啊,可是我推不动。

他一直试图起来,但不知道怎么了,一直起不来,晃来晃去的,我的骨头都痛了,于是就哭了,他才放开我。

有一次我和小智哥哥约好了要一起去爬山,可是小智哥哥不在家,叔叔说,他知道小智哥哥在哪里,但是要答应跟他做个游戏。我怕又被压着,有些害怕,但是我答应了小智哥哥的。

叔叔让我脱掉裤子给他看看,又让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我不会,他就教我,叔叔一直把我往怀里拉,有什么东西撞到我了,但我忍着没有说。

找到小智哥哥的时候他很生气,说我不讲信用,为了让小智哥哥相信,我讲了叔叔的要求,让他不信问叔叔,小智哥哥突然推开我就跑了,那天我很难过,害怕小智哥哥再也不理我了。

第二天,叔叔单独见我,他很生气,脸色很难看,要我答应以后不把我们的游戏告诉别人,我很害怕,就答应了叔叔。

但小智哥哥说,以后不要单独和叔叔在一起。

后来我十岁了,有时候总是睡不好,因为家里很吵,爸爸妈妈总是在打架,爸爸总是不说话,但他一定打妈妈了,我都听到声音了,还有妈妈的叫声,很痛苦。

我悄悄去看过,爸爸把妈妈压在被子里,很生气的样子,我想去阻止爸爸,但是我不敢,万幸的是,妈妈身上没有伤口。

我问过妈妈,妈妈脸色很奇怪,她说,爸爸很爱她,没有打她。

我很喜欢小智哥哥,可是小智哥哥说不能和男生那样,会怀孕的,我不理解,但是我知道怀孕就是生小宝宝,我还不想生小宝宝。

我一直以为所有的小孩都是像我这样生活的,但当我开始慢慢长大,对性有了一些理解,才知道外公、叔叔都在对我做什么,我开始恐惧,开始嫌弃自己,开始远离喜欢的小智哥哥,而让我更恐惧的是,我发现我的身体越来越敏感。

接着我上了初中,搬了家,外公也去世了,我进入了青春期,慢慢开始发育,不同于别人的越来越美丽,我变的越来越平庸,不可爱,也不漂亮,脸上长了很多雀斑,身材臃肿,一副乏味可陈的样子。

我更加自卑,我既想要获得异性的关注,又害怕他们看见我过往的肮脏。

两种情绪撕裂着我,让我越来越害怕面对自己。

而恐惧,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害怕而远离。

舅舅叫我去家里帮忙,他是个独居多年的中年男人,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很炙热,像看着终于成熟的果实,那种眼神让我的皮肤发烫,让我害怕,却也让我莫名的激动,它将终年躲在角落里的我放在了聚光灯下。

舅舅将我压在床上的时候,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我的思想一直在抗拒,但我的手始终没有做出拒绝的姿势。

我一面在心里谴责自己,一面任由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万幸,他似乎有所顾忌,保留了摇摇欲坠的最后一道防线。

事后我想告诉妈妈,因为我怕会有把控不住的时候,但我的心理让我难以启齿。青春期的女孩有好多事不想告诉妈妈,也有好多事不敢告诉妈妈。我再也没有去过舅舅家。

高中的时候,我突然开始喜欢班里的一个男生,他很幽默,也很帅,但他不喜欢我,虽然他从来不说。

可是我喜欢他,无可救药。

我因为之前的事情自卑感愈加严重,在他面前,总是自惭形秽,为了能够配得上他,我努力减肥,与异性拉开距离,让自己洁身自好,我希望有一天我能自信的站在他的面前。

高考完的夏天,我去他打暑假工的地方找他,他请我吃饭,带我逛街,晚上让我住在女同事的宿舍,但当他敲开她的门的时候,发现衣着散乱的女同事和房间里的男人,尴尬的离开那里,犹豫着说,这么晚了,也回不去了,不然你去我那里将就一晚?我不吭声,但点了点头。

我有点心跳加速,我喜欢了他三年,亲近他让我激动不已。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用了各种理由,一步步的从两个被子变成一个被子,然后拿走了我的初吻,他做的小心翼翼,而我则是正中下怀。

我喜欢他亲近我,哪怕是纯粹的欲望。

大学的时候我仍然喜欢他,他愿意亲近我,所以他是喜欢我的,不是吗。我更加注意自己的形象,远离所有的异性。

我被自己的情感蒙蔽了双眼,忽略了我并没有成为他的女朋友的事实。

大二暑假,按耐不住思念,舟车劳顿去他的城市,他黑了点,瘦了点,眼下有重重的黑眼圈,但他还是那个我喜欢的人。

看见风尘仆仆的我,他没有想象中的惊喜,只是冷淡的问了句,今晚住我这里?

他的冷淡像一盆凉水,浇到了我的心里。

他一直自顾自的玩手机,我有很多话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突然他拉我入怀,然后在我的笑容还没有抵达眼底的时候说,我们做一次吧。

没有迂回,也不委婉,就这样直接的说出口,像约小姐一样,随便而无所谓,我的心再次冰凉。

我开始明白自己认识的误区,我并没有那么伟大,我是想他爱我的吧,不只是欲望。

我有些难过,挣脱了他的怀抱,他却因此冷下了脸,不再理我,僵持被一阵铃声打断,不久后,有一个叫轩哥的男生上门,带着一扎啤酒,见到我也没有多问,只是问我喝不喝。

我为刚才的事情难过,要了一瓶,但我没有失去理智,假装不胜酒力就先睡了,其实我一直都醒着,听见他们聊天。

很久之后,我感觉到他们站在两张床中间,轩哥说喝酒了开不了车,今晚住这里,他说,行,那怎么睡,轩哥说,我睡这边,你随意。

我一直心存侥幸,哪怕你不喜欢我也不会放任我受到伤害吧。

可是,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如我所愿,只有不断的深渊。我没有听到拒绝,只感觉身旁的床开始塌陷,心彻底凉透。

从那以后,我的坚持开始崩塌,信念慢慢遗失,那些原本隐藏的,压制的欲望开始汹涌。

我开始游走于形形色色的男人之间,我从不主动勾引,但只要是有点姿色的,我都来者不拒。

可能是我天生就让人有欲望,三五年见识过各色的男人。我不喜欢他们,也不图他们什么,我只是无法拒绝男人的靠近,恩,就是这样。

我看清楚了他们甜言蜜语下汹涌的欲望,假装被那些花言巧语感动,陪着他们事前山盟海誓,事后两不相干。我冷眼旁观已婚者一边担惊受怕,一边又耐不住手脚。

我享受其中,也置身事外。



 
上一篇:消失 下一篇: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你说要做我的影子
    昨夜 不知是不是月明 谢了的花儿又开在梦里 我把五月的风景平铺 通向回忆 未脱稚气的爱情藤蔓结了果 尝一口 只剩青涩 你说 要做我的影子 离开时 却一
  • 到底是谁犯的错
    到底是谁犯的错
    我失业了,我把上司给开除了,是不是很有魄力?这不怪我,真的,其实我不想辞职,但事关我的尊严。 这件事要从何说起呢,我的上司是个已婚的成熟
  • 消失
    消失
    1. 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忘掉很多事,然而这些事似乎只是我们自以为忘记了,其实,他们从来没有消失过,一直在我们脑海的深处,陪伴着我们,消无声息
  • 新日电动车招股书涉嫌造假?还是黄晓明赵丽颍收入有水份
    新日电动车招股书涉嫌造假?还是黄晓明赵丽颍收入有水份
    新浪财经讯 中国电动自行车产业受国内经济增长减速和内需增长动力不足影响进入增长瓶颈期,全国电动自行车产量连续两年出现下滑。面对行业困局,正
  • 深扒合众金服的股东危机和自融嫌疑
    深扒合众金服的股东危机和自融嫌疑
    P2P平台为了让吸引更多的投资者,都会想尽办法美化自己的背景,给自己拉来各种各样的干爹:国企、BAT、上市公司等等。投资者也从平台背景中汲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