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合众金服的股东危机和自融嫌疑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P2P平台为了让吸引更多的投资者,都会想尽办法美化自己的背景,给自己拉来各种各样的干爹:国企、BAT、上市公司等等。投资者也从平台背景中汲取自己所需的信心。

但正所谓「祸福相倚」,找来一个好干爹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干爹就会甩锅;每次甩锅,平台都会跌得鼻青脸肿。这次,不幸遭殃的就是合众金服。

股东背景成谜

近日航美系内乱不断,7月18日航美传媒集团携手相关公司率先对合众金服开火,核心意思就是合众金服及其股东与航美传媒集团、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设发展基金之间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

而合众金服自然不甘示弱,于7月20日发布澄清,表示合众金服确实由航美发起成立。

到现在,合众金服官网上依然在显著位置表明航美集团。

平台与股东互怼的情况这在p2p行业发展历史上是比较少见的情况,千里发现这次冲突绝非偶然。

接下来我们就要好好剖析合众金服的股东结构了,看看到底航美集团究竟与合众金服有没有什么联系。

合众金服的运营主体北京合众创金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结构和主要人员:

航美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美网络)确实是合众金服的股东,航美网络的法人代表徐青为合众金服董事长,徐青同时也是航美传媒的创始人之一。

合众金服在其声明也着重强调一点,持有其股权的是航美网络,并非航美传媒,而航美网络与航美传媒一样都属于航美集团,所以合众金服也是航美集团的一部分。除了航美传媒、航美网络以外,航美集团还有联通航美网络有限公司、航美通达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往返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一系列公司。

对于类似的争议,作为外人我们无从去评判,但我能说的是,航美网络的股东均为自然人。

(航美网络的股东结构)

更为重要的是,这件事牵引出了航美传媒各个股东之间的矛盾。在2015年12月之前,航美传媒都是北京航美盛世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美盛世,股东为郭曼、徐青、张晓亚、章熠)绝对控股的子公司。当年12月,文化中心基金、龙德文创基金支付交易价款21亿元,从而合计持有了航美传媒75%股权(其中文化中心基金46.43%、龙德文创基金28.57%),航美盛世降为第三大股东。

航美盛世认为,相关约定显示,2015年至2018年作为双方交易的经营业绩对赌期间,由航美盛世等负责经营航美传媒,并由其确定除财务总监外的经营管理人员,龙德文创基金等承诺保证航美传媒经营的独立自主性,并保证航美传媒管理层的稳定,以便原股东实现其利润承诺。

航美盛世方面认为,相关方违背约定,干扰了相关管理层对航美传媒的经营。

文化中心基金控制下的航美传媒方面此前则通过*ST昌九公告表示,航美盛世、郭曼严重违反航美传媒《股权转让协议》、《补充协议》关于业绩承诺、资本运作、航美传媒重组、配合股权质押、进行技术及商标转让等合同约定,为维护合法权益,文化中心基金于2016年8月30日委托律师依法向中国贸仲提请仲裁并于2017年3月10日增加仲裁请求,请求相关当事人依法履行合同义务,同时因未完成业绩承诺,申请航美盛世与郭曼根据协议约定向文化中心基金赔偿其持有的航美传媒12.5640%股权,并支付赔偿金。

双方的矛盾日益扩大,以至于当航美传媒及其子公司江西航美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航美)试图对上市公司*ST昌九(600228)进行收购时,航美盛世这一方面进行了激烈的反对,还提起了多起诉讼。这些诉讼导致航美传媒对*ST昌九的收购以失败告终。

早在7月4日 *ST昌九:重大事项进展公告-1203677834可发现端倪,公告称:

而且航美盛世的股东之间也爆发了激烈冲突。今年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徐青与张晓亚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此前张晓亚指责郭曼及徐青通过伪造签名的方式,非法侵占他所持有的航美传媒及航美盛世股权一事最终被证实。

接下来我们回到合众金服身上,说说它的董事长徐青。徐青除航美职位以外,还任职中元国信信用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元担保)的董事。

上述图片已经清晰显示,中元担保于2017年3月3日已被列入经营异常信息。更为严重的是,中元担保早已经是「老赖」,各类执行案件总金额高达数亿元。

(中元担保的部分失信记录)

此前,中元担保还与德众金融有合作,德众金融此前曾被项目逾期所困扰,还受到了处罚,而德众金融逾期项目中,有一些项目就是由中元担保提供担保服务的。

中元担保的股东还包括了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民族经开)。民族经开更为P2P投资者熟悉的应该就是它对合拍贷的投资,占股30%。今年5月,合拍贷实际控制人张金如因为卷入快鹿公司集资诈骗案件,被警方拘留,张金如妻子郭虹因担心自己牵涉张金如案,出走中国香港,并带走了合拍贷账上所有资金。随后合拍贷的其他股东成立危机处理小组,与郭虹沟通。但从5月21日开始,郭虹完全拒绝向公司支付任何资金并失联,导致合拍贷无法兑付,平台停止运营。民族经开目前也在合拍贷的危机处理小组内,但截至目前,危机处理小组虽然一直在与合拍贷的投资者沟通,但其给出的后续方案并没有让大多数投资者满意。

借款企业欠了巨款

回到平台-合众金服本身,千里带大家走进一看:平台项目以超活计划与固期计划为主,超活计划可以随时转让,固期计划为定期理财。

合众金服的借款人信息披露客观来说较为到位,可是借款人项目较为集中,包括山东英达钢结构有限公司,湖南茶叶供应链项目及YYJT亿阳集团等。

先聊聊山东英达钢结构有限公司:

该公司于本年5月16日被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强制执行,涉及巨额标的:6.8亿余元!

作为理财范c轮3.3亿融资方,我想各位网贷投资老手们并不陌生,也正是c轮融资方的身份让这家公司曾闹了个大笑话,同为理财范的投资人的林广茂申请将英达钢构所持有的117565960股股票进行冻结,所幸2017年1月25日又进行解冻。

由于是通过对赌协议获得的大股东身份,英达钢构一直处在尴尬的位置,新任大股东英达钢构做了业绩承诺,承诺2014-2016年的斯太尔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低于2.3亿元、3.4亿元、6.1亿元。如每期实际扣非后净利润未达到上述的净利润承诺目标,如未达到目标将需要进行补偿。

但是在2017年6月29日,斯太尔发布公告称英达钢构未能及时支付业绩补偿款。

现目前作为第一大股东的英达钢构尚欠上市公司斯太尔高达接近5亿的补偿款(未算入利息),而公告名文指出第一期的偿还款来源于资金方的借款,不知道这里的资金方是否包括合众金服上相关标的的各位投资人!而5月份又被法院强制执行6.8亿余元,谁也不知道究竟何时才能补上这个大窟窿!

合众金服的自融嫌疑

最后我们再来谈合众金服网站上的湖南茶叶供应链项目,也正是这个项目透露出了合众金服的自融迷局。

从合众金服公示的投资路径显示,湖南茶叶供应链项目是多家企业合作的项目,包括博斯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湘茶集团、湘茶电商等。资金首先进入博斯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账户,然后由博斯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根据湘茶集团的数据支持进行筛选放款。

实际上博斯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真实名称应该是湖南博斯特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斯特投资)。

博斯特投资的法人代表、大股东名叫杨彪,杨彪同时还是湖南省茶业集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湖南省茶业集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其实也就是合众金服网站上所说的湘茶电商。所以我们可以认为,博斯特投资在投资过程中发挥了主要作用。

(湘茶电商的股权结构和主要人员)

从表面上看,博斯特投资的几位自然人股东与合众金服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但事实上并不是,现实总是残酷得令人都不愿生气。

博斯特投资在2017年5月4日之前,曾是湖南合众博联投资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合众博联)的股东,杨彪也在此之前担任合众博联的法人代表和经理。虽然目前博斯特投资和杨彪已经退出和合众博联,但博斯特投资的第二大股东彭酊目前仍担任合众博联的监事。

(合众博联的股东结构、主要人员和工商变更记录)

而合众博联的大股东恰好就是合众金服,合众博联的董事长也就是合众金服的创始人、CEO陈龙。

这几家都位于湖南的公司之间还存在更为密切的联系。如果我们搜索合众金服子公司合众博联的联系电话:13507412215,我们就会发现,这个电话归属于5家公司,其中就有杨彪的公司,也有陈龙的公司。你说他们之间关系密不密切!

根据以上线索,我们可以认为,合众金服有一定的自融嫌疑。但这也只是嫌疑,因为按照官网的描述,资金的最终去向应该是那些茶叶商户。

但是由于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商户的具体名称,我们无法判断博斯特投资将投资者的钱都贷款给谁了,这里面的风险不言而喻。

综上所述:

1.在现目前航美传媒内部纠纷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合众金服是否被波及还是一个未知数,各位投资人还需小心;

2.借款人山东英达钢构继年初被冻结巨额数量股票后,5月被强制执行6.8亿余元,6月29日上市公司公告要求其进行近5亿的业绩补偿款,深陷资金危机当中;

3.湖南茶叶项目涉嫌自融,资金风险较大。

风险时时有,投资人的船舵需抓紧。

上一篇:锦瑟流年 下一篇:新日电动车招股书涉嫌造假?还是黄晓明赵丽颍收入有水份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