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今年回家过年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老王今年35岁,年纪不是太大,在外打工三年了,同事都叫他老王,今年春节给母亲说要回家过年。

提前买好车票,就等着工地放假拿到钱后回家的。三年了,每年春节只能给母亲打个电话,然后在电视上看看春晚,就算过年了。

要带回家的东西真多,麻袋都装满满的,除了衣服还有给母亲买的按摩器。老人家一直腰疼,就想着这个可以给她缓缓疼痛。一个人在家也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遇到点小病就是一直挺过去。其实老王觉得有点对不起母亲。自己都这个年纪了还是光棍一条,人老实,嘴不太爱说话,所以就一直单着。

眼看着村里的人一个个的都结婚有了小孩的,母亲也在着急,可是每次讨论到这个问题,老王就选择回避掉。

回家的车终于启动了,沿途还是原来的模样,只是车速变快了,一直望着车外,静静地不说话,也不去跟人交流。三年前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哭了,那是在父亲离开后母亲第一次哭。眼泪顺着眼角低落下来,母亲拉着手给儿子说了很多,除了照顾好身体外,说的最多的还是叫他在外打工好好的别去惹事,也不要去多管闲事。儿行千里母担忧,这句话真的是真理。

村里的变化真是大啊,三年前临走的时候都是砖瓦房现在都盖成了两层楼房,泥泞的土路也修成了水泥路。

母亲老早就坐在门口等,看到儿子回来了立刻站了起来。

“妈,我回来了。”

多简单的一句话啊,母亲的眼角又湿润了。拉着儿子的手,走进屋了。

这年的大雪下的很早,天气还是很冷的,母亲早早的生了火,旺旺的火温暖了家,也在这一夜温暖着母子俩。

“妈,这是我给你买的按摩器,你试试。”

“哎呦,你咋又乱发钱了,我身体很好的,不需要这个。”

“妈,没花钱,同事送的,他们用完了不要了就给我了。”

老王打开了按摩器放在了母亲的腰间,振动的频率刚刚好,也许是按着舒服吧,母亲笑的很开心。

农村的夜晚没有灯红酒绿,从厨房到堂屋,老王坐在灶台下烧着锅,母亲在上面炒着菜。今天母亲杀了自己养的鸡,又上街买了一条鱼。满屋子的香味,这肯定比工地的盒饭好吃了。母子俩坐在火炉前吃着,说着,笑着。从老王回来,母亲就一直特有劲,忙前忙后的,老王也是,这几年都没有陪母亲,这下回来了,虽然时间不多,但是还是最幸福的时间了。

冬天的夜黑的很快,吃着吃着天已经黑透了。

母亲一直给老王夹菜,自己吃的很少,看着儿子吃的很香,母亲也像吃的很香一样。

“孩子,你在外打工,有没有看上哪个姑娘啊?”

果然还是要回到这个问题上来,老王已经做好准备了。

“妈,还不着急,等我再挣点钱回来后把房子盖好,我答应你三年之内结婚可以不。今年咱娘俩就好好的过年,明天我上街去买点年画,再买点年货,等拜年的时候别人来我家就不会觉得太寒碜了,这几年在外年我也存了一点钱,工地上的同事,老板对我都不错,很快我们也可以有好日子了。”

母亲总是很认真的听儿子说话,儿子不在家的时候,她也不喜欢串门,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去菜园打理着自己种的菜,天还没有黑透就已经坐在床上了,只是坐着睡不着,房子里静悄悄什么声音都没有,她会拿出儿子寄回来的东西看看,真的想孩子了就给孩子打个电话。每次电话通了第一句就是问吃饭了没有,吃的是什么,有没有吃饱。

在母亲的心里面,孩子永远是孩子,即使他已经过而立之年即将不惑了,她还会像小时候一样去照顾着孩子嘘寒问暖的。

第二天老王早早的起来了,母亲听到了声响也起来了。

“你怎么起这么早,又不上班,快去睡会,一会我把早饭做好了喊你再起来。”

“妈,今天我做饭你吃,你去睡会吧。”

“睡不着了,天亮了,就要做事情了,不睡了。”

早饭还是母亲做的,老王还是拗不过母亲。很简单的早饭,稀饭就咸菜。咸菜是母亲自己腌的,刚刚好,在外面可是吃不到这个味道。这就是家的味道了吧,越简单越觉得有味道。

天气放晴了,太阳也即将出来,只是温度还很低。老王穿好衣服打算上街上一趟。

打开大门,隔壁的王婶看到了老王。

“孩子,你回来了啊。”

王婶看到了老王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那种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期盼。

“王婶,我回来了,您身体还好吧。”

“好,好,我好的很,你回来就好,你妈老早就给我们说了你要回来了,看到你婶也很高兴啊。”

问候就是这样的简单,没有过多的言语,就是简单的一句话,都看出来了对于孩子们的思念了。农村人,都是很朴实的,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是亲人,不分其他,对你好就是对你好了。

老王骑着车,太阳照着,远处的田野里冬雪也在闪着光。

腊月的街道是很热闹的,卖东西的大多数都是附近村子的村民,卖着自己做的年画,打的糍粑,养的鸡鸭鱼,整条街热闹非凡,叫卖声听着就有一种年味,不像城里的超市所有商品摆在货架上毫无生机的叫人们挑选,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老王挑选好了年画,又去买了几条大鱼。这过年的,鱼是家家户户都少不了的,讨个好彩头,年年有余了。

没有朔料袋,用几根稻草从鱼嘴穿过就这样提着,很原始的味道,但依旧没人觉得不好,潜移默化中人们才会觉得买鱼就得这样。

把该买的年货都给买了,这个年肯定会红红火火的。

自从老王回来,家里一下子热闹了很多,每天都有乡亲们来玩。

母亲会拿出老王带回的吃的跟乡亲们,小孩们吃。拉拉家常,问问在外过的怎样。很简单的问候却又是很温暖的。起码,在别人家热热闹闹的时候,今年家里不会冷清了。

母亲是最开心的一个,话也多了起来。

“孩子啊,你不在家的这几年,你母亲过年也跟平时一样,没人陪,没人说话,看着别人家放着鞭炮,烟花,自己却早早的躲进被窝里了。”

其实哪个孩子过年不想回家啊,在外奔波一直也在牵挂着家里。

每次和母亲通完电话老王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虽然母亲从来都不会说一个人在家过得有多不好,但是老王也知道,别人家的团圆夜,母亲一直都没有过,早早的关上门躺在床上也是不想听到别人家的欢愉后自己一个人更难受了吧。

老王想,今年要陪母亲好好的过一个年了。

年前的忙碌,家的里里外外全部打扫一遍,该准备的年货都已弄妥当。

除夕来了。

到处都是喜悦,鞭炮声此起彼伏。

今年的年夜饭是老王做的,农村的灶台做菜特别好吃。老王跟母亲两个人,做了一个鱼,一个凤凰(老家过年把鸡叫凤凰),还有必不可少的年糕。

老王给母亲倒上一小盅白酒,自己也倒上一盅。

“妈,我敬你一杯,这些年辛苦了。”

听着儿子的话,母亲端酒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了。

很简单的饭菜,母子俩吃着,喝着,说着,很幸福。

新年第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给彼此串门拜年。

老王老早就去给乡亲拜年了。母亲在家招呼着前来拜年的乡亲,拿出来儿子买的花生,瓜子,糖果。遇见刚出生的孩子来拜年,母亲还会拿出红包给小孩。

“儿子回来,新年更不一样了,婶,新年好,身体健康。”

拜年的乡亲明显感觉母亲的开心,这是几年了从没有过的开心啊。

三年了,从儿子走后每次新年母亲都是一个人在家也不去给别人拜年,别人来家,母亲也仅仅是打声招呼说个客气话。

新年也没有新的气象,无非是重复上一年的时光。

“儿啊,今年来家拜年的人特别多,老老少少都来了。”

“妈,我去拜年乡亲们都很热情,还是家里好啊!”

是啊,不管走到哪里,家永远是最牵挂,最上心的地方。

过完年,打工的人就要开始新的奔波了。

老王已经买好了车票。

“妈,我给你买的按摩器你要用,别舍不得。家里我留得有钱,你该花就花,别省。”

“儿啊,你不用担心我的,你在外面更该注意身体,我在家你放心好了,我身体好的很。”

儿子又要走了,夜晚母亲把过年没吃完的鱼、肉用袋子装起来。一针一线给儿子做的双布鞋都放进儿子的行李里。

这个夜晚,母亲又是久久睡不着。

天亮了,老王提着行李走了。

母亲站在村头给儿子招手,儿子坐上了去车站了车,母亲的眼泪终于落下了。


 
上一篇:凤溪谷 下一篇:深扒合众金服的股东危机和自融嫌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深扒合众金服的股东危机和自融嫌疑
    深扒合众金服的股东危机和自融嫌疑
    P2P平台为了让吸引更多的投资者,都会想尽办法美化自己的背景,给自己拉来各种各样的干爹:国企、BAT、上市公司等等。投资者也从平台背景中汲取自己
  • 妈,我今年回家过年
    妈,我今年回家过年
    老王今年35岁,年纪不是太大,在外打工三年了,同事都叫他老王,今年春节给母亲说要回家过年。 提前买好车票,就等着工地放假拿到钱后回家的。
  • 凤溪谷
    凤溪谷
    都道是世事无常,风云变幻,天下如一场盛装而来筵席,你方唱罢我方休。而我却守着凤溪谷这一方净土,如磐石般坚定。 第一章 自从师父过世后,
  • 陪你走完整个颠沛流离
    陪你走完整个颠沛流离
    第一章 认识林飒锋那年我15岁,发育比较后知后觉的我在迎接完第一次大姨妈后怀着忐忑的心情进入了初三。 初三是你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阶段,初
  • 我爸今天被枪毙
    我爸今天被枪毙
    今天是我老爸被枪毙的日子。 我没有去参观。 不过总算父子一场,在这里遥举一下杯吧。 祝我爹求仁得仁,无怨无悔。 我记得十岁那年那天,我正跟小伙